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6•4”之后的中国人权问题/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在《国际协力终息东北亚虐杀》研讨会上的发言
     (博讯 boxun.com)

    朋友们:大家好!
    
    韩国哲学会在崔祐源教授主持下召开的这一次研讨会非常及时,很有意义。我讲一讲中国“6•4”之后的中国人权问题。
    
    所谓“6•4”是指1989年6月4日,在邓小平的授意下,中国正规作战部队(约20万人)对于北京市手无寸铁的要求民主的学生、市民大开杀戒,使不同年龄的男女老少,丧失了性命的事件。对在座的韩国朋友来说,它就相当于韩国的“5•18”运动。对比地看,“5•18”运动和“6•4”运动有三点相同:一、都发生在亚洲民主化运动高涨的20世纪80年代;二、两者都是学生运动引起的市民运动;三、都遭到了正规军队的残酷镇压,都付出了血的代价;不同的是:仅仅过去了7年,韩国就启动了民主的进程,很快变成为民主国家;而中国在“6•4”之后的20年内,民主运动和民主精神却处于蛰伏的状态,中国的人权照样受到野蛮的压制,直到今天,外界人似乎看不到中国人权有任何改变的趋势。那么,当前中国人权的真相到底怎样呢?我发表如下意见:
    
    如果说在发生“6•4”惨案后,共产党统治者实行强硬的“铁腕统治”,那么,中国人民也有可能被迫上革命的道路(中国有革命的传统),但是呢?他们调整了统治手段和统治政策,用“硬的一手”在把人民打垮后,用“软的一手”来忽悠人民,想用建立“新的社会调和”机制来消解“6•4”后社会的敌对情绪。用波兰大思想家米奇尼克的话说:“如果人民不让当权者的日子变得艰难,当权者就不让人民生活变得艰难。由此政府不再过于野蛮的干预公民的私生活和职业生活,而公民也不干预为党的核心阶层所保留的地带”(引自《通往公民社会》一书)。不宁唯此,在“6•4”事件发生的关键时刻,中国正在从经济上摆脱“不发达”状态,“6•4”后共产党统治集团有意地消泯“血债”,把“发展经济”作为一个变相的政治话语来宣传, 以求有效消解“6•4”运动中人民的政治诉求和反抗精神,并且把本应当立马实行的民主变革放置到经济发展之后的遥遥无期的时间表上去,以此捉弄人民。严格地说,这样的政策旨在把人推进钱眼,他们成功了,人权——这个高贵的话题被淹没在金钱的铜臭味中了。可不是吗?人权在中国好像已经变成了“人钱”(人要有钱),中国社会的风气一落千丈。
    
    如果说以上的情况仅仅是一个政治现象的话,那么,也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上述现象在我们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里,被组织在“娱乐”的体系里,在“6•4”屠杀后,中国社会政治意义丧失殆尽,专制主义有意地倡导社会“娱乐化”,以至于最后发展到,“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提出,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人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结果人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引自《娱乐至死》一书,(美)尼尔•波兹曼著)。在一个执意娱乐的社会里,人权、自由、民主等这些严肃的政治问题的意义面临消解的重大危机。
    
    不仅如此,中国专制主义者对于未被娱乐化的人群,即中国异议人士、民运人士以及法轮功修炼者等,采用了更加严厉的打压措施,把其反抗行为要“消灭在萌芽状态”(江泽民语),就连在互联网上写文章批评政府的人也给予逮捕。根据《无国界》提供的一分资料表明,中国因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被捕的人就有64名之多,至今许多人仍在关押中。去年年底,发起《08宪章》网上签名运动的刘晓波先生近日被宣布逮捕。人权没有了,言论蒸发了,正如网民艾未未所言:“网上被绿,教育被忽悠,读报被骗,喝奶有毒,失业该死,公车被炸,土地被抢,房屋被拆,幼儿被卖、矿工被埋、少女被奸,剩下的被保安、被城管、被联防、被公安、被维稳、被精神病……什么权利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是草泥马”(网络技术过滤不了的中文“操你妈”之谐音)。
    
    当“老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而人又无所作为,于是,“上天就会开辟一条生路”——这就是“旱天作雨”——一个韩国人发明的成语的意思,不错,在“6•4”20周年的全世界纪念活动中,我看到了“旱天作雨”的情况,在“上天”的顾念下,蛰伏了近20年的“6•4”精神复活了,这正好应了中国人的一句古话:“20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从近年,广东太石村事件——四川汉源暴动——贵州瓮安事件——山东东明事件——湖北巴州邓玉娇事件——现在还没有平息的湖北石首市群体抗议事件,都是中国将要发生巨大变革的信息,亦预示着中国人权将要获得彻底解放!现在中国13亿人正在抛洒可以压垮中国专制主义堤坝的最后一根稻草!
    
    众所周知,专制的中国是现代亚洲独裁体系的顶梁柱,一旦垮了,北韩、越南以及缅甸的独裁体制会在多米诺骨牌效应中倒下去,民主的太阳就会照亮我们亚洲,那时,18世纪法国哲学家孟德斯鸠关于“自由的欧洲,奴役的亚洲”的话就会终结,让我们伸出双手,迎接这一天吧!
    
    2009-6-25
    
    注:此研讨会于2009年7月8-9日在首尔国会宪政礼堂举行。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80后问题/武振荣
  • 妇女与民运/武振荣
  • 群体事件面面观/武振荣
  • 启蒙与梦/武振荣
  • 鼠标能点出民主吗?------《民运政治论纲》(之9)/武振荣
  • 三句话/武振荣
  • 泰山与麦秸/武振荣
  • 论解放/武振荣
  • 论当前政治批判的错误倾向/武振荣
  • 坐在“金山”上的叫花子/武振荣
  • 武振荣:目前中国欠缺什么?
  • “6.4”精神解读/武振荣
  • 水泊梁山:一个理想的、兄弟般的第二社会——网上论《水浒》(四)/武振荣
  • 论《水浒》英雄——网上论《水浒》(三)/武振荣
  • 《水浒》:是“聚义”还是起义?——网上论《水浒》(二)/武振荣
  • 武振荣:揭去红皮说《水浒》
  • 武振荣:诗五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