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大学病之SCI和SSCI /陈弦章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3日 来稿)
    
    在中国,不管是研究型大学或是教学型大学,一讲到科研必讲SCI和SSCI。它和职称、奖金、课题、职务紧密联系。那么,究竟什么是SCI和SSCI呢?
     (博讯 boxun.com)

    SCI 即《科学引文索引》,是由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创建的,收录文献的作者、题目、源期刊、摘要、关键词,不仅可以从文献引证的角度评估文章的学术价值,还可以迅速方便地组建研究课题的参考文献网络。收录了5600多种来源期刊,可通过国际联机或因特网进行检索,涵盖学科超过100个。
    
    SSCI即社会科学引文索引,为SCI的姊妹篇,亦由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创建,是目前世界上可以用来对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社会科学论文的数量进行统计分析的大型检索工具,内容覆盖包括人类学、法律、经济、历史、地理、心理学等55个领域。
    
    另外还有个EI,是美国《工程索引》的简称。
    
    目前,在国际科学界,被SCI、SSCI收录的科技论文的多寡被看作衡量一个国家的基础科学研究水平、科技实力和科技论文水平高低的重要评价指标。因此,我们适当注意这一问题是必要的。尤其是,中国是一个人文社科大国,中国不仅应当在全球经济的发展方面对人类作出较大的贡献,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也应当在国际学术界发挥重要的影响。但问题在于,我国高校在SCI与SSCI论文上的各种举措又走向了极端。
    
    第一、导向错误,引发学术腐败。
    
    现在中国的许多高校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和美国的高校比SCI论文,只看发表SCI论文多少,很在乎别人引了多少,而在中国有没有用却没人关心。由于SCI论文的奖励标准很高,对于个人的职称评定等影响很大,而且一所高校制定后,其他高校盲目照搬,形成了一股风气,也就引发了学术造假事件层出不穷。
    
    正如有学者指出,有功利之社会,则必有功利之学术,有功利之学术,势必有为功利而以身试法之造假。我们现代的学术,人海战术,不分志趣,不分才华,不分职业,举凡评职称、晋级等等,一切功利之事,皆以原本非功利之学术来衡量。
    
    第二、偏向明显,产生文理不和。
    
    这里的文理科是以社会上常用的大概念来说的。对于中国高校而言,受SCI与SSCI收录论文标准的影响,许多研究领域的论文是从来不会被收录的,尤其是文科中的东西。比如中央党校教授研究的东西,比如师范院校研究的基础教育方面的东西,等等。这就导致了文理科在许多方面的不平衡、不公平。
    
    以南方一所高校的奖励为例:SCI 与SSCI收录论文的奖金6000元,EI收录论文4000元,而文科在《新华文摘》等刊物发表的奖金是2000元,相差悬殊。问题还在于,这所高校在《新华文摘》发表的文章几十年没有一篇,即使是其他类型的一级刊物,也是一年不到一篇,在SSCI收录的论文更无一篇。可是,在SCI与EI收录的论文一年达三四十篇,其中一位教师个人一年就有6篇。每年的科研奖励一公布时,文理科悬殊巨大,常引发人们对于奖励标准的质疑。
    
    这种状况在全国都一样。以中国农业大学为例(资料来自网络),截止2009年1月1日,该校2008年12月份,师生发表论文被SCI、SSCI、EI收录151篇,其中SCI收录123篇,SSCI收录1篇、EI收录27篇。把大概念的理科SCI收录123篇和EI收录27篇相加,文科与理科比是:1:150。
    
    再举一个例子,厦门大学在2003-2006年三年里才有14篇论文在SSCI收录刊物上发表。而在高等教育基本理论研究上有奠基性作用的全国著名教授潘懋元先生,一辈子被SSCI收录的学术论文才9篇。更多研究中共党史、中国文化、中国基础教育的著名学者一辈子都没有一篇学术论文被SSCI收录。想想一些年轻的理科教授一年在SCI收录或在EI收录的学术论文就达十几篇甚至几十篇,我们对中国高校的这些政策及导向真是无语了。
    
    不单是文科,甚至我们讲的广义的理科中的工科也有意见。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化工大学教授高金吉撰文在2009年5月18日《科技日报》中直言不讳地指出,用理科教育标准来考核工科非常不合理。现在的学生大多数不是按工程师培养,而是以建模型、做研究、写论文为目标,这样就不可避免的出现博士生研究课题的软化、虚化、假化现象。
    
    尽管近年来,过去大谈SCI、SSCI、EI论文的高校管理者自己也越来越意识到,单讲SCI收录论文不行了,因为SCI收录论文太滥了。于是有学者又提出了“影响因子”问题,对“影响因子”小的SCI论文不认可。但对于研究文科的广大高校教师而言也还不是什么好消息。
    
    作为一个国家,假如文理的发展过于畸形是很不正常的。
    难道就没有一些权威部门根据我国科研的实际情况,对高校这些畸形的评价体系进行有针对性地梳理?非要等到泛滥成灾了才有声音?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