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被骗30年/刘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水更多文章请看刘水专栏
    
     2009年6月25日《南方周末》A7-8版刊登《教科书:删得掉的文字删不掉的“秘密”》一文,该报记者潘晓凌等人采写的这篇文章长达一个半版,这是近年来南周难得一见的好文。读完,除了无法控制的震惊,还有愤怒!哪个狗日的蒙骗了我的前30年?中国孩子的文化启蒙童贞都被政府以教育的名义开苞,我们还一直蒙在鼓里,甚至到今天不知道谁是罪人,可是罪人分明还生活在我们身边。还有大学语文,我被中国教育整整奸污了30年呐! (博讯 boxun.com)

    今年4月份,笔者曾撰文《中国将崩溃》,批判中国教育制度。原本以为中小学选录的课文符合意识形态,但是怎么都没想到课文是按政治目标裁选改编,根本不是原著。学校政治化教育配以广播、电视和报纸等强势意识形态宣传,从而对中国人自小就开始全方位洗脑,何等的彻底而无情!在时间、手段和程度上都远甚于纳粹对德国人、日本军国主义对日本人。权力者为什么要这样?我找不到答案,但是,我知道他们想达到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今天朝鲜,把人弄成机器人,绝对服从领袖意志,个人没有自由选择,不会独立思考,丧失人性和情感。通过权力神经传导,个人无条件服从领袖指令,无关是非和真假,欲取欲夺,这是带有原始兽性的兽王控制种群以绑架获得安全感的返祖现象。更为恐怖的是有人觉得洗脑和被洗脑都是理所当然。长达半个世纪的秘密,噩梦还在延续。
    中共建政初期,毛泽东任命叶圣陶为出版总署副署长兼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长,毛让叶主导了中学语文课本的选编,而作为左翼文人出身的叶圣陶,遴选的教科书编辑班子以左翼人士组成。他们的编选标准是:入选文章要加工;思想内容要加工;语言文字也要加工。仅举几例:朱自清《荷塘月色》删除“出浴的美人”,《背影》渲染资产阶级颓废情调,鲁迅《社戏》删掉在京城看戏的一大段,冰心《小桔灯》,朱德《母亲的回忆》改名为《回忆我的母亲》,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红与黑》,闻一多《最后一次演讲》,文言文《口技》、《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和《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改后,寄给作者,茅盾、巴金、丁玲等作者对修改表示“感谢和敬意”,把作品入选教材视为“至高荣誉”。外国作者和已死作者,享受不到这等荣耀。这些软骨左翼作家,很好地配合了毛泽东对国人的彻底洗脑。他们也是罪人,随后在反右和文革中都得到老毛的迫害“奖赏”,这难道不是冥冥之中的因果报应。
    我们回头来看看课文中选用《我的叔叔于勒》和《项链》等西方作品原著是怎么被糟蹋的:一名翻译家、一名语言学家,桌上摆着原文,译文,念一句,该一句。与党的思想相左的,改;语言不符合普通话语法的,改;篇幅过长的,还要改。不要说没有丝毫尊重作者的意思,连起码的著作权也没有。
    我们接受的学校教育的欺骗是双重的:课文本就具有浓烈的无产阶级专政倾向,还要被修改到极致。删除的不少是性启蒙,一个人、一个民族的性意识发育迟缓,必走向愚钝。欧洲文艺复兴即为人本主义的觉醒,才有那么多裸体人体雕塑。人本主义本质上是身体自我觉醒。中国意识形态控制,说到底不光是思想文化控制,也是对身体意识的控制。何等邪恶!
    笔者2006年5月在西南地区漫游,特意寻找到云南大学校园内的“至公堂”,这里是闻一多发表最后一次演讲的地方。徘徊在堂前,零落地架放着几张招聘广告牌;从紧锁的大堂门缝里窥探,里面破桌烂椅,蒙满尘土。但是抑制不住,脑海中全是记忆依稀的演讲词,还在堂前与闻一多先生的背影留影。闻先生不会想到自己用生命反抗独裁专制、争取自由民主的鲜血换来的社会并未改变。我更不曾想到口中默念的闻先生的演讲悼词已被篡改了55年,直至被蒙骗到今天。
    笔者毫无选择中被动地接受洗脑,哪个中国又不是呢。直到1990年代中期去了深圳,收看香港电视节目和香港报刊,以及流传进来的政治类书籍,才将前30年接受的意识形态教育慢慢反正过来,付出的代价相当巨大。这岂止是受蒙骗这样简单,还要扳正、清除留存在大脑里的错误知识,重树价值观。2000年后,互联网完全打开了迥异的视野,对于中国人互联网不仅意味着获取资讯的可能通畅和全面,更在于其去昧祛伪功能。感谢互联网,没有让今天的中国人继续变成朝鲜人和古巴人。
    
    附录《南方周末》原文:
    教科书:删得掉的文字 删不掉的“秘密”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潘晓凌 特约撰稿 薛田 实习生 陈晨 发自北京、广州
    2009-06-24 22:47:21
    【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30546/0
    
    2009年6月3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水:人民公敌——城管
  • 刘水:逯军说了真话
  • 刘水: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 刘水: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刘水
  • 刘水:邓玉娇案是民间一次集体操练
  • 刘水:邓玉娇除掉的是吃喝嫖赌的贪官
  • 自卫杀死强奸犯后,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刘水
  •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刘水
  •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刘水
  • 刘水: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 刘水:中国将崩溃
  • 刘水: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 刘水: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 刘水: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 刘水: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 刘水: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 刘水:央视被烧穿的脸
  • 刘水: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新闻通报无效/刘水
  • 刘水: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 作家刘水就“阎崇年”将告自己诽谤一事的再次声明
  • “阎崇年”称将告刘水“诽谤罪”(图)
  • 警方限制异议作家刘水回深圳工作
  • 学运领袖异议作家刘水被剥夺工作权利
  • 刘水快评: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