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云海:讽刺文:邓玉娇正在享受好五倍的人权,刁民勿扰!(修订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5日 转载)
    
    作者:林云海
     (博讯 boxun.com)

     邓玉娇说她现在很好,刁民们不信。按刁民们的标准,邓玉娇现在既不自由,也不安全:不能独自出门,不能独自上网,不能独自通电话,不能过独立生活是不自由,随时会被送回精神病院是不安全。照刁民们的想法,一个人不自由,不安全,怎么能算好?然而,事实终归是事实,官媒镜头下的邓玉娇享受着好五倍的人权,那是谁也否定不了的!
    
     刁民们以为可以在治病、学习、工作上给予邓玉娇无所不至的帮助就很了不起,他们不知道,对邓玉娇来说,有人替她规划人生才是最难能可贵的。刁民们不能规划邓玉娇的人生,因为没有哪个刁民有资格充当邓玉娇的三代表。
    
     天上掉下个邓爷爷,他是邓玉娇无可争议的三代表,对他来说,邓玉娇永远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永远是个可以清零,重新开始的小学生,他将按科学发展观把邓玉娇培养成可以回报党和政府的有用之才,让邓玉娇可以实现回报党和政府的人生意义,这是上天赋予他的神圣使命,他有决心,有信心完成此一神圣使命,因为他有强大的精神病院作后盾!
    
     邓爷爷全心全意为邓玉娇服务,给邓玉娇规划了最有意义的人生,最美好的生活,并按此规划对邓玉娇的治病、学习、工作作出最好的安排,作为邓玉娇的三代表可谓名至实归,刁民们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刁民们爱拿所谓的自由、安全对邓爷爷一家指手划脚,这是唯恐邓爷爷家里不乱。众所周知,刁民们的安全意味着分裂,刁民们的自由意味着叛逆,比如,台独分子就是以安全为名分裂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主逗士就是以自由为名反党反社会主义,刁民们对邓玉娇讲安全,无非是想让邓玉娇从邓爷爷家里分裂出来,对邓玉娇讲自由,无非是想让邓玉娇向爷爷、奶奶、姑姑、表哥等家中长者叫板!在此,我要正告刁民们,邓爷爷一家对邓玉娇拥有主权,邓玉娇的人权属于邓爷爷家的内政,任何人不得以自由、安全为名粗暴干涉邓爷爷家的内政!
    
     之前邓玉娇曾躺在精神病院的加绑病床上哭喊“爸爸,他们打我”,其中的爸爸显然是指她已故的亲生父亲。可怜的邓玉娇,在邓爷爷从天上掉下来之前,她在这个世上是如何的恐惧,无助。现在好了,天上掉下来个邓爷爷,邓玉娇这个恐惧、无助的“小孩子”终于拥有了可以扮演父亲角色的亲人,终于享受到了小孩子无忧无虑的幸福,只要好好听话,这种幸福将伴随她一生,因为随邓爷爷一起掉下来的还有奶奶,姑姑,表哥等亲人,她不用担心没有亲人照料她一辈子,邓爷爷的神圣事业后继有人!
    
     如果刁民们真爱邓玉娇,不想邓玉娇再回到精神病院的加绑病床上哭喊“爸爸,他们打我”,就不应该试图破坏邓爷爷家的稳定和谐,就不应该对邓玉娇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说三道四,刁民们应该放下成见,象所有真爱邓玉娇的人士一样,发自内心地说声:“邓玉娇好,就好”。自由、安全从来不是人权好坏的标准,对此刁民们应持客观、公正、理性、宽容的务实态度,自由不自由,安全不安全不重要,重要的是,邓玉娇现在很好,真的很好!
    
     2009年7月5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云海:邓玉娇现在很好,刁民勿扰!
  • 邓玉娇正在享受好五倍的人权,刁民勿扰!/林云海
  • 石首“自杀”案:三楼这个高度是个很大的破绽/林云海
  • 林云海:黑恶势力猖獗是傻瓜们纵出来的!
  • 林云海:好人们,都醒醒,我们的邓玉娇还在待救中!
  • 为什么没人对邓玉娇深表歉意?/林云海
  • 林云海:为什么没人对邓玉娇“深表歉意”?
  • 民间法庭:黄德智、邓贵大强奸罪名成立!/林云海
  • 孙东东:邓玉娇案涉案人员都有偏执性精神病/林云海
  • 法律是公正的,邓贵大们如是说/林云海
  • 一个邓贵大倒下去,千万个邓贵大站起来!/林云海
  • 细看案情,邓贵大远不只是淫官/林云海
  • 不是姿势特殊邓玉娇杀不了邓贵大!/林云海
  • 砖家证实,胡斌飙车拿路人的生命当儿戏!/林云海
  • 杭州富家子撞死学生:学习谭卓父母好榜样/林云海
  • 千古一帝晋惠帝和他的贤妻良臣们/林云海
  •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 范跑跑风波,利益集团是唯一的赢家/林云海
  • 范跑跑——羊类的最佳形象代表(修订版)/林云海
  • 林云海:惊人推断,邓贵大死于偏执性精神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