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质疑钱文忠,季羡林先生那么不容易见到吗?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3日 转载)
    
    来源:子耒博客
     质疑钱文忠,季羡林先生那么不容易见到吗?----谨以此文对季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 (博讯 boxun.com)

    
    读罢钱文忠先生《我为恩师父子团聚流泪感谢一切善良的人们》,感觉有点玄乎。季羡林先生那么不容易见到、以至于父子隔绝一十三载?不是吧?
    
    我在北大进修的时候,大约在1995年底或者1996年初吧(时间待查,我收藏的季先生签名本上有),从北大东门通往中关村宿舍的地摊上,购买了一本三联版的《中印文化关系史论文集》,于是兴冲冲地来到朗润园季羡林先生的住处,我记得是单独的一栋小楼,西边那个单元一楼住着另外一位印度学家金克木先生,季先生则住在东边那个单元的一楼,而且整个一层都是季先生的居所和书房。季先生这个单元的东面,都是书房,西侧南面,是卧室,好像有一位胖胖的老太太,还有一位性格开朗的小保姆;西侧北面,也就是西北角这一间,则是季先生的工作室。我当时从窗外看到季羡林先生在西侧南面的房间里,于是十分冒昧地敲开了西侧南边的门,当时季羡林先生正和那位老太太还有小保姆聊天呢。我说明来意,季先生很痛快的答应了,带我到北侧的工作室,在《中印文化关系史论文集》的扉页上写下“天行健,君子以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然后告诉我这是清华的校训(其实清华的校训是从中截取的,并非完璧)。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季羡林先生,印象中,老先生很平和,绝少微笑,他家中有一只波斯猫,在工作室的桌子上走来走去。季先生给我签名之后,我便匆匆告退。
    
    此后,在1996年6月间,我还应一位仁兄的请求,曾请季羡林先生题写过一个室名“墨行斋”和“七儒二墨一分禅”的尺幅,不过这次我来季先生家,小保姆确实挡了驾,说学校有规定,必须通过李老师,然后给了我一个电话,让我先和李老师联系。(其实这次实在是因为我的“斯文”,毕竟上一次冒昧打扰,所以不好意思再“闯宫”了,所以就怯生生地先敲大门,结果小保姆出来挡驾,假如我当时静候季羡林先生来到西侧南面的卧室,然后直接闯进去,我想季先生绝对不会挡驾,而我完全可以省却很多麻烦!)
    
    于是我按照小保姆给我的号码打电话。好几次没人接。那时没有手机,而北大的“磁卡”电话亭离我的宿舍48楼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很不方便。终于一个下午我和这位李老师打通了电话,原来是一位女同志,从声音中可以听出,很慈祥的一位阿姨(我一开始以为这位李老师名叫李铮,因为她说她是季先生的助手,而我从很多文章中看到季先生有一位姓李的助手名叫李铮,我以为就是这位李老师,后来才知道这位李老师名叫李玉杰),她听完我的来意之后,答应和季先生联系,于是我把我的宿舍号告诉这位李老师,这样如果李老师和季先生联系好之后,她可以通过48楼的传达室通知我。过了大约十几天吧,我从48楼传达室,看到要我给李老师回电话的通知,于是我赶紧给李老师打电话,李老师告诉我,说季先生同意给我写字,让我下午就可以去找季先生,于是我如愿以偿地再次见到季羡林先生,并把我请求他老人家题写的室名、条幅给季先生留在一张便笺上。一周之后,李老师再次来电话,说季先生已经给我写好了,让我去拿,并说我可以找个相机和季先生照张合影留做纪念。我赶紧约历史系研究生、我的大学同窗密友杨兄借了个相机,前往季先生家,取字幅并合影留念。这次大概因为来了两个生人的缘故吧,季先生那只白色波斯猫从办公桌到季先生的椅子上,窜上窜下,这次老人终于笑了,他对我们说,你们看,它是为所欲为啊!于是我们请老人抱着波斯猫一起照了合影。在照完相之后,季先生询问了我和杨新兄的情况之后,笑着对我们说,你们想做学问,要耐得住寂寞啊!
    
    这是我在北大进修时三次拜访季羡林先生的情况,我没有感觉见季先生有多么“难”,如果季羡林先生的家人,我想更应该很容易地见到季先生,除非他不想见,毕竟任何一所大学都没有任何理由、任何法律做依据,剥夺一位著名学者亲人团聚的权利,即便这里面真的有什么铁幕。(如果哪个单位敢于阻止我去见我的亲人,轻则,我会“据理力争”,重则,这个单位的当事人恐怕就会鼻青脸肿了,呵呵,玩笑)我一个学生,还可以随便到老先生家里,那时他也没有住院,何况他家人?!读了此文,感觉太诧异了,又不是文革时期,谁能隔绝他们父子13年呢?!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季羡林仙逝,谁为楷模?/李吉明
  • 季羡林是个庸人/王鸿飞
  • 李长春给季羡林“国学大师”帽子?/王晓阳
  • 对季羡林的批评是社会哲学崛起的信号弹/马庆云
  • 忆三次拜访季羡林先生/子耒
  • 既得利益者托起的茅于轼、季羡林/田文林
  • 我捍卫季羡林说昏话的权利/何三坡
  • 季羡林式"天人合一"昏话
  • 季羡林的“大国学”观
  • 当季羡林成为“摆设”/干春松
  • 季羡林称号应为东方学大师/伍恒山
  • 季羡林:佛教与儒家和道教的关系
  • 禅宗是佛教中国化的产物/季羡林
  • 季羡林:在敦煌
  • 入室弟子称季羡林有家不能回 北大就是不给钥匙(图)
  • 73岁儿子涉嫌超生,国宝季羡林被迫封口!
  • 忧心“塔”居的季羡林,象牙塔还是雷峰塔?
  • 从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看北京大学的太极风度
  • 谁给了北大“软禁”季羡林的权力/航亿苇
  • 社会各界群众北大悼念季羡林(图)
  • 季羡林 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历程的反映
  • 季羡林逝世细节:温家宝12点赶到医院
  • 季羡林追悼会由北大安排 医院实施进出管制
  • 季羡林之子季承:父亲今晨突发心脏病后昏迷逝世(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今晨在北京医院病逝 享年98岁 (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病逝 (图)
  • 季羡林先生倡言“大国学”
  • 北大原校长否认软禁季羡林
  • 许智宏否认北大“软禁”季羡林13年
  • 季羡林曾上课偷看《金瓶梅》 高考数学仅得4分
  • 季羡林藏品被买卖最新动态:书信流入旧货市场 家属称将彻查
  • 季羡林谈国学妙语连珠: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
  • 季羡林在医院与儿子季承及家人在医院过年 (图)
  • 季羡林和驻外大使出手破解“不折腾”译法难题
  • 季羡林的惊人收藏:最低的是齐白石
  • 北大新校长首次谈季羡林藏品事件:北大做事堂堂正正
  • 季羡林:两年生活像坐牢,我成了穷光蛋,拿100块钱都困难(图)
  • 季羡林藏画流失事件缘何至今未获警方立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