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妇女与民运/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3日 转载)
    
    武振荣
     《民运政治论纲》(之13) (博讯 boxun.com)

    
    政治在历史上好像天生就男人的事业。古今中外政治人物名单上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男子汉大丈夫”,只是在20世纪的后半期,政治出现了女性化的特征,并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在政治活动和政治斗争日益脱离“枪杆子”传统时,政治过程的文明化使男性肌肉里的力量失去了传统的价值,在权利和话语上,男女之间获得了平等。事物的发展还在于,现代民主政治和平进程不会适可而止,它发展的趋势愈来愈迎合女性审美观。因此,一个非常成功的政治家首先是一个讨女人喜欢的政治家。如果大片女人讨厌一个政治家,他肯定就没戏了。
    
    但是男女之间的差别,得需要说一说。世界上现有的伟大宗教都是男人创立的,佛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包括现代的巴哈伊教创始人都不是女人。女人做了一辈子的饭,但是有几个大厨师是女人呢?在中国方言中,称女人为“屋里人”,是说她们是职业性的缝制衣服之人,但全世界顶尖级的服装设计师不都是男人吗?至于说数学、科学、形而上学之类的事情,古人早有定论,说是不适合女人。
    
    说到政治一事,过去中国政治家的队伍是男人的队伍,偶尔闪出一两位伟大女性,如吕后、武则天和慈禧太后,就其能力和本事而言,几十打男皇帝都不及之,可是,且慢这三位掌权了权力的女人通向权力的道路却是睡着男皇帝之“龙床”,试想慈禧太后若不是跟咸丰皇帝结婚,而是根假设没有入宫当太监的李莲英结婚,大不了是一个童养媳,能主宰中国近半个世纪吗?
    
    上帝创造了男人,从他身上取下了“一条肋骨”,创造了女人(见《旧约全书》),所以,同男人比较起来,女人存在着“材料”方面的缺乏。可我这些一说,女同胞千万别泄气,古代人对于人类从自然界站立起来的那一刻中男性能力的生物学意义给了一种夸大式的陈述,打起了人类历史叙述的框架,“起源”上的问题未被当真,我们且不用细追,所以,我们只说女人在政治上弱于男人的事情是“历史”的就可以了,而我论证的政治则是从历史而来的当下政治或现代政治。就此,现代政治转向女性是有道理的,它符合我们中国哲学上的阴阳变化观点。
    
    如果说传统政治是“刚性”的,则现代政治是“柔性”的。老子“以柔克刚”的哲学可以启迪我们的思想。老子生前给学生们讲课时,把自己的口张开,叫学生们看里边的东西(这个做法是非常幽默的),牙齿是口里的“刚性”器官,硬的很,可是呢?人以上40-50岁,它就不行了,如果不借助于医疗手段,80-90岁的人几乎都要掉牙齿(陕西方言中有“没牙老汉”的话);可舌头是口里“柔软”的组织器官,这家伙却掉不了,人死了它也存在啊!以柔克刚的道理就寓于期间。老子在人口腔里发现的辩证法现象启发了我们民族的智慧,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我在中国生活的时候,单位上的人在闲聊中国的事情时,无不说道“阴盛阳衰”。可仔细一想,这岂不是传统的“阳盛阴衰”的一种反动。
    
    
    在现代政治中,好大喜功的男人们为了讨好女性,都努力使自己异性化,毛泽东柔软的手,苏家诺讨女人喜欢的脸蛋,克林顿专盯女人的色色咪咪眼睛,都表明他们曾经拜倒在石榴裙下。除了这些赫赫有名的当权派人物不说,就说现在的普通人,特别是青年男人,情况更糟糕,男性小青年为了追求酷,刻意使自己女性化。在日本目前时兴“草食男”就是例子,这些人在外观上模仿女性,穿女人式衣服,留长发,染指甲,出门精心打扮,甚至有的小便时和女人一样的蹲下,而不向男人那样站着。我们大家知道,过去的日本男人是以武士道精神著名于世的,可现在“食”“草”的“男人”怎么可以“武”得起来呢?这单单是日本现象吗?不,“草食男”风气有向全世界流行的趋势。我看,我们中国那一片小青年中,“草食男”也不少啊!
    
    现代政治生活的“去武”性现象,本身迎合了女性的柔软,铁血时代男人们的铿锵之音慢慢的消失了,国事、天下事、社会事都在靡靡之音中被讲述着,情况偶尔被打破,出现了如“9•11”那样的事件,报道恐怖事件的声音中女人的哭声最为凄惨!
    
    说到这里,中国民主运动怎样在妇女中开展工作,显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过去的的年代里,中国曾经被“妇女能顶半面天”的话语所浸泡,在农村和工厂,人们吃大锅饭,男和女好像是平等的,但是,大锅饭体制被取消后,经济发展的畸形造成了“旧社会”的复辟,两性之间的差别回到了1949年之前,甚至回到了清初民末,在所谓的“经济大潮”下,妇女——这个“翻了身”的“半面天”,又沉了下去了,到今天为止人们似乎寻找不到救治的良方,无论怎么说此问题关系到13亿人的一半啊!
    
    我生活在中国时,当时陕西省有一出民谣如此唱道:
    
    “一代领袖毛泽东,
    战鼓擂得咚咚咚;
    二代领袖华国锋,
    接班三年不定用;
    三代领袖胡耀邦,
    全国土地分了个光;
    四代领袖赵紫阳,
    他给学生帮倒忙;
    五代领袖江泽民,
    亿万妇女齐卖淫!”
    
    人事的变化如此之快,过去被认为是“革命的妇女”,眨眼间变成了自甘堕落的人群(过去的“红色娘子军”被戏称为“黄色娘子军”),而对这样的人群你要叫她们相信“民主”那是困难的。仅当民运中的妇女问题是一个很大的难题时,如何用民主的方法去恢复那过去的那一段“解放”史里的价值,就是一个可以选择的突破口。
    
    维系民主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公民具有较高的政治期望,所以,回顾我们中国人过去的历史和作为时,抓住那些政治期望发展的片段,即使它被政治上的乌托邦主义所包裹,我们的责任也不是要“否定”它,而是在去除乌托邦幻影的同时,立起民主希望的标杆。在妇女的问题上尤其如此。在与“解放”发生联系的岁月里,广大妇女把自己当成“半面天”(是不是,或者够不够是另外一回事),这样的心态可以促使人上进,可急转直下,妇女把自己的肉体当成“商品”(中国过去有“商女”一词)一样的可以出卖的东西时,社会里的“一半人”就沉沦了。在“一半人”沉沦时,你说“中国的崛起”,不是痴人说梦又是什么呢?
    
    现状虽然不容乐观,但是如果你分析某些宗教的、政治的或者社会的现象,最积极的人群往往却都是妇女。中国生产队时期的农村中的积极分子几乎80%都是女性,因此,我在农村生活时,不断地听到人们这样的话:“女人积极起来了,男人给她们拾鞋子都跟不上!”所以,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中国妇女在要求民主的运动中采取什么态度,是运动成败与否的关键。
    
    2006年黄慈萍女士写了一篇文章,叫《从人权意识谈“妇女回归家庭问题”》,其中说道:
    :“平时人们常常不理解我对民运人士‘人权意识’分数的打分方式,我觉得我的打分方式不同,在我这里对女人的态度算做总分的50%——世界上毕竟有50%的女人么?这么一来,我看都不及格了,‘人权意识’不及格,还有多少资格来谈人权搞民主呢?”其实黄慈萍是对的,中国民主运动如果是关乎提升中国人民地位的事情,那么,在中国人当中妇女地位最低下的情况就应当引起人们的特别关注,她说:“现在中国社会出现了‘包二奶’、‘三陪女’、‘卖淫’等现象,是妇女地位低下的一个左证”。要解决这样的问题,中国民主运动必须重新举起“解放妇女”的旗帜。在目前分配制度极端腐败的情况下,如何启发和提升妇女的民主意识是每一位民运人士应当认真对待的问题。
    
    前一向,湖北省巴州发生了邓玉娇事件,事件中,我发现了一个可以被称之为未来妇女运动导火索的环节:“北京中华女子学院42名大学生发表声明呼吁社会一起关注和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与人格尊严。”(见《博讯》2009-5-25《邓玉娇案震动北京大学生 六四前政府很紧张》)。为此,她们发表了一个《公开声明》:
    
    作为国家的公民,作为大学生,尤其是中华女子学院的学生,我们对于发生这样的致人死亡的悲剧感到痛心,更为发生这样女性受欺侮的现象感到愤怒!我们认为,‘邓玉娇事件’背后体现出的女性权益及人格尊严维护问题值得深思,于是便想到了做这样一个公开的倡议。
    
    邓玉娇事件到今天基本上算是平息了,官方“让步”是一个主要的原因,如果不是这样,邓玉娇被判入狱,那么,上述中华女子学院42名大学生们的倡议极有可能唤起一场民主的妇女运动。邓玉娇事件没有最终在中国社会成全“蝴蝶翅膀的效应”固然使人遗憾,但6.5亿扇动着翅膀的“蝴蝶”,总是有一只可以引起“风暴”的。现在我们要观察中国的事情,就应该掌握一个见微而知著的技术,否则,就只有等事情碰到人的脚面才看到它的存在。
    
    在这里,我们如果把50年代发生的“解放妇女”运动看成是一种政治的宣传或者“空头政治”,就是说,它是一个雷声大,雨点小的运动,没有实际的成效,那么,面对宣传所造成的政治上的“空”,我们为什么不可填上“民主”的“实”呢?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民族永远是一个生活在记忆中的群体。所以,当某一个民族在面临重大变革时,激活某一项记忆往往可以造成此民族奋发向上的积极后果。
    
    2009-7-2于韩国首尔《民主论坛》上载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群体事件面面观/武振荣
  • 启蒙与梦/武振荣
  • 鼠标能点出民主吗?------《民运政治论纲》(之9)/武振荣
  • 三句话/武振荣
  • 泰山与麦秸/武振荣
  • 论解放/武振荣
  • 论当前政治批判的错误倾向/武振荣
  • 坐在“金山”上的叫花子/武振荣
  • 武振荣:目前中国欠缺什么?
  • “6.4”精神解读/武振荣
  • 水泊梁山:一个理想的、兄弟般的第二社会——网上论《水浒》(四)/武振荣
  • 论《水浒》英雄——网上论《水浒》(三)/武振荣
  • 《水浒》:是“聚义”还是起义?——网上论《水浒》(二)/武振荣
  • 武振荣:揭去红皮说《水浒》
  • 武振荣:诗五首
  • 致胡锦涛的公开信/武振荣、邓韫璧
  • 真理三论(下)/武振荣
  • 武振荣:真理三论(中)
  • 武振荣:真理三论(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