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80后问题/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4日 转载)
    
    民运人士有接班人吗?
     (博讯 boxun.com)

    这个问题提的好像有点怪,但仔细一分析,也不怪。现在的民运人士可以分为两代,分别产生于两场中国最大的政治运动,即“文化大革命”和“89”运动。可情况不妙,自“89”这一代后出现了“断代”现象,这不是说目前民运人士队伍中就没有80后的人,而是说80后的人少得可怜,其数量不足以代表一代人。
    
    就此而言,民运可以说出现了后继无人的现象,所以,我认为是一种严重危机。其实人类所从事的许多伟大事业都有一个接班人的问题,特别是政治问题就更是如此。我们应该知道,清王朝灭亡的一个原因出在了接班人身上,最后的三个皇帝都是未生育的人,用中国人的话说“绝了香火”!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共产党那里可能留得印象最深刻,以此,共产党在掌权之初的50年代就开始搞“接班人”战略,尽管这种战略在最高那一级上屡屡失败,但在较低的层次上,他们是成功的。人们无妨认为共产党统治能够延续到今天,接班人战略起了重要作用。
    
    其实,早在50-60年代,自由世界的美国也搞类似的接班人战略。我在阅读克林顿传记时,发现他在上学时,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做客到白宫,受到了肯尼迪总统的接见。可见自由的美国在培养自由、民主的接班人时,虽然不像中国那样,把“位子”直接传给接班人,但是被传承的东西却是民主、自由的精神与价值。
    
    中国民运这个伟大的事业也是需要几代人来完成的,也有一个前仆后继的问题,亦可以用“代”来计量和来观察。但是,目前民运队伍中出现的青黄不接的现象的确值得人们研究。“6•4”之后,中国社会的一个明显之处是青年人群体失去了过去青年人具有的政治特征,于是单纯的年龄就产生了“80后”的提法。别的不说,仅“80后”就是指80年代之后出生的人这一点而言,它已经构成一个单独的问题。
    
    到我写作这一篇文章的时候,民运好像与80后这一代人零里零干,既不沾亲,也不带故。可以这样说,民运人士没有抓住80后,也可以翻来说,80后不买民运的帐。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我才忧虑万分。
    
    我以为一个政治运动能否成功的关键,在于它能不能有效地抓住青年人,抓住的,它就成功,抓不住的,它必然失败。这20年来,中国民运其所以没有起色,一个主要的原因是民运没有抓住80后。到今天为止,你说80后这一代人青年人对民主无动于衷一点也不过分。回想一下,在中国历史上,毛泽东为什么可以成功?说一千,道一万,不如一句话:毛抓住了青年人。从30年代开始一直到60年代,毛一直是中国青年人无可替代的“导师”。毛给“青年”二字的前面特意加上了“革命”二字,以至于在30年时间内“革命青年”成为汉语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在毛的私下谈话中,为了抬高青年人,给青年人戴“二尺五”(高帽子),他竟说出了“青年人打倒老年人”这样如此不规范的话。可以这样说,在整整30年时间里,毛泽东倒是真诚的相信青年人,青年人怎么不相信他呢?在毛红火的时间里,他的真实身份不是共产党的“主席”,也不是事实上的国家元首,而是地地道道的青年群众的“领袖”——这样的事情我们不研究,用简单的“阴谋诡计说”或者“上当受骗说”去搪塞问题,怎么可以搞成功民主的运动呢?社会主义在中国一度其所以非常时兴,不是刺刀造成的恐怖可以奏效的,而是那时以教育方式造成的一代青年人对它的热烈信仰。
    
    80后这一代人没有此前几代人所持有的“信仰”,是直白的一代人,所以民运人士没有抓住他们,共产党统治者同样也没有抓住他们,因此当这一代人“去政治化”现象被共产党高层人物发觉时,他们就不得不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在基层社会布下接班人圈套的失灵,最后他们索性用“把孩子惯坏”的手法去纵容他们,让后者的前途消磨在娱乐之中。没有理想、且玩物丧志的青年人是最容易统治的人,特别是在共产党日薄西山的时候,高层人士在失去了造就“积极人物”的本领时,就迫不得已地选择了把人引入迷途的方法。如果说20年前中国大学生们绝食运动统治者们记忆犹新的话,那么,80后在目前的情况下,不会为了民主在天安门广场把自己饿死,是用不着猜测的。假设一个封闭的社会里聚集了一群“坏孩子”,那么,“专制主义者”——这个“最坏”的管理制度就因人而异地不失其功能。
    
    80后有希望吗?
    
    说得平滑一点,在一个风平浪静的社会里培养出不闻政治的青年人,是一个自然的现象,如果说在这个“自然的现象”背后有可究之原因的话,那么,80后这一代人是在计划生育特殊的政治环境中出生的就是一个大问题。作为城市家庭,他们大都是独生子女,于是,从“摇篮”到学校的整个过程中他们是无忧无虑的一代。他们的家长即使再穷,也不穷了他们这些独苗苗。所以,当生活的艰难在没有被他们品尝时,生活是什么的问题引不起他们的思考,生活的意义好像是当然的;这其实还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他们陪着电脑长大,在网络世界的巨大空间中,他们品尝了网络生活的味道和乐趣,于是,网络生活的无穷乐趣向“黑洞”地一样的吞噬着他们的青春。如果说20世纪60-70年代在中国青年被“革命”套住的话,他们却被“互联网上的游戏”给“套住”了,他们表现个人才华的是网上“玩家”,和前几代人比较起来,他们就早就“成名成家”了!
    
    他们是网络平滑大世界大海里的泥鳅,共产党“统治人”的政治没有套住他们,民运人士“解放人”的政治也套不住他们。在一个风平浪静的时间里,他们就这样的自由自在地渡过生活……,但是,我即使看到了这些现象,对他们这一代人之未来亦不失望,我设想当中国风平浪静的时代一旦结束,大风大浪兴起,这一代人的表现可能是此前任何一代人不能比拟的。
    
    与80后“网络革命”
    
    我在这里得需要说明,陪着网络一起成长的人有一种特点,那就是对于学校教育、社会教育或者政治教育一概的都不感兴趣,如果说“教育”总是要求受教育者要取掉自己身上的那种来自于生物学意义的任性因素的话,那么任兴趣泛滥却是网络能够吸引青少年的一大功能,又因为网络世界是一个虚拟的没有边缘的世界,所以人的兴趣和爱好可以被发挥到极致,于是,网上“冲浪”就成为最刺激青年人的行为。无论如何,在网上“冲浪”时,你不会掉到“水”里,网络大海的“水面”是平的,就如同在枪战的网络游戏中,你被人击倒一样。值得一提的是,在长期的网络生活中,我们可以发现一种奇特的人之个性,那就是人对于可以称为“崎岖”的人间道路有一种本能式的对抗,于是,当人们在屡屡回到专制主义社会的现实生活中时,面对“崎岖不平”的生活现状,一个造反的政治意识随时都可以被激活,就好像一个网络里的“事件”被激活一样。因此,我以为现代网络生活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特性,它既培养自己的奴隶,又在培养网络生活之外的造反派。在我们中国“双刃剑”的比喻谁个不晓呢?所以,如果说网络也是“双刃剑”,它的一面的“刃”可以有效的维护现行统治,把80后的人造就成不闻政治的“娱乐至死”的“物种”;它的另一面“刃”却把可能的造反精神埋伏在所有人世间“崎岖不平”的社会里,当“崎岖不平”的现状迫使习惯于“冲浪”的人们臣服时,全面造反就有可能爆发。可见在网络这个虚拟的空间中,竟然存在着活的生命能量。
    
    我们在研究中发现,网络生活的本质可以用“游戏”来概括,这和现代民主政治的游戏性质正好吻合。进一步的分析发现,1989年以前的人民运动都存在着“发动”的重大疑虑,而要克服它,是需要一种日积月聚的人之政治素养的,也就是说,当素养的积蓄不足以克服疑虑时运动就不可能发动,可新的民主运动若从网络世界兴起,就遇不到“疑虑问题”,常常,一个设计中的“游戏”在一个偶然的时间里不经意地变成为一场“革命”是网络世界生活里的家常便饭。我这里不是危言耸听,就是在写作这一篇文章时,共产党高层已经放出了“要防止网播革命”的话。我们中国人不是有传统的“真假值辨”吗?一场“假”的游戏性的“网络革命”说不定就“真”的可以造成“民主革命”哩!就此,我认为目前“设计”中的革命,因为害怕“动乱”而顾虑重重,一个网络上的“游戏”就卸载了“顾虑”,于是从“文化大革命”一来,一直阻挡着中国民主运动那个“动乱”的门槛就可能会被轻易地跨过,而80后的一代有可能是最先跨过的人。
    
    80后一代人没有受到正规的自由教育(这固然是不足),这样的不足被网络上的任性自由给矫正了。当政治自由的观念在一个政治相当冷漠的时代里不可能灌输到他们当中时,兴趣的极端自由把他们推上了偏颇道路。可问题是,如果这一条道路可以走到底(在自由社会,它可以走到底),那么,我们最终发现的不过是偏颇的人,只是这一条道路在我们中国专制的条件下是虚拟的,因此它常常出现“此路不通”的提示迫使人们选择道路;这样一来,真正的人间自由道路就可能产生于此种选择之中。换句话说,虚幻的自由之路勾引了他们,使他们无意识地踏上了它,不想“革命”的人,在这里变成了“极端革命”的人,此间,“革命”的意义不止是政权的变化,而且更重要的是人的变化,人被安顿在人的自由基础之上了。
    
    就此,我展望未来,的确有一些疑惑:一伙没有意义的人,一霎时充满了意义;那些携带着沉重意义的人,反而被嗮干了!就此,我在读一篇名叫《80后将是最伟大一代国人 有望名垂青史》的文章时,好像碰到说预言的。
    
    2009-7-3《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妇女与民运/武振荣
  • 群体事件面面观/武振荣
  • 启蒙与梦/武振荣
  • 鼠标能点出民主吗?------《民运政治论纲》(之9)/武振荣
  • 三句话/武振荣
  • 泰山与麦秸/武振荣
  • 论解放/武振荣
  • 论当前政治批判的错误倾向/武振荣
  • 坐在“金山”上的叫花子/武振荣
  • 武振荣:目前中国欠缺什么?
  • “6.4”精神解读/武振荣
  • 水泊梁山:一个理想的、兄弟般的第二社会——网上论《水浒》(四)/武振荣
  • 论《水浒》英雄——网上论《水浒》(三)/武振荣
  • 《水浒》:是“聚义”还是起义?——网上论《水浒》(二)/武振荣
  • 武振荣:揭去红皮说《水浒》
  • 武振荣:诗五首
  • 致胡锦涛的公开信/武振荣、邓韫璧
  • 真理三论(下)/武振荣
  • 武振荣:真理三论(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