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郎咸平为党唱赞歌/张三一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郎咸平为党唱赞歌
     (博讯 boxun.com)

    
    张三一言
    
    
    郎咸平说:“在97年之前,香港也没有民主选举。但是香港政府的高效率和廉洁是世界首屈一指的。”
    
    郎咸平错,绝对错。在1974年2月15日廉政公署 (香港)成立前,香港也是世界著名的贪污圣地。香港之廉洁,是在1974年2月15日廉政公署 (香港)成立才出现的。
    
    说香港没有民主选举也没有舆论监督而有廉洁,是郎咸平见叶不见林之见。香港之所有会在没有民主选举没有也无舆论监督情况下而有廉政,其中一个(不是唯一)重要理由是香港有一个自由民主宪政且有舆论监督的宗祖国──英国。请郎咸平给人们举出一个非自由民主宪政且有舆论监督的宗祖国(如俄国、德国)的殖民地独立前(台独立后不经民主革改革)有可能出现香港新加波式之廉政?
    
    “亚洲已经引进了民主制度和舆论监督的国家和地区,例如菲律宾、泰国、印尼、马来西亚,和民进党治下的台湾,哪一个政府不腐败。(笑声)”这是郎咸平把听众当傻瓜(事实证明是傻瓜)来玩(真的被玩了)。郎咸平把经过它筛选的特例当整体糊弄人。若郎咸平能拿出全世界民主和专制国家贪污腐败之比,而这比说明有民主和舆论监督之国贪污腐败多于、严重于没有民主和舆论监督之专制独裁的,郎咸平的说法就成立了。郎咸平有这个数字吗?
    
    郎咸平,我有:
    
    2008年世界最廉洁及最腐败国家排行榜
    
    最腐败国家 CPI
    1.索马里 1.4
    2.缅甸 1.4
    3.伊拉克 1.5
    4.海地 1.6
    5.乌兹别克斯坦 1.7
    6.汤加 1.7
    7.苏丹 1.8
    8.乍得 1.8
    9.阿富汗 1.8
    0.老挝 1.9
    (请郎咸平回答,有哪一个是有民主有舆论监督的国家?)
    
    最廉洁国家 CPI
    1.丹麦 9.4
    2.芬兰 9.4
    3.新西兰 9.4
    4.新加坡 9.3
    5.瑞典 9.3
    6。冰岛 9.2
    7.荷兰 9.0
    8.瑞士 9.0
    9.加拿大 8.7
    10.挪威 8.7
    中国居179中排第72位。
    (请郎咸平回答,除了一个例外,有哪一个是没有民主没有舆论监督的国家?)
    
    请郎咸平点着手指数一数,专制独裁还是自由民主之国更腐败?作为一个大学者,是不知道这些数字而又要谈这些问题,还是明知而硬要谈?若后者是无良知。
    
    郎咸平说:“我当然不能否认民主监督以及舆论监督的功用。可是这两个功用,移到亚洲来就不适用。”
    
    请郎咸平回答:
    问题一,日本是不是亚洲国家?
    问题二,民主政制有舆论监督的台湾,贪污腐败是从严重走向缓和还是相反?
    问题三,亚洲国家专制国家的贪污腐败严重还是民主国家的?
    
    郎咸平想用“透明的流程化”来抵消民主与监督,这是枉费心机。因为“透明的流程化”官主动就可做到的,郎咸平想误导别人,只要共产党做到“透明的流程化”贪污腐败就可以根除了。要廉价当然需要有政府的透明的流程,但是,没有监督有透明的流程也没有作用;最重要的是若没有舆论监督,就极难出现透明的流程。舆论监督和透明的流程是相辅相成的,不能有一样没有一样。
    
    2009/7/5
    
    
    --------------------------------------------------------------------------------
    
    附:
    
    
    郎咸平 香港、新加坡政府廉洁高效的原因所在
    
    在这里,我想跟各位谈一下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掌声)当我们了解了这些历史故事之后,各位同学应该知道我的理念--不要再轻易引进国外流行的概念,因为那不能解决问题。你要就事论事,针对问题来解决问题。专家学者提出的政治体制改革,如果按照目前这个随意引进西方表面现象的思维走下去,体制改革一定会失败。
    
      你以为民主监督、舆论监督就可以使一个政府变得更有效率、更廉洁吗?你又错了。我举个例子,香港和新加坡的政府是全世界最廉洁、最有效率的。香港在1997年前,是既无民主监督又无舆论监督的地方。97年前的香港媒体,哪一个敢批评港英政府,香港政府政治部的官员立即抓人递解出境。在97年之前,香港也没有民主选举。但是香港政府的高效率和廉洁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新加坡也是一样,它既无民主监督,也无舆论监督,可是新加坡政府的效率与廉洁,常常与香港政府比争第一。我们以这个例子可以看得出来,民主当然是有它的必要性,可是民主跟舆论不能使一个政府更好。
    
      再举个反例,亚洲已经引进了民主制度和舆论监督的国家和地区,例如菲律宾、泰国、印尼、马来西亚,和民进党治下的台湾,哪一个政府不腐败。(笑声)因此我们发现,在亚洲,民主和舆论,无法使政府变得更廉洁,无法使政府变得更有效率。如果中国再坚持现在肤浅的改革思维,我们的体制改革一定会像我们的国企改革、医改、教改一样失败。所以,我希望今天在清华大学向各位亲爱的同学们,讲讲我的体制改革的理念。(热烈的掌声)
    
      同学们思考一下,中国的各级政府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一方面贪污腐败,人神共愤,但是另外一方面,政府官员却忙碌不堪。早上七点多钟就去批公文,批到晚上十点还批不完。中国政府的公文,是全世界政府公文最多的。(笑声)到最后都批成习惯性了,不批都不习惯了。(笑声)结果退休了,怎么办,没有公文批了,不习惯了,把老婆叫过来,你这个菜单拿过来我批一下。(笑声、掌声)批什么,“原则可行”。(笑声)你们不觉得这两个现象是个奇怪的矛盾组合吗?如果是腐败的话,为什么不一起腐败?如果是忙碌的话,为什么不一起忙碌?为什么会有两个极端的现象一起出现呢?
    
      今天我要拿体制改革和各位同学做沟通,是希望同学以后谈问题、分析问题,不要简单的、随便的引进一个概念,而是要针对问题来谈论问题。政府是干什么的?政府是提供公共财货的地方,包括法律、环境,土地等等。中国各级政府低效率和腐败的原因是由于公共财货的需求大于供给所导致。我给各位举个例子,以前彩电脱销的时代,售货员可以把彩电卖给你而不卖给他,这种小权利都能让他拿到十块钱的贿赂。
    
      同样的,由于对公共财货的需求大于供给,所以才导致各级干部批给你而不批给他而产生的贪污的空间。同时,由于公共财货需求大于供给,所以想做事的官员,为了满足这么庞大的需求,每天都要忙得不可开交。到最后,政府又贪污,又忙碌,唯一的原因,或者说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公共财货的供给不足。
    
      就拿批土地来说,如果批土地由领导来批的话,需求是无限大的,每个人都想搞定领导,弄一块便宜的地,转卖,投机倒把。就是因为这种需求大于供给的情况在,所以跟土地批复有关的领导就有贪污的空间。可是由于土地需求无限大,所以那些在土地部门想做事的官员,就忙得不可开交。
    
      我们就以批土地为例,和香港的制度作个比较,我们会发现有一个根本上的不同。那就是香港批地完全是透明的流程化。每一个土地的批复、开发、拍卖,都要经过严格的拍卖程序,各级官员按照行政流程办事并进行公开拍卖,由价高者得。由于香港整个批地的程序太透明、太流程化了, 因此各级官员根本没有贪污的空间。而且由于价高者得,需求自然减少,香港官员都可以在五点钟下班。而且由于完全流程化,甚至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公文,也不需要层层请示领导。
    
      因为各级官员该做什么事情,流程里面规定的清清楚楚。这就是香港、新加坡政府廉洁高效的原因所在。美国政府也是这样,只是美国政府的背后始终伴随着民主自由和舆论监督。所以我们总认为民主、自由等等可以让政府廉洁和高效。可是拿亚洲国家为例,就会发现这不是根本原因。我当然不能否认民主监督以及舆论监督的功用。可是这两个功用,移到亚洲来就不适用。各位请注意,如果思维再次错误的话,动用“大手术”,搞了个民主舆论等等的方式监督政府,到最后,我们就可能走向了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而不是走向美国。那时候是不是又来一次批评--政改失败。
    
      我们今天太喜欢使用资本主义表面简单肤浅的现象进行改革,而不实事求是的深究各种改革的本质问题,这才是改革的最大危机之所在。当然,还有很多改革都值得我们批评和关注,包括农业改革、房改,金融改革、银行改革,其共同特征就是改革由少数既得利益者独享改革成果,而改革成本由全社会负担。这些改革今天就不讲了,也讲不完了。各位同学听得很辛苦吧,不过还好,没有一位同学离座去上厕所。(笑声)谢谢各位。(热烈掌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先毁革命,后捕晓波/张三一言
  •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张三一言
  • 民意的代价/张三一言
  • 张三一言:佳.娇个案可否改变共产党政权和制度?
  • 评胡平的“不应该革命”论/张三一言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 /张三一言
  • 施化: 我对张三一言的理解
  • 批判戴晴别有用心的“和解论”/张三一言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张三一言
  • 我从支持改变为反对《零八宪章》! /张三一言
  • 毛泽东的误判和邓江胡的“正判”/张三一言
  • 暴力不是被文明驯服的/张三一言
  • 张三一言:有人说:共产党有权杀民众
  • 社会被划分为有权杀人者和应该被杀者/张三一言
  • 怎麼樣看中國警察?/张三一言
  • 主權生人權還是人權生主權/张三一言
  • 答洪哲胜:认识暴力 彻底反对暴力/张三一言
  • 张三一言:暴力是申张社会正义的一个选项
  • 共产党能进步吗?--读邓焕武“降半旗志哀当予肯定”一文有感/张三一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