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的铁窗生涯:薄熙来让我感受黑牢的内幕/姜维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5日 转载)
    
    
     姜维平来稿/从2000年12月4日至2006年1月3日,我被中共的黑牢监禁了5年零1个月。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能有哪一个国家的法院,能够让贪官与揭批贪腐案件的记者一同受审,定罪与坐牢,我就亲身经历与体会了这出荒唐的闹剧。 (博讯 boxun.com)

    
    最初,我在旅顺海军基地看守所被羁押了45天,薄熙来当时是刚上任的辽宁省长,在他的死党组织上万人到街头巷尾欢送他由大连去沈阳履新时,590万大连人中除了我太太,没有其它人知道,为了封住对其批评的不同声音,他把一个记者关在黑牢中。
    
    大连国安局特务王福全,彭东辉,郑义强,蔺刚等人,以最残忍卑劣的手法,对我进行了冷冻,断水,断食,不准睡眠的车轮战等各种酷刑,以及诱供,骗供,变相的刑讯逼供等,终干整垮了我的身体,得到了所谓我向境外敌对组织创办的反动刊物《前哨》《开放》投稿的证据,此间我曾被其虐待昏厥多次,几近神经失常,以至呼叫急救车紧急处置一次,入旅顺陆军215医院治疗一次。
    
    薄熙来的前秘书,大连国安局党委书记车克民对我说,开过辽宁省第9届党代会之后,薄省长就是省委书记了,17大就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你写文章埋汰他,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就是死路一条!但后来薄在省党代会前篡权失败了,他们感到证据份量不够,就又抓住我撰写的披露沈阳慕马大案与大庆市副市长钱棣华贪腐案等文章,做为借口,让大连市保密局盖个公章证明其为国家机密,又给我加上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的罪名,在2001年1月19日把我转到大连开发区看守所继续审查。
    
    为了打击政敌,嫁祸他人,薄熙来还拘捕了我的同事蔡某与其它知情者,并把我太太非法监禁了28天,还巧立各种罪名,捏造伪证,株连他人,制造了律师陈德惠偷税案等十多起冤假错案。(陈答应担任我的辩护律师次日被捕,一年后宣告无罪)并在狱中操纵牢头狱霸,企图借刀杀我灭口。多亏有一位正直善良的狱警,把我的书信暗中传给我太太,并使其在香港《亚洲周刊》发表,进而引起了香港及海外媒体对我的关注,从此我变得相对安全了,处境与条件亦有了改善。
    
    2001年9月5月,薄熙来一手操控的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秘密审判了我,庭上只有法官,书记员,律师等五个人,连我的太太都不能获准旁听,并派出法警殴打驱赶与恐吓我的亲人,以阻止她们靠近审判庭。在此之前20多天,在同一地点,我撰文批评的慕马大案中的原沈阳市长慕绥新亦因贪腐受审,并判死缓。我坐的被告席,已由其先用,这就是说,中共首创了贪官与反腐记者一样受审定罪坐牢的奇迹!
    
    2001年12月26曰大连中院一审,以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项罪名,判处我有期徒刑8年,剥夺政冶权利3年,庭上出示的所谓证据不过是两个文件,一个是大连保密局出具的材料,其证明马向东案是国家机密,一个是国家安全部出具的文件,证明《前哨》是香港反动刊物。还有一份我的同事蔡某写的有关我让她打印文稿的证词。在英国进修过的审判长张明朋,拒不认可辩护律师蔡明福等当埸出示的香港《东方曰报》在我之前发表的有关马向东澳门参赌的新闻稿,充分暴露了薄熙来及其死党恂私枉法的本质,后来,迫干国际舆论的压力,次年我的案件由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撤销再审终裁,改判有期徒刑6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此后我又被继续改押到大连姚家看守所,担任省长的薄熙来,以减刑,保外就医等为诱洱,企图借我之口,诬陷另一市级领导干部高某,被我拒绝。由此我才恍然大悟。中共的反腐倡廉是内部权斗的借口与筹码,慕马大案的败露,是薄熙来与江泽民,李铁映等人精心策划争权夺利的结果,薄熙来依靠其父薄一波与讧泽民在北京私下肮脏交易,企图利用慕马大案,牵出省长张国光,搞倒书记闻世震,进而自已成为封疆大吏,再取代胡锦涛,后张国光被捕判刑,其它目的因故未果。纪委与国安部已堕落成为中共内部权贵暗中角力的工具,而讲真话的记者则成了无辜的牺牲品。
    
     从2003年2月20曰开始,我由看守所转到大连瓦房店监狱服刑,被强迫劳改,每天在狱警与牢头狱霸的恐吓下,我不得不早晨5点半起床,6点钟干活,直到夜里11点钟,此间禁止饮水与上厕所,从事的是检海带,粘塑料花,打雪糕板等手工苦力活,一曰三餐,吃腐烂变质的玉米面窝头与盐萝卜,长时间不能冼澡,有病不能及时有效诒疗,身上长满皮疹,脓包,衣被上生满了虱子,腿脚浮肿,晚上168个犯人挤在一个木板搭成的大通铺上睡觉。
    
    更不堪忍受的是,我所在一监的牢头狱霸高明,每天收工后,强迫未能完工的犯人在地中间站成一排,低头弯腰,进行殴打,并经常把人打昏致残,而管教们假装不知。本来薄熙来下令监狱对我严罚,并任命负责我专案的国安局特务彭东辉之父为监狱纪委书记,企图逼他们暗害我,但正巧有个管教与我朋友宋某相识,所以在他关照下,牢头狱霸还不曾对我直手动粗。
    
    但我每天亲眼目击的践踏人权的情况,不仅在各个监舍普遍存在,而且肆无忌惮,惨无人道。一方面是家中贫困的犯人,无钱送礼,打通关系,不得不备受凌辱,终曰劳作。一方面是入狱的贪官,依仗余威,有钱摆平,在大牢里养尊处优,称王称霸。中共的监狱已成为外部社会贫富两权分化的延续载体,黑暗而腐败。在瓦房店监狱里,因慕马大案受牵连入狱的原沈阳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梁某,就住在配有电视的招侍所里,并设一名年轻的杂役专职伺候。
    
    这种情况在大连南关岭监狱更为突出,我2003年4月9日调入该监,直到2006年1月3曰获释,此间耳闻目睹的故事更多。监狱设有5个直属狱政处等管理的犯人分队,一分监区主要是类似纪检的监督岗,二分监区负责监狱劳改小报与电视台,三分监区是管食堂,浴池等,这些远离生产水泥第一线的工作,叫自在活,全部由犯人家属托关系,挖门子,请客送礼花钱买,一年一个价,3,000元至1万元不等,连犯人医院的病床都有价码叫卖,只要有钱,犯人就成了病号,不用参加劳动,还能吃上病号饭,所以犯人们讲,有钱你打钱,没钱你打罪。
    
    2005年5月,辽宁省副省长,薄熙来的心腹刘克田因受贿罪被判12年有期徒刑,亦送到这个监狱服刑,他享受的待遇最高,入监那天,监狱派房车送人,还为他买了木床,还允许他住三人间,而我先住入监队93人大间,后住12人房间。与贪官刘克田同住的两人,一个是原民警周某,一个是原辽宁高法执行庭长张某,他们都根本不参加劳改,每天晚饭后还一块外出背着手散步。刘克田还不穿囚服,吃三人合做的小灶,每周太太过来陪住一晚,并给他送来饭菜食品与曰用品。刘克田的任务就是读书,监狱让他负责阅览室,他房间什么电器都有。彩电冰箱洗衣机一应俱全,出版过诗集的他,每曰吟诗做赋,还闹翻案。
    
    然而,我能与贪官一同坐牢,却待遇与之相比天壤之别。起初,我在入监队被迫做苦工2个多月,捡海带,打雪糕板等,一天劳动10几个时,因营养不良,倍受暴力犯的欺辱,心情抑郁,头发几近落光,胃病十分严重,但监狱即不允许家人送药,也不给药物治疗,薄熙来及其死党继续暗中派人对我进行监控,并通过狱警张雷,郭强等人暗示犯人对我施压,企图让我病死累死。这里的牢头狱霸也同样残忍,但监狱长高某对我还算比较客气。
    
    他曾要求我脱产去办监狱出版的《新生报》,被我拒绝。我说,宁可累死,亦不再为中共写任何文章。郭强又告诉我,你每写一篇文章,就减刑7天,亦被我婉拒。2006年6月26日后,念及国际舆论的持续关注,监狱长高某亲自下令,把我调入一分监区当监督员,自此我不再做工,我的任务是在一栋犯人集体宿舍大搂一层的传达室里坐岗,可能狱方认为这样便于其它犯人监视我,但我将计就计,利用手中的权利,巧妙周旋,借到了一台短波机,恢复了对外部世界的了解,而且通过不断进出的23个大队的5000多个犯人,知道了监狱里许多黑慕,写下了30多册读书笔记,4本日记,1本诗集。
    
     现在这些物品已几经周折全部偷运出来。2003年底,我偷听法广记者肖蔓专访鲍彤的节目,其中她提到我的名子,使我倍受鼓舞,这成为我坚强地存话下去的勇气与精神力量之源。2004年春节过后,我太太带女儿秘密移居加拿大后,我又通过广播知道了她的生活情况,故深感欣慰。2003年春节过后,我还通过一个私藏手机的狱友与外界联系,一个记者朋友汇2000元给我,并快递了逆转乐药品,冶愈了我的胃病。当然钱是由监狱围墙外一家小卖部中转的,它由一个狱警私办,把钱扣下一半,另1000元变成监狱餐券。
    
    在狱中,我主要是一边坐岗一边读书,我读了大连体育用品商店老板干云盛赠送我的《二十四史》,因其文字浩繁,到我出狱还设有读完。我还用一台复读机学习英语。但当批准我学习外语的高监狱长调离之后,我的处境一度恶化,狱政处副处长张雷以检查监规为借口,动手打我,被我不客气地回击一拳,后其经狱警袁乙庆劝阻做罢,后来其多次挑拨犯人企图害我,被我识破化解。
    
    2005年上半年,中国发生反曰大游行期间,监狱长初宇,副监狱长白世明,狱政处长孙振峰等人,操纵犯人高举等人阻止我收听复读机,学习英语,惹怒了我,又以我与其吵架为由,禁闭我40个多天,并指使犯人李洪俊,薜喜刚等人,把我限制在一间宿舍里,不让外出,他们还曰夜唱歌吼叫,不让我睡觉,不让我上厕所,小解在瓶子中进行,室内臭不可闻。还不让我按时接见亲人,企图在精神上整垮我,使我入狱后患上的白癜风皮肤病大面积扩散,至今不能诒愈。后在墙外的反曰游行风波平息后放行。
    
    2006年初,加拿大笔会颁布人道主义奖给我,使我继2001年11月获美国保护记者委员会颁发的世界新闻自由奖之后,又成为国际媒体关注的焦点,迫于形势压力,监狱与大连中级人民法院对我裁定减刑11个月,于胡锦涛即将出访美国之前,1月3日把我提前释放。此前一周,特务彭东辉,郑义强等最后一次到监狱警告我说,将来放了,还是我们管你!
    
    当我走出监狱大门时,我回头望着缕缕升腾的水泥厂烟柱,我的思绪在晨雾中不曾飘散,我想,5年零1个月监禁不太长,但我关过3个看守所,一个军队的,一个区级的,一个市级的,又押了两个监狱,一个是市郊的,一个是市内的,我仿佛是被上帝派到监狱采访的,还挺全面的哩。共产党把我的笔夺走了,却真实地告诉了我黑牢的内募,以后我可以重新拿起笔,展示这个暗无天曰的黑牢,所以我对送我到南关岭监狱门口的管教袁乙庆说:谢谢!
     来源:独立评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起诉刘晓波是火上浇油: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姜维平
  • 姜维平:我的记者生涯
  • 薄熙来真的重视访民的诉求吗?/姜维平
  • 陈正高被查传言不确,但辽宁官场不稳属实/姜维平
  • 薄熙来当政十大怪:嫖客当上了公安局长/姜维平
  • 姜维平有关自己中国记者生涯的新文章
  • 姜维平:六四使中国社会矛盾走向暴力化
  • 还记得肖斌吗?89年对着外国记者谈死亡人数的那个/姜维平
  • 姜维平谈中央电视台新台长焦利:四平八稳
  • 中国进入撕裂状态 中南海政局充满变数/姜维平
  • 薄熙来与政敌三场内斗/姜维平
  • 因曝腐败入狱 姜维平在加拿大感叹自由
  • 随身只带一件行李,使馆外交官护送:中国记者姜维平抵加
  • 加拿大移民部特许 大陆记者姜维平抵加
  • 对话基金会促中国向姜维平发护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