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温 乌鲁木齐蹲一蹲/孙明玮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9日 转载)
    
    胡、温总:您好!
     (博讯 boxun.com)

     你们最近一定很忙吧!我以前一直对于你们怀有很高的敬意,即使就是对于中国官僚政治的本质已经十分清楚的时候,也由于您们的存在,使我觉得中国还没有失去希望。胡总的儿子以前本科跟我都是北方交大的,比我低一届或者平届,记不太清楚了。温总是南开中学毕业的,都是张伯苓先生的南开学校系列,算是半个校友吧,今年您春节后来学校的报道学校还是重点渲染的。
    
     我是一个高校的普通教师,最近还有许多科研与下学年的教学任务要准备。但是,前天,也就是7月5日发生在千里之外乌鲁木齐的暴乱事件,使我深深地震惊:在 21世纪的文明时代,那些野蛮的社会渣滓竟然以中世纪的方式对无辜百姓进行残忍地屠戮,许多照片都是残不仁睹的。尽管到了我这个年龄,应该比青年人更平和一些,但是面对人在禽兽间的挣扎,我的心在流血:这已经是作为一个人的底线了。这两天许多正常的事情没有心情做,只是关注着相关的一些报道。但也正是这些所想,使我想对您们说一些。
    
     我不知道我们的政府情报预警能力哪里去了?去年出过西藏事件,就暴露出政府相关方面的弱点,今年还是这样,即使网上发现类似的鼓动信息,也没有采取相关的行动。这说明了甚末?美国可是911事件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有影响的恐怖事件,而我们却按下葫芦瓢又起。说到底,就是由于我们的官僚体制看似庞大,实则各个官员只要不出事保住上面给的乌莎帽就可以,没有任何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惰性十足,其实已经是个泥足巨人了。我这方面已经在大军论坛中相关文章论述过,不再赘述。
    
     其次,这次事件对于暴乱分子的纵容就是使得伤亡人数如此众多的重要原因,难怪有汉族群众要武装自保,因为他们对于政府已经不再信任。一个连自己的人民都保卫不了的政治体制,合理性何在?今天中午看到乌鲁木齐市负责在介绍抓捕犯罪分子情况时,特意补充了一句:对于其中一些青年学生,以及没有重要证据的,要送回原单位。我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并不是要以血还血,但是这样的话在这种场合讲合适吗?我没有亲朋好友在新疆,但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人最起码的同情心还是需要的吧?这些官员有无家属住在政府大院外面而受到伤害,你们能回答吗?
    再次,关于新闻报道的问题。我已经很多年不看新闻联播了,觉得是浪费时间。今天晚上抽空看了看,结果首先是胡总您在意大利谈怎样拯救世界经济,其次是其他几位大人在各地视察科学发展观等等,我真不知道“以人为本”的体现。另外今年以来,国内对于网络的审查日甚,特别是前段的绿坝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不知道这是谁的本意。可是这种审查还是把东突分子的旨意给漏进来了,反而当事件发生后,人民群众想了解事件真相发表看法时,确是大量的封闭。我们的媒体管理者似乎很害怕民意,这也可能是体制使然,但是不要忘了中国人民的素质:在2008年发生藏独的时候,正是网民的力量,才使得那些西方媒体对于歪曲报道有所收敛。尽管大家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是我们属于一个共同的中华民族。这就是民族民主的力量!
    
     最后我想谈一谈深层次的问题。这次事件与我们最近别的事件的共同性,都是一个公平性的缺失。内地一些事件体现的是分配与机会的不公平,而这次新疆暴乱则是一种民族的长期不平等政策:刻意给予少数民族过多的优惠和纵容,从一定程度上淡化了中华民族的整体意识。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这是一个社会长期稳定的基础。任何享受过多特权的都会变质,民族这样,官员这样,军队也这样,这个没有特例。当然这个问题的解决就是我们说的政治体制改革问题,我从2003年看到了些须这样的希望,但是最近这种希望反而有所黯淡,正如我在本论坛一篇文章中所指出的那样,觉得国家看不到希望。这种改革需要一些具有牺牲精神的既得利益者,您们应该知道我所指吧?我不知道你们在新闻中看到民间疾苦时所体现出来的表情和深入群众,到底是一种真情实感,还是一种表演呢?如果你们有这样的感情,希望你们能真正从根本上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在中国历史上能将一种量变转化为一种质变,而不再是一种技术官僚型的过场。
    
     我们这些70年代初期生人的人都普遍忧国忧民,有时候觉得很累。我在当教师之前把自己最后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国防科技工业,并且承诺为其保守秘密(这也我此生对于民族的小小承诺),因为1999年大使馆被炸使我很心痛,觉得我们被别人欺负是因为武器不行。但是随着阅历的增长,我越发觉得一个民族更关键的还是体制,一种国家、民族与个人水乳交融的体制。我不知道写这些东西最高领导人是否能看到,就写了放在这里吧,希望有知道传递渠道的也帮帮忙,也算发泄发泄我心中这两天的郁闷吧!
    
     此致 敬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