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访民缘何多如许?为有冤头祸水来/严家伟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9日 转载)
     ----谈“社会转型”中被损害的民众
     严家伟
     (博讯 boxun.com)

    世界上恐怕找不到任何一个国家,会有中国这么多“上访”喊冤的人,一批批地涌向市里、省会里,特别是京师天子脚下,申诉冤情,泣血哭诉。就是“万恶”的“旧社会”也从未有如此奇观。尤其在我们伟大的首都北京,在“高法”接待站等附近一带,冤民们或租房而居,或搭棚而住,甚至“天作罗帐地作毡”露宿道旁、墙角,于是出现了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名词:“上访村”。既是历史的奇观,也是当今社会民间疾苦最显著的病兆,更是使当局头痛、棘手的问题。
    
    尤其是每逢盛大节日庆典,或所谓“敏感”时日,以及每年人大、政协“两会”期间,或某重要大国重量级人物来访,乃至办个体育盛会奥运会,都会因怕上访冤民“闹事”,而使有关部门如临大敌,某些官员血压升高,不仅要动员军警城管一齐上阵,还要“请”出街道里弄积极份子,乃至各省、各地还有大量“截访战士”均进京“参战”,驱逐、拦截冤民。共同用一场“人民战争”来战“胜”这些可怜的“人民”。------世间的黑色幽默,恐莫胜于此吧!
    
    中国的这场上访“大戏”为何会如此高潮迭起,长“演”不衰,而且根本看不到何时“谢幕”的尽头呢?中国为何会有这么多“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冤情,会有这么多如“长江后浪推前浪”的上访者前赴后继的奔向亲爱的党中央的所在地呢?你若要说是被“反华敌对势力”挑动起的,恐怕鬼都不会相信;你硬要说这些上访冤民中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精神病患者”,你除了被民众的唾沫淹死,也不会有更好的下场。再通观这些上访冤民的冤情,也完全不同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上访的冤民,几乎清一色都是遭受政治迫害的问题。而现在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自身正当的经济利益或合法的财产遭受侵犯和掠夺的问题。其中尤以土地被侵占或房屋被强折,被强行“下岗”失业,得不到合理的赔偿,显得更为突出。
    
    于是有关当局对此的解释则是“社会转型时期部份人利益受到损害的结果”,言下之意似不足为奇。如此解释,不愧是模糊语言大师的名言,然而却是不着边际的隔靴搔痒。所谓改革开放己经三十年了,这个“型”已经“转”了三十年了,问题不但未能解决(缓解一点也没办到),而且矛盾与日俱增,对抗愈演愈烈,这难道是正常现象不足为奇吗?而且更妙的是轻飘飘的一句“部份人利益受到损害”,更是典型的文过饰非的遁词。哪一部份人的利益受到了损害?是多数人还是少数人?为什么这一部份人要受到损害?这种损害是怎样造成的?一概语焉不详,实则是不愿“奉告”。
    
    作为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既要重视多数人的利益,也不允许忽视少数人的利益。更不能以所谓“多数”、“大局”的名义去侵害个体的利益与财产。然而在所谓改革开放以来,在邓大人的一声“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的无厘头的号召下,捷足先登“富境”的恰恰是高干子弟、贪腐官员、无良奸商、大小骗子……正是这一帮子视法律、道德、良心为粪土,为了“先富起来”而敢冒上断头台风险的“一小撮”人,为了他们自己能富,便不惜损害多数人的益。其手段之恶劣,
    令人发指;花样之翻新,层出不穷。丧尽良知,无所不为。更兼其有权有势,或依附权势,或以钱租权,或仗权夺钱,真是左右逢源,如鱼得水。他们利用手中的特权,或把全民的资产化公为私,例如批条子、卖土地,便可日进亿金,国企改制,象征性的出点钱(而且这点钱都是从银行贷来的),便把国企装进私囊。这是无本万利的买卖。他们或靠着党国赋予的垄断经营的特权,可以随意敲诈民众。如电力、国土开发、外贸、铁路、公路、电信、金融、证券、银行、保险、信贷、乃至医院,学校……等等,老子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宰你没商量,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等而下之的奸商骗子之流则靠坑蒙拐骗,搞假冒伪劣商品,甚至不惜制毒造假,如毒酒,毒米,假药,毒奶粉、有毒茶叶、饮料等等丧尽天良以谋利,而与之相配合的假广告,骗人的“精品”评选,骗钱的评奖、展销都是一伙骗子,只要“我”把钱弄到手,管你消费者死与活!中国当今的官员、富人阶层中的大多数,基本上就是这么一帮子人。
    
    据世界银行报告,中国0.4%的人口占有70%的财富,其贫富不均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冠军”!中国的基尼系数(Gini Coefflcient) 已接近0.5,成为全世界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2006年一份三部门(国务院研究室,中纪委办公室,中国社会科学院)题为《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报告》的资料披露,地厅级以上官员的年收入是当地城市人均年收入的8-25倍,当地农民人年均收入的25-85倍。深圳市地厅级官员的平均财产相当于一个普通市民300年的工资。在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劵五大领域担任主要职务的,有85-90%是高干子女。
    
    然而,欲壑难填,尤其是这些贪官、恶富的“欲壑”,虽太平洋水深千丈,也不及其“壑”半毫分。他们还想捞更多的钱,发更大的财,于是便把罪恶的黑手伸向最弱势的农民和城市的工人、贫民。这些人虽然已被剥夺得家徒四壁了,但他们还有最后一块世代赖以生存的土地,或一间世代借以遮风避雨的破屋,或一份强勉可糊口的工作。就是这点可怜的财产,就是这份“靠磨骨头来养肠胃”的工作,也成了“社会转型时期”难以幸免、而“必须”被损害的“利益”。于是假“国营企业改制”、“优化劳动组合”之类的名义,一夜之间,他们被自己几十年“爱厂如家”的“厂”扫地出门。“红头文件一声吼,下岗工人满街走”。象施舍乞丐一样随便几个钱便给您“买断工龄”叫你去“自谋生路”。而原来天天“教育”工人们要“爱厂如家”的厂党委书记、厂长们已经成了这个新“家”的主人了,只是书记、厂长的头衔,变成了总裁、总经理而已。而当地的公、检、法、司及政府部门,都是总裁、总经理的铁哥们,工会更是如被包养的“小蜜”一样。谁会去为工人说话?所以他们中的许多人,只有心存幻想地走上了这条“上访”之途。----对他们中的许多人,实则就是一条不归路。
    
    至于农民与城市贫民,只要他们的那块土地或那间破屋,一旦被当地政府和与之勾结的开发商相“中”了,认为有利可图,画入了官商绘制的“红线图”内,这些人的厄运也就随着强圈地、强折迁而从天而降了。大贪官陈良宇在上海的强圈地,使千万人一夜之间流离失“土”,而汕尾村为了强占农地竟然敢令“专政机器”的武警开枪,不惜制造流血事件。至于推土机变成了“推房机”以强折民房,“折迁办”变成了“打手办”敢雇用黑社会殴打、驱逐房主,早已不是新闻。即使在严密的新闻审查下的媒体上,也时有所闻。例如2008年湖南怀化市的野蛮折迁中,开发商为了驱赶房主竟雇用30多名手执钢管的黑社会打手,对被折迁户大打出手,一名六十多岁的老房东被打得当场昏死不醒人事。旁观群众拨打110报警,半小时后警察才姗姗而来,来后看了一下,不作任何处理便驱车而去。打手们在现场得意洋洋地笑了。百姓除了乖乖就范还能干什么?这只不过是野蛮折迁中冰山的一角而已。由此可见这个所谓的“社会转型期”中,广大弱势民众的财产、利益,已经如何的被地方官员、奸商恶富们不当一回事的随意加以损害!
    
    虽然中国也有堂而皇之的《物权法》,但那正如我们神圣的宪法一样,在权势者面前是苍白无力不管用的“银样蜡枪头”。就像许多商场在开展什么有奖促销活动时所定的“规则”中最重要的一句话“本规则最终解释权属于本公司”一样,《物权法》在当地的“最终解释权”属于当地政府和与其“穿一条裤子,一鼻孔出气”的奸商恶富。因而受到“损害”(实则是被剥夺了生存权)的弱势民众,无论你在当地向那里告,无论你有多少事实与法理的依据,“最终解释权”还是属于要损害和剥夺你生存权的那些人。------所以这些人最终也只能心存一线幻想去天子脚下告“御状”,找青天大老爷诉冤。走上了这条漫长艰辛的不归路。
    
    中国人套用了“条条道路通罗马”这句话,自创了一句“条条道路通北京”。然而对于这些千千万万上访冤民来说,去北京的条条道路,都无不是荆棘丛生,关山险阻,甚至布满了阴谋、机关、陷井,充满了艰辛、屈辱、血泪的道路。各处地方政府都慷慨地动用纳税人的血汗钱组成了规模庞大、装备精良的“拦访”、“截访”大军。许多人还未到北京,就半路被“拦”(抓)了回去,等待着他们的是美其名为“学法班”的黑监狱。侥幸到了北京,不但青天大老爷“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许多时候“接访”者,就是“截访”的合伙人。访民的冤情不但不可能上达“天听”,而且是送“货”上门,自投罗网。等待着他们的同样是“学法班”式的黑监狱。甚至全家老少全部被关进了“学法班”。年
    仅7岁的女孩郑霖鑫,家住湖北郧西县。2006年7月15日至9月19日,霖鑫被关押在"非正常上访人员学法班"达65天。其间,目睹了学法班“依法治国”,目睹母亲绝食、目睹母亲被暴打的一幕幕惨景。让我们来读读上世纪一位诗人,谴责西班牙佛朗哥政权把一位母亲和她的孩子同关在狱中的一首诗吧:
    
     阴森的牢房代替了温馨的托儿所/ 钌铐声代替了妈妈的儿歌。
     你还是个雅气的孩子,/ 就成了小小的囚犯!
     你应该哭啊,/ 却在无知的傻笑。
     这笑----鞭挞着每一颗正直的良心!
    
    我不知道小霖鑫在阴森的“学法班”牢房里,还能不能“傻笑”,但她在目睹母亲绝食和被暴打的时候肯定会哭了。不管哭或笑,都在鞭挞着每一颗正直的良心!
    
    然而,今日的中国,“良心”似乎已成了奢侈品。以至才会有专攻精神病学的专家、“叫兽”竟诬访民中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精神分裂症患者,才会有帮闲文人说,改革开放后的三十年,比过去好一千倍,一万倍,必须“坚定不移”地支持什么什么新政。然而正如鲁迅所言“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如潮的上访冤民不断地涌向北京,就是任何谎言、媚词、屁话都无法掩盖的血写的事实!
    
    宋代学者朱熹《观书有感》一诗云:“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满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朱熹在这里讲的是进入到知识海洋中感受到的快乐。而中国上访的冤民之所以有如许之多,犹似春潮带雨,前赴后继,年复一年,就因为在神州大地上,人肉盛宴还正在开怀畅欲,朵頤生香。残害冤民的祸水源头,还未能得到有效的整治,此等事只要一天不解决,什么稳定、和谐都只能是漂亮的词藻,欺人自欺,自娱自乐而已。
    
     2009年7月1日初稿,4日修改完稿。
     (2009年7月5日首发《纵览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希·佩洛西,访民被关押/黄玉琴(图)
  • 致中共中央胡景涛总书记一封求救信,救救我们武汉访民彭咏康女士。
  • 薄熙来真的重视访民的诉求吗?/姜维平
  • 冯正虎:向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致敬——兼谈督察简报、政治、六四、法轮功、维权互助等诸问题
  • 京沪警察在北京争抢(搜捕)访民的动力何在/杜阳明
  • 赵国莉就孙东东“精神门”言论自由邀请成龙率律师团调查访民
  • 国家信访局,你是帮访民还是害访民的:江荣生的故事
  • 国家信访局,你是帮访民还是害访民的
  • 中国访民的苦难养肥了哪些人?
  • 深圳访民赵国莉就孙东东“精神门”事件致北大教授、学生的公开信!
  • 国家信访局,你是帮访民还是害访民的/江荣生
  • 老访民:胡锦涛重拳出击 广东帮损兵折将
  • 深圳访民要求北大教授孙东东兑现致歉诚意帮助立案!
  • 请关押访民的南通政府看看: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倪文华
  • 官员的精神卫生决定访民的精神卫生!(孙东东之七)/刘哑玲
  • 名医焦东海,认为老访民99%精神有问题是100%的误诊(图)
  • 深圳访民赵国莉请教北大教授孙东东什么叫人权?
  • 深圳访民赵国莉就孙东东“精神门”事件向访民紧急呼吁!
  • 访民失踪拷问孙东东的良知/周莉
  • 上海访民评论新疆冲突,北京示威领袖陆续被抓
  • 北京顺义区仁和镇党委书记吴耀新不是访民想见就见的
  • 上海崇明县访民喝农药抗议政府暴力
  • 高温的北京:访民睡路边,捞毒鱼吃(图)
  • 李忠琦等9名访民起诉南通市政府(附精神病院出院记录)(图)
  • 北京上访村访民自发成立上访维权纠察队(图)
  • 马亚莲:沪访民在抓殴中体验“七一”的“伟光正”(图)
  • 上海访民段春芳被带往派出所
  • 上海访民悼念陈小明被虐害致死二周年(图)
  • “七一”北京实拍:天安门、访民、新华门(图)
  • 北京顺义仁和镇逼迁 访民张淑凤冤上加冤走投无路(图)
  • 陈小明两周年忌日 两百访民祭奠遭打压
  • 七一:北京访民祭“爷们”杨佳(图)
  • 北京老访民王秀英到天安门撒传单(图)
  • 待产赵春红被关押,访民在困苦中等待七一活动(组图+视频)(图)
  • 乌鲁木齐访民郭淑琴冤情网上披露招来恶霸书记李建泰再次人身威胁
  • 访民接济站外喊冤被拘留7日(图)
  • 河北孕妇访民赵春红半夜被戴手铐带走
  • 北京上访村调查:6成访民欲引起中央领导重视
  • 南通政府:将访民黄凤萍关入精神病医院至今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深圳访民赵国莉难忘的“两会”人权灾难日
  • 中共公安又在违宪恶搞访民,人民有苦却难于申告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逼迫请愿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上海南汇访民冯明的遭遇(图)
  • 保卫康办值班警察,遇见访民本色现
  • 家园面临强拆,访民有家难回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柳州访民黄柳红及4个月幼儿,截回柳州后失踪。(图)
  • 今天数十名北京访民,到治安总队申请游行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上海18访民的遭遇(图)
  • 武汉退休教师、访民陈寿田的信:求美国总统和议长救我们的命
  • 残奥会后北京白色恐怖依旧 杭州访民刘训连紧急呼救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韩正步教父陈良宇后尘对访民又开始劳教了(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