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玉娇涉嫌被强奸”,刑法泰斗马克昌火上浇油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3日 转载)
    
    
     7月3日最新网文综合 政府派武汉大学著名教授刑法泰斗马克昌说谎给邓玉娇判罪“灭火”,岂料火上浇油,再度引发抗议 (博讯 boxun.com)

    。
    西姆莱漫步 加帖
    
    马克昌:有不少专家都说到了程序问题。比如律师的信息发布权。我赞成律师有信息发布权,但应该有所限制,比如不得侵犯当事人的个人隐私,不得妨碍侦查,不得将涉及国家秘密的内容发布出去等。邓玉娇案件中,先前的律师发布的信息,说邓玉娇涉嫌被强奸,这涉及个人隐私,邓玉娇家人也持有意见,我认为这种做法不够妥当。
    -----------------------
    马克昌教授一开口,就把邓玉娇作为犯罪嫌疑人,而不是把黄德智、邓贵大作为犯罪嫌疑人。马克昌教授说“邓玉娇涉嫌被强奸”,表明他是地地道道的超级法盲。“涉嫌”只能用于犯罪嫌疑人,在“强奸”这个问题上,只能是黄德智、邓贵大等 “涉嫌强奸”。按照现在的认定,邓玉娇只能是涉嫌故意伤害,在强奸问题上,她是受害者。
    
    邓玉娇案件中,先前的律师发布的信息,是说黄德智、邓贵大强奸邓玉娇未遂,证实邓玉娇具有无限防卫权,杀人无罪。黄德智、邓贵大强奸既遂属于“个人隐私“,或许邓玉娇不远公开,但是抗暴成功,保住贞洁,属于值得宣扬嘉奖的壮举义举,何来个人隐私之说。退一步讲,即使黄德智、邓贵大强奸既遂,在面临死刑判决的情况下,邓玉娇为了自己的生命,难道愿意保守隐私甘愿承担死刑?之前官方安排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一再指责”邓玉娇被强奸“的消息,事实上夏霖律师发布的是证明邓玉娇清白的“抗暴成功,黄德智、邓贵大强奸未遂”。如果说张树梅见识少,马克昌教授竟然也颠倒黑白,恶意攻击夏霖律师,只能用他是武汉大学教授来解释了,大家都知道,武汉大学在湖北。湖北的学者,对邓玉娇案的看法绝大多数与湖北外的学者相反,说明了什么问题?
    
    西姆莱漫步 加帖
    被强奸
    被自杀
    被代表
    被和谐
    被驴霸
    被……
    …………
    …………
    
    
    马克昌其人不学无术,刑法界都知道,他的学生也知道。这个老先生运气好,1978后凭借老资格升了博士导师,招收了十几个博士,都是出类拔萃的学者,个个可以反带导师马克昌,帮马克昌出书写文章。这几届学生全国来说都很厉害,各大学都这样。90年代这十几个人都成了博导,招收的博士现在也成了博导。马克昌 80年代招收的硕士现在也是博导。
    现在全国刑法学界,一半大人物是马克昌的徒子徒孙。
    马克昌出来对邓玉娇“奉旨说话”颠倒黑白,刑法学界不好再说什么。高,太高了!
    
    那几届学生都是自学成才。老师不干涉,就是好老师。
    
    
    也可能是在无间道时故意漏个破腚吧?
    -
    有可能,马克昌虽然不学无术,但为人口碑不错,对学生也很关心。
    
    -------------------------------------------------
    
     对学生也很关心?
    
     潜规则么?
    78年时的老师的水平是不咋的,但那几届的学生是很历害的,学生上课多数都是靠自学的。
    
    “邓玉娇涉嫌被强奸”?真有这话?还是法学专家?MLGBD!·
    针对正在进行的如抢劫、强奸、杀人、绑架等最高刑罚可以判处死刑的犯罪行为,不存在防卫过当的说法,直接杀掉即可。
    涉嫌被殴打,涉嫌被他杀!
    马克昌应该是马克思的弟弟吧,我不认识
    
    
    
    
    原文:
    http://news.sina.com.cn/s/2009-07-02/032818134904.shtml
    邓玉娇案宣判当天,因发表意见支持法院“有罪免处”判决,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名誉会长、武汉大学资深刑法学教授马克昌身陷舆论漩涡,被网友抨击为“奉旨说话”、“受人利用”。
      已八旬高龄的马克昌是我国刑法学界的泰斗级人物,素有刑法学界“北高南马”之称的“南马”便指他,其人学品、人品备受尊崇(编者注:“北高”指中国人民大学高铭暄教授)。
      因此,在卷入邓玉娇案漩涡的诸多法学家中,马克昌尤其受关注。
      网友为什么要对这位刑法界权威人物“开炮”?是背后藏有隐情还是网友理性不足?马克昌本人如何看待?……本报记者前往武汉展开采访。
      刑法泰斗陷入舆论漩涡
      本月16日,闹得沸沸扬扬的邓玉娇案宣判。湖北省巴东县法院认定邓玉娇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防卫过当,加上自首情节、刑事责任能力部分(限定),对邓玉娇作出“有罪免处”的刑事判决。
      当天,新华社记者专访了马克昌。马克昌支持法院的判决,认为防卫过当的认定“是正确的”,并就邓玉娇为何构成故意伤害罪,为何是防卫过当,为何结果是“有罪免处”给予全面分析和解读。他认为,“邓贵大的侵害行为不是很严重,并且侵害的不是重大的人身权利”。
      马克昌的表态见诸全国各大媒体后,网友立即将矛头对准了这位刑法学泰斗。很多网友坚持认为,邓玉娇是正当防卫,是无罪的。网友措词激烈,有人说他是“奉旨说话”、“晚节不保”,有人说他“受人利用”,甚至出现了不少过激的辱骂言语。
      一位网友发文“请教”马克昌,说他“将故意犯罪与过失犯罪两个不同的刑法概念混为一谈”;“请教”他“邓玉娇伤害黄德智的指控事实是怎样认定的”……
      中华网论坛开辟专栏,针对马克昌的观点投票。截至昨日13时,投支持票的仅26票,而反对票高达385票,悬殊极大。
      支持法院判决的专家都受抨击
      卷入邓玉娇案漩涡的还有多位法学专家。网上舆论表明,凡是支持法院判决认为邓玉娇有罪的法学专家无一例外都遭到抨击,而持邓玉娇无罪观点的法学家则受到网民追捧。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高一飞支持有罪一说,他的一篇“邓玉娇案的定性符合法理和情理”一文,遭到很多网友痛骂和指责。一直关注邓玉娇案并持续发表言论的高一飞教授甚至和另一位法学界人士、赞成邓玉娇无罪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萧瀚在网络上拉开口舌战。
      萧瀚也是一位持续关注邓玉娇案件的法学界人士,他针对邓玉娇事件已发表博文27篇。邓玉娇案宣判之后,萧瀚随即发表博文,罗列了7位支持法院判决的专家,其中包括马克昌、高一飞、武汉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康均心等人。萧瀚连续几个排比“你们在哪里”,质问除高一飞外的其他专家,为何之前没站出来说话。
      在这场舆论漩涡中,马克昌教授因其在法学界的地位,尤其受到关注。
      网上处于漩涡 生活没受影响
      记者前往武汉大学采访。几位武汉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受访时,就网上对马克昌教授的指责和辱骂都表现得愤愤不平,觉得很多网友不够理智,“他作为刑法学界一位80多岁的长者,学子学孙遍及四海,犯得着为哪家司法部门说话而损害自己的名誉吗?”
      一位法学院老师提到,“法不阿贵”是马教授的为学原则,大家很敬重他。记者了解到,马教授曾以法学专家和人大代表身份,多次监督过公检法办案,并纠正过一些案件。作为最高法院的特邀咨询员,马教授亲自介入或过问,将有罪改成无罪、将死刑改成死缓、无期徒刑甚至无罪的案件达10多件。
      马克昌教授家住武汉大学教师宿舍区。120多平方米的四室两厅房屋,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学校分的。1926年出生的马克昌今年已83岁高龄,但老人说话语速很快,思维清晰,只是满头白发和脸上写满的皱纹,诉说着他年事已高。
      “我不上网,连手机也用得不多。”马克昌说,正因为这样,在互联网上处于舆论漩涡中的他,生活却丝毫没受影响。
      记者手记
      维护司法权威
      需要公众的良性参与
      刑法泰斗马克昌被网友骂了,他自己却给予“理解”。他认为,网友骂的不是他个人,骂的是他的观点,是因为他的观点和法院对邓玉娇“有罪免处”的判决相一致,根源还是对司法公信力的信心问题。
      目前司法公信力不高、权威性不够,背后因素很复杂。比如司法独立性不够,司法腐败现象较严重,损害着司法机关在公众中的形象……但立法、制度层面之外,提高司法公信力,维护司法权威,更需要公众的良性参与。著名民法学者梁彗星在蓉座谈时曾呼吁建立和谐的医患关系,呼吁社会对医方多些包容和理解,认为损害了医方实质是损害了患方损害了大众自己。
      这一观点同样可用于调和司法与民众间的关系。司法是群众解决纠纷的最后一道程序,民众对其寄予厚望,司法的权威需要民众共同维护。如果以不理性的方式损害司法权威,结果是司法权威下降,民众寻求公理会更难。
      因此,在邓玉娇案件中,民众强力关注司法并实施监督,本身是法制进步的表现;如果民意监督司法时在感性中添加一些理性,在建言前多参考参考法律,对违法行为坚决反对,对合法行为给予理解,或许司法与民意之间的关系会更趋良性。
      这样,法学泰斗也不会被简单地挨骂了。 本报记者 黄庆锋
      专访
      马克昌:对网友的抨击表示理解
      身陷邓玉娇案漩涡的马克昌,本人如何看待网友的抨击,日前,本报记者在武汉采访了马克昌。
      办案机关咨询意见,马克昌没表态
      成都商报:您何时开始关注邓玉娇案的?
      马克昌:事件发生到中途。开始知道一点儿,但不是很详细。后来,邓玉娇的辩护律师调查以后前来向我咨询,把案件材料都带来了,事发时第一现场、第一现场的证据都有,我对这个案件就比较清楚了。
      成都商报: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萧瀚对包括您在内的部分法学界人士提出质问,为什么邓玉娇案件发展过程中不站出来说话,到案件判决以后才发表意见,之前有什么顾虑吗?
      马克昌:我不会上网,但之前听说过,很多人都在关注邓玉娇案件。对这样一起社会关注度很高的案件,事实还不是非常清楚之前,随意发表意见不太严谨。后来事情明了了,我觉得作为法学专家,应该站出来说一说。
      成都商报:办案机关咨询过您吗?
      马克昌:咨询过,但他们带来的材料不是很详细,我没有发表意见。
      成都商报:邓玉娇的辩护律师向您请教什么内容?
      马克昌:问我怎么辩护。我告诉他们,既然公诉机关指控的是防卫过当,那你们就得从正当防卫的角度去辩护,对邓玉娇作无罪辩护。这是律师的职责。
      对网友的抨击表示理解
      成都商报:您发表意见前是否想过,一旦观点支持有罪判决,可能遭到社会特别是网友的抨击?
      马克昌:作为刑法专家,对分歧很大的案件,有必要发表自己的观点。之前听说过很多网友支持邓玉娇,但没想到我的观点会有这么多人不同意,我感到很意外。
      成都商报:有网友说您是“奉旨说话”、“受人利用”?
      马克昌:法院没有找过我,请我说话。
      成都商报:您如何看待网友的态度?
      马克昌:我觉得他们是不了解事实,不了解事实发表意见是没有依据的。我是了解事实的,作为专家应该更理性一些。
      我对网友的反应表示理解,我想他们不是针对我个人,根本原因是我的观点和法院“有罪免处”的判决一致,是他们对司法不信任,其他几位支持法院判决的专家不是也都挨骂了吗。我想等法制建设进一步完善,以后网友慢慢会理解的。
      成都商报:您看过这些帖子吗?
      马克昌:我不会上网,我不知道,是记者采访我时转述给我的。
      成都商报:您有压力吗?有网友给您打电话吗?法学界的友人和您交流过这事吗?
      马克昌:都没有。我家里的人和法学界的朋友都没过问这事。我想,法学界的人士,只要理性地看待,会持支持态度。
      成都商报:您后悔吗?
      马克昌:我不后悔。我说的是正确的话,是应该说的。
      成都商报:以后还会对类似敏感案件发表意见吗?
      马克昌:我会的。专家就应该有社会责任感,只要是基于事实,不管是维护政府一方,还是维护老百姓一方,都应该实事求是地出来说话。
      如果没有民意,至少会判缓刑
      成都商报:网友意见最大的,是您说“从事实看,邓贵大侵害的行为不是很严重,并且侵害的,不是重大的人身权利”,您这样说有依据吗?
      马克昌:现场证据说明,邓贵大把邓玉娇是“推倒”的,这不是暴力行为,不是很严重。如果要把邓贵大的行为定性为强奸,是需要充分的证据的。不然,法律对邓贵大也会构成不公平。就目前的案件事实看,难以找到性侵犯的确凿证据。
      这涉及刑法中一般人身权利与人的生命权的力量对比和权益保护的对比,在一般人身权利遭到侵犯的时候,以剥夺他人生命权的方式来解决,是典型的防卫过当。
      成都商报:有网友疑惑,邓玉娇为什么是故意伤害罪而不是更轻的过失致人死亡罪?
      马克昌:她拿刀子捅人,应说是故意的。
      成都商报:在邓玉娇的供述中,她自己承认是想故意伤人吗?
      马克昌:这不能单从主观上来看,要综合客观事实来综合分析认定,她在一般人身权利受到侵犯时,拿刀伤人,是故意的,这种故意更接近刑法上的间接故意。
      成都商报:您也讲到,一审判决是“法律和民意双赢的结果”,您认为法院在判决时确实考虑民意了?
      马克昌:怎么会没考虑民意。按刑法第234条的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法定刑是很重的。对邓玉娇判处免于刑事处罚应该说是最轻的了。关键就是因为有这么多人在关注,在支持邓玉娇。
      成都商报:如果不考虑民意因素,您认为怎么判更适当?
      马克昌:至少会判个缓刑吧。我们法学院的一些老师也认为判得偏轻了。
      不过,这个案子里面还有其他情节:邓玉娇属于部分(限定)刑事责任能力;邓玉娇还有自首情节。另外,对于防卫过当,刑法规定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法院这样判也是在法律范围内处理。
      律师发布涉嫌强奸内容欠妥
      成都商报:总结邓玉娇案,您认为有哪些司法问题需要完善?
      马克昌:有不少专家都说到了程序问题。比如律师的信息发布权。我赞成律师有信息发布权,但应该有所限制,比如不得侵犯当事人的个人隐私,不得妨碍侦查,不得将涉及国家秘密的内容发布出去等。邓玉娇案件中,先前的律师发布的信息,说邓玉娇涉嫌被强奸,这涉及个人隐私,邓玉娇家人也持有意见,我认为这种做法不够妥当。
      律师在侦查阶段的调查取证权也很受关注,我也持支持态度,但需要进一步完善,这是诉讼法领域研究的问题。
      成都商报:实体上存在问题吗?
      马克昌:我觉得基本上没什么问题。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对邓玉娇及时委托进行司法鉴定做得很好。经过鉴定,邓玉娇为心境障碍(双相),属于部分(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这应该是一大进步,以前不少案子都没有鉴定。
      本报记者 黄庆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云海:邓玉娇现在很好,刁民勿扰!
  • 马克昌教授称邓玉娇犯“被强奸罪”黄德智见义勇为
  • 从邓玉娇、葛丽英案看以“谁”为本
  • 邓玉娇正在享受好五倍的人权,刁民勿扰!/林云海
  • 邓玉娇周峰森到葛丽英:我们共产党“失德”
  • 万众瞩目6月27日邓玉娇是否重现人间
  • 法庭不应成为菜市场 ——与邓玉娇案有关
  • 末路专制的力不从心(一)——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曾节明
  • 萧翰:刑法学家在邓玉娇案的冷血表演
  • 林云海:好人们,都醒醒,我们的邓玉娇还在待救中!
  • 法院违反“无罪推定”原则枉法裁判邓玉娇有罪/张律师
  • 其他邓玉娇们又如何?
  • 自从整倒胡耀邦,邓玉娇们就遭殃!
  • 顾晓军:谁敢让邓玉娇人间蒸发,我们给他一个说法
  • 清朝抗暴杀人无罪判词和邓玉娇有罪判决比对
  • 我看邓玉娇案件/张鹤慈
  • 邓玉娇案对流氓官员的两点警示
  • 为什么没人对邓玉娇深表歉意?/林云海
  • 美国华裔教授谈:邓玉娇事件对媒体和民众的价值(图)
  • 邓玉娇“姑姑”邓贵英也是警方冒牌,警号421559
  • 美国之音报道北京律师促严惩邓玉娇案涉案人员
  • 快讯:打虎网友肉出邓玉娇的所谓爷爷是冒牌货!
  • 邓玉娇开博客?外界质疑中共当局造假
  • 邓玉娇开博了!
  • 那些因邓玉娇案被痛骂的法学家(图)
  • “烈女”邓玉娇被判免除处罚续:在家平静生活(图)
  • “邓玉娇保护协会”联络局部分成员名单
  • 25岁女孩KTV内被轮奸致死投诉无门,比邓玉娇悲惨
  • 邓玉娇和强奸在网易成屏蔽词:刑法被屏蔽/思闻
  • 闽清“严晓玲”比东巴“邓玉娇”悲惨一万倍!(图)
  • 从邓玉娇案件谈民意与司法的内战
  • 思宁关于没有报道《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的声明
  • 后援网友爆料: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图)
  • 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录音及图片)(图)
  • 邓玉娇事件中的几点内情:四百名特警维持秩序
  • 邓玉娇案搅动中国 考验政府公信司法独立((图)
  • 邓玉娇案:网上“屁民”的胜利(图)
  • 邓玉娇案体现了交易的结果和舆论的阳光
  • 湖北邓玉娇与陕西王阳一对烈女子
  • 格尔木之鹰/野三关 邓玉娇 
  • 新拍案惊奇:三淫棍欢场施暴虐,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