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浦东第一镇的痛心思念 (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文前按语:有些地方的著名历史风貌区和优秀文物建筑遭到了灾难性的人为破坏,灾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以及采用的是何种人为手法?这是读者所关心的,当你看完这篇当地百姓们情不自禁的痛心回忆以及文中所录的典型例证,相信你也会触目惊心,也会发出呼救人类文明的正义之声!
    
     浦东第一镇的痛心思念 (博讯 boxun.com)

    —兼问谁管周浦镇如此扫荡历史风貌老建筑? (一)
     记者与特约记者:凡鸣,代鸣,布衣,党兵联合采访 凡鸣 缀文
    
    南汇周浦镇由原周浦与瓦屑二镇合并组成,其各都有典型的历史优秀文物景观,对它们的昔日灿烂和今日的不堪遭遇,那里的百姓都有长长的话要说。本文先介绍周浦镇历史风貌区,下篇介绍瓦屑既是优秀历史建筑,又是太平军与浦东游击队老驻点的陆氏“平原世第“文物宅院。
    周浦,这颗事实上的东方明珠,镇区位于浦东西部南北中间,是浦东交通河网中心枢纽,也是浦东历史上最为悠久,经济文化最发达的核心地区,历来有”浦东十八镇,周浦第一镇“之称,
    东西城隍街,老街,中大街,关岳路,竹行街, 椿樟街与衣庄街,油车弄与太平弄等等,几十条街道重街叠巷,店铺林立,商贾云集,镇路口进出人群熙熙攘攘,闹市区终日车水马龙,以前钱庄货栈,茶馆酒肆应有尽有,且相比沪郊他镇数量与规模空前。三阳泰糕饼,钱万隆酱油,协大昌绸缎,竹行等街的深山竹木,优质铜铁建材等名品名店顾客盈门,前来逛名街瞻名胜者更是络绎不断。
    ”华谷(注:修道隐士)木鱼古坟冢, 陶弄蔡湘(注:雅士)红梅岭,永定法寺姚桥月,(附注 姚桥在周浦镇南端,报栽近日被镇党委书记围殴上访的23号地块百名被拆迁户即在该村.)文昌阁(注:书院)影河水中…”,据旧南汇县《周浦镇志》记载,清代有 “周浦八景”史迹. 除永定寺, 巽龙庵,法云堂,文昌阁等这些八景中的庙宇书院远近闻名外,主要街坊周围和石牌坊内,雕梁画栋的苏式毫宅与精致幽古的各式大小四合院连群成片,间有上海罕见的,古树门楼,马头高墙的徽派建筑院落。毫无疑问它们都增加了深厚瑰丽的镇貌与丰富多彩的人文内涵, 是构成周浦镇区历史全貌的重要组成部分。
    周浦其名,取自到处是河港之谓也。浦东主要河流六灶至八灶港等和通向闸港川杨河至黄浦江的咸塘港入镇与钥匙桥四市河,古盐船港,城隍桥河,竹行街港等大小市河交汇,砖石绑岸纵横连绵, 环龙积庆紫东阁桥等众多高桥有的桥是亭骑桥(注:石桥中间位置建有桥上亭),与其他钥匙等中低桥合共石桥48座,都专心致志地陪伴着潺潺和清清的流水, 在中心河段临河倚窗观船挤篙急撸桨慌忙,吆喝声响,真乃一幅江南”清明河上图”,
    镇大不仅居民众多,且文化基础深厚,名人,精英辈出,翻译巨匠傅雷故居就在镇中心东城隍街48号,黄炎培张闻天等名人也曾坊传于此读书幼居,诗书画家,文人雅士会集处的”立雪“碑亭突出建在镇中心第一街街心,晨钟暮鼓在市河畔高大松柏与银杏树丛下的 庙庵内悠声传出,深夜戏楼与阴雨日丝竹班子的音乐令居民陶醉。
    自抗战时期日本人为表演”共存共荣“,修筑通往市区江边码头的客运小火车,接着浦东第一条公交公路建成穿经镇区,周浦更趋繁华,从此便有”小上海“新美称,
    该乡老人们尤多提到的是,自明清至民国,由于朝廷官府对此繁华富饶之乡控制疏漏,引来在野官吏,仕途不顺的秀才文士,和本地财主,外帮商贩及这些人子辈集聚至此专心经商做买卖,凭着他们的聪明才智,充沛的财源与信息灵敏,勤与浦西联络,生意越做越大, 商计越来越多,不少人先后在浦西当上了洋买办,开跨省市钱庄,入股外资银行,开大货站,棉花布料与杂粮行,成立商会,同乡会,同业公会,民间救火会…搞进销.加工运储一条龙服务体系,将浦东与内地丰富的农副特产品和徒工劳工源源输向市区以至国外,将国外新机器新技术新经营理念不断带入浦东,更促进了周浦乃至上海等地的发展,这种最早以开放纳新促进老镇经济繁荣的特有事迹,发展模式和特色商业文化,在历史文化资源尤其缺少的南汇及奉南川三角平原,确属首屈一指,在全国的市镇中也不多见,浦东历史风貌区说啥也应非它莫属,更是谁也无法否认得了的,对它的人为糟蹋与摧毁是历史性罪过,必然引起上海民众及后人的永久谴责。
    然而,随着”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的口号,特别是现今的镇党委领导的”在我当政届满期内,周浦镇不留一张黑瓦”一句誓言,他又实实在在不但届满且连当了超过二个三年,如今的周浦镇镇区还真不折不扣地彻底变了样,钥匙桥河周边与竹行街浜附近等市河一条条全被填去, 河上与镇区周围的大小石桥一座座近乎全都消失,著名的老街巷基本已荡然无存,老宅院几被全部拆光,咸塘港等最大河流全部变黑如漆,老景观老影踪难以寻觅.破坏力最大,百姓最痛恨最恐惧的强拆迁此起彼落。人们弄不懂,”文物保护”法规加上”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正不断紧锣密鼓地宣传,”严禁虚、瞒、漏、迟报,普查涉及物需先行按文物保护法保护”等规定那么清楚 还在市领导早就严肃命令各区镇”保护就是建设”,”抢救第一”,”对文物和历史优秀建筑,实施最-最严格保护”的同时,周浦镇风貌保护区居然没有轮到,就连区市文物部门已给大大压缩了的原定的镇区29处历史优秀老建筑,也大多被悄悄纳入动迁范围,对全镇,以罔顾事实甚至变戏法般把大多数名宅古院变成了莫须有的“构件保存”,有的还故意变为”新建高大污染设施下原地空关保留”,啼笑皆非的”正挂牌售地的待拆保留”等等,除了有的知名华侨并有上头重大背景的尚能个别力保外,其余都是在劫难逃.区博物馆也是第三次文物普查领导之一的郭馆长不久前如是说:周浦镇的老建筑,古迹那么好,那么多近期间都被强行拆去, 我们含着泪拦也拦不住啊”!这证明所谓”构件等保留”即是镇领导向文物部门逼出来的强拆迁代名词.大量事实又显示,往往都是已提前动手先偷拆,骗拆,强拆掉了部分或一角,再去拉来文管人员作出“构件保留”等的证明函,做”合法合理“强拆迁挡箭牌的!
    最近,镇区仅有的有200年历史的,也是29处保护对象之中唯一的优秀徽派历史建筑-太平弄二座辉宏老宅院也被告知强迁,就在前周的6月15日,来周浦开钱庄的安徽籍清廷官员之二子宅院中位于弄东侧的长房老四合院遭野蛮强拆,周浦镇出动了警警与拆迁人员一,二百人,突然将院子重重包围,一大群杀气腾腾的壮汉破门而入,将”发誓与老宅共存亡”而一直困守在房内的此房子孙房主詹二南老夫妇俩从屋内暴力拖出,着单衣被双手反剪象公审般拉出去押架到荒远的别处关押,用长臂大推土机将房院顷刻间彻底摧毁,所谓的”保存构件”有些被拆迁办人员私下倒卖,让躲在一旁侯等的个体文物老屋贩子”买主”开车抢走,有些需费时或难以拆下的,被就地敲成碎片成为垃圾, 更有些干脆用推土机故意直接对准撞击成碎渣掺埋在废墟之下,其全家所有祖传和历代至今收藏的古董古玩,红木与其他家具首饰,钱币衣物等财物不翼而飞, 当老人们在被铁门关押哭闹六小时后边喊着”救命,抓强盗”边连滚带爬回来只见一片废墟时,蹬足捶胸,当场气昏过去,祖传宅院没保住还从此无家可归!有旁观的老居民义愤地说,日本鬼子都没有敢拆周浦镇区一栋老建筑,还照样筑起铁路,现在见到的却是政府官员带者房产开发商,文物贩子与警察象中了邪样疯狂“进村”连墙根扫荡,太残忍了!
    就这样,从21世纪初起至今,一阵更紧一阵的动迁, 一浪高过一浪的野蛮强拆, 尤其从镇党委”铁腕书记”谢根民也从世纪初期到来之后,以与周浦史迹势不二立的姿态, 横下心率先毁灭镇黄金地段的所有和最后的古宅院建筑影踪,把挺身保护房院的房主列为钉子户并将他们视为敌对势力,演出一幕幕比”解放”时斗地主没收土地房屋更狠的惨剧!周浦镇历史街区与老宅院如何避免不被全部”逼落黄泉”(注:一家喻户晓的沪剧名叫”碧落黄泉”)啊?
    此时,詹二老不服强拆迁裁定的法院诉讼还没有开廷,她们根据他人常例,虽不抱逆转的希望,问题是拆迁办在见到媒体(新民晚报)报道之后更加快了动手步伐,而且让裁定书强按上与之浑身无关的“世博拆迁”字样,与前次西房詹女士等等家强拆迁也被按上同样浑不搭界的“奥运”名义一样,拆迁办显出更加“在理”与嚣张,还想吓唬包括北京在内的所有上级部门与媒体不对他们的申诉支持或者禁声,但是,詹二老还是那么执著,说是基于房地祖传,宪法保障私有财产与国家签了人权公约三点,决心抗争到底,还说,死了由他们后代接棒!
     记者一行曾在詹老先生家强迁前夕实地观察了他祖上弟兄此二处仅相距几十米的徽式豪华古宅,综合起来的特色有:奇高的耳墙,大多数人见所未见;厚厚庄重的门楼,上镶嵌有名家手书”永安福祉”等字样宅匾,还安装有大型砖雕闭口凤凰,意味宅主人建宅起成为经商世家;门楼内前四合院天井上方,是紧凑别致的戏楼,四周由红漆花格栏杆围住,室内平整光滑的青方砖地坪;古图案雕花长排堂门;各粗大梁木二侧上方,分别安装着长方形阔宰相帽状的临空镂花招面;证实了房主们是真正的官家后代身份;梁下细腻木雕人物噱嘘如生,马脚,刀枪腾空跃出,证明了建筑工艺的精湛;从正房厢房到耳房,从石庭岸到楼房柱川再到白脊黑瓦,材料色朴结实, ”回””吉”字形花纹砖铺院子里,200年树龄的古腊梅枝干茂密,散发着古色古香的不尽气息….留下如此古徽建筑标本,该是浦东人民多好的纪念处和需对保存者表彰多大功德啊,
    可是,区文物部门创造的”看脸色定级””择构件保存”等举措成为了强拆迁通行证,公安局检察院的”拆迁案子不受理不立案,法院的”诉讼不影响拆迁进行”的规定与”不服动迁不判赢”等内部制度更成为了强拆迁的保护伞,只要有某个领导人,房产开发商,文物与老建筑贩子看上了谁家的宅院房地,古构件,谁家宅院就注定被各路绿林好汉”活摘器官”,一拆到底,统统抢夺精光!即使你持久上告又如万分之一赢了官司,老房子还是照样无缘复活,主要官员没有任何责任追究,有的还因大搞政绩工程用埋没古迹为其个人树碑立传,而相反取得晋升,据知情人反映, 周浦镇大面积破坏古迹中获得的黄金般土地甚至比市区繁华地块还难买,与贩子勾结借建设动拆迁做暴利文物老屋移建房产生意,比批点地还闷声大发财,借经济开发名义在拆掉的主要历史街巷上大搞政府操作的人造假景观商场等大型工程,还能另外层层捞取“投标竞争“”施工发包“与“商铺 定位“等等好处费,于是怎么不越干越欢,如此只需数年的肆无其惮,残存的命悬一线的风貌区和各老宅院啊,你再努力也还会能救下吗?
    此时此老祖弟兄西房的后代房主们也在现场跟着詹二南老夫妇俩一起搽着眼泪,并一齐对着记者们滔滔不绝地介绍他们的祖辈如何舍弃安徽数百间毫宅古院,来周浦艰辛创业,并直到他们的儿女还在为周浦的 商,工,教,卫,文,为周浦的繁荣发达默默贡献,讲述了老房子是怎么巨工建造与艰苦维修的,除了老房子内外发生的生动惊险故事,还说到以前每年特别隆重的祭祖场面,原来,这二老兄弟的父亲名叫詹礼三,是清朝的奉值御史大夫,在江南与京城很有名望,但老人活着的时候就认为仕途凶险,官禄难袭,于是,辞官后变卖田地,拿出全部银两积蓄,令儿子来此由他先前用心挑选到的周浦建新宅经商,才有了此太平弄二建筑,他的后人们也于是供奉礼三公为始迁祖,年年祭奠…
    当记者正想发问为何她们的院子都会缺了一大块时,做了快一辈子教师的西房主人詹女士乌咽着告诉记者, 她们家与其他宅院一样都是被拆迁办千方百计抢先拆去一间至几间后,拆迁办来说“宅院不完整了,没了保存价值,只能全拆掉“!她家这部分宅院是去年7月被镇拆迁办“奥运强拆迁”的,她们强烈反对与拼命阻拦, 拖呀推呀,哭啊犟啊,对持了五天啊,光110就报了十多次,就是不真正阻止,最后对方还是靠人多势众施暴力才达到强拆目的。她说她们至今还在要求复原归还呢,原来,她父母退休前是解放军某兵工厂主要技术干部,上世纪中带家小随厂战备内迁,镇房管所头头乘人之危,见仅一老人居守看家,假借公代管名义强令老人开门让出其中的六间由他代借给”困难户”,但詹家从没有同意也从未办理过产权转移手续, 拆迁办忘恩负义的强拆的理由却是,他们只与现租住人签约!她说,除了种种其他恶劣手法,几乎所有的完整老宅院,以及其他的强拆迁户都被拆迁办采用“搞混事实”“分化宰割””假主代签”等手段强行剥夺房权宅权而强拆的。她心急如焚地表示,镇政府什么奸计和暴虐都使得出来,现在不知道那一天会与同片区域的詹二男家和不远处的另二家一起再次大祸临头,或许是由于对詹二男家的突然强拆遭致前所未有的舆论谴责的原因吧,到目前为止,还未对她家动手,但是,这是无法改变谢书记们既定决心的,说到这儿,詹女士已经是泣不成声!
    记者们无语以劝,只能在此为他们,为老周浦的残迹发出呐喊与呼救,并提问::”谁能制止周浦镇如此扫荡历史风貌老建筑?
    人们把文革破四旧称之为浩劫,其实也远远没有到达户户破门的程度,如今周浦镇是把全镇山河倾倒,家家宅基翻身,彻底无旧幸剩,这不是百倍于破四旧的悲剧吗?一位老知识分子当场给记者一首气愤抗议周浦毁灭文物古貌的随感诗:“秦皇未曾改姓吕,历代何曾拆长城,马列“存在”“唯物“说, “中国特色”见剩无?“全国都在开发建设,但哪有象南汇周浦要在数年内“不留一张黑瓦”的,如此残酷摧残历史文物,背叛祖宗,扬弃中华文化,而且走到了无可救药的极端,这是什么性质?喜欢吟咏古诗的温总理与个个爱祖国爱中华文化也都是炎黄子孙的高层首长们,包括 “中国人民的儿子”、如果还活着的总设计师老人,都会是什么样的感想?这是毁灭人类文明整体性的滔天之罪啊!南汇有些部门的领导和公仆们为什么会甘冒与中华民族和文化为敌的大不韪放任不作为,有的还会相反去助纣为虐呀?
    这里也代詹家与周浦的百姓嘱托文管部门,包括有关专家要真正为你们的职责良心,为人民为历史负责地站起来,收回实际任让破坏的所谓”构件保存”之类只有毁尽古迹后果的傻“规定”,除个别孤立零星构件确因合法理由动迁,在取得房主与各方面同意后,可动员宅主自行拆下自主保存外,不得让拆迁部门自由“强制保存”!
    当务之急是协同其他部门先把原定的镇区29处中尚存的老宅院封存保护起来,紧急下令所有房产开发商,建设施工单位及其任何施工人员不得于此前后再拆镇区一张黑瓦,将残存的老街老建筑先全都作为历史老风貌物和现存稀少的传统老建筑抢救资源遴选范围, 那怕是多保留下几段原物原貌的断垣残壁,也可体现老周浦暂时没有彻底泯灭,同时申请市与国家文管部门派工作队,专案组前来认真清理,召开大范围听证会,讨论如何恢复和保护方案,于此快消失殆尽之时,适当调整第三次文物普查物认定标准,尽可能出台特殊照顾政策,以千方百计留住这些老街区老建筑并逐步修复复原至少部分复原老周浦主要风貌区,上级组织部门应当加强督促与告戒,严格考核考查依法执政能力与履职表现,对因为爱中华与本地文化,坚持保护文物而受到排挤撤职打击的(如区重大工程办公室主任孟博士等)要归口提拔重用,一定不能让文革破四旧造反司令式的人再担任要职与相关主管,纪律检查部门要加强对各级官员有效管制,象周浦镇那样拼命强拆文物老建筑有明显直接的违法乱纪行为的,不但都应予就地免职,而且应当严肃立案追查.对内中存在的黑幕交易(附注:群众交给记者有大量的反映材料,以后另报),须加强审计,受理举报,及时将蛀虫清冼出去,政协,人大,政法委,司法局应加强执法检查,协助民众保护文物古建筑,文管,规划,房地部门要加紧自查自纠,承担相关责任,宣传煤体等其他部门也都不能再继续渎职无为了,否则,“最最严格”,“保护第一”,“重中之重”的韩市长等首长指示与文物保护法规怎么切实贯彻执行?,此外,有关人员还特别应该向市里与浦东新区领导紧急报告并立即建议调离和严厉查处那位镇党委书记及动拆迁,土地城建门负责人,以拦源头,以禁仿效,要知道,非如此严肃,世人引以为荣的中华本土文化必将毁尽于各种毒手之下!
    记者近日获悉, 詹二南老人等已经将托人拍摄的强拆迁录象带开始向国内外媒体递寄,有的已经或正准备播出,二老及其家人并已亲自整理材料,将会立即分赴法院,市里,和北京控告,西房主人詹女士全家更是严阵以待,准备再次被强拆迁时,与之拼命,虽然大家并不希望她们因此流血,但是这种文物法所鼓励的为坚决保护老周浦和祖宗遗迹而奋不顾身的坚韧献身精神让人感动,可以预料,不管是周浦,市区,还是全国甚至全世界,凡热爱古老中国文化的同胞与朋友们也都会感动!也只有都象他们,周浦的历史与过去才会有望不被全部遗忘毁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助纣为虐---记上海浦东金桥政府
  • 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康慧军被双规内幕
  • 上海浦东顾倩珏家精美的别墅遭强迁的视频
  • 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还未离开浦东机场
  • 上海浦东精美的别墅:送子上学归来遭强迁(图)
  • 暴力袭警频发 浦东1个月13民警受伤
  • 上海浦东居民遭掠夺式强拆
  • 上海一中院太蛮横:浦东新区政府告不得 (图)
  • 上海浦东建交委胆大妄为:私盖法院印章
  • 上海浦东法院陆法官公然偏袒官方/倪文华
  • 上海浦东拆迁如同抢劫:如此精美的别墅也要拆(图)
  • 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胡玉麟弃庭罢审
  • 王华梅挂横幅:抗议上海浦东区政府越权强迁(图)
  • 上海浦东区法院:一封信函九个错/倪文华(图)
  • 顾倩珏诉上海浦东建交委违法裁决/倪文华(图)
  • 上海浦东区法院:王华梅拆迁官司庭审记/倪文华(图)
  • 上海撤消南汇区 并入浦东新区
  • 上海冤民崔福芳今天凌晨1点左右被浦东警方带走
  • 上海出发客机疑因飞鸟撞击备降浦东国际机场
  • 上海浦东机场一外籍男子坠落身亡(图)
  • 法轮功信仰者杨金淼、杨海蓉案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庭审严重违法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