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季羡林是个庸人/王鸿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2日 转载)
    
    很遗憾季羡林先生没有活过百岁,否则中国学术界又会多一段“佳话”。
     (博讯 boxun.com)

    我是最喜欢买书的人,家里少说也有几万本书。不过我很少买季老先生的书,虽然他的著作据说有上千万字。我看过一下季老先生的《留德十年》和《牛棚杂忆》,总体感觉是季老先生如果不是个呆子,就是过于浅薄,算不上什么有价值的人文学者,也谈不上什么“大师”。
    
    这些话,在季老先生刚去世的时候说,似乎不太厚道。不过要是这个时候不说,以后也就不太会有人关心了,所以还是要“不厚道”地说一说。
    
    季老先生的学问如何,因为没有仔细研读过,我实在不好评价。但他老先生让我一直觉得奇怪和耿耿于怀的事情,是他尽管在德国整整十年中目睹了希特勒纳粹上台到覆灭的过程,但在回国之后却一直积极参加各种运动,并且有时候还相当地“左”。难道在德国十年经历就一点没有让他老先生感觉到他参与的这些运动有可能会走向另一场“浩劫”?从《牛棚杂忆》和其他有关信息来看,季老先生进了牛棚之后,似乎有一点点反省,不过这些反省都事后诸葛亮地写在他的《牛棚杂忆》之中,却很无深刻之处。
    
    科学网上王汉森老师转胡不曰曰的《季羡林的文革遭遇》博文链接: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43075
    
    古希腊哲人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季老先生不仅两次踏进了同一条河流,而且还被成为了“国学大师”,被成为中国“优秀”知识分子的代表,在每每被最高领导的关怀的时候还颇觉自豪。
    
    这样的人文学者和“大师”,难道还不会让有点常识的人“退避三舍”?
    
    在我看来,季老先生不过是又一个Hannah Arendt所说的“庸人”,他最关心的恐怕只是生存和不被left out from the group,却并不知道自己生存的意义是什么。
    
    说实在话,我从季老先先生那里学到的,就是尽量不要成为他那样的人。
    
    阿弥陀佛!
    
    是为纪念。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长春给季羡林“国学大师”帽子?/王晓阳
  • 对季羡林的批评是社会哲学崛起的信号弹/马庆云
  • 忆三次拜访季羡林先生/子耒
  • 既得利益者托起的茅于轼、季羡林/田文林
  • 我捍卫季羡林说昏话的权利/何三坡
  • 季羡林式"天人合一"昏话
  • 季羡林的“大国学”观
  • 当季羡林成为“摆设”/干春松
  • 季羡林称号应为东方学大师/伍恒山
  • 季羡林:佛教与儒家和道教的关系
  • 禅宗是佛教中国化的产物/季羡林
  • 季羡林:在敦煌
  • 入室弟子称季羡林有家不能回 北大就是不给钥匙(图)
  • 73岁儿子涉嫌超生,国宝季羡林被迫封口!
  • 忧心“塔”居的季羡林,象牙塔还是雷峰塔?
  • 从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看北京大学的太极风度
  • 谁给了北大“软禁”季羡林的权力/航亿苇
  • 季羡林:父子团圆背后的书画迷局
  •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 社会各界群众北大悼念季羡林(图)
  • 季羡林 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历程的反映
  • 季羡林逝世细节:温家宝12点赶到医院
  • 季羡林追悼会由北大安排 医院实施进出管制
  • 季羡林之子季承:父亲今晨突发心脏病后昏迷逝世(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今晨在北京医院病逝 享年98岁 (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病逝 (图)
  • 季羡林先生倡言“大国学”
  • 北大原校长否认软禁季羡林
  • 许智宏否认北大“软禁”季羡林13年
  • 季羡林曾上课偷看《金瓶梅》 高考数学仅得4分
  • 季羡林藏品被买卖最新动态:书信流入旧货市场 家属称将彻查
  • 季羡林谈国学妙语连珠: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
  • 季羡林在医院与儿子季承及家人在医院过年 (图)
  • 季羡林和驻外大使出手破解“不折腾”译法难题
  • 季羡林的惊人收藏:最低的是齐白石
  • 北大新校长首次谈季羡林藏品事件:北大做事堂堂正正
  • 季羡林:两年生活像坐牢,我成了穷光蛋,拿100块钱都困难(图)
  • 季羡林藏画流失事件缘何至今未获警方立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