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秦耕:《西游记》:写给儿童的现代政治隐喻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2日 转载)
    秦耕更多文章请看秦耕专栏
     来源:公民 作者:秦耕
     (博讯 boxun.com)

    
    

上篇:“紧箍咒”之喻
    
    “萨斯”肆虐时期的假日,只得闭门在家陪将满十岁的女儿看电视,她照例对《西游记》着迷。应该说孙悟空、猪八戒形象的妙趣横生,无人不为之倾倒。我阅读《西游记》时的年龄是十二岁,那是一本竖排版的繁体字读本,邻居小心收藏在牛圈屋檐下而得以逃过“破四旧”烈火。为了借读,我帮邻居砍了三捆柴火。从来没见过繁体字的我,只能凭借方块字轮廓的相近和根据前后两字猜读,就这样我在文革期间竟认全了繁体字。在30岁之前,我在同龄人中从未见过第二个认识繁体字的人,这是《西游记》之功。我的女儿则不同了,她从两岁开始就从电视上看《西游记》,通过光电效果直接阅读画面与通过阅读繁体方块汉字再“翻译”成画面相比,也许对培养想象力没有什么好处,但女儿的优势是看得早、看得多、更直接
    
    于是我就尝试用《西游记》和她进行对话。
    
    可以把《西游记》中师徒四人构成的主仆关系,看作是公民与政府的隐喻。唐僧无疑是“唐僧国”的主人,也就是公民,而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无疑是“唐僧国”的公仆,也就是政府官员。这三个公仆组成的团队是一个基本的政府架构,它为“唐僧国”公民提供吃穿住行的日常社会福利和公共服务,也为公民提供安全和防务。可以说一部《西游记》就是以孙悟空为行政首长的政府,如何为以唐僧为代表的公民实现政府各项功能的编年史。孙、猪、沙三人之间也有一个大致的分工:孙相当于唐僧国“总统”,是这个政府的“元首”。他主要负责安全、防务和外交,对保障公民唐僧的人权和安全承担着首要责任,他不但要对大小七十二洞的妖魔鬼怪进行“反恐作战”,还要在天国、南海、西天、阴曹地府等处进行频繁的穿梭式的外交斡旋;猪八戒作为唐僧国“高级官员”则主要负责能源、物资保障,也协助“总统”承担部分安全义务,参与“反恐”作战;沙和尚则像“唐僧国”的事务性官员,负责更具体的日常国务,事无巨细,此处就不再罗嗦了。
    
    “狲政府”的有序运作,取决于权力来源的合法性。他们行使的公共权力全部来自主人唐僧的委托与授权,权为“僧”所授,公民唐僧可以随时收回授权,将“狲政府”罢免。事实上孙“总统”就曾几次丢官下野回到花果山,也算得上几度沉浮几度出山了。但“狲政府”从来不敢高喊着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对公民唐僧滥用权力,他们不曾以“有唐僧国特色”作借口限制或取消主人唐僧的公民权利,即便公民唐僧文化不高、是非不辩、甚至人妖不分,“狲政府”也不敢趁机对其进行教育、批评和普法宣传。比如不曾教育唐僧热爱政府、感激政府,更不敢要求唐僧把孙悟空称作“万岁”、“大救星”之类,甚至也不敢以公民唐僧没有什么本事为由,宣布由孙悟空实行一“狲”专政,永不动摇。主权在民,天赋人权,公民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这样的,天经地义,容不得半点罗嗦。
    
    我问女儿:孙悟空为啥那么听唐僧的话?女儿回答:因为孙悟空头上有紧箍咒!她的话说到点子上了。维持正常师徒关系的关键,不是孙悟空的口头保证,不是孙悟空对唐僧的热爱和尊敬,更不是靠孙悟空的廉洁自律,而是孙悟空等三人头上的那道“紧箍咒”,这就是制度安排。如果说主权在民,权为民授是建立现代宪政文明的基本原则,那么箍在政府头上的那道“紧箍咒”就是宪法。宪法是公民用来限制政府的“紧箍咒”,离开宪法的约束,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政府会甘心“为人民服务”。在《西游记》中,如果没有那一圈“紧箍咒”套在“狲政府”的头上,再高妙圣洁的民主理念,再美好动听的执政口号,再信誓旦旦的庄严承诺,到头来只怕仍不免枉然。事实上在《西游记》中,每次孙悟空觉得“头疼”时,就总想把“紧箍咒”拿掉,这和现代历史上的独裁者取消民主、恢复专制时,总是先宣布废除宪法何其相似!
    
    套在“狲政府”头上的紧箍咒就是宪法,这是《西游记》留给今人的政治隐喻。美国人民是聪明的,他们给修改、废除宪法设置了极高的门槛,200多年来,没有那届美国政府能从头上卸下作为美国宪法的“紧箍咒”,所以美国政府200多年来虽不曾高喊口号,但仍能老老实实为美国人民服务。但现代的专制者已经学聪明了,一种是在开始时口头宣布建立民主制度,但却弄一个假“紧箍咒”套在自己头上,然后说一套做一套,如此这般,“唐僧国”的公民在被政府欺负时再念咒语,专制者依然无动于衷。另一种更可怕的情况是,“紧箍咒”是真的,但一开始却套唐僧头上而不是孙悟空头上。在这种情况下,孙悟空宣布实行一“狲”专政,永不动摇,唐僧也莫可奈何,就是反过来批评主人唐僧,教育唐僧热爱孙悟空,让唐僧歌颂孙悟空,唐僧也只得照办。试想一下,如果“唐僧国”也有一部像模像样的宪法,但它是孙、猪、沙这个“狲政府”为唐僧量身定做,并套在唐僧头上的,听孙悟空喊“权为唐僧所用、利为唐僧所谋、情为唐僧所系”,你还能相信吗?《西游记》如果是这样,那猪八戒不仅仅动辄喊叫分了银子回高家庄过日子,说不定早和妖怪官商勾结,先把唐僧煮熟吃了。就连几乎看不出什么缺点的道德模范沙和尚,也说不定早从一身清廉、鞠躬尽瘁的“唐僧国”公仆,堕落成“忘记改造世界观”、一不小心贪污巨额公款、包养二奶无数、临了还携公款潜逃西洋国的腐败分子,或直接上山落草做了妖怪。孙“总统”就更不用说了,单是他花果山的大小猴儿们,就不知沐猴而冠,在“唐僧国”谋取了多少顶乌纱帽,一狲得道,众猴升天,个个成为在漂亮口号掩护下,通过权力寻租甚或明码标价、公开索贿而率先暴富的大款了,到那时,花果山也变成发廊林立、烟花无数的烟花山了。
    
    所幸《西游记》中的紧箍咒套在孙悟空的头上,唐僧的西行过程才得以继续,我和我的女儿在童年才得到许多快乐。
    
    (作于2003年5月2日,改于2009年7月5日)
    

下篇:“兽面人”之喻
    
    《西游记》中令人印象最深的一个细节是,每当孙悟空等三个人身兽面者出场,僧俗民众无不为之变色,争相避走,惊呼妖怪!唐僧这三个公仆的兽面外表,是《西游记》最为奇妙之处,也是另一个更深刻的政治隐喻。
    
    西方有一句著名政治格言:政府是一种必要的恶。以美国为例,他们在赢得独立战争后,各自散去,解甲归田,并不打算在北美土地上建立政府。因为他们知道政府是一种恶,回顾历史,对人类伤害最多、最大的不是自然界的力量,而是政府的力量。三年之后,他们又认识到了政府这种恶的必要性,迫于无奈,才建立了一个叫联邦政府的机构。但在设计政府的法律框架时,因为担心授权过大,日后反被政府欺负,55名负责起草美国宪法的代表,曾进行过旷日持久的激烈争吵。直到他们认为可以用宪法这个“紧箍咒”牢牢捆住政府的手脚,使它俯首贴耳了,这才把政府建立起来。
    
    权力具有兽性,是《西游记》“兽面人”的第一层隐喻。“唐僧国”的政府官员,全部由人身兽面的妖怪组成。作为公民的唐僧,的确有许多缺点,但他一开始就生成人的模样,是作为人而存在的;作为“狲政府”高官的孙、猪、沙,无论能力多大,都是兽的形态,是作为兽而存在的。他们虽然被人驯化,为了驱使,为人服务,但它们的兽性本质一刻也没有改变,其兽性只是被“紧箍咒”暂时约束住了。政府只有在受到“紧箍咒”控制的情况下,才会为人民服务。这其实是在暗示人们:人们虽然需要政府提供公共服务,但也随时可能面临政府的伤害。政府是一种必要的恶,权力的本质具有兽性,必须有一个可靠的“紧箍咒”套在政府头上。《西游记》更奇妙的是,在孙、猪、沙三个兽面象征物中,权力越大离人的外形便越远,权力越小离人的形象也就越近。比如危害最小的沙师弟,也相对更接近人的模样。这就提醒人们,权力是极其危险的魔鬼,它具有兽的外形,要时刻对它保持警惕。美国政府就是在美国人民的高度警惕中度过了230多年,不致对人民造成大的危害。
    
    政府不具人形,是《西游记》“兽面人”的第二层隐喻。在《西游记》中,儿童用肉眼都可以看明白,“狲政府”的组成者不具人形。既然政府不具人形,它就不具备人的智力和思维活动。事实上政府只是人设立的机构,它没有是非、善恶、美丑的判断能力,不能作为价值判断的主体。人通常所说的价值,包括正义、善等等,是属于人所特有的。换言之,政府作为一个组织,它连基本的思维能力也没有,它怎么可能具备人所特有的认知能力?它当然不知道何为正义、何为善恶,它不可能、也不应该代替人并为人去做出价值判断。能够对此做出判断的只有公民自己,事实上关于价值系统的所有概念,都是人逐步积累和建立起来的。政府是人设计出来,并为人服务的一个组织,它只能按人的要求工作,不能对人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不能告诉公民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什么书籍可以出版,什么书籍不能出版,什么书籍可以阅读,什么书籍应该查禁,什么电影可以看,什么电影不能看,那个网页可以打开,那个网页必须屏蔽。这些事物之间的确存在好坏之别,但好与坏要由公民自己去判断,后果也要由公民自己来承担。政府只能为公民服务,不能为公民做主。“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应该改为“当官敢为民做主,请他回家卖红薯”!
    
    公民可能选择坏人为官,这是“兽面人”的第三层隐喻。美国《独立宣言》最令人惊叹的,是公然表明人民有权随时打倒政府。其实在《西游记》中唐僧就是这么做的,他有权随时罢免“狲政府”。因为“狲政府”是公民唐僧设立的,之所以设立“狲政府”,目的就是要它为自己提供服务,当“狲政府”不能服务或不能很好服务、或者政府功能与他设立时的初衷不一致时,他就有权立即罢免。在“三打白骨精”一节,唐僧认为他的政府存在的目的,是为了追求正义和善,“狲政府”却接二连三以正义的名义和高尚的目的而打死无辜平民,他就把本届政府给罢免了。众所周知这其实这是一桩天大的冤案。唐僧罢免“狲政府”,另选举“猪八戒政府”,结果导致白骨精发动恐怖袭击,“猪政府”反恐作战失利,使“唐僧国”公民遭受重大损失。必须承认,公民唐僧的确很愚蠢,目光短浅,贪图眼前小利,把猪八戒这样无能、贪婪、好色的人选举为总统。但不能因此就说选举不适合“唐僧国”,不能剥夺公民唐僧的选举权,对唐僧实行专制。在《西游记》中,唐僧发现“猪政府”无能,就重新选举,实现政党轮替,政权和平更迭,孙悟空再次执政。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民主的代价”。民主虽有代价,但和唐僧一旦遭受孙悟空专制所带来的损失相比,还是小得多。
    
    在《西游记》中,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作为妖怪已经被成功驯化,公民唐僧虽知道他们兽的前身,但他毕竟需要他们的能力,因而就用他们组成限权政府。他们在被驯化之后仍然不免人身兽面,这就需要一个紧箍咒了。一旦“狲政府”越权,或自以为是,企图为民做主,把自己的好恶强加于民,就不免轻则惩戒,重则下课了。
    
    宪政学者刘军宁先生写过一篇《文明即驯化》,指人类文明的历史其实就是不断驯化的历史,一千年以前,人类在驯化自然方面成就突出,最近一千年来在驯化政府方面也成绩不凡——这就是发明了宪法,并用宪法这个“紧箍咒”套住了政府。什么时候把像猛兽一样凶暴的政府用宪法套住了,人民也就在那一天获得了自由。《西游记》把这种抽象的宪政理论,演绎为妙趣横生、连儿童也喜闻乐见的故事,使“兽面人”成为现代法治政府的一个绝妙隐喻。
    
    (作于2003年5月4日,改于2009年7月5日,首发于《公民》月刊2009第7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秦耕:躲猫猫事件中的官民博弈—三评丹凤县公安局躲猫猫事件
  • 秦耕:两岸关系为什么仍需“冷战思维”?
  • 秦耕: 网络民意为什么拿央视火灾开心?
  • 秦耕:网络民意为什么拿央视火灾开心?
  • 秦耕:希望官方以文明的方式回应《零八宪章》
  • 秦耕:要把自己当人
  • 秦耕:陈云林在台湾耳闻和目睹的到底是什么?
  • 秦耕:欧洲的光荣—评欧洲议会授予胡佳萨哈罗夫奖
  • 秦耕:“科学发展观”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秦耕:凯达的非暴力抵抗运动
  • 秦耕:甘地在1918年
  • 秦耕: 金牌之耻
  • 秦耕:洞爷湖的劣等生—评胡锦涛出席G8峰会
  • 秦耕:海峡两岸重开会谈,民间是否值得期待?
  • 秦耕:借国难自我美化,与趁火打劫何异?
  • 秦耕:在拿起武器与放下武器之间—追忆父亲往事之二
  • 秦耕:两岸关系近期是否会取得突破?
  • 秦耕:支持台湾民主不等于支持台湾独立
  • 秦耕:一个“2.28事件”,三党各自表述
  • 秦耕:中国出了个诚实人
  • 秦耕:且看我家乡丹凤县公安局的“猫猫”能够躲多久?
  • 秦耕:奥巴马能否听懂胡锦涛的话?
  • 《零八宪章》签署人秦耕再次遭海口国保传唤
  • 秦耕因签署《零八宪章》被海口市公安局传唤
  • 秦耕:永远的包遵信-包遵信先生逝世一周年祭献(图)
  • 秦耕:权利的残尸—评所谓“骨灰级钉子户”(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