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玉娇案和纽约地铁案/杨承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1日 转载)
    
    邓玉娇被当庭释放给中国网民们带来一份欣喜。尽管不是无罪释放,司法似乎最终也基本上顺了民意。然而仔细想来,这份判决依旧是官意的产物。让家属辞退最初的律师,对事情经过含糊其事,匆忙判决以尽快平息事态,留一有罪尾巴并暗示精神有病以防有人起而效之,最后还让她开博客以粉饰太平。
     (博讯 boxun.com)

    邓玉娇案使我想起二十多年前纽约地铁里的一件枪伤案。它们有相似之处,不妨来作一下比较。
    
    上一世纪八十年代,美国纽约市治安非常不好,犯罪率高,被称为犯罪之都。一个名叫伯恩哈特 葛兹 (Bernhard Goetz) 的青年,本人曾遭抢劫并被打伤膝盖,出门总是随身暗藏手枪。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他坐在地铁里,坐在他周围的四个小青年突然站起来围住他,以威胁的口气向他要五元钱,葛兹假装没听清,对方又重复了一遍,葛兹突然从他的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枪就向这几个人开枪,打伤了所有四人,其中一人后来半身瘫痪。葛兹被起诉故意杀人罪。陪审团最后判他无罪,除了非法携带武器罪。
    
    它们的相似处:
    
    邓玉娇和葛兹都是受害者使用武器反抗,一个用刀一个用枪。两者都造成了严重后果,一个将对方杀死,一个使对方致残。邓玉娇当天自己打电话投案,葛兹隔了一周也到警察局自首。两案的焦点都是他们的行为是否是正当防卫。两案都在社会上激起极大地反响,两人都得到老百姓普遍的同情。在美国当时人民普遍对社会治安差,犯罪率上升,政府对犯罪打击不力,法律对罪犯惩罚不严深感不满。在中国今天人民对官场腐败,穷人受欺,司法不公早已怨声载道,深恶痛疾。两国许多律师都伸出援手愿意免费辨护。
    
    
    它们的不同点:
    
    美国自由开放的舆论对此事做了大量的报道,当时事实基本清楚,法律专家引经据典各抒己见。在中国当地政府封城封路封网,派出大量警察便衣千方百计阻扰记者采访,当地警方对案情数改其口,主要媒体报道轻描淡写,只有网上讨论热烈。葛兹可以选择自己的律师,而邓玉娇最初的外地律师却在官方的压力下被辞退,换成本地律师。在纽约取证工作很快进行,在巴东县受害者的内裤被洗掉。企图抢劫葛兹者还没有动武,对邓玉娇施暴者至少已动手。纽约法庭上双方律师唇枪舌剑阐述各自立场,葛兹没有作证,但放了警察对他的询问录像,双方其他证人证据也都受到对方律师诘问质疑,细到击中和未中的两枪的先后次序。审判历时两个半月。而在湖北巴东法庭上好像没有多少辩论,也不见对公安调查事情经过有什么质疑。从开庭到宣判大概才两个半小时。葛兹案还涉及种族因数,葛兹是白人,抢劫者是黑人,使得案件更为复杂。邓玉娇案里的施暴者是官员,官官相护的潜规则对结论公正也早已留下阴影。
    
    结局:
    
    对葛兹,除了无证私带武器一项罪名外,其余所有罪名都被判不成立。为那一项罪他被判一年监禁,五千美元罚款。一年后对同一起案的民事诉讼中他被判伤人有责,要付赔偿,但由于他没有多少财产,旋即宣布破产,所以也就不了了之。对邓玉娇只说她防卫失当有罪,但鉴于其主动投案并有心境障碍,免予刑事处分当庭释放。
    
    对葛兹的两个不同的判决,大多数关心这一案件的人们都没有绝对满意,民主宪政司法独立只能保证程序公正,不能保证结果正确,有时也不存在绝对正确。许多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围绕这案件展开了广泛的讨论,各种利益集团也以此来推进他们的主张。美国的政治家们也从这一案件里看到了老百姓对犯罪泛滥的强烈不满,八九十年代美国联邦和州议会通过了一系列新的有关法律,增加治安拨款,各级政府也采取了各种行政措施。美国的犯罪率自九十年代初到本世纪基本上都在下降,尤其是纽约市,1994年自朱利安尼市长(Rudolph Giuliani)上任以来,纽约的治安大为改观,犯罪率大大低于其他大城市,从而也促进了纽约的经济发展。
    
    反观邓玉娇案,这一判决对她本人来说不算坏,她也不用担心再有民事诉讼,但也难以再向对方或顾主索赔。她得感谢成千上万的关心她的网民。整个事件也许使仗势欺人者有所约束,对互联网上打抱不平者也会有所鼓励。但这绝不是司法公正,这是权力在草根舆论下的应对。邓贵大究竟有没有企图强奸,公安调查有没有舞弊,邓玉娇精神是否正常,该休闲中心是否纵容逼良为娼的行为等等至今仍无答案,应该说邓玉娇和邓贵大两人都没有得到司法上的公正。
    
    尽管官意顺民意是一件好事,官意反映民意正是民主政治所要达到的,但如此为了平息民愤,为了防止事态扩大,也许还为了掩盖更多的腐败,草草作出的判决不应是中国司法的方向,也不能阻止官场腐败,以权代法,警匪一家的泛滥。而且用舆论来代替司法,按民意来判案也不是司法公正。民意往往情绪化,对贪官污吏的憎恨,对杀一儆百的希望,使得难以对事实进行理性的分析,做出合理的判断。网上“人肉搜索” 更是弊多利少。没有真正的新闻自由,记者编辑还在“为党说话”还是“为老百姓说话”之间选择,极其有限的网上手机上的言论自由还免不了以偏概全,以讹传讹等弊病。只有从制度上真正实现司法独立,法官律师既不需听命于钱权势力,也不用迎合一时民意,真正的司法公正才有可能。言论自由的关键是给不同意见者,少数人有言论自由,司法公正的要点是无权无势者,犯罪嫌疑人在司法程序中同样有正当权利。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玉娇不是邓亚萍/洪巧俊
  • 林云海:拿邓玉娇的自由说事的人,你们都智障了吗?
  • 邓玉娇读研,你着哪门子急?/西风独自凉
  • 傅德志应该破格招邓玉娇为研究生吗?
  • 中科院教授欲收邓玉娇为学生反映社会病态
  • 林云海:讽刺文:邓玉娇正在享受好五倍的人权,刁民勿扰!(修订版)
  • “邓玉娇涉嫌被强奸”,刑法泰斗马克昌火上浇油
  • 林云海:邓玉娇现在很好,刁民勿扰!
  • 马克昌教授称邓玉娇犯“被强奸罪”黄德智见义勇为
  • 从邓玉娇、葛丽英案看以“谁”为本
  • 邓玉娇正在享受好五倍的人权,刁民勿扰!/林云海
  • 邓玉娇周峰森到葛丽英:我们共产党“失德”
  • 万众瞩目6月27日邓玉娇是否重现人间
  • 法庭不应成为菜市场 ——与邓玉娇案有关
  • 末路专制的力不从心(一)——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曾节明
  • 萧翰:刑法学家在邓玉娇案的冷血表演
  • 林云海:好人们,都醒醒,我们的邓玉娇还在待救中!
  • 法院违反“无罪推定”原则枉法裁判邓玉娇有罪/张律师
  • 其他邓玉娇们又如何?
  • 邓玉娇被曝将去杭州做网络编辑 月薪3000元
  • 湖北政府司机夜总会施暴 险再现邓玉娇案
  • 湖北恩施州再现“邓玉娇事件”
  • 今年网络10热点,“躲猫猫”、邓玉娇入选
  • 中科院博导欲招邓玉娇为研究生 (图)
  • 中科院植物所博导傅德志欲招邓玉娇为徒
  • 邓玉娇“姑姑”邓贵英也是警方冒牌,警号421559
  • 美国之音报道北京律师促严惩邓玉娇案涉案人员
  • 快讯:打虎网友肉出邓玉娇的所谓爷爷是冒牌货!
  • 邓玉娇开博客?外界质疑中共当局造假
  • 邓玉娇开博了!
  • 那些因邓玉娇案被痛骂的法学家(图)
  • “烈女”邓玉娇被判免除处罚续:在家平静生活(图)
  • “邓玉娇保护协会”联络局部分成员名单
  • 25岁女孩KTV内被轮奸致死投诉无门,比邓玉娇悲惨
  • 邓玉娇和强奸在网易成屏蔽词:刑法被屏蔽/思闻
  • 闽清“严晓玲”比东巴“邓玉娇”悲惨一万倍!(图)
  • 从邓玉娇案件谈民意与司法的内战
  • 思宁关于没有报道《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的声明
  • 湖北邓玉娇与陕西王阳一对烈女子
  • 格尔木之鹰/野三关 邓玉娇 
  • 新拍案惊奇:三淫棍欢场施暴虐,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