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苏联戏剧对新疆维吾尔戏剧形成的促进/韩芸霞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9日 转载)
    
     古代新疆是多民族杂居的地区,也是周边国家多种文化融合的场所,从远古到当代,在新疆地区出现的戏剧,其产生时期之久远,覆盖地区之广泛,表现形式之多样,品种和剧目之丰富,都是非常引人注目的,这些都在新疆维吾尔戏剧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丝绸之路的贯通与繁荣,使得汉唐时期的西域乐舞、杂技、幻术、杂戏等能相继传人中原地区,与此同时,中原地区戏剧也传播至西域,影响并推动了现今维吾尔戏剧的形成与发展。
       清代乾隆年间以后,陕西的秦腔,北京的京剧,河北梆子,唐山落子(评剧),湖南祁剧(花鼓戏),以及河南豫剧先后传人新疆;清代光绪年间以来,陕西的眉户、青梅的平弦、兰州的鼓子传人新疆,解放后,又传人了浙江越剧、山东吕剧、山西晋剧、湖北楚剧、北京曲剧等。 (博讯 boxun.com)

      在吸收了维吾尔民间说唱文学和叙事长诗故事的丰富滋养后,又接受了古回鹊文《弥勒会见记》及近代中原戏曲和苏联戏剧的影响;继承叶尔羌汗国时期整理组编的“木卡姆”套曲音乐传统;融入了“麦西莱甫”和民间娱乐活动的歌舞艺术等戏剧成份;终于诞生了具有完备戏剧形式和浓郁民族特色的“维吾尔戏剧 ”这一地方剧种。新疆地处祖国的西北边陲,同苏联国土接壤,边境贸易活跃,人员往来频繁,这为文化交流提供了理想的条件。当时的迪化(今乌鲁木齐)以及新疆的一些城镇书店大都出售前苏联的政治、文学、戏剧类的书籍,读前苏联书籍已经形成了社会风气,三十年代新疆的统治者盛世才,在进步势力的影响下,一度实行同苏联友好,先后向苏联派了三批留学生,为新疆各族觉醒的爱国知识分子,提供了向苏联进步文化学习的最好环境,这对新疆戏剧艺术的发展,起了进一步的推动作用。
      十九世纪后,从前苏联归来的新疆知识分子为新疆文化事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戏剧这种独特的艺术表演形式也桩他们带进了新疆。1918 年,在著名政要伊·塔依诺夫的倡导下,首次在维尔内(阿拉木图之旧称)成立了少数民族俱乐部,维吾尔、塔塔尔、乌兹别克等民族的艺术家参与了该俱乐部活动,戏剧小组在俱乐部起主导作用,俱乐部曾上演新编独幕剧及改编戏剧。国外艺术的影响进入新疆之后,与新疆各族人民酷爱艺术的传统一拍即合,很快形成了一股戏剧勃兴的浪潮。
      30年代,苏联维吾尔族戏剧演员与乌兹别克、哈萨克、吉尔吉斯等民族演员一道,学习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掌握了技能训练及表演艺术理论,逐步走上正规化的戏剧艺术道路。抗战时期,留苏归国的维吾尔族艺术工作者们先后用本民族语言演出了翻译过来的外国戏剧。如前苏联的《无罪的罪人》、《货郎与小姐》、《歹人》、《富翁与奴仆》、《新土地》、《奴尔汗》、《妯娌之战》、《公正舆论》、《钦差大臣》、《娶亲》、《加力波尔》,法国的《生命枷锁》、《伪君子》,英国莎士比亚的《第十二夜》、《雷声大雨点小》,印度的《断线风筝》,意大利的《一仆二主》,土耳其的《爱情的传说》等。
      早期的维吾尔戏剧在表演时除了要求演员背诵台词之外,还要有“苏福里尔”来提词,“苏福里尔”在维吾尔语中是“提词人”的意思,这使得维吾尔戏剧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苏福里尔”演出的限制,从苏联留学归来的一些从事维吾尔戏剧创作、表演的主要人员,接受了前苏联及西方一些国家现实主义艺术手法的影响,在从事维吾尔戏剧创作、演出的实践中,将这种艺术方法贯穿在表演艺术之中。“苏福里尔”被取消了,演员学习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表演体系后,从单纯模仿人物的外部动作,进入到体验人物的内心世界,在表演中更加追求进入戏剧作品的规定情境,理解、体验人物的感情、心理、性格,通过语言和形体动作塑造人物形象,并使其在与传统舞蹈、音乐密不可分的基础上,又有了新的发展和创新,形成了具有独特风格的维吾尔戏剧,1936年由维吾尔文化促进会伊宁分会演出的《艾里甫与赛乃姆》便是早期维吾尔戏剧的代表。
      综上所述,新疆早期的戏剧活动很繁荣,维吾尔戏剧有着悠久的历史,遗憾的是,漫长的历史风雨,天灾人祸,社会动荡,尤其宗教的严酷干扰,致使戏剧艺术发展迟缓,甚至濒临灭绝。许多珍贵作品、抄本都在烈火中永远消失了,曾经灿烂辉煌了许多世纪的佛教文明设落了,维吾尔戏剧的发展产生了大的断裂,公元九世纪末,伊斯兰教传人新疆,新兴的喀拉汗王朝将伊斯兰教定为国教,随着伊斯兰教的影响日益扩大,十六世纪,伊斯兰教取代佛教,逐渐占统治地位,佛教文化的衰落,使得不符合伊斯兰教教义的文化和它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的戏剧受到了限制,但人民对戏剧的欣赏需求并末因此而消失。
      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维吾尔文字和口头文学得到长足发展,戏剧艺术的细胞,在“麦西莱甫”、说唱表演中被保留下来,在群众性的民间文艺活动中,一直保留着两人或三人的戏剧表演,其表演用歌、用对自叙说民间故事,并伴以舞蹈。蜚声中外的维吾尔木卡姆、维吾尔族民间歌曲、民间器乐曲、民间歌舞音乐、民间说唱音乐、宗教音乐等为维吾尔戏剧的形成提供了戏剧艺术所必需的音乐资源;长久流传于民间的神话传说、爱情故事、叙事事长诗等为维吾尔戏剧的产生提供了家喻户晓的故事及鲜明的人物形象:“麦西莱甫”娱乐活动又为维吾尔戏剧提供了戏剧表演的因素,这些维吾尔族源远流长的文化艺术因素,经过长期的孕育,在苏联国的文化艺术势潮以及我国内地省区爱国主义、民主主义进步文学艺术作品日益频繁的国内外各民族文化交流中,在内因与外因的共同作用下,遵循着“ 歌舞演故事”这一中华民族戏曲的基本规律,维吾尔戏剧由弱变强,日趋成熟。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终于诞生了具有完备戏剧形式和浓郁民族特色的“维吾尔戏剧”这一地方剧种,1984年12月,文化部正式将这种维吾尔戏曲命名为维吾尔戏剧。
    
    
      作为中国戏曲一种的维吾尔戏剧,音乐形式上采用古典民间乐曲“十二木卡姆”,每部“木卡姆”有“克里希曼”(即“琼乃额曼”中的“序曲”),它决定着该部木卡姆的“母调”,是整个一部木卡姆中各类曲调的基础和主干。“琼乃额曼”多音乐,由若干曲谓组成,“达斯坦”多讲唱叙事长诗,“麦西热甫”多歌舞场面。在中国戏曲史上,早在南北朝时期,“大曲”便有了其较完整的形式。大曲的组织大体分为三大段:“散序一排缡”和“人破”三部分。其中“散序”部分又分力若干编,是纯乐器的演奏:“排编”部分开始有歌唱,并开始有节拍;“人破”部分有舞者进场,而且节拍越来越紧。
      通过比较,我们可以看出维吾尔戏剧和中国戏曲的相似之处,这也是确定维吾尔戏剧为中国戏曲一个曲种的重要原因。现在新疆还有不少同志认为维吾尔戏剧就是歌剧,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歌剧的音乐歌曲是根据剧情创作的专用曲调,而维吾尔戏剧的音乐歌曲则是固有的古典乐曲和民间乐曲,将歌词填入其中进行演唱,类似戏曲中的板腔,因此,不能因为它也有歌唱就把它笼统地称为维吾尔歌剧。正是因为这种相似,维吾尔戏剧才能成功地移植《红灯记》、《智取威虎山》、《沙家浜》等剧目并使其成为戏剧舞台上经久不衰的剧目。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方针的指导下,维吾尔戏剧从剧本内容、乐器伴奏、舞蹈语汇、舞台美术、表演技巧等方面,都作了补充和创新,使维吾尔戏剧呈现出繁荣兴旺的面貌。相继产生出一批成熟的作品,为中华多民族戏剧文化的发展做出了独特贡献。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