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季羡林时代”远未成为过去/方非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3日 转载)
    
      7月11日,学术界的泰斗人物季羡林先生去世。一时间,新闻媒体上的哀悼文章接踵而至,媒体的这种聚焦似乎显示出老人生前显赫的地位。
     (博讯 boxun.com)

      与季老先生一同去世的,还有另一位学术界的重量级人物任继愈先生。尽管媒体将主要的注意力都投向了季羡林,而相对冷落了任继愈,但这对于我们却显得毫不重要。实际上,两位先生在学界的影响力各有千秋,许多方面也不相上下。
    
      就学问功底而言,季羡林在印度古代语言等方面的造诣,那确实是令人叹服,而任继愈在佛教典籍上的功夫,也算是惊人得很。当然,在任继愈的学术作品中,一会儿是唯物主义,一会儿是唯心主义,有人可能会对此心存鄙薄。但公允地说,季羡林所发明的文化发展规律,即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并不会因此而显得高明多少。在思想性上,其实很难说哪个更好。
    
      尽管思想水准评价各异,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在学术上的贡献。给两位先生冠以思想家的头衔,肯定是外行人做的事。至于称呼“国学大师”,更是不靠谱。季羡林擅长印度古代语言甚于自家的“国学”,而任继愈会认为自己搞的是哲学,说他搞国学,他大概会认为降低了他的水准。但无论如何,两位先生经历过那种有足够的氛围坐冷板凳的年代,凭着自身的刻苦而积聚了深厚的学术功底,从而在他们的时代里出类拔萃,也取得了学术上的非凡成就。就此而言,我们作为后学者表达出为他们的去世而感到痛心,这是毫不打折扣的。而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哀悼两位先生,需要期待的是什么?
    
      既然在我们看来,两位先生在学界中的影响不相上下,那么媒体就没有理由对他们的去世,表现出这么具有强烈反差的一冷一热。然而,这其实并不是媒体做出的选择,媒体仅仅只是跟进而已。因为季羡林住进了301,国家领导人一次又一次地去看望他。这就意味着他成为了知识分子的样板,国家领导人看望他,就意味着这个国家在“关心知识分子”和“重视知识”。由此可见,媒体就没有理由不关注他的去世,但这并不意味着,季羡林会比任继愈更靠近权力。我们的哀悼,恰恰无关乎他们与权力的关系,而在于他们作为知识分子,在学问上所表现出的功底与成就。我们期待的是,知识分子的地位不需要根据与权力的关系来得到说明,更不需要通过树立样板来达到某种效果。
    
      我不大喜欢说,季羡林先生的去世,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因为一个时代的结束,是意味着有另一个时代的开端,而我恰恰看不出那另一个到来的时代。
    
      就知识分子本身的定位而言,既不在于要获得权力的拉拢,亦不至于要与权力划清界限。而如今的现状恰恰是,知识分子如果不打算与权力越靠越近,就不得不在高校中立足而变得越来越学院化。与权力纠缠不休的就不用说了,而在高校的官僚化体制中,教授们的名声也越来越差了,更指望不上能获得多大程度的尊重。随着权力决策的日趋技术化,某些掌握技术的知识分子,或许还有被权力所看重的可能,但有谁还懂得尊重人文学者的价值?
    
      一个样板的倒下,必有另一个样板的重新树立。就此而言,季羡林先生的时代,还远未成为过去。如果有一天,对于知识分子的尊重,对于人文学者的价值,不需要通过树立样板来说明,这才称得上是另一个时代开端了。这也正是我们在哀悼的同时,所作出的期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强烈抗议成都警方非法逮捕黄琦/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
  • 博讯读者:强烈抗议南京警方非法拘禁孑木
  • 强烈抗议西安警方非法软禁马晓明先生!
  • 蔡楚:强烈谴责北京警方非法限制刘霞的人身自由 呼吁公众关注刘霞的处境
  • 昝爱宗:上海警方非法关押"造谣者"郏啸寅3个多月内幕曝光(图)
  • 山东访民房树梅状告烟台警方非法拘留,具普遍法律意义
  • 八九大学生张明回国遭警方非法羁押
  • 河南固始县农民维权代表许建德被当地警方非法拘捕
  • 被北京警方非法拘留31小时的张明选牧师获释
  • 刘正有严正抗议四川成都警方非法抓捕黄琦等人(图)
  • 贵州维权人士欢迎李元龙出狱——警方非法干扰(图)
  • 新疆残疾人胡军遭狱方非法软禁13年
  • 严正谴责南京警方非法拘禁孑木夫妇
  • 六四受难者齐志勇遭警方非法限制自由
  • 关于沂南警方非法绑架拘留村民陈光和的声明
  • 辽宁本溪警方非法传唤70岁老妇 老人死在公安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