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两个大熔炉:香港“七一”游行与四月青年论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2日 转载)
    
     北京后改革研究所
     (博讯 boxun.com)

    
     一如以往,今年的香港“七一”游行再次成为不同诉求的大熔炉。除了民主派的示威者,也有争取检讨薪酬制度的公务员、不满旧区重建拆迁赔偿的民众,还有同性恋者关注团体走上街头。我喜欢这种混杂热闹的大熔炉, 而不喜欢单纯的自由、民主的空口号,也不喜欢空洞无比的政改道德诉求。
    
     自由主义的诉求,不是显性的总体诉求,当然自由立宪的视线,可以带来总体良好解决的政治效果。因此作为隐性总体诉求的自由主义提出,并不会对底层民众有太大吸引力和号召力。当只有受到启蒙运动影响的学院知识精英以及底层民众中的潜在知识精英(潜在知识精英的代表,例如是秉持经济自由主义的半穷半富的白领),他们的自由诉求,可以作为全体人的出路和希望,也就是说他们的上升与共同体的整体利益一致,这时候自由诉求才能成为时代真理或者时代精神,正如中国80年代改革那样。自由与民生、解放、平等之间,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可是当发生了重大情势变更,学院知识精英与潜在知识精英的上升已经大致完成,并且与权贵之间构成大鱼小鱼的联盟关系,这时候底层民众的上升和崛起,就成为时代的首要任务。当然他们会沿着学院知识分子与潜在知识精英的轨迹,会模仿他们,可是底层民众与权贵精英联盟,就成了对立面。在这个过程中,底层潜在知识精英对学院知识精英,学院知识精英(包括底层潜在知识精英)对权贵有一种取而代之的渴望和迫使其让位的批判,前者体现为对其学术霸权的自由价值批判,后者体现为对其政治霸权和经济霸权的自由价值批判,但是这时候的自由诉求,已经无关时代的真理,而是权贵精英联盟内部分赃不均的问题。这时候,如果再用自由主义排斥自由的民主或者民主的自由,自由主义总体诉求的隐性将丧失殆尽。
    
    过去学院知识精英打着民族、人民的旗帜,最后在得到小特权的同时,确实也带动了一点点进步。学院知识分子在两头、特权阶层与人民之间磨蹭,是典型的摇摆分子。如今的底层潜在知识精英,也进入这种历史关口,他们同样也打着民族、人民的旗帜,心里盘算着小利益,羡慕着小特权,也是在两头之间磨蹭,他的一头是底层人民,另外一头不是特权权贵阶层,而是学院知识精英。底层潜在知识精英想接壤的,是特权权贵阶层,可是真正看得到头的是学院知识精英。
    
    如此一来,底层潜在知识精英完全是可能是从权贵精英联盟中脱序而出的“资产阶级欲望暴徒”,如从乡土秩序中脱序出来的流民一样。权贵精英联盟内部的分赃,已经基本完成,如果底层潜在知识精英一定要延续参与,那么只有靠内部殖民的进一步加剧与对外帝国主义侵略、掠夺。大国崛起等帝国主义冲动受到底层潜在知识精英的欢迎和呐喊,受到80后爱国青年的鼓噪,原因就在于此。从内心深处来说,一方面他们受内部殖民的苦,另一方面渴望转嫁他人,自己成为人上人,所以他们并不渴望内部殖民的打破,如果打破了,他们的成为人上人的希望概率更小的,对于他们来说,自由价值意义不大,而只有他们身陷困境,例如遭遇大规模失业,劳资纠纷、或者言论自由被限制,他们才知道自由的价值,才认同于自由主义。这是我在四月青年论坛(http://anti-cnn.com/forum/cn/index.php)观察的结论。
    
    经过几十年的高等教育和启蒙,已经有大量的知识精英,这种人口结构,已经不是封建时代的科举制度能够解决。封建时代的读书人,占人口比例甚小,每四年只要割韭菜一样,一茬一茬割走,就可以维持千年。现代启蒙教育大规模展开,造就了大量知识精英,从而使教会和科举作为上升机制变为不可能。当大量知识精英储蓄在那里,并且江山代有才人出,出现了掌权和未掌权的区别,参与分赃和未参与分赃的区别,那么就会有不断的新精英对旧精英替代,几十年一次长江后浪推前浪。这种情况尤其因为98年之后的教育产业化造就,未来十来年内大约以千万的失业大学生,而变为极恐怖。
    
    大量知识精英,造成新一代精英出现,就要精英的替代,而且只有底层潜在知识精英才会于对底层民众产生仇恨,仇视起源。
    
    中产阶级的成为社会主导力量,并不仅仅是市场经济和财富导致,更主要的是通过启蒙教育。现代化大规模教育让大部分底层人,都有可能成为知识精英。知识精英就是有知识的“末人”,其知识和教养,也仅仅是一种必需性和渴望,而不是自由。现代性批判思潮中对布尔乔亚的批判,也就是知识精英的批判。现代性危机之所以被提上议事日程,正是因为学院知识精英和底层潜在知识精英,成为社会的大多数,并且加上民主和平等政治机制,成为主导力量。
    
    这是一种伪装卓越和仿冒精英的赝品。精英是自由和责任,而伪装精英是渴望和特权,是妒忌和掠夺。他们相信自己从自我保存的生存伦理中提拔出来。科技和进步,让本来作为社会底层大多数的他们相信,自己能够克服生存、社会贫困问题,也能挤入精英的范围。
    
    所以现代性的标志就是革命,没办法不革命。掌权精英不会长久,不断的被取代,被革命。一旦新精英上台,就成了需要被革命的旧精英。未掌权的新精英,打着自由民主平等共和的口号,联合底层为生存努力的民众,不断后浪推前浪,掌权之后,又开始推行反自由民主平等共和的措施,满足自己的欲望和激情。这样的过层中,自由民主平等共和得以一次比一次多实现一些。
    
    所以底层潜在知识精英的政治成熟,回归公民社会,回归底层民众,是当前最主要的任务之一。底层潜在知识精英渴望进入权贵精英联盟,那么政治社会结构进一步恶化,内部殖民进一步加剧,不计后果的非理性帝国主义冲动将出现在历史舞台,就像德国纳粹一样,给中华民族带来莫大灾难。
    
    要得以回归公民社会,那就必须改变过去的政治分配社会资源的结构,改革时代已经由市场分配占据了一小部分,需要进一步加大市场分配的份额。还有就是需要扭转政府与公民社会的关系,通过普选,让公民社会决定政府、政治,自身成为中心。知识精英包括底层潜在知识精英的自我实现,并一定都需要进入政府成为官员,而得以满足。就像家庭教会的牧师,可以不做官而一生作社群的事功,作为自我的实现和志业。也就是公民社会自身成为目的,这样就可以容纳大量的知识分子,而不要打破头皮一定要进入政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以公益事业为目的ngo等等,诸如此类的工作,获得社会地位和荣誉,要比官员高,而且必须让从政成为一种鸡肋,风险极高,动不动就遭人唾骂,动不动下台,如此方可扭转政治是最佳的人生舞台的历史格局。
    
    如此让整个共同体成为一个不同诉求的大熔炉,有的人想做官,有的人想当老师,有的人当活动家,有的人当民众。底层潜在知识精英,正如四月青年论坛那一些80后爱国青年的论坛发言,是不同诉求的大熔炉的雏形,目前价值观混乱而无序,只有回归公民社会,告别自己参与内部殖民和帝国主义的冲动,才能获得统一性,在一元中多元,在多元中一元。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把“非法之法”悬搁起来就是当前最大胜利 —评"绿坝"软件规定推迟
  • 陈永苗:公民社会道德法庭判决邓玉娇无罪
  • 后改革《中国人不高兴》/陈永苗
  • 邓贵大的强奸会在那里发生/陈永苗
  • 邓贵大的强奸会在那里发生/陈永苗
  • 杨恒均和陈永苗也须要接受“启蒙”/李悔之
  • 官民矛盾是主要的/陈永苗
  • 陈永苗:谁有害人的太自由,谁有被害的不自由
  • 《中国不高兴》:烂人眼里的烂书,牛人心里的牛书/陈永苗
  • 只有“共同富裕”:才能“大国崛起”/陈永苗
  • 陈永苗:二批刘吉
  • 陈永苗:被左王魏巍告到中央军委之后的想法
  • 重建公民社会/陈永苗
  • 陈永苗:改革三十年是奴隶上升的时代
  • 鼓吹“还地于民”:一次猴子捞月/陈永苗
  • 陈永苗:“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宪法性辩护理由
  • 新土改:败家子倾家荡产的最后赌注——写在十七届三中全会之后/陈永苗
  • 陈永苗:不要把诺贝尔和平奖变为革命奖
  • 请直面一个问题:对权贵启蒙,有用么/陈永苗
  • 陈永苗:关于追究邓贵大强奸罪的虚拟举报
  • 陈永苗:巴东那一堆土人太土了
  • 陈永苗:玉娇龙案是一个分水岭:维权或启蒙
  • 陈永苗:成都五四散步比厦门PX散步更进一步
  • 王岐山的学者生涯/陈永苗
  • 《参与》专访知名宪政学者陈永苗(图)
  • 陈永苗:“史上最牛钉子户”把《物权法》钉进维权时代(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