[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个柔弱女子的求助信/张苗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个柔弱女子的求助信
     ——15年奔走,在哪里去讨公道?! (博讯 boxun.com)

    【在柔弱的女子,在这个世道,也会磨练得坚强!】
    我叫张苗,苗族,户籍在贵州省台江县施洞镇猫鼻岭村三组。1994年农历4月11日,我母亲背着一大袋蚂蚁去施洞镇卖,下午快天黑时,坐凯里市旁海镇余良村一组(石一松)父子俩的船回家,船行至下游施洞镇巴拉河处,由于船主父子俩操作失误,船被河中的礁石撞翻了。船上四十几个人全部掉入河中,会游泳的捡回一条命,不会游泳的就都被淹死了。此次翻船事故遇难的五个妇女中,就有我母亲。其死者名单:(张熟眼、张秀福、吴倒生、张伟东)和我母亲(刘略付)。事后,整个事故死亡事件没有得到公道的妥善处理。
    一、事故死亡是关于命案,当时死那么多人,整个施洞镇都轰动了。为什么当地镇政府、派出所以及航管局(水事局)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派人去调查处理这事情?当年这些部门都成立了,为什么没有人管?很明显,这几个部门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船翻之后,船主父子俩不但没有及时救人,还逃之夭夭。是平兆乡一个叫龙光辉的人开自己的船上来实施救人。当追查到船主父子俩家,要他们父子俩负责任时,他们口出狂言说:“我们家政府和法院都有人,有本事你们就去告,要钱,我家没有。”后来,我们几家死者家属把船主父子俩告到法院,当时法院口头告诉我:“他们父子俩已经判了两年刑。”可我们根本没收到法院的任何判决通知书。也就是说:船主父子俩没受到任何法律制裁,他们依然该干嘛干嘛。我们中国有这样的法律吗?
    三、由于我父亲死得早,母亲死后,我和弟弟妹妹就成了孤儿,我是长女,当时只有十三周岁。根本没有能力去河里打捞母亲的尸体,到现在,母亲死不见尸,骨头都有可能撒遍整条清水江。作为女儿,我要为母亲讨回一个公道。作为大姐,我要给弟弟妹妹一个交代,让他们知道母亲是怎么死的,他们有这样的权利。
    四、我希望通过公道的法律和社会的良知来帮帮我们这些弱势群休,还我们一个公道。
    
    通过这封求助信,我认识了各怀鬼胎的记者,与此同时,也遇到一些灵魂扭曲到极点、无耻到极点的“记者”。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是为——有钱有势以及那些变脸的败类“记者”和那些肆无忌惮以最肮脏的手段掌控着属于他们自己的领域的狗官而准备的。而我张苗只不过是一介草民,我出生在这样一个悲愤的国家,像我这样的草民想通过这一纸空文讨说法,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_(博讯记者:刘斌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