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欧阳小戎:哀迪化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7日 转载)
    欧阳小戎更多文章请看欧阳小戎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欧阳小戎 (博讯 boxun.com)

    
    闻道迪化一夜之间暴动,死者逾百,心意难平。在这样一个人口超过百万的城市,发生这样一次大规模的流血冲突事件,以我个人的预感,死亡人数应该不止中共当局所公布的一百四十人。在此,首先向冲突中的死者致哀,无论死于何种原因,他们均是无辜受害者,愿他们在天能得安息。
    
    中共当局极力将此事再次渲染成一件政治事件,老一套的陈词滥调继续徘徊于耳:“一小撮”、“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在他们的调门中,民众的意愿于他们利益无益时,则永远是“不明真相的”;而当他们强奸民众的意愿,要求民众为之说话时,则瞬间变成了“眼睛是雪亮的”。
    
    当然,在没有得到冲突确切、详细、多角度的信息来源之前,笔者愿对事件保持谨慎的批判态度。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在此事件中,汉、维两族民众,俱是受害者。且此事件深层含义已不言自明,在回疆(或曰“新疆”或“东土耳其斯坦”),民族之间已经公开离心。而对这种离心状态,中共当局需要承担首要责任。尽管在这个国家过去六十年来的无数因民族或政治、经济原因引发的大规模冲突中,中共当局从未表现出过愿意承担责任的诚意,但如果权力阶层对诸如此类冲突不承担责任,那么又该由谁承担?一个宣称自己“伟大、光荣、正确”的阶层,却每逢责任降临之时都将其推到一边,然后到处以恶毒的言辞攻击他人,这伟光正当然都要取反义词才符合真实情况。
    
    这场冲突表面原因,是因韶关事件引发。而其伏笔则早在奥运前便已埋下。自2008年上半年使,笔者在所到之处的车站、交通线路上所见:凡有长相口音似西北信仰伊斯兰教民族或藏民者,不问青红皂白皆遭到严密盘查,所有旅馆对此类人士皆不予接纳。整个2008年几乎皆是如此。将心比心,若我与之为同类,该做何感受?我一定会想:这不是我的国家……
    
    我曾亲眼见过几位维族妇女,带着孩子,甚至还有婴儿,在火车站检票口处被拦住,久久不能进站,她们无助而疲惫的眼神,令我想起电影上那些居住在纳粹德国的犹太人。当时情景历历在目,夜已颇深,她们说着我听不懂的突厥语,焦虑万分,想必是又渴又饿,怀中婴儿在啼哭。所有民族婴儿的啼哭声都是一样,我预感:无论中共当局再在政治上做多少文章,这样的做法,意味着他们已经将包括维族在内西北突厥语系诸民族民众的国家认同感,彻底从这些民族人们心中逐出。在未来的不久,西北将爆发暴动,但是我以为,一段时间内,暴动也许只会发生在南疆一带,却没有料到,暴动发生在了回疆最大的城市迪化。
    
    千年以来,汉满蒙回藏各族虽时有冲突,但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个朝代,象共产党当局一样,要求居住在汉人传统定居地之外的民族绝对无条件地服从中央政权的统治。因此,民族之间虽冲突不断,但民族和解的大门一直没有关闭。而六十年来,共产党当局一贯以最恶毒的词汇来描述异己力量,包括含有民族因素的力量。这样的姿态必然导致冲突不断,而在冲突中,无论他们采取何种对策,其结果只可能是为下一次更大规模的冲突埋下伏笔。然后,一切悲剧性的后果,由冲突中的受害者来承担,中共当局则继续伟光正。
    
    在此,笔者无意向中共当局呼吁,因为中共当局从未理会过任何来自民间的理性声音。但笔者作为一名独立人士,以自身真实生活的体验,自信自己的观点才是汉人民众真正的心声,而中共当局的官僚们,只会整日沉迷于争权夺利和恣意享乐,他们权力的得来既非民众票选,权力的执行过程亦不受民众约束。因此,他们和他们所操控的媒体发出的一切声音,都无权代表汉人民众的意愿。
    
    笔者与诸位一样,拥有这个国家的十三亿分之一(有可能是十五亿分之一),此乃吾辈天赋之权力,自出生之日便不容剥夺。因此,作为这个国家那十三亿分之一(或十五亿分之一)合法且负责任拥有者,笔者愿表明自己的态度并对此负责。此态度笔者自信已经深思熟虑,乃是理性的声音而非儿戏。至于中共当局对诸如我辈之流的民间声音,持何等态度,不在笔者考虑范围之内。
    
    笔者的意愿是:首先,允许全世界新闻媒体自由出入回疆并自由报道此事,为国人乃至全球关注此事的人们提供多角度、详尽的新闻视角;第二,按法不责众原则,释放冲突中所有被捕人士;第三,开启民族和解谈判的大门,并早日启动各方对等谈判。
    
    凡此三条,只有长期坚持,才是汉满蒙回藏各族长期和睦共处的基石,悖离其任何一条,则民族之间,永无宁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欧阳小戎:在冬夜中想念我的良师刘晓波先生
  •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 欧阳小戎:亡者的价值—纪念索尔仁尼琴(兼怀萨哈罗夫)
  • 沙尘暴纪要/欧阳小戎(云南)
  • 欧阳小戎:我的朋友曾金燕
  • 和喻东岳在一起/欧阳小戎
  • 贵州公民文化讲堂见闻/欧阳小戎
  • 岁初怀念狱中人/欧阳小戎
  • 欧阳小戎:政治犯的妻子
  • 政治犯的妻子/欧阳小戎
  • 欧阳小戎:2007年新年献辞
  • 欧阳小戎:耿和大姐——异乡人笔记
  • 维权运动的深秋/欧阳小戎
  • 念杨天水老师/欧阳小戎
  • 写给欧阳小戎、小乔/姜福祯
  • 欧阳小戎:悲怆的核桃—张林和他的《悲怆的灵魂》
  • 蔡楚: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 赵昕:“人间蒸发”的欧阳小戎
  • 呼吁:立即释放胡佳、齐志勇、欧阳小戎、陈光诚、任自元、钱丽丽等人,解除对高智晟、郭飞雄等人的跟踪、软禁、殴打
  • 张清扬:云南诗人欧阳小戎再次被监视居住(图)
  • 欧阳小戎:关于蓝萍遗体致中共中央
  • 云南异议诗人欧阳小戎在贵阳被国保带走下落不明
  • 云南异议诗人欧阳小戎贵阳被“驱逐出境”
  • 欧阳小戎解禁 问各位大叔大婶,兄弟姐妹们好!
  • 欧阳小戎被带走,小戎母亲没有畏惧
  • 刘路:欧阳小戎被软禁
  • 警方称要对欧阳小戎进行一个月左右的帮教(图)
  • 欧阳小戎被云南腾冲县警察带走
  • 警察来到欧阳小戎家中
  • 欧阳小戎:给北京市公安局国家安全保卫总队的检举信
  • 薛振标、东海一枭、欧阳小戎:探望杨在新(图)
  • 凝嫣:我们活着,这很美!—自由作家、诗人欧阳小戎访谈 (图)
  • 故土上的流亡者.致袁伟静女士/欧阳小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