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放改译“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奚兆永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2日 转载)
    
    高放先生在去年3月17日《北京日报》的《理论周刊》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句译语可否改译》的文章,同时又在《探索与争鸣》第3期和《文史哲》第2期发表文章,提出要将《共产党宣言》结尾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改译为“所有国家劳动者,联合起来!”。为了批评他的观点,我曾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网上发过一篇《评高放改译“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之议》。之后看到郑异凡先生也有文章对其观点提出了批评,此事也就过去了。最近在网上检索,发现在我的名下有一篇高放先生写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句译语可以改译——敬答郑异凡、奚兆永先生》的文章,发表在《探索与争鸣》今年第2期,于是找来拜读。不读则已,一读才知,高先生的答辩问题很多,值得作进一步的讨论,于是写成此文,作为对高文答复的答复。
     (博讯 boxun.com)

    
    一、Proletarier不是 Arberter,只能译为“无产者”,不能译为“劳动者”
    
    
    在高先生的答辩里,用了很大的篇幅证明,在德语里Arbeiter一词具有多种含义,既可以译为“工人“,也可以译为“工作者”、“劳动者”。但是,他忘记了,我们讨论的是Proletarier一词的翻译,而不是Arberter一词的翻译。德语的Proletarier一词来自一个古拉丁语,只有一个含义,就是“无产者”。实际上,不仅德语,欧洲许多国家的语言,甚至一些亚非国家语言,该词也采用此拉丁语。我曾把《共产党宣言》最后后一句话“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德文原文即Proletarier aller Länder, vereinigt euch!输入到“google翻译”里去,结果得到的相关的译文是:
    
    
    
     ——其英译文是Proletarians of all countries, unite!
    
    
    
    ——其法译文是Prolétaires de tous les pays, unissez-vous!
    
    
    
    ——其意大利语译文是Prolétaires de tous les pays, unissez-vous!
    
    
    
    ——其希腊语译文是Proletarians όλων των χωρών, ενωθείτε!
    
    
    
    ——其西班牙语译文Los proletarios de todos los países, uníos!
    
    
    
    ——其加泰罗尼亚文译文是Els proletaris de tots els països, uniu-vos!
    
    
    
    ——其丹麦语译文是Proletarians af alle lande, foren jer!
    
    
    
    ——其芬兰语译文是Proletarians kaikkien maiden, yhdistyä!
    
    
    
    ——其俄语译文是Пролетарии всех стран, соединяйтесь!
    
    
    
    ——其波兰语译文是Proletarians wszystkich krajach, unite!
    
    
    
    ——其土耳其文译文是Proletarians bütün ülkelerin, birleştirmek!
    
    
    
    ——其希伯来语译文是Proletarians של כל המדינות, להתאחד!
    
    
    
    ——其阿拉伯文译文是Proletarians جميع البلدان ، والتوحد!
    
    
    
    ——其日语译文是Proletariansすべての国の団結!
    
    
    
    在所有这些语种里,这句话的德语主词Proletarier全部都译为“无产者”。这在欧洲的语言里固然很好理解,但是,像日语和阿拉伯文也直接采取了用英文拼写的古拉丁语Proletarians一词进行音译的做法就很值得我们重视。这样一来,在世界的绝大多数语言里,“无产者”都采用了古拉丁语的词汇,免去了意译的麻烦,而这个词也像international(英特纳雄奈尔,国际)一样象征了全世界无产者的团结一致。
    
    
    
    实际上,在中国近代翻译的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将Proletarier直接音译为“普罗列塔利亚”的情况。在上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这个“普罗列塔利亚”(又简称“普罗”,出现了如“普罗大众”,“普罗文学”等词汇)也和“布尔乔亚”等词一样曾经在知识界广泛流行过。据高先生说,台湾的管中琪先生在其所译的《共产党宣言》里将Proletarie译为“普劳分子”,高先生认为这是一个“新奇的译法”,其实,如果联系到上世纪20-30年代将Proletarier音译为“普罗列塔利亚”和“普罗”的情况,就既不新也不奇了。“普劳”实际上只不过是将“普罗”的“罗”改为与之语音相近的“劳”字而已,其目的是想把音译和意译兼顾起来,但是这个兼顾并不成功,因为从意思上来考虑,这个“劳”字并不准确。至于该译本大反中央编译局译为“无产者”,说什么“对工人而言,他们至少还有‘劳力’这一财产,而非彻底的‘无产者’”,那也确实太过分了。应该说,这样一来就不只是对中央编译局的“批评”了,而是对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批评”了。马恩所说的“无产者”,指的就是没有任何生产资料而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的工人,如果连劳力也没有,那岂不成了奴隶?哪里还是什么“现代的工人”?这一切都是和马克思、恩格斯对资本主义的分析背道而驰的。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评李锐的《向胡耀邦学习》/奚兆永
  • 奚兆永:如何看待资本主义社会的“新社会因素”——并评“李文”所主张的改良主义观点
  • 评白岩松、陈季冰的贫富观和民意观/奚兆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