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当季羡林成为“摆设”/干春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1日 来稿)
    
     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原则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与权力合作的,一类是与权力“躲猫猫”的,比较起来,道家气质的属于躲猫猫式的,他们比较倾向于退居山林,过一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所以庄子跟楚王的使者说,愿意在烂泥里打滚,而不愿意被当作“牺牲”,或是被弄在神龛里。
     相比之下,儒家比较入世一些,但也分人,孔老夫子的教导里面有原则性的一面,即如果那些统治者不听从你的建议的话,那么就乘着木筏子搞漂流,而不一定要死赖着某个位置。 (博讯 boxun.com)

     再后来魏晋的人,就想出一个又当官又心里舒服的说法,就是身处庙堂之高,而身居山林之远。这么弄,给那些想当官,却又半推半就的油滑之人找到了很好的借口。
     很多事情虽然不是非此即彼的,但是中国人的辩证思维,喜欢把什么事都弄成既可以这样,又可以那样,反正就是“方便法门”。
     现代的知识分子,看上去跟传统的士人,有许多的不同,但是知识分子按说日子更不好过了,因为以前你如果不满于当局,弄一个山里就隐着了。现在土地国有,隐那里也不由你,还有就是交通和通信方便,上那里也容易被人找到。
     孔老夫子的办法也不太好办,你弄个木筏上山东那边漂着,当心北朝的核武方向搞错,再说通关文书也费周章。
    
     所以当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跟官府搞在一起,然后用身居庙堂和心在山林整天自慰。这样各种欲望虽然不能彻底满足,也弄个大概齐。
    
     我这个人说话爱绕弯子,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说两个学术界人物的离世。
    
     今天,7月11日,两位学术界的重量级人物季羡林和任继愈先生去世,无论如何,他们是当代中国人文学界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人物,他们的去世很令人痛心。
     本人于季羡林的书,看得少,因为他主要是做极生僻的学问的,比如认识很多已经失传的文字,什么巴利文之类,既看不懂,也跟我关心的问题无关,就算了。
     后来他写了一些我们看得懂的文章,比如天人合一拯救人类,还发明了一个文化发展规律,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简单说,文化是轮流坐庄的,前一阵西方文化坐了一段时间的庄,现在他们胡也胡过了,炮也点了,该轮着我们了,所以他说21世纪是中国文化的世纪。
     这话要是我说的,你肯定认为是猪流感了,但是人家是大学者,又符合大家的意思,所以虽然心里也不踏实,但是就将就着听。
     但这些并不能作为他的错误,学术观点,大家都可以说,但是不知怎的,老先生突然被封为国学大师等等,他自己也估计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他便被抬上去了,虽然自己再三要求推掉这些头衔,但这可由不得他自己了。
     后来,他有住进了301,虽然他自己说,他不愿意,但是,不知道是谁非让他住的,加上温天津又几次去看他,这样,他便成了摆设,成了“关心知识分子”或“重视知识”的样板,供全国人民参观。有人抓住他“海清河晏”,说他如何献媚与当局。这我其实不太同意,别人来看他,他说一句客气话,算是礼尚往来,别人拿他的话做注脚,他自己也没办法。
     按照季老先生给别人的评论,他是“大节不亏”,至于成为“摆设”,不是他自己追求的,对他而言,也不知是祸是福。
    
    
     今天同时离开这个世界的还有任继愈先生,吾生也晚,等我出道时,再见他,主要是他在主席台上,我在观众席。其实任公的书我还是看过的,刚上学的时候,他主编的白皮的四卷本《中国哲学史》也是必读书,对这个书的其他地方我都忘了,只有一篇。任公自己做的,就是关于老子,在前面他说老子是唯物主义的,到书最后有一个附录,说老子是唯心主义的。
     他这本书,是领导指示让编的,主要突出唯物和唯心,这也是历史的产物。
     任公长期领导宗教研究,曾任中国社科院宗教所的所长,该所有一个儒教室,也算是特色,因为将儒家作为宗教来研究。儒家是否宗教现在很有争议,任公主张儒教说且是令有意思,因为他认为宗教是落后愚昧的必然要消亡的,这样将儒家定名为儒教,主要是为了证明儒教是落后愚昧的。这实在也是“观念先行”的例子。
    
     就在学术界的重要性而言,任公和季羡林先生应是一时瑜亮,而且任公还有国家图书馆馆长的头衔,但不知为何,今天的新闻中,季羡林先生是新闻头条,而任公只是一个小的消息。
     其实,任公也属于与权力走的比较近的,但任公始终没有成为摆设,所以也就没有“文绣”和“神龛”。
    
     愿二位先生走好,那边清净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季羡林称号应为东方学大师/伍恒山
  • 季羡林:佛教与儒家和道教的关系
  • 禅宗是佛教中国化的产物/季羡林
  • 季羡林:在敦煌
  • 入室弟子称季羡林有家不能回 北大就是不给钥匙(图)
  • 73岁儿子涉嫌超生,国宝季羡林被迫封口!
  • 忧心“塔”居的季羡林,象牙塔还是雷峰塔?
  • 从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看北京大学的太极风度
  • 谁给了北大“软禁”季羡林的权力/航亿苇
  • 季羡林:父子团圆背后的书画迷局
  •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 傅国涌:季羡林摘帽意愿应得到尊重
  • 中国对数学的投入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丘成桐先生亦应反思/季羡林
  • 季羡林之子季承:父亲今晨突发心脏病后昏迷逝世(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今晨在北京医院病逝 享年98岁 (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病逝 (图)
  • 季羡林先生倡言“大国学”
  • 北大原校长否认软禁季羡林
  • 许智宏否认北大“软禁”季羡林13年
  • 季羡林曾上课偷看《金瓶梅》 高考数学仅得4分
  • 季羡林藏品被买卖最新动态:书信流入旧货市场 家属称将彻查
  • 季羡林谈国学妙语连珠: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
  • 季羡林在医院与儿子季承及家人在医院过年 (图)
  • 季羡林和驻外大使出手破解“不折腾”译法难题
  • 季羡林的惊人收藏:最低的是齐白石
  • 北大新校长首次谈季羡林藏品事件:北大做事堂堂正正
  • 季羡林:两年生活像坐牢,我成了穷光蛋,拿100块钱都困难(图)
  • 季羡林藏画流失事件缘何至今未获警方立案?
  • 季羡林藏品外流事件追踪:其子季承欲上法庭讨财产
  • 季羡林对杨锐的不满是肯定的:想见的人见不着
  • 季羡林藏画被疑遭盗卖续:举报者自称准备退出 (图)
  • 假季羡林字画来源死无对证,北大质疑举报者居心何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