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沦丧的中国教育精神/谢青桐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30日 来稿)
    
     一位老同学告诉我,高考岁月已整整过去十年了,可关于高考的梦至今还不时纠缠着她的睡眠,梦境形形色色,有复习迎考、挑灯夜战的度日如年;有目瞪考题、无以解答的焦急如焚;还有张榜前夕、命运未卜的夜不能寐。恐惧、焦虑、担忧,黑色的梦真真切切地延续了十年之久,后来我明白,这个挥之不去的幽灵不仅笼罩着这位老同学,笼罩着我,它顽固、诡谲地飘荡在一代又一代“过来人”的梦魇中。
     (博讯 boxun.com)

    教育本以立人、树人为初衷,其原始本意却遭到消解和曲解。这种在纯粹功利主义意志驱使下形成的摧毁创造精神、压抑思想个性的教育机制在中外教育史上堪称史无前例。
    
    应该说,孔子两千年前确立的“学以致其道”的教育思想是十分先进而科学的,《论语》中阐明了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使“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是为了通过出仕从政来弘扬仁道,建立理想社会。由此,孔子制定了一系列极其宝贵的求知和教育方法。两千年的中国传统社会中,官方利用、控制了儒学而把“学而优则仕”规定为个人实现人生价值的唯一途径。作为体现形式的科举制度一方面委实让大量无权无势的民间读书人脱颖而出,尤其是在唐、宋时代科举制度对中华民族社会发展和文化精神的振兴功不可没;但另一方面,“不仕无义”的执着进取理念在世俗社会的变迁中演为一种急功近利的对功名利禄的狂热追逐,并在中国传统社会的后期明清时代发出了《儒林外史》式的旷世悲音。总之,“应试教育”的传统从此在民族文化中深深扎根、沉淀,并无情地消解、吞噬了教育原有的人文精神(特别是孔子倡导的儒家教育精神)。
    
     二十世纪初,中西文化的碰撞曾在中华大地上迸发出绚丽的火光,那就是蔡元培倡导的的“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的教育方针,并因此创造出光荣而优秀的“北大精神”,开创了新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精英情怀。然后由于政治命运的动荡,经济基础的薄弱,人口素质的滑坡,特别是十年“文革”的摧残,中国教育精神在现代化转型的不可逆转之势中无所适从,一蹶不振。
    
    以市场经济为特征的现代社会转型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人的素质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只有弘扬人的理性、思想、个性,社会才有可能理性、健康地向前发展。这就要求受教育者具备热爱自然与生命、捍卫真理与正义、崇尚美与自由等最根本的人文冲动,这也正是素质教育的内涵所在。中国现代翻译家傅雷在教育其子傅聪时,首先没有送他出国学习音乐和自然科学,而是对他进行“做人ABC”的教育。深得法兰西文化精神熏陶的傅雷,非常清楚一个道理那就是:教育一个孩子,在让他成为一个“某某家”之前,首先要让他做一个身心健康的人,否则无论怎样功成名就,也不会对人类有多大贡献。这一充满深沉父爱和博大情怀的教育精神贯穿了整个《傅雷家书》,也影响了傅聪奋斗进取、淡薄名利的一生。
    
    应试教育的种种荒诞离奇,如今已经在不计其数的试卷、考题中被演绎得无以复加。古怪的文字游戏,荒谬的标准答案,变态的偏题难题,究竟是激发学生的素质、潜能,还是扼杀孩子的智慧与创造力?一个著名的事例是,一道语文标准化试题为“雪化了,变成了什么?”标准答案是 “变成了水”,可一个孩子答为“变成了春天”,阅卷老师判为错误。从深层次思考,这可被视为中国应试教育制度酿成的一个悲剧。在标准化试题以高度权威的面孔垄断教育知识领域的年代里,对真理的探索、追求精神安在?文化的宽容、自由精神何在?这一切,本来都是读书、求学的首要目的,然而在为考试而考试的动机驱使下,被折磨得无可奈何的老师、家长和学生已经无瑕顾及一个原本美好的理想:十多年的寒窗苦读终究是为了百年人生的价值关怀,为自己,也为他人,为把一个生动、丰富、完善的个体融入千姿百态的群体,以驱动社会的和谐发展。
    
    应试教育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一切偏重实用、目光短浅、瞄准眼前、心浮气躁。眼前需要什么就学什么,今天学外语,明天学钢琴,后天学书法,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学,有没有必要学,适合不适合学。实用主义教育培育出来的孩子多为“工具”、“机器”, “工具”和“机器”都只能被使用,没有生命力和创造力,也谈不上发挥主体意识和人格动力,这种人格类型当然没有能力承担起改善、整合社会人伦关系和生存处境、推动历史前进、弘扬民族精神的艰巨使命,甚至大多数都没有能力对自己、对父母负责。
    
    没有人愿意将下一代变成“工具”和“机器”。十年“文革”造就了可怕的文化荒芜,其后果至今还无处不在地影响着当代中国的社会生活。我们实在不能再制造新的文化精神荒芜,因为缺乏爱的关怀、缺乏人文内涵的教育与“知识越多越反动”的教育在本质上没有太多区别。
    
    如何去“救救我们的孩子”?老师、家长和孩子自己当然都左右不了驶向冰山的泰坦尼克号教育之舟。我想起了“文革” 刚刚结束时,中国作家王蒙来到法兰克福作客时,用羡慕不已的目光打量着阳光明媚的草坪上那一大群蓝眼晴的孩子,他们生动、自由、无拘无束。踏着钢琴曲舒缓的节奏,在灰褐色的鸽群中轻盈地奔跑,奔向远大的前程,奔向广阔的人生……
    
    这一传统来源于两千多年前的希腊爱琴海之滨,亚里斯多德勇敢地向他的老师柏拉图宣称:“我爱老师,但我更爱真理。”这个具有非凡意义的教育神话,从此托起了欧洲文明的太阳,在此后两千多年里,整个欧洲文化始终在一种大胆的怀疑、追求精神中奔向未知的明天。
    
    我们应该向那些为数极少的在棉被里打手电筒阅读“约翰·克里斯多夫”的孩子致敬,向那些久久伫立在阳台上用天文望远镜遥望神奇夜空的孩子致敬,更向那个在考卷上回答“雪化了,变成春天”的孩子致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教育改革要敢于触及深层问题
  • 教育腐败 到处泛滥/王宏江
  • 应试教育促使了“分不够,钱来凑”
  • 高考改革 不能损害教育公平/侯金亮
  • 应试教育严重扭曲教育本质/阎宏伟
  • 杨瑞平:如何加强大学创新教育
  • 毛新宇 党八股教育的废品吗/刘逸明
  • 请关注义务教育教师从落后地区流出问题/庄聪生
  • 如何促进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 市场化中的“股市、住宅、教育”/华沉思
  • 教育乱收费的最高境界是家长"自愿"交
  • 教育公平:政府責任的「邊界」/ 周大平
  • 中国教育的文化更新和体制改革/朱戈良
  • 铜川教育资源有限领导子女先请/张天蔚
  • 从两个孩子的经历看教育存在的问题/朱长超
  • 北京教育不公平 家长和学生寝食不安/王匡忠
  • 五四.六四.十一與國民教育/呂潔
  • 应试教育正在摧残下一代的健康/王旭东
  • 致教育部 一切从实际出发/刘晓林
  • 新闻战线开展“三项学习教育”活动
  • 网络疯传中国青岛莱西教育局局长被枪杀
  • 漯河育才学校:9岁少年校内“上吊”身亡 市教育局竟不知情
  • 教育部就09年高考发出五项禁令和三条温馨提示
  • 副县长之女对同学施暴续:教育局称打架用词不当
  • 教育部否认高考人数减少缘自就业压力
  • 中共推行“新爱国主义”教育
  • 高官之女施暴弱势女生续:教育局发通告轻描淡写(图)
  • 教育財政投入「4%」難在哪里/周大平
  • 中国官场腐败祸延教育:校门只为权贵开
  • 被政治局常委点名批判之后,他表示拒绝接受“教育转化”
  • 中国教育部副部长:留学生回国前应确认健康状况
  • 教育部:校舍因质量遇灾垮塌要问责政府
  • 广州市教育局网站连续数月链接涉黄页面
  • 教育部:“罗彩霞事件”性质恶劣 查处决不手软
  • 四川教育厅副厅长:一些捐建学校存在超豪华建设(图)
  • 教育部发布第二次预警 要求做好手足口病防控
  • 教育部批准云南课改方案
  • 杭州教育局主任郑利敏编造“放春假”谎言
  • 赤裸裸的不公平---职业教育教师受政策歧视
  • 没有作为的文昌市教育局/王泽月
  • 致国家教育部长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莆田学院和文通公司蒙骗了
  • 天津市黑暗的小学教育
  • 中国政府实行的是没有诚意的义务教育!/张建
  • 教育部长“辞退”代课老师,无耻?
  • 揭露教育部十宗罪
  • 成都教育局纵容包庇,树德联校逼疯女生
  • 成都教育局行政乱作为七年 导致红军后代几近精神失常
  • “10%”看教育部的水平
  • 教育部文件暴露惊天骗局:大学在如何非法牟取暴利!
  • 审坤:谁在“逼良为娼”? 万恶的教育乱收费
  • 姜福祯: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 中国官员汽车一年烧掉全国一年教育总经费!
  • 政府再作蘖:中国流动人口子女被摒之教育门外
  • 白桦: 教育买卖在中国
  • 江西小学爆炸突现中国教育悲惨的困境--触目惊心的资料大披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