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疆人民热爱毛主席 /孔庆东(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8日 转载)
    
    来源:孔庆东博客 
     今天是7月7日,卢沟桥很安静。
    
    据韩国《中央日报》7月1日报道,韩国计划增加预备军10万名。“预备军将负责保护已收复地区的朝鲜居民的安全,以及击退抵抗韩国军的残存势力等”。清华锅炉房老曹问:“中国该做哪些准备呢?”北大新郎官郁文答:“中国不需要准备;洗洗睡。”孔和尚补充道:“九一八那天晚上,俺们北大营全体官兵,就是洗洗睡滴。”
    
新疆人民热爱毛主席 /孔庆东

    
    早上去中国作协参加商泽军《大地飞虹》研讨会。附近的老百姓居然都不知道中国作协大楼在哪里,我说这不怪老百姓不关心文学,我们要问问,文学背叛老百姓有多久啦?在这个认识基础上,我高度评价了商泽军宏大题材的长诗写作,肯定了他对劳动的讴歌,肯定了他所追求的中国气派。同时指出宏大有余细腻不足和阳光有余苦难不足,以表示本和尚吹毛求疵的一贯作风。谢冕、陈建功、高洪波、包明德、雷抒雁、张同吾、韩作荣、施战军、李小雨等30多位专家和诗人与会。何向阳女士的主持非常专业,而中午招待我们吃的饭非常不专业,可见中国作协基本处在刚刚脱贫阶段也。
    
    吃了七分饱,下楼打车赶回北大,为香港大学暑期班讲授《金庸与冷战》。香港学生一年比一年活泼主动,我说你们快跟北大学生一样了,我给你们上课已经没有新鲜感啦。
    
    课后到静园草坪与袁女士静坐了一阵,她夸我文好,我夸她人好。夕阳把我们晒得外焦里嫩,抹点果酱就能吃了,于是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洒汗而别。俺先去某处献了份爱心,捐款数字恕不公布,省得某些义务纪检委要查俺的收据,私设网上公堂,群殴逼供也。然后到中文系教务处拿了份博导招生材料,又跟三五毕业生打了招呼。接着会见中华青少年语文风采大赛的主办者,谈了些业务问题。送走客人,在中文系转了一圈,便回家读书回信去者。
    
    安顺陈力先生来函曰:“孔老师你好!我是你最忠实最忠实的读者。我发现你在诗歌方面已经达到了顶级大师的水平,我很渴望你出一本诗歌理论或诗歌创作方面的书,你有这方面的打算吗?谢谢!”回复曰:“我诗写得不多,水平也很一般,这不是我的强项,暂无出书打算。”
    
    谢选骏在《美国独立日所思录》中写道:“1775年4月,美国独立战争打响两天之后,在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城镇登出一则广告,悬赏捉拿十个逃亡奴隶。其中两个是‘尼格罗奴隶’,即黑人奴隶;另外八个是白人奴隶,其中包括来自苏格兰的中年制砖匠威廉・韦伯斯特和二十岁的托马斯・皮尔斯,一位来自布里斯托尔的木工。而悬赏追捕他们的人,则是大名鼎鼎的美军统帅乔治・华盛顿。华盛顿后来成为美国的国父,是独立、自由、民主的象征,但同时又是奴隶主----现代人很难把这两个看似冲突的形象拼贴在一起,然而这两面都是真实的,甚至可以说是密不可分的。华盛顿在独立战争期间担任大陆军总司令,他在长达七年的战争期间拒绝领取任何薪水,还能维持家人的生活,因为他本人就是奴隶主,没有把自由平等的原则应用到自家的奴隶身上,不仅对待黑人奴隶如此,对待白人奴隶也一视同‘仁 ’。华盛顿总统用公款在费城总统府的地下建造奴隶通道,其目的却是为了向外界隐藏他私人拥有的奴隶以及他不断更换奴隶的事实,他的这一行为不仅在事实上已经违反了美国法律,而且是一个典型的假公济私、损公肥私的案例。这是比单纯的挥霍公款、偷税漏税更为严重的事情----因为他还窃取了奴隶们获得解放的宝贵机会。在1799年去世前,华盛顿表现了一位国父的高风亮节,在一份遗嘱中他说要释放自己名下的所有奴隶,他还留下了一笔钱,专门抚养那些老幼奴隶。然而,被华盛顿释放的幸运儿仅是他本人名下的一百二十四个奴隶;他妻子玛莎名下的一百五十三名奴隶,并没有得到释放,而是被玛莎当作遗产,传给了她和第一任丈夫所生的后裔。”
     纽约时报09年7月5日报道,统计图表显示:1990年以后出生的美国黑孩子,长到14岁时,有四分之一的父亲坐过牢。
    
    海裔翻译的乔万尼・阿瑞基(Giovanni Arrighi) 著《亚当・斯密在北京》(Adam Smith in Beijing)的第十二章《中国崛起的源泉和动力机制》中写道:“中国在人均收入上的最大增长(以上行曲线表示)是自1980年代以来发生的。但是,在成人寿命以及成人识字率,也就是基本福利(以右行曲线表示)方面的最大进展,发生在1980年代之前。这一模式强有力地支持了中国的经济成功乃是建立于毛泽东时代的非凡的社会成就的基础之上这一主张。在一份1981年出版的报告中,世界银行甚至也认识到这些成就的重要性”。
    
    北大某退休教授声明,断然拒绝朝阳区人民政府给我们下达的所谓《行政强制拆迁决定书》,因为它包含着“四不一没有”:于法不容,于序不轨,于理不公,于情不通;没有人民。该教授在给温家宝总理的信中说:“我宣传了一辈子马克思主义,当了一辈子顺民,到人生七十古来稀之年,却面临从最后的家园扫地出门的危险,这很难使我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找到平衡”。
    
    五四运动时,张国焘说:“酿成流血事件有什么了不起?我认为流血的时候到了!青年人的热血,是最能激发民众的爱国心的!”李大钊说:“不对!无谓的流血,只能扑灭革命的火焰,冷却师生的热情。你们快去看一下,要记住今天游行示威的中心任务。”
    
    《环球论坛》09年7月6日发表新疆汉人对暴乱看法:《热比娅生11个孩子说明了什么?》:“我是一个在新疆长大的汉族青年,今年30岁,早在10几年前,就断定国家的民族政策有严重的问题,日后必乱,如今事态发展果然不出所料。为什么维族的分裂势头就像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为什么维族人能一呼百应的叫嚣要杀光汉族人?难道仅仅是被境外势力所蛊惑?那境外势力怎么不去蛊惑一下美国和日本,让美国和日本的少数族群仇恨其它族群?归根结底,是国家的政策有非常愚蠢的漏洞,而且这个漏洞愚蠢到越来越无法修补,日后将永远存在裂痕,民族分裂永远会像烧不尽的野火,春风吹又生。国家第一大愚蠢的政策就是:放弃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精神。……别说维族,就看内地,多少群体事件,都是对社会分配不公和腐败现象的强烈不满造成的?国家第二大愚蠢的政策就是:计划生育,只计划汉族,不计划维族。幕后操纵人热比娅生11个孩子说明了什么?……任何一个民族,一个家庭有2个孩子左右的,民族都非常团结,抱团,一个人被欺负,兄弟姐妹齐上阵。因为维族人保持着正常生育,所以抱团能力远远强过汉族,而汉族人因为计划生育……一个个贪生怕死。长此以往,中国必亡。”
    
    最近研究了一点黄胄的驴,市场上黄胄的赝品非常多,以我这般浅薄的美术知识,研究了很久还是摸不着门。向几位美术界朋友进行了请教,让俺大吃一惊的是,其中的一位竟然说:“啊?黄胄?那个字儿念胄啊?我从小就念的是胃呀!我当年上美术班的时候,老师就念的黄胃呀。现在我呆的这个动漫公司,同事也都念黄胃呀。怎么你念胄呢?真念胄吗?”我说:“你们同事不可能都念胃,人家是为了你的面子,故意随着你念胃的。今后记住,黄胄!等你举办个人画展时,记者来采访你,别再露怯了。还有,古代那个徐文长徐渭,记住可别念徐胄啊!”朋友说:“真郁闷!我画画这么多年了,居然一直管他叫黄胃!指不定有多少丫的笑话我呢。”我说:“念个把白字,谁都难免。我有一次参加端木蕻良研讨会,有一位研究端木蕻良的资深研究者发言说,怎么你们都读端木蕻良啊?我一直读的是端木拱良啊!你想,那也挺合理呀,端着个木头,去拱那个大梁,挺形象哈。
     黄胄的画作中,有一幅著名的《日夜想念毛主席》,画的是库尔班大叔到北京见毛主席的故事,这个故事其他的艺术形式也有表现,比如有一首歌曲就叫《库尔班大叔您上哪儿?》新疆和田地区有位维吾尔族农民,名叫库尔班・吐鲁木。他从小就成了孤儿,童年是与地主家的牛羊一起度过的。成年后,为了摆脱被剥削、被奴役的生活,库尔班带着妻子逃到荒漠里,靠吃野果活下来。后来妻离子散,他孤身一人度过了17年贫困交加的生活。后来新疆解放了,库尔班大叔才知道,是毛泽东主席使他翻身解放,回到人间,过上了幸福生活,便执意要到北京去见恩人毛主席。用他的话说:“能让我亲眼见见毛主席,我这辈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1958 年6月28日下午,一生历经坎坷的库尔班老人在中南海怀仁堂受到毛泽东的亲切接见。库尔班大叔虽然满脸皱纹,很消瘦,但此时此刻,老人的精神很好,眼中充满对毛主席的感激、崇敬之情,双手与毛主席的手紧紧相握,毛主席则亲切地对他微笑。对库尔班的远道而来,毛主席也很感动,他说:“新疆的老百姓多好啊!”
    
    其实,哪里的老百姓都是好的,是形形色色的三座大山,把人民的心灵分隔开了。当人民再一次觉醒,坐在山巅的老爷们,就悔之晚矣。
    
    今天是小暑,世界一片安静。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已经是玩黄的了?/孔庆东
  • 孔庆东:不主张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的都属于人民
  • 孔庆东:儒家文化与侠义精神
  • 评介孔庆东《北大政府管理学院党委书记信访被殴》/陶世龙
  • 孔庆东:当今最卑劣的谣言
  • 北大教授孔庆东歌颂文革的国庆奇文
  • 孔庆东:载歌载舞迎奥运
  • 我同孔庆东的正面交锋/王童
  • 我同孔庆东的正面交锋/王童
  • 亦忱:孔庆东自称掌握了“主体思想”,已经不象狗那样活着了?!
  • 国人不论左右,皆有出版自由/孔庆东
  • 无耻文人孔庆东 便是今日阮大钺/吴带生风
  • 孔庆东:在韩国讲韩战
  • 北大副教授孔庆东称赞金日成、金正日
  • 乌有之乡研讨会:北京大学孔庆东教授建议玩朝鲜
  • 北大教授孔庆东回应“朝鲜间谍”传闻:来去匆匆,谣言凶猛
  • 孔庆东乌龙:北大总值班人称“近没有人被抓”(图)
  • 北大孔庆东教授被抓子虚乌有/ 夏一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