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季羡林是中国知识界的悲剧代表/困兽犹斗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3日 转载)
    
    季羡林先生今晨去世。他终于被媒体戴上了“国学大师”的帽子。
     (博讯 boxun.com)

    
    
    这无疑暗示了中国社会对于知识以及知识分子的盲目推崇,其实是一种不尊重和不理解——因为他曾经拒绝过这些年外界“加”在自己头上的“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这三项桂冠。学术面前没有权威,应该是最起码的学术态度。
    
    
    
    然而,这样的盲目或不尊重也是有客观原因的。季先生如果假以时日,估计也顶多是一个“学术明星(或超男)”而已。我们的社会给了他太多过分的关注,以致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差不多被北大软禁。就连他自己也说过,假如他有下辈子,“让我的脸皮厚一点,让我的心黑一点,让我考虑自己的利益多一点,让我自知之明少一点”。就像他的所谓“关门弟子”钱文忠那样,无视严谨的学术规范和起码的学术良知而欺世盗名。
    
    
    
    实际上,就知识的原创性和实质贡献而言,像季羡林这样的“大师”在欧美国家比比皆是,灿若繁星。然而,在中国大陆,他却遇不到对手,只能“孤独求败”。季羡林被誉为“著名的古文字学家、历史学家、东方学家、思想家、翻译家、佛学家、作家”,然而,在国外,一个军官、商人、旅行家、探险家或考古学者,甚至一个普通士兵,一个外行的物理学家或者一名游山玩水的记者,在古文字学、历史学等方面无意中取得的成就,亦不输于季先生。
    
    
    
    季羡林出生的时候,正是辛亥革命的酝酿时期。这场革命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视为新旧知识分子、新旧社会思想的较量。然而,一个世纪过去了,身在大陆的中国人对于人类知识的贡献仍然几近可以忽略不计。而且,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似乎都得了幼稚病和软骨病,100年都没有长进,“在政治上形同一条蠢驴”(季羡林语)。正是由于对中国社会认知上的欠缺,大陆的知识分子才甘于躲在象牙塔内闭门造车,而且所做的都是毫无价值的死学问——说得难听一些,就是学术垃圾。尽管季羡林先生不在此列,但是他也没有超越多少。
    
    
    
    综观季羡林的一生,他更多地是一个“学”者——活到老学到老;其次,是一个友善的文化交流者;再次,是一个有学术良知的老人。他尽管在学术成就上原创性的不多,然而,他在文化交流和传播上有过一定的贡献,而且提倡讲真话。这当然是值得敬佩的!在学术良知上的表现就是,季羡林深知自己的学术成就是远远不够拔尖的。据悉,1940年12月至1941年2月,季羡林在论文答辩和印度学、斯拉夫语言、英文考试中得到4个“优”,获得博士学位。因战事方殷,归国无路,只得留滞哥城。10月,在哥廷根大学汉学研究所担任教员,同时继续研究佛教混合梵语,在《哥廷根科学院院刊》发表多篇重要论文。“这是我毕生学术生活的黄金时期,从那以后再没有过了。”季羡林的话,不是自谦,而是事实。
    
    
    
    大概是由于长期研究佛学,所以宅心仁厚的缘故,季羡林先生很少批判中国文化。他看不到自己经历之所以坎坷的原因,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由所谓“民族精神”导致的。相反,他一辈子都在鼓吹“大国学”,并且颇为糊涂地说“21世纪是中国文化的世纪”,“整个世界都必需学习中国文化”等等。实际上,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他最起码应该懂得知识是不分国界的;作为一个世界文化交流的推进者,他也应该知道,文化本无优劣,多元存在才是常态。况且,中国的传统文化本来就没有得到突破性的开发。季羡林对于中国文化的“老好人主义” 不是一种学术认知,最多是一种自我安慰。
    
    
    
    季羡林先生走了,然而,中国的学术研究和对话尚未真正开始,中国尚未建立起真正的知识传统。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季羡林去世之前大概已经体会到了这样的悲哀,在年前出版的《季羡林生命沉思录》中,他说:“ 根据我个人的观察,对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来说,人生一无意义,二无价值。”实际上,如果将这里的“世界”换成“中国”,则更加准确。他对自己的(中国)知识分子身份,也表现出格外的嘲弄:“我从来不相信什么轮回转生。现在,如果让我信一回的话,我就恭肃虔诚祷祝造化小儿,下一辈子无论如何也别播弄我,千万别再把我播弄成知识分子。”这就是中国知识界共同的莫大悲哀!
    
    
    
    悼念季羡林先生,不如悼念无数那些还在活着的浑浑噩噩的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们!
    
    
    http://bokerb.com/ 作者:困兽犹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