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芦笛:“满遗”说新疆/胡平推荐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2日 转载)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有则寓言,讲的是有家人修房子,有邻居见到,对主人说:你这烟囱有问题,容易失火。那主人不听。房子修好后不久,果然失火。幸亏有几个邻人帮忙,总算没把房子全烧光。事后,主人拜谢那几个救火的邻人,但却把那个一开始就提醒他房子容易失火的邻居忘得一干二净。 (博讯 boxun.com)

    
    我想,这事还好是发生在古代。若搁在今天,只怕主人和救火的邻人会一起指着那个邻居骂:这火就是你搧起来的!
    
    芦笛早就预料到在新疆的汉人将遭遇血光之灾,如今不幸而言中。然而,不论是当局的应对,还是一般人对事件的认知,以及从上到下对解决问题开出的方案,仍然是南其辕北其辙。这就更让人无法乐观了。
    
    芦笛不是在写学术论文,有些话语不是不可以商榷的。但是他一眼就看到了问题的关键。其实这中间并没有什么奥妙,无非是能换位思考而已。也就是我最爱引用的,要得公道,打个颠倒。阿伦特对政治思想的分析,浅白地说,也就是这么回事。
    
    胡平
    
    ————————————————————————
    
“满遗”说新疆

    
    芦笛
    
    这两天实在没空管网上闲事,国家大事,因此新疆出事的事(真像绕口令)本来不想开口,但刚才进来,看见light把三姓家奴小安子的烂帖转过来。这土法西斯看来到死也改不了那调调了,但我又没工夫管这些P事,反正我又不住在那儿。有道是:“自作孽,不可活。”这些年来,我早就反复在网上大声疾呼,告诉愚昧的汉族,尤其是居住在边疆民族地区的汉族,赶快放弃那种全民种族歧视态度,停止将少数民族当成异类加以鄙视,否则日后迟早要为此付出鲜血的代价。然而言者谆谆,听者藐藐,此无他,国人太愚昧,不知死活而已。
    
    可恨的是小安子安公公那种下流人等,自己居住在安全的海外,还要丧心病狂地去煽动大汉族主义,让人家居住在边疆的汉族为他承担后果。不过汉族也就这德行,还能指望什么?咱们最大的特点,还是没有换位思考能力,从不会把自己放在少数民族的位置上,去想想被人鄙视是什么味道,更何况那地方本来是他们的。这用我当年学来的民间俗话说,便是“吃S的狗鼓倒了屙S的人”(“鼓倒”是川话,很难翻译,意为“靠傲慢不逊压倒”。
    
    算了,懒得说了,先知先觉总是寂寞的。我是为小众写作,不是为大众写作。如果博得全民喝彩,或至少是大多数人喝彩,那说明我一定不是丧失良知便是丧失理智了。再说要说也没什么新鲜名堂出来,还是把旧作中涉及到新疆的段落摘在一起,贴出来吧。如果有谁要痛骂我这汉奸奴才滥好人则我也无所谓,这些年来早听熟了。
    
    =================================================
    
    
    老芦死也想不通这些论者何以看不到那再彰明较著不过的事实:那兰先生的态度骤变是果,网上那些法西斯壮士的侮辱是因。大而言之,网上见到的那些“X 独”分子的激烈论调,又何尝不是咱们的“民族主义”激起来的回应?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人,都容忍不了那些法西斯国贼的侮辱:斥人家为“奴”,为“猪狗”,诬蔑人家“文化落后”,是“野蛮人”……。我早在以前的文章里说过,为了上海外滩公园上的一个“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咱们仇恨帝国主义快一百年了。将心比心,我们如此侮辱少数民族,还怎么能去指望人家拥抱咱们?看不见那原因,却只看得见人家的激烈反弹,为此大幅度修改自己的政治立场,从拥护“民主”“飞跃”到拥护专制上去,我真想不出世上还有比这更愚昧的事来!
    
    不幸的是,这种态度不是个别的。我在新疆的时候,特别为那儿的汉族担忧,觉得他们迟早要死在自己的愚昧上头。汉族与当地民族特别是维族的对立情绪特别严重。汉族只看见人家的恐怖活动,看不见自己的傲慢态度正在为那些活动火上加油。随便跟那个汉族谈起来,对方流露出来的对维族的轻蔑与鄙视简直让人瞠目结舌。我常常想,哪怕是以傲慢著称的19、20世纪的大英殖民者,对殖民地土著智力的蔑视,恐怕也到不了我那些汉族同胞的水平!
    
    最可笑的是汉族愚昧到根本就没能力了解人家的心态,这在网上看得特别明显。汉族打人家的方天印,就是说人家是X 独,破坏祖国统一。可你怎么就不想想: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认同您那“祖国”。世上有的人不但不认同,而且还认为“统一”是耻辱。对这种人,您那魔术武器有什么用处?如果“破坏祖国统一”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大罪,那前英殖民地的独立解放战争又如何说?
    
    作为汉族一员,我内心当然盼望祖国统一、民族团结能够长期维持下去。上网发言,就是为的这个目的。但捆绑不成夫妻,一面鄙视人家,一面要人家效忠,天下焉有是理?可惜就连这么个简单道理,许多汉族就是死都不明白!
    
    ——《令人绝望的汉族的愚昧》
    
    ----------------------------------------
    
    造成这种差别的原因既是历史的,又是自然的。首先,满清入主中原后禁止内地向关东移民,原住民却大量内迁入关,把关外几乎变成了一个无人区。因此,满清垮台后,汉族移民便自然而然地变成了那儿的多数民族。类似的情况并未在蒙、藏、疆发生过,那儿的原住民并未内迁。其次,和东北不同,蒙、藏、疆、青海等地的资源贫乏、生存环境恶劣,对自发移民缺乏吸引力。因此,除了内蒙发生了相当大程度的“汉化”外,藏、疆基本还是少数民族为主体的地区。
    
    就是这基本形势决定了汉族的不利处境。是汉族进入人家的家园,不是反过来。用春秋战国时代的古人都知道“主客之势”的术语来说,人家是“主”,咱们是“客”,战略劣势先天就摆在那里,岂还敢气壮如牛?在东北汉族已经反客为主,而在其他民族地区,汉族在不同程度上仍居客位。这些汉族移民相当于战国时代各国之间交换的人质。一旦帝国崩解,首先遭殃的就是他们。所以,是咱们求人家别分家,不是人家要赖在咱们家里不走。
    
    让我愤怒的是,土法西斯们连看出这点国情的能力都没有,还要在网上肆意污辱少数民族。光是这夥无知竖子起哄也倒罢了,最严重的问题是就连居住在民族地区的汉族都不识好歹。我对蒙、藏的情况不熟悉,但新疆的汉人对当地少数民族的那种傲慢态度,让我不能不为他们捏把汗。一个民族愚昧到不知大祸将至,生怕未来的血光之灾不烈,“调动一切积极因素,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去自杀”,真是让人欲哭无泪!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愚昧到这个程度,我在《中国需要民族和解》中说过,有的网友提议趁帝国未崩解,大量向边疆移民。这种方略的不现实,我已经在那篇文章里作了详细证明。此次网友提出来的主张却正好相反,即趁大乱未起,咱们先从那些是非之地撤出来。
    
    不幸的是此法不但同样不可行,而且是速祸之计。主张此说的人忘记了几个严重问题。首先,我不知道进入民族地区的汉人究竟有多少,但毛估一下起码是上亿。咱们要放弃民族地区,这些人怎么办?是撤还是不撤?要把他们统统撤回内地,他们倒是高兴了,但您能有本事在内地安置数量如此巨大的人口么?内地已经快要挤炸了,就业问题已经令当局一筹莫展,怎受得了如此雪上加霜?这还不光是个就业问题,更是个族群间矛盾问题。成千上万的人拥进来和内地人抢饭碗,“强龙”和“地头蛇”之间恐怕立刻就要大打出手,恐怕全国立刻就要大乱。
    
    如果不撤那些人,光是中央政府放弃对那些地方的统治又如何?同样是死路一条。你前脚走,人家后脚就独立,独立后第一件事就是毛共以前搞过的“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把那积了几十年的怨气发泄在当地汉人头上。到时成千上万的难民扶老携幼、哭声震天地拥进关来,一直奔向中南海,您怎么办?让不让人家进来?进来后不但有个安置难民的严重问题,更有个民意压力问题。目睹这灾难,饱受“民族主义”宣传毒害的全国人民一定会愤怒至极,街上恐怕全是请愿的,游行的,示威的,逼着政府向那些新成立的国家开战。您说这仗是打还是不打?既然现在要打,何必当初要撤?政府作出这种荒谬举措来,威信何存?
    
    其实,咱们根本不用假想这些事,因为中共一直在推行的“民族主义”宣传已经彻底取消了作这种选择的可能。连台湾那个中共从未治理过的地方咱们都不肯放弃,提出主动放弃边疆地区岂非痴人说梦?如果老江敢主此说,恐怕次日就得让兵变推翻。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一切都没发生,汉族留在原地,人家没有排汉,那又怎么样?中国内地的能源已经挖空,未来基本得靠新疆的大油田。现在突然丧失那地方,经济必遭沉重打击。这还是小事,只怕以后边界纠纷不断。王力雄的《天葬》早就指出,中国和欧洲国家不同,历史上从未形成过准确清楚的边界,汉族和少数民族地区之间的边界从来是一本糊涂帐。内地和新疆的交界还比较清楚(新疆是所谓“三山夹两盆”),内地和西藏之间就完全扯不清了。如果西藏独立,人家要讲究“历史依据”,提出恢复历史传统边界,把青海、川南、西康,云南北部统统收回去,您到底是干还是不干哪?要干,那些地方汉族已经成了大多数,有什么理由放弃?不干就得跟人家吵架,甚至爆发边界冲突。这么争吵下去,迟早要演成类似印度和巴基斯坦那样的世仇。
    
    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最严重的是多米诺骨牌效应。你只要放了一个地区独立,就等于鼓励其他地区起来闹事。如果疆、藏独立了,内蒙虽然现在以汉族为主,但人家见状肯定要起来争独立,请问您有什么理由拒绝?东北虽然已经成了汉族地区,但既然内蒙可以独立,少数原住民要求独立当然也就有了足够理由。无论东西方,老百姓的特点都是喜欢一窝蜂地赶时髦,现在独立既然成了时髦,则广西、宁夏、甘肃、云南恐怕都要跟上,到时中国的版图就连明朝的水平都没有了,在这样的急剧版图分割后,如果国民经济还能挺下去,那才真是不可思议!
    
    所以说,汉族现在完全是骑虎难下,合则有远忧,分则速大难。
    
    ──《试探维持中国统一之路》
    -------------------------------------------------
    
    
    新疆问题
    
    
    客观地说,要说“殖民地”,新疆比哪个民族地区都更像些。首先是大批汉族移民在那儿,其次是新疆的大油田在国民经济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所以,解决新疆问题就比西藏复杂得多。那儿不但没有个达赖喇嘛式的人物,而且也不是由单一民族居住的地区,民族间的关系非常复杂。而且,和西藏接壤的外国的种族、语言、宗教和文明与西藏并无多少共同之处,但新疆的许多少数民族在邻国中是多数民族,彼此之间文明同源度很高。更重要的是,那儿的少数民族多数信仰伊斯兰教。正如世界历史表明的,迄今为止,在所有的古老文明中,伊斯兰教文明最能成功地抵抗外来影响。马列主义在全世界风行一时,对伊斯兰教国家却基本上没什么触动,而现在世界上正在轰轰烈烈上演着极端伊斯兰教徒暴力抵抗西方文明入侵的威武雄壮的活剧。
    
    因为这些特点,新疆的民族问题大概该算最复杂、最难处理的。的确,清室是中国有史以来处理民族问题最成功的政权,但即使在那时,新疆回部也始终是个问题。鉴于这个具体“省情”,那个地方的改革必须慎之又慎。努力的最后目标当然是民族自治,但与西藏不同,决不能仓促撤出政权机构,骤然把自治权交还给当地少数民族,否则一定会反倒害了当地的少数民族,让那个地区变成第二个前南斯拉夫。
    
    尽管有这些特殊情况,但咱们仍不能放弃实现民族自治的目标,而做到这一点的关键在于两句话,“化强迫为自愿,化殖民地为生意夥伴”。换言之,就是用先进的生活方式去战胜极端伊斯兰教徒的影响,用“糖衣炮弹”去对付人家的“圣战”。说难听些,那就是把普通人的热情从宗教上转移到发财上来。当新疆在经济上变得繁荣起来并和内地形成了不可切断的经济纽带后,再逐渐放权实行民族自治。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中共当局如今提出来的“开发西部”战略非常英明,但具体没有什么措施,力度更谈不上。其实,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中,新疆应该获得最大的财政补贴,拆沿海发达地区之东墙去补新疆之西墙,人为地扶植那儿的经济成长。只要经济起飞了,在取消户口管制后,该地自然就会吸引大量内地居民前来定居,而当地少数民族发了财后,也就有能力去内地投资,普通的原住民就能去“民族大款”开办的内地企业就业(必须立法规定优先雇用少数民族员工)。如同美国的榜样显示了的,这种基于自愿基础上的双向人口流动,有助于国家在自愿基础上的统一。
    
    在经济还必须采取一个消极防御的应变措施,那就是无论是油田的勘测、开发和经营都应该私有化,国家公开招标拍卖,把外国商人、当地民族大款、内地商人统统拉进来作股东。这样,万一将来新疆独立了,内地也不会因此丧失控股权。而且,因为利害攸关,国际社会也就不会赞成那儿出现骚乱。
    
    此外,要让新疆在经济上起飞,必须把石油工业当成龙头产业,建立一系列的下游企业诸如精炼、石化等子企业。这些企业也一定要像母企业一样,把外国人、少数民族、汉人拉进来作股东。这些企业如果办成功了,则一定会带动整个地区的起飞,完成从游牧文明到现代产业文明的过渡,并把内地人口吸引进来。在当地的中产阶级成了社会成员大多数之后,也就再没多少人愿意舍身从事恐怖活动,杀人放火搞爆炸了。此时便是逐渐放权,成立民族自治区之时。
    
    我在先前的文章中说过,要实现这个和平演变,软前提是一定要破除大汉族主义亦即种族主义。和西藏不同,共军并没有在新疆大开杀戒。民族关系紧张除了文明冲突特别是宗教冲突外,最主要的还是民族间的偏见引起来的。据我所知,当地汉族对少数民族普遍抱有一种轻视心理,完全意识不到这是在买祸,逼反少数民族。中共当局必须针对这个弊病痛下针砭,让“要爱国就必须先爱少数民族”的观点深入人心。做不到这一点,则上面说的一切不过是空谈。
    
    ——《再探维护祖国统一之道》
    
    -------------------------------------------------
    
    最后看“灭疆独”。
    
    这问题也早就说过了,西藏和新疆问题完全不同。西藏根本就不是达赖喇嘛指责的那样,是“中国的殖民地”,因为毫无经济价值和移民可能。而且西藏民族均一,和境外民族并不同质,不可能和其他国家合并,对中国构成威胁。
    
    但新疆完全不一样,当地少数民族和汉文化根本没有什么同一性,却和境外几个国家同质性很高。例如维吾尔族看的出版物、电视、收听的广播等等,全是境外流进来的。因为语言文化隔阂,中共根本就控制不了基层政权,更无法控制百姓的思想。从内心世界来说,那儿的居民完全彻底地“非中国化”了。这种状况如不改变,那地方迟早要独立出去。如果和文化同源的邻邦合并,则势必造成对中国国防的巨大威胁。
    
    更严重的是,那儿的汉族和少数民族关系极度紧张,伊宁地区多次发生武装暴乱,而当地居民多数信仰回教,很容易受到回回极端主义的影响。当地汉族却又极度冥顽不灵,祸在眉睫尚死也不悟,其自认“优秀种族”、鄙视当地少数民族(特别是维族)的作派,比大英殖民者鄙视印巴人还更胜一筹。因此,未来中国不乱则已,一乱那儿的汉族必然要被人家“三光”,只怕死前还要受尽酷刑折磨。
    
    另外一个严重问题是中国的石油资源全储藏在那儿。现在内地的石油已经挖得差不多了,海上又弄不出来,本世纪内,能源供应中心势必要转移到那儿去。所以,如果说西藏毫无经济价值,那么新疆可是对全国的国民经济起到举足轻重的影响。
    
    考虑到这些问题,特别是考虑到当地紧张的民族关系和极端回教分子的血腥传统,中国无论如何也不能放疆独。但我在上文已经说了,世上还没有什么独立运动是可以消灭的。因此,解决的正道,还是学习美国,用软功把疆独化于无形。
    
    具体建议我也早就提过了。那就是以重利诱惑人口双向流动,国家以优惠条件引诱让少数民族流动到内地来作生意、发财、上学、就业等等,鼓励汉族流动到那儿去淘金,只要大多数少数民族给吸引到内地来,则定然会很快地稀释消化在庞大的内地人口之中。这种“换血”政策是在真正自愿的基础上进行的,符合人道主义精神,应该说是对各族人民都有利的事。
    
    最主要的,还是要在内地提供特别优厚的条件,鼓励新疆少数民族到内地来发财,只要大部份回回变成了有车有房的中产阶级,去当人肉炸弹的概率也就小多了。在“换血”完成之前,应该公开投标出售新疆油田,把国际财团、当地民族大款、内地政府统统拉进去作股东,这样万一以后真独立了,中国也不至于丧失油田的控股权。
    
    所以,真正的治疆策,应该是“化疆独”。
    
    ——《评余大郎“放台独,拖藏独,灭疆独”的“安邦定国策”》
    
    
    -----------------------------------------
    
    刚才在《多维新闻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题为《西藏和新疆动乱是不当民族政策的直接后果》。作者是曾居住在少数民族地区的汉人,据他说:
    
    “在中国, 各民族是不平等的。对少数民族特别优待。在工资,分房,上大学,找工作,生孩子等各种与日常生活有关方方面面都全面照顾。禁止汉人向少数民族地区移民。客观上造成了在部分地区,少数民族占绝大多数的状况长期得不到改变。在少数民族民族占绝大多数的地区,如西藏,南疆等地区,少数民族高人一等,飞扬拔扈。少数民族打汉人,杀了汉人,汉族干部和当地司法部门不敢管,不敢判。只有少数民族一把手点了头才能判刑。甚至发生了叛乱,少数民族一把手不同意,也不能定性为叛乱。这客观上鼓励少数民族民族中的不法分子为非作歹, 甚至发展成动乱。这种少数民族‘政策’是内地的汉人无法想象的。”
    
    这其实是指责我党在民族地区实行了针对汉族的种族歧视,这政策“导至大量汉人找出种种理由改为少数民族。无端的造成国家,民族的离心化”。而且,“过去的政策,强行安排不愿去的城市青年去边疆。严禁愿意去新疆,西藏的穷苦地少的农民到那里,不但不报户口甚至当作盲流遣送回原籍”。作者认为,“只要自由上户口,老百姓自然流动就能逐渐解决边疆问题”,也就是靠汉族自发移民把边疆地区化为汉族地区。可惜政府却不敢采用此策,原因是“中国什么作法都不怕世界各国评论,就怕外人说我们向少数民族地区移民。不知怕什么?衷心希望中国能改弦更张,使边疆地区长治久安”。
    
    此类抱怨我早就听熟了。在新疆时我就发现,当地的民族矛盾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汉族对维族充满鄙视和嫉恨,一开口就是维族怎么怎么傻,怎么怎么脏,让我真为他们捏了一把汗,历历想象出日后大乱爆发时他们被让当地少数民族血洗的惨景来。这些同志表现了典型的鼠目寸光的优秀汉族传统,当真是燕巢幕上,兔眠虎旁,望乡台上打莲花落。我也试图向他们指明这潜在的危险,建议他们改变对少数民族的态度,那结果当然是天怒人怨,成了汉人皆曰可杀的大汉奸。
    
    
    ——《建议中央取消民族地区的“暗娼”制度》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疆“75”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陈维健
  • 从广东打工妹一声喊新疆也要抖三抖分析珠三角劳工状况新趋向之一/李原风
  • 中共在新疆的政策是文化种族灭绝政策
  • 英国记者在新疆:给中国警员的批评和赞许
  • 北京平定新疆骚乱背后的隐性危机
  • 美国教授:新疆维族工作教育水平低,不能都怪政府(图)
  • 新疆问题/高光俊
  • 多元文化怎样才能共存——新疆惨剧思考之二/姚笠
  • 从新疆骚乱看中共为何不能善待自己的人民/姚笠
  • 对新疆民族的恐怖杀戮只能增加被杀的可能性/巴克
  • 维汉问题日益恶化:新疆七五事件没有任何赢家
  • 毛主席的生产建设兵团添实新疆/牟丽萍
  • 有些内政是需要外国干涉的/新疆
  • 新疆民族、安保、刑事和经济政策都需改/余渊
  • 新疆之后轮到西藏?
  • 掩卷沉思,能不心忧?——新疆东土的统独情仇
  • 新疆乌鲁木齐暴乱:真相是受害者/邱立本
  • 与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商榷
  • 新疆75惨剧,军方态度不明朗是胡锦涛中止外访的决定因素/春秋戈
  • 中共把新疆骚乱政治化是为了维稳三个月安度国庆
  • 中国官网首次披露新疆事件死者的民族成份
  • 采访新疆暴动 日电视台记者遭扣8小时
  • 新疆事件中共当局对网络的封锁和管制达到了空前(图)
  • 胡锦涛罕有举动 揭新疆冲突威胁中共
  • 六旬维族老翁新疆“7・5”骚乱中勇救两位汉族青年
  • 世维会网站文章:王震在新疆如何杀人剿匪记
  • 余杰:接纳零八宪章不致新疆流血冲突(视频)
  • 胡锦涛肯定新疆平暴表现
  • 新疆官员:老百姓个性纯朴容易被煽动
  • 新疆历史沧桑:历朝统治者权力、民族、宗教大洗牌沧桑
  • 中共搬出刀郎等新疆艺人
  • 新疆騷亂圖片真偽難辨 媒體頻中招
  • 新疆暴乱维汉两族都受损害:谁都没有安全感
  • 唯色:新疆事件的导火索,韶关事件,究竟真相如何?——致亚洲周刊记者
  • 快讯:新疆将对7-5事件死亡者每人发20万抚恤金
  • 担心受骚乱 新疆喀什市下令外国人离开
  • 新疆安排在校大学生离校
  • 新疆公安厅长:完全有能力控制局面
  • 宝钢集团新疆八钢被诉违反劳动法案二审代理词及上诉状
  • 宝钢集团新疆八一钢铁有限公司四千多内退职工集体诉讼案4月23日二审
  • 新疆呼图壁马兰英劳教因公摔伤索赔,无赖劳教所与法院狼狈为奸(图)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新疆呼图壁县园户村镇和庄村五组居民致信全国两会代表(图)
  • 揭露新疆兵团106团党委书记集体掠夺血汗民财
  • 新疆石河子市高中家长的呼吁!
  • 新疆弱女子方秀兰的紧急呼吁书
  • 新疆:要办免税政策花的钱,比免得税都多
  • 博讯特稿:那场远去的大火,至今烧着我们的心--新疆克拉玛依12.8大火十周年祭
  • 曹长青:新疆的三光政策──吃光,抢光,分光
  • 新疆"抹黑警察"闹市再行凶 乌鲁木齐市民群起攻之 警察成了过街老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