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季羡林的批评是社会哲学崛起的信号弹/马庆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2日 转载)
    
     我在社会哲学与个人哲学的讨论中具体论述过,在中国的文化领域里个人哲学往往会高于社会哲学而存在,这种没有建立在社会民众普遍的爱与善基础上的哲学意识,被国人推崇的很高,但随着社会的需要与民众意识的逐渐觉醒,尤其是社会不公正与人权的种种不平等不和谐问题地突化,个人哲学地研究虽然会被继续尊重,但它的人文精神则需要进一步的社会责任感地考验。当然,在这种考验中,会有一大批的知识分子不合格,他们的教授、国学大师资格与他们的社会承担能力完全不匹配,人们会在这种社会责任的评价中把他们的地位由一个神圣的高度,逐渐正常化、平凡化,亦或会有少量的诋毁,但这种诋毁会得到社会大环境的迅速纠正,因为社会哲学所承担的责任不是某个生命个体,而是整个民族整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的大责任。
      今天看到一些学者对季羡林老先生提出批评,我看,这种批评在一定意义上讲,是有社会责任感的批评,是完全合理的,值得社会认真思考的。当然,我肯定这种批评,并不是否定季羡林老先生在自己研究领域的才华与成果。他老人家在印度各人文学科方面的研究还是有目共睹的,就是他的一个徒弟,在百家讲坛上唐三藏式的演讲也叫很多学者折服,何况季老本人。但,这种研究成果,是个人哲学方面的贡献,是对个人存在的思考与生命意义的探究,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学者除了在自己所研究的领域上有所突破外,还要有一颗社会大责任的关爱,一种社会责任的勇于承担,这恰恰是季羡林老先生及其许多大学的教授学者所欠缺的。 (博讯 boxun.com)

     季羡林老先生有看破红尘的境界,但这只是一种个人境界上的归化,他没有如基督耶酥一样的普遍拯救心态,也没有印度佛家祖师的普渡众生观念,虽然他老人家不激进,有一颗平和的心态,但这种心态只适合自己的平和,如果没有成千上万人的贡养,陶渊明式的采菊见南山情境也是无法在季老先生身上实现的吧。
     初识季老先生,是我很小的时候,听到的他老人家的一篇季荷的文章,很感兴趣,大抵到了可以背诵的程度。后来找出许多他老人家的散文来读(梵文研究的专著是没有能力阅读的),开始时还能尽兴,但越来越感觉到老先生的不实诚。可以说,先生在文学尤其是散文上的成就不高——因为他的散文中是一种普遍的个人情致的小情小爱,也许有人之暮年的影响,但更多的是他对社会的关注度不够,造成他的散文中写不出大爱的文章。而散文,尤其是真正的好散文,总不是那些个人儿女情肠的文字,她是要融化入人类普遍心理的,对社会的关注度越高,要承担的社会责任越大,对这种融化则越加理解地深刻。
     在季羡林老先生的文章与个人风采上,缺少一种知识分子干预社会的能力与意识,也就是他缺少知识分子的批判性。社会正是要在这种学识深厚的老学者的批判中才能找到自己正确的发展方向,而高质量的快速的地发展的。我去年在和讯网转载了一篇季老的文章,我说这篇文章季羡林先生批评了一下毛泽东,而就是这种批评都是委委琐琐的,十足的小知识分子形象。季老的文章名字叫《漫谈皇帝》,我转载是的大题目是《看季羡林的这篇文章是否在影射毛泽东》。我当时为什么这么断定呢?读了这么多季老的文章,他的风格也是十分清楚的,他的心思永远是谨慎的,时时刻刻的谨小慎微,生怕什么地方出了差子得罪了谁,看他提到的那么多名人,哪一个都是完美的,哪一个都是主流话语认定的。而他的心中是明白很多事情的,但他的文章选择隐晦,选择一种隐蔽的形式来抒发自己的感情。《漫谈皇帝》一文被收在季羡林老先生亲自主编的百年散文精华丛刊里,仅收此一篇,我们对季老的心思是否可见一斑了呢?
     而季羡林老先生喜欢把自己保护起来,说自己那一小片天地的喜好,给我们一种学者的谦卑感觉,但笔者总感觉,学者光有谦卑还是不够的,他还要有社会责任感与批判性,要干预社会,为社会的群治寻找出路。肩膀上只有自己的担子的学者不是好学者,因为他回避了太多的应该承担的社会担子。知识不仅仅是修养自身,还要在自身的基础上修养社会。
     季老批评现代诗歌的成就,这是可以理解的,而且这种批评也正是建立在他对个人哲学的过分喜好上的。笔者不才,曾经也有一段时间认为文章应该有返古气韵,而这种返古气韵就是在研究个人哲学时耐得住咀嚼的东西,打个比方,现代诗歌有些像牛奶,是软的,容易被接受的,但消化起来快,而季老所喜欢的诗歌(返古的那种)则是橄榄一样的,是硬的,慢慢咀嚼的,对于一个过分推崇个人哲学的学者来说,这种慢条斯理的诗歌大抵是好的,值得推崇的。从这一角度上讲,我们大概可以更好的了解季老的论断了吧。
      在季老的这种论断之后,一些社会责任感强烈的学者作家开始提出质疑,并给予一些批评,这是最正常不过的,我们不应该说季老又遭遇一次文革,相反,这应该是一种社会哲学崛起的信号弹,只有每个学者都能走出自己的书房,我们的民族和国家才有希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忆三次拜访季羡林先生/子耒
  • 既得利益者托起的茅于轼、季羡林/田文林
  • 我捍卫季羡林说昏话的权利/何三坡
  • 季羡林式"天人合一"昏话
  • 季羡林的“大国学”观
  • 当季羡林成为“摆设”/干春松
  • 季羡林称号应为东方学大师/伍恒山
  • 季羡林:佛教与儒家和道教的关系
  • 禅宗是佛教中国化的产物/季羡林
  • 季羡林:在敦煌
  • 入室弟子称季羡林有家不能回 北大就是不给钥匙(图)
  • 73岁儿子涉嫌超生,国宝季羡林被迫封口!
  • 忧心“塔”居的季羡林,象牙塔还是雷峰塔?
  • 从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看北京大学的太极风度
  • 谁给了北大“软禁”季羡林的权力/航亿苇
  • 季羡林:父子团圆背后的书画迷局
  •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 傅国涌:季羡林摘帽意愿应得到尊重
  • 社会各界群众北大悼念季羡林(图)
  • 季羡林 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历程的反映
  • 季羡林逝世细节:温家宝12点赶到医院
  • 季羡林追悼会由北大安排 医院实施进出管制
  • 季羡林之子季承:父亲今晨突发心脏病后昏迷逝世(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今晨在北京医院病逝 享年98岁 (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病逝 (图)
  • 季羡林先生倡言“大国学”
  • 北大原校长否认软禁季羡林
  • 许智宏否认北大“软禁”季羡林13年
  • 季羡林曾上课偷看《金瓶梅》 高考数学仅得4分
  • 季羡林藏品被买卖最新动态:书信流入旧货市场 家属称将彻查
  • 季羡林谈国学妙语连珠: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
  • 季羡林在医院与儿子季承及家人在医院过年 (图)
  • 季羡林和驻外大使出手破解“不折腾”译法难题
  • 季羡林的惊人收藏:最低的是齐白石
  • 北大新校长首次谈季羡林藏品事件:北大做事堂堂正正
  • 季羡林:两年生活像坐牢,我成了穷光蛋,拿100块钱都困难(图)
  • 季羡林藏画流失事件缘何至今未获警方立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