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7日 转载)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杨恒均 (博讯 boxun.com)

    
    
    工信部推出电脑过滤软件“绿坝——花季护航”引发网友热议,随即卷入世界各大媒体,最后连外交部发言人也加入战团……在被咄咄逼人的BBC记者追问中国将强制在新出厂的电脑上安装过滤黄色和“不健康内容”网站的软件,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连续两个反问,其中最后一句“你有孩子吗”,不但让BBC记者哑口无言,也触动了我杨恒均最敏感的神经……
    
    这句话触动我,是因为:我有孩子!我的孩子生活在最开放的澳大利亚,而且更巧合的是,澳大利亚是世界上专门为孩子开发和生产过滤黄色和“不健康内容”软件的最先进国家之一。更有意思的是,我给孩子的电脑也装上了过滤软件!
    
    作为一名家长,我深深知道互联网上的黄色和暴力网站对未成年孩子的影响,一个跳出来的变态的色情图片甚至可以摧毁一个幼小孩子的健康心灵,这就是为什么最早出现色情场所的西方国家,不但有少儿不宜的红灯区,而且在任何一个色情场所的门口都有“18岁以下禁入”的告示。可是互联网出现后,这一“儿童不宜”的边界变得模糊甚至被淹没了。现在,只要有部电脑,只要会上网,只要家长不在旁边,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只要会打“色情”两个字,他就能够看到你玩到80岁也玩不尽的色情花样!
    
    所以,外交部发言人的话触动了我,所以,我支持有这样的软件问世,所以,我给自己孩子的电脑上安装了这样的软件……然而,这却不是发言人的问题触动我最深的地方——
    
    感谢外交部发言人,说出这么不“外交辞令”的话,说出这么有人性的话,然而,却正因为他这句话,本来不想对“绿坝”软件发表任何评论的我,觉得不能不站出来大喊一声:同样因为我们都有孩子,所以,我反对任何由大家长安装的过滤软件——就目前已经披露的“绿坝”的有关资料,我——一个急切想保护孩子的父亲,还有更多孩子的家长,要说一句:我们应该反对这样的“绿坝”!
    
    没错,我在澳洲孩子的电脑上装了过滤色情和暴力的软件,而且这种软件绝大多数是免费的,是由政府和一些福利机构资助开发和生产。然而,请大家搞清楚我支持和反对这两者之间的最大区别:这个软件不是由任何权威机构下令装配到我孩子的电脑上的,更不是政府和某个公司独家经营,由政府及其支持和信赖的某独家公司找出色情和“不健康内容”而加以屏蔽的……
    
    这就是区别!任何西方政府,不管他拿出多少资金资助这类软件开发,他不但没有权力强迫用户使用,事先安装在出售的电脑上,而且,连寻找色情内容的屏蔽词都由各家公司自行决定——因此屏蔽程度和功能也就不同,质量也有差别——而选择何家公司的过滤软件,是否需要使用这样的软件,这个权力完全掌握在这个世界上最爱孩子、也最想保护孩子的家长们手里!
    
    可是,如果根据目前我们得到的资料看,即将肩负起“保护我们的孩子”的任务责无旁贷、毫无选择地被另外一个“家长”承担起来了——那就是“大家长”!
    
    我在网络上稍微做了点调查,查看了一些网站做的民意调查,我发现无论支持或者反对“绿坝”的,似乎都没有看到点子上。支持的家长们认为这是政府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应该支持,却忘记了,资助开发这种软件是政府的责任,可选择安装何种软件,以及把何种内容屏蔽掉,却应该是家长们的责任,也应该由他们来选择,而政府没有在他们电脑上安装过虑软件前,他们其实一直在保护自己的孩子。而反对安装这一软件的,则给人一个印象,他们连政府出钱开发旨在保护孩子(而不是成年人)的软件也全盘否定了。
    
    其实,问题的关键在于,这类软件是否被政府垄断?开发后,到底谁决定装,谁决定不装?过虑什么样的内容?是否电脑到达用户手里前必须安装?……到底是由家长决定,还是由“大家长”决定——这个问题,其实是人类整个文明的最重要的问题,也是当今所有文明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集中回答的一个问题。
    
    而外交部发言人和工信部提到的所有那些开发和安装了这类软件的发达国家包括美国和澳洲,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孩子的电脑是否装上过虑软件,装上哪家公司的过虑软件,必须由家长决定,而不是由扮演大家长和“老大哥”的政府来决定,更不能由他们垄断到“只此一家”!
    
    我告诉你,如果澳大利亚政府或者美国政府在我购买的电脑上事先安装哪怕是我现在为我儿子安装的这款过滤软件,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就算我忍气吞声,那么,澳洲和美国公民绝对会上街游行,反对老大哥的“监控”,反对“大家长制”的“压迫”。
    
    也许有人说了,你不是说你也会安装相同的软件吗?为什么政府就不能为你孩子做这件事?你能做,政府就不能做?政府做不是更加有效果?很简单,我安装是有选择的,在很多屏蔽色情和不健康网站的软件中,我们家长比较后选择适合的或者自己喜欢的。如果有某一家公司把我认为非常健康的内容也屏蔽了,或者有哪一家公司为了奥巴马的利益而屏蔽了有关美国反对党(现在是共和党)的消息,那么我会立即宣布不使用他们的软件,那么他们会得不到政府的资助,那么他们会倒闭!而这家公司如果正好是奥巴马政府的,而且只此一家,那么他奥巴马总统将要因违反美国《宪法》而不得不下台!
    
    可是,如果由当今某个政府(例如美国和澳洲)的某个部门垄断了,找了独家开发商发展,而且由他们来决定什么是健康和不健康的——结果家长们没有了选择,大家长的决定就是成千上万个家长们唯一的选择。那么,他们很可能(注意,我使用的是“很可能”)把一些对国家和民族非常有利,对我们孩子的前途非常有利的消息也过滤了、屏蔽了,从而让我们的孩子长大成为一个愚民,一个顺民,一个“做稳了奴隶或者正在争取做个奴隶”的人,而不是我们希望他们成长的那样——一个健健康康的公民!
    
    也许有人又说了,扯,你只是说政府“有可能”,这就是说,政府也许不会屏蔽那些真正健康的东西……请你不要说下去了,让我告诉你世界历史和现代文明社会的一个基本常识:一个好的社会,一个有前途的民族最应该做的是防止政府成为监视我们的老大哥,阻止政府成为控制人民思想的“大家长”!这是常识,不是什么复杂的道理。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显示:色情从来没有折腾我们的人民,但政府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折腾老百姓!色情更没有摧毁过我们的孩子,可是独断专横却又不让人民批评的政府却一直在……(此处,老杨同志自动过滤掉一行“不健康的内容”)
    
    如果你认为我在小题大做,如果你认为我在照搬西方的一套,如果你认为我说的是纯理论而在现实中不适用,那么,我还可以告诉你,为什么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一句“你有没有孩子”让我感触如此之深——
    
    因为这一句问话,不但直刺我们心坎,而且他简直是在重复我们在过去几年反复呐喊过多少遍的同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孩子……
    
    还记得黑窑洞的奴隶孩子吗?当时有多少家长一边和我一起流泪,一边痛斥那些败类:你他妈的有孩子吗?
    
    还记得珠三角的童工吗?你告诉我,如果你是一个家长,看到那些孩子的时候,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问题?啊,那幸亏不是我的孩子,我绝对不能让我的孩子那样……
    
    还有地震废墟下的孩子……如果看到这一句你就想删除我的文章,我倒要问你:如果废墟下是你的孩子呢?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也许你的记忆模糊了,那么,你不会忘记毒奶粉吧?你有孩子吗?他从来不喝牛奶?难道他是喝狼奶长大的?
    
    还有,当你看到习水的人民公仆集体嫖宿幼女的时候,你难道不想质问这些很可能成为要为我们孩子过滤色情内容的官员们一声:你有孩子吗?
    
    而就在不久前,在巴东弱女子邓玉娇被三个男人调戏的时候,我站出来为她辩护,感情冲动地宣判她的行为是正当防卫,结果有人很理智地对我说,你太不理智了。这个时候,我也只是弱弱地问了他们一句:你,有孩子吗?
    
     ……
    
    外交部发言人秦刚的一句问话挑动了我多少思绪?在过去两年里,我的文章中不止一次的出现这样的问句:你有孩子吗?而我当时的心情和我们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质问BBC记者的心情一定是一样的。我们又多少次想大声疾呼:我们都有孩子,让我们一起,用生命的代价,保护他们,好嘛?
    
    可是,我们却恰恰发现,在上面所有原本需要我们家长保护那些孩子们的事件中,都有一种势力出现,力量远远超过了家长,每当在孩子们受到伤害的时候……他们,在过滤信息;他们,在屏蔽真相;他们,不是在保护我们的孩子;他们,是在保护一些邪恶的势力;他们,是在保护那些连孩子们都不放过的利益集团……
    
    如果你有孩子,你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了。是的,作为家长,你有责任保证你的孩子不被网络上的色情毒害,但同样作为家长,我们却更要保护孩子不受到更加广和深的邪恶的侵害!
    
    如果一个家长不能管理好自己的电脑而无意中让色情侵染了孩子,他只是损害了自己的孩子;可如果一个大家长控制了更广泛的信息,一旦行差踏错——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没有多少时间是不行差踏错的——那么,受到伤害的不再是一个,也不是两个,甚至不是一群孩子,而是所有的孩子,是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国家,还有我们的民族!
    
    请你记住一个常识:由于电脑没有管理好,或者某个过滤软件有了漏洞,让孩子们受到色情图片的侵蚀,那只是一件普通的违反刑法的罪责;而一旦由某个“独家公司”借过滤色情内容而屏蔽了对他们的“健康”不利的信息,对利益集团胡作非为不利的消息,那么,我们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则是受到了致命的伤害。
    
    谢谢外交部发言人秦刚的不那么外交辞令却充满感性的质问,我想现在,我们都能够理直气壮地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有孩子!
    
    所以,我们要肩负起一个家长的责任,希望政府学习西方发达国家,能够拿一大笔纳税人的钱,资助那些有能力开发这类软件的公司竞争开发和生产各种过滤软件,供家长们自由选择。
    
    而同样作为一名家长,我们不但要反对别人来充当我们孩子的“家长”,更要反对那些把中国所有的家长都当成“孩子”来管理和监控的大家长、老大哥……
    
    我们需要的是家长,我们绝对不需要大家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