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捍卫季羡林说昏话的权利/何三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1日 转载)
    
     我一向孤陋寡闻,知道有季羡林这么个人,是近两年的事。
     大约是去年的晚些时候,看央视一帮人在捣鼓,说有这么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把中国给感动啦。他到底做了什么感动中国的事?不知道。颁奖词却很玄乎,说这老先生“心有良知璞玉,笔下道德文章。”感觉是在说孔孟程朱一类的圣贤,吃了一吓。 (博讯 boxun.com)

      
     后来一打听,知是北大教授,研究东方学,是个国学大师。
     我结庐在乡下,心远地亦偏,对小鸟很在意,对大师不关心,这些年也听说过一些气功哦武侠哦之类的大师,乌秧秧的,全都在沽名钓誉,帮忙帮闲,没有一个不是王八蛋的。突然又听说北大大师,真是新鲜。80多年都没有过大师的消息了,自五四烟弥,斯人远去,未名湖畔,一片神鸦社鼓。这些年里北大不是一帮文盲厮混之所吗?哪有从馿棚里跑出了骏马的?没有太在意。
      
     到了今年夏天,又有消息说,中国要把孔教定为国教,给政府进言的就是这个季羡林。真是平地一声雷,感觉馿棚里跑出了骡子!不免想看究竟。才知道是一96岁的老人,出了厚厚24卷书,算是个著作等身的知道分子了。
      
     这么大个知道分子,到底知道了些什么呢?据吹鼓手们介绍,他一生最牛的贡献就是,提出了一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理论”来解释东西方文化的变迁。我当场晕倒,隔壁瞎眼二大爷喝完二锅头后不是这样说的么?
      
     这几天,又听说出了个《生命沉思录》,翻了几页,通篇的做人哲学,都在说好人坏人。这样的境界当然太高,高到山上去了,好像跟我们燕山上放羊老人差不多。世界上有这样弱智的大师么?半辈子的皇粮都吃到哪里去了?《沉思录》中,还谈及了他对中国新文化运动的见解,他的说法是:在文学范围内,改文言为白话福祸不知,看不出现在的长篇小说较之中国古典长篇小说有什么优越之处。至于新诗,则是一个失败云云——睁着眼说瞎话!
      
     儒学搞了几千年(现在换了个时髦的词,叫国学),不都是在狂捧忠孝节义吗?不都是用道德黑布遮着脸吃人吗?不都在弄天朝上国这套自恋系统吗?不都差点弄得亡国灭种了吗?那么多知识分子、仁人志士为什么要奔走呼号?为什么要流血牺牲?他们都是傻瓜?他们都在找死?你堂堂北大一个知道分子难道真就不知道吗?
      
     新文化运动岂止是白话与文言的战争?!岂止是语言的失败与光荣?!它是一个垂死者被输了血液;是昏聩民族的大觉醒;是一个流淌着崭新文化血脉的婴儿的降生。这些废话还用我来教你吗?!活了90多年了,还祸福不知,还要搞国学,卖古董,不该被打屁股么?!
      
     一个人说一次昏话并不难,难的是一直说昏话。他没有说三纲五常,克己复礼,没让我们梦回大清去做奴才,已经算是万幸了。从这个意思上说,我想原谅他。
      
     甚至,我还想捍卫他说昏话的权利。
      
     老朽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身边的那些个嗡嗡乱飞的虫子,趋炎附势的苍蝇,这才是我们应该警惕的事情。
      
     “问什么荆棘塞途的老路,寻什么乌烟瘴气的鸟导师。”这是老鲁80年前说过的话,我觉得说得酷,年轻人一定得记住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季羡林式"天人合一"昏话
  • 季羡林的“大国学”观
  • 当季羡林成为“摆设”/干春松
  • 季羡林称号应为东方学大师/伍恒山
  • 季羡林:佛教与儒家和道教的关系
  • 禅宗是佛教中国化的产物/季羡林
  • 季羡林:在敦煌
  • 入室弟子称季羡林有家不能回 北大就是不给钥匙(图)
  • 73岁儿子涉嫌超生,国宝季羡林被迫封口!
  • 忧心“塔”居的季羡林,象牙塔还是雷峰塔?
  • 从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看北京大学的太极风度
  • 谁给了北大“软禁”季羡林的权力/航亿苇
  • 季羡林:父子团圆背后的书画迷局
  •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 傅国涌:季羡林摘帽意愿应得到尊重
  • 中国对数学的投入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丘成桐先生亦应反思/季羡林
  • 季羡林之子季承:父亲今晨突发心脏病后昏迷逝世(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今晨在北京医院病逝 享年98岁 (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病逝 (图)
  • 季羡林先生倡言“大国学”
  • 北大原校长否认软禁季羡林
  • 许智宏否认北大“软禁”季羡林13年
  • 季羡林曾上课偷看《金瓶梅》 高考数学仅得4分
  • 季羡林藏品被买卖最新动态:书信流入旧货市场 家属称将彻查
  • 季羡林谈国学妙语连珠: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
  • 季羡林在医院与儿子季承及家人在医院过年 (图)
  • 季羡林和驻外大使出手破解“不折腾”译法难题
  • 季羡林的惊人收藏:最低的是齐白石
  • 北大新校长首次谈季羡林藏品事件:北大做事堂堂正正
  • 季羡林:两年生活像坐牢,我成了穷光蛋,拿100块钱都困难(图)
  • 季羡林藏画流失事件缘何至今未获警方立案?
  • 季羡林藏品外流事件追踪:其子季承欲上法庭讨财产
  • 季羡林对杨锐的不满是肯定的:想见的人见不着
  • 季羡林藏画被疑遭盗卖续:举报者自称准备退出 (图)
  • 假季羡林字画来源死无对证,北大质疑举报者居心何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