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遊行操練三宗罪/李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7日 转载)
    李平更多文章请看李平专栏
    
     遊行操練三宗罪 (博讯 boxun.com)

    2009年07月06日
    
    中共正籌劃建政 60周年慶典,並下令徵召北京 10萬學生參加遊行及充當佈景板,結果招致大批家長、學生不滿。其實,不乏小學生的家長願意讓孩子參加集體活動,在他們的童年記憶裏增添一些上課、補習之外的內容,甚至視為讓孩子接受磨練的機會。但是,由於當局在獨裁心態之下,無法與民同樂,才令國之常情、人之常情的慶典,再度演變成假大空的作騷。
    
    
    泛政治化 泛佈景化
    當局的第一宗罪是泛機密化。徵召大學、中學、小學的學生參加慶典操練,本來就在外界預期中,但偏偏動輒以保守國家機密為由,不願及早公佈相關安排,包括徵召的各校人數、選拔的標準、訓練的時間等,以致讓學生和家長的暑假安排完全被打亂、無所適從。
    第二宗罪是泛政治化。學生參加遊行被定調為政治任務,令原本有意參加集體遊戲的因不喜被扣上政治高帽而卻步,原本無意參加的又要被迫參與。據傳聞,有中小學下令,學生如不參加操練,將不能被評為「三好」學生(品學兼優,有助升學);北京大學更傳出學生如拒絕參加操練,畢業時將不能獲頒學位證書。
    第三宗罪是泛佈景化。被徵召的學生有相當一部份要充當大遊行的佈景板,也有一部份會組成學生方隊。 1999年中共建政 50年大遊行時,就有 8,000多名小學生組成向日葵方陣、 6,000多名小學生組成氣球方陣。問題是,慣於粉飾太平的中共當局,將這些學生也當成沒有思維的佈景,強令他們做劃一的動作、喊劃一的口號,還要因此頂着酷暑操練三個月,因此招致民怨。
    其實,如果不翻查資料,又有幾個記得 1984年和 1999年大遊行時,學生排的是甚麼方隊?反而,北大學生當年打出「小平您好」的橫幅,就令人印象深刻。顯然,出自真心的簡單語言,遠比鋪天蓋地的口號更感人,只是,中共一代又一代的當權者仍沉迷不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快到“国庆”60周年,别折腾了(图)
  • 不搞多党制,是中国国情需要/王国庆
  • 国庆阅兵应增加老兵方队/朱和平
  • 国庆60年能否搞特赦/傅达林
  • 胡主席应在东海举行国庆60周年阅兵/张立昆
  • 网友呼吁确立“国花”为国庆60周年献礼引热议 (图)
  • 杨恒均: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图)
  • 北京的《炎黄春秋》杂志劝当局停止国庆阅兵/RFA
  • 国庆随想录
  • 杨恒均国庆节有感:我们就是国家!
  • 提议:中共国庆节向人民道歉并撤出豪华办公楼
  • 王国庆:举报之路如此艰辛,谁之痛?
  • 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耗费5万两白银建银楼,有必要吗?/王国庆
  • 东莞近1成公务员患“病”,病从何来?/王国庆
  • “玫琳凯”行贿,员工曝光有罪?/王国庆
  • 贵阳公安不作为是那般/徐国庆
  • 5大发电集团4家亏损,该再次让百姓买单吗?/王国庆
  • 秋石客:国庆节的忧愁
  • 北大教授孔庆东歌颂文革的国庆奇文
  • 距国庆日近中央加强维稳,严格程度更甚奥运
  • 北京学生暑期被强迫参加国庆游行排练
  • “六四”二十周年过去了 “国庆”六十周年还会远吗?—《参与》专访独立学者、和解智库大陆召集人王光泽(图)
  • 确保60周年国庆:北京出动大量动用便衣刑警
  • 中国迎国庆大肃清 严打卖淫至9月
  • 北京国庆安保进入实战状态(图)
  • 北京举行国庆安保誓师大会 进入实战状态
  • 李长春挂帅中国60周年国庆筹备工作组
  • 国庆进入百日倒计时 北京安保恢复至奥运状态
  • 国庆进入百日倒计时,京恢复奥运安保措施
  • 北京副市长:国庆安全生产保障力度大于奥运
  • 六四已过,贵阳《零八宪章》签署者曾宁、徐国庆被传讯 (图)
  • 共和国国庆60周年阅兵拟设老兵方阵 (图)
  • 国家级信访办设黑监狱访民自危,中共力保60年国庆(图)
  • 中国国庆60周年庆典安保措施超过奥运 (图)
  • 中国甲型流感疫苗将在国庆前生产
  • 60周年国庆阅兵:空军以“中国氧造”挂帅 (图)
  • 六四20周年大规模监控是“国庆”60周年安保预演
  • 传江泽民可能无缘09年的国庆大阅兵(图)
  • 女医生主动请缨到灾区做志愿者,爱心冲动,罪该开除?/王国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