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维权英雄、爱心义工陈杨轶事/王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30日 转载)
     陈杨:江苏盐城大丰地区人士,生于1986年,现年23岁,是一个在沿海鱼米之乡长大的孩子,父母对他的喜爱不仅因为他是家中的独子,更是因为他聪明好学、与人为善,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学校中的佼佼者,16岁考高中那年,他以整个大丰地区前10名的优异成绩考入大丰市中学,并被推荐为学生代表在全市中学发表演讲,老师家长一直认为他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无疑,在这个阶段陈杨是父母的骄傲,也是大丰中学的骄傲。 (博讯 boxun.com)

    
    陈杨在18岁的时候身高就过1.80,长得高大魁梧但不是很善言谈,见人总是谦和的微笑。
    
    他有很强的语言学习能力,每到一个地区,总能很快学会当地语言,当然英语也是顶呱呱,见到老外能够极其流畅的交流。同时他还非常喜欢音乐,无论是舒缓的歌曲还是激荡的摇滚,他都唱得相当不错。
    
    在考入大丰高中后,一个让陈杨父母永远搞不懂的问题出现了,一向好学的陈杨竟然不想学习了,在整个3年的高中学涯中他游荡了2年多,眼看就要进入高考阶段了,父母心急如焚,无论怎么规劝都无效,不得已,父亲决定让母亲在学校附近租房专门给陈杨做饭看管督促他学习,这两三个月的付出没有白费,陈杨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徐州的矿业大学,父母荣耀,一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但是,他们两个高兴得太早了,让他们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陈杨在学校呆了一年半就自行休学,到临毕业的时候,父母才发现孩子已经离开学校多时,陈杨的举动令望子成龙的父母震惊异常。
    
    那么,陈杨到底为何不想上学甚至要逃学呢,这可能到现在还是父母心中的疑团。
    
    据陈杨好友讲,他在上初中的时候已开始反思社会,思考社会的不公平现象的缘由,因此便开始阅读大量的课外读物与教科书对比,以求解答他心中的疑问。他不想上学是对现有的教学方式反感,他认为学校这种教学方式简直是误人子弟,几年的教程他完全可以用几个月来完成,但他不忍心父母对他的付出落空,简单复习了两三个月,随便填写了一个大学,根本就没指望考上但还是考上了。
    
    到了大学,他被推荐为学校学生会干部,但他还是不能忍受学校的不良校风与古板的教学方式,校园里整个学习过程都是在玩,大学成了年轻人恋爱的一个场所,他曾经说过,不允许自己在这里虚度光阴,无端消耗自己的青春年华,如果他再不离开学校就会崩溃。他要走入社会,切实为百姓做些有益的事情。
    
    在校一年半,陈杨终于忍受不了学校里乌烟瘴气的氛围,毅然搬出学校,在徐州郊区租了间民房,用平时省吃俭用的钱买了台电脑开始研究学习计算机编程,然后开始以修电脑为生,在积累了一些资金后,便跑到苏北开始走乡串户调查农民的真实生存状况,这场调查下来,带给陈杨的除了震撼,更多的还是心痛,民众的真实生存状况与教科书及新闻报道上的差异是如此之大,穷乡僻壤的农民贫穷度与教育条件,与大都市的繁华形成了天堂地狱之别。
    
    这场真实的社会实践,终于让这个刚刚20岁的年轻人醒悟,社会不公正的症结在于制度!
    
    回来后他痛苦不堪,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国家,对于他一个刚刚涉世的年轻人而言,想改变这种不公平的制度与国人贫困面貌,他明显感到自己力量的微弱与渺小,他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但那些贫困地区孩子们褴褛衣衫、枯黄脸色在他面前又挥之不去,他真切的想帮助他们,但又不知从何入手,怎么办?
    
    正当他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一个大篇幅的报道映入眼睑,那就是被当时称之为“爱心疯子”的丛飞。
    
    丛飞原名张崇,1969年10月生于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庄台镇的农村。初二辍学,后考入沈阳音乐学院,1992年毕业,到广州闯荡,1994年到深圳。1994年8月开始长达11年的慈善资助,他资助了183名贫困儿童,累计捐款捐物300多万元。2005年4月12日,媒体首次披露丛飞捐助事迹,引起社会各界关注。5月12日,丛飞被确诊患有胃癌,次日发现癌细胞扩散。6月23日,深圳市委、市政府授予丛飞“爱心市民”称号。
    
    2006年4月20日丛飞病逝,结束了他37岁短暂而闪耀的一生,去世前捐献角膜,他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这个社会,献给了需要他帮助的人们。
    
    陈杨把丛飞当成自己的楷模,他似乎从丛飞身上找到了自己要走的路,决心身体力行一点一滴的贡献社会。于是他即刻组建了“中华义工爱心”QQ群、“热血音乐人”QQ群,开始在网络上呼吁学习丛飞,组建自己的草根乐队,然后走下网络义演,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们。他要在他确定的目标中散发自己青春的炽热与光彩,用自己的行动感染身边的人乃至改变社会。
    
    2006年导致湖北襄樊官场地震的高莺莺案再次震惊中国及海外,网络更是一片沸腾,为高莺莺鸣冤的网民们,声讨襄樊官场腐败草菅人命的呼声,不亚于当今的邓玉娇案。陈杨也义无反顾的加入了这场网络声援与网下实际支持高家的维权活动。
    
    随之而来的广西博白计生事件,愤怒勇敢的博白人,在计划生育制度高压难以生存的状态下,一举点燃了9个乡政府的大楼,博白政府开始用军队镇压“暴乱”的群众,陈杨又即刻组建博白QQ群进行网络声援。
    
    博白事件还未打上句号,在中国最年轻的直辖市重庆,高楼林立的现代化都市围绕着最牛拆迁钉子户吴萍插着红旗的孤岛,这个“史上最牛钉子户”的诞生,预示着中国公民维权时代进入新阶段。
    
    群众维权意识的觉醒让人振奋,重庆女性吴萍这个“最牛钉子户”所感召国人支持她的理由不仅仅是她的美丽,更是因为她的勇敢,她倒背如流的相关法律拆迁条文,折服的不仅是中国男人,更是折服了整个世界。陈杨没有理由不去支持这国人刚刚萌生的维权意识,他又率先组建QQ群在网上声援,在重庆政府宣布限拆3天期限的时候,他与各地网友联络准备实地到重庆进行声援,源于QQ群人员鱼龙混杂,加入者辨不清身份(更有可能的是QQ聊天信息被监视),因而网友们这一举动被重庆市政府知晓,当即重庆政府发出消息,限期再延长3天,网友们为了聚集更多的声援者,往后推迟了2天,结果吴萍就在这2天被“和谐”,与政府达成协议,据说她已得到自己想要的数字,此次,史上最牛钉子户在重庆悄然消失,至今无影无踪,她走的那么轻盈迅速,甚至来不及与日夜焦虑支持她网友们打一声招呼,道一声谢谢……
    
    06年真是个不平凡的年头,吴萍刚走,紧接着山西黑窑童工事件400名儿童家长的泣血呼吁书,再次把网民的愤怒情绪推入了高潮。
    
    陈杨又即刻组建蓝丝带QQ群,参与网友实地寻找童工的爱心活动。那无数个的日日夜夜,他甚至可以三天三夜不睡,忘却了时间,忘却了饥饿,乃至与千千万万的有良知的人们一样,忘却了自我,为每个家长的伤心而伤心,为他们的悲痛而悲痛。我苦难深重的祖国,你还有多少个孩子要被这万恶的制度多吞噬?蓝丝带活动最终以非法活动被当局打压,走访在民间的蓝丝带人被当地黑势力阻挠恐吓,失去孩子的家长们依然在心痛绝望中带着最后一丝希望寻找,我们都在寻找,寻找之路漫漫……
    
    继高莺莺案以来,温州戴海静跳楼案,四川大竹官员轮奸杨代莉案,在半年之内大规模的群体事件相继发生。群众维权意识的觉醒,同时也预示着社会矛盾的日益尖锐化。
    
    建政60年以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演变到至今的利益集团,权力的过于集中,和缺少监督机制的残缺制度,给贪官污吏们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贪官队伍的日益庞大与无止境的贪婪,迫使反腐斗士横空出世!深圳的郭永丰就是其中一位。
    
    我与郭永丰先生相识于06年,对他倡导的公民监政铲除腐败的理念,我和陈杨颇为赞同,郭先生与我商量,以后宣传公民监政理念他负责论坛,由我和陈杨负责QQ群。至此,陈杨又夜以继日的奋战在网络的海洋中,公民监政QQ群迅猛增加,短期内已由总群扩展到省市县分支,源于当局对公民监政的打压,部分QQ群遂被查封与解散,无论怎样,前期公民监政的理念宣传,陈杨功不可没。只是他不喜欢张扬,他曾经说过他不愿意出名,因为出名即面临着打压,打压的结果是限制正常自由做事,他只想默默无闻的多做一些有关民生的实事,而不想徒有虚名。他的即时通讯工具,个性签名就简单几个字:少说多做。
    
    但事与愿违,不想出名的他照样没有逃脱被打压的命运。有时候想想我们草民就像被关在实验室的小白鼠一样,无论你在实验室里做什么,也逃脱不了庞大金盾工程对你无微不至的关照,我党常讲的一句话“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在这里是恰如其分,纳税人的血汗用在了监视管制打压纳税人身上。曾经的爱国抗日愤青被打压后说过这样一句话:原来爱国也有罪啊?结果重庆警方以查暂住证为由,把陈杨这样一位忧国忧民的好青年,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爱国囚徒。
    
    陈杨平时不善言语,但一旦到了公众场所他就像变个人,特别是遇到民工,他就向他们了解生存状况,对他们传授维权知识,一路可以滔滔不绝。
    
    07年高莺莺案声援团网友一周年纪念日,大家在浙江的台州聚会,在往返各地的火车上,陈杨仍不放弃启蒙的机会,在火车的过道中大声演讲,声讨官场腐败宣传民主理念。令我们同行的几个人对他既赞赏又担心,赞赏他的勇气,担心他的演讲会招来横祸。而陈杨却满不在乎。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连坐公交车、出租车都不会错过宣传的机会。
    
    
    07年下半年,陈杨来到了重庆,在《农产品市场》周刊驻渝办事处担任采编与摄影工作。
    
    他平时乐善好施,每每遇到老弱病残总是倾囊相助。一日晚上遇到一老者在路旁卖棉花糖,他本不喜欢吃棉花糖,但是他还是买了几个,随后又把身上的零钱全部给了老人。
    
    他总是与同事说,对社会最低阶层的人讲话一定要谦和,不要和他们争执动怒,他们靠汗水养家糊口不易。如果买东西,陈杨总是买老人的,他认为老人做生意不容易,现在我们国家没有养老保障,他们这么大年龄还出来讨生活很辛苦。如果陈杨从外面回来买了大堆的菜,我们都知道他一定又遇到老年卖菜人了。
    
    大约07年年底的一天晚上10点钟左右,陈杨和笔者从沙坪坝看望一个叫洋洋的白血病小女孩回来,当我们回到南坪来到南坪区府对面的步行街口时,看到6个城管在“整治”一个卖水果的小贩,只见小贩跪倒在地哭着求饶,手一边死死的抓住架子车把,城管们一个个喝得红光满面,看样子是刚从饭店酒足饭饱出来,看到小贩就要罚款,否则就要把小贩的水果车拉走,他们根本就不屑小贩的跪地求饶,依然大声呵斥,夺小贩的车子。
    
    陈杨见此情景,不由怒从中来,冲上前大喝:“住手!你们凭什么夺他的车子?”
    其中一个看样子是个头头的城管说:“他影响市容,街上不允许卖东西。”
    陈杨说:“是市容重要还是百姓的生存重要?如果百姓都饿死了,你再美好的市容有什么用?”
    城管说:“这个我不管,我只做好我的工作就行了。”
    陈杨说:“看样子你还很尽职尽责啊,现在都夜里10点了,你还要加班加点吗?你喝得醉醺醺的也是你工作的一部分吗?”
    城管说:“你是什么人?你少管闲事!”
    陈杨拿出自己的名片给他,但城管不要。
    陈杨一把抓住车把,又大声对小贩说:“你站起来!上跪天,下跪地,在家跪父母,你凭什么要给剥夺你权利的人下跪!”
    
    这时,源于陈杨的嗓子比较大,招来了许多街边散步的人,一层层的围住城管和小贩。陈杨乘机大声说:“贩夫走卒、引车卖浆,是古已有之的正当职业。一个小贩深更半夜还在为操持家而劳作,因为他要养家糊口,要养活年迈的父母和幼小的孩子。他一没有偷,二没有抢,三没有靠伤害他人的方式生存,你们凭什么要抢夺他赖以生存的饭碗?难道你们想逼他去杀人放火不成?到底谁是这个社会的不安定因素?到底是谁在影响市容?我看影响市容的不是小贩,恰恰是你们!”
    
    陈杨把夏霖为崔英杰的辩护词发挥得淋漓尽致,迎来围观的群众一片掌声,他们也纷纷插话谴责城管,城管们理屈词穷,哑口无言,他们看到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便灰溜溜挤出了人群,令人好气又好笑的另一个城管却乘人不备,偷了小贩的秤拔腿就跑。
    
    小小的维权胜利,围观的群众都很兴奋,这时小贩从地上站了起来,对陈杨表示感谢,陈杨对他说:“以后不要对要剥夺你权利的人下跪,当你对属于你的权利下跪时,那么你的权利就不属于你了。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事情找我。”
    
    周围的群众也都纷纷给陈杨索要名片,这时本来就鹤立鸡群的陈杨显得更高大了,我心里不由赞赏,小伙子好样的!
    
    陈杨把小贩送到马路对面,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数也没数就都给了小贩,说:“回去买杆秤,一定要记得以后不要轻易下跪了,权利是夺回来的,不是跪求过来的。”
    
    小贩感激涕零,点头称是。
    
    08年是一个令中国乃至世界刻骨铭心的一年,5月12日下午14点28分,那场大自然愤怒吞没北川整个城乡数万人生命的残酷场面,回忆起来至今人毛骨悚然。
    
    大难来临最能体现人性的本色,许多人见势不妙匆匆逃逸,当时我们住在南坪泰正花园31层高楼的三楼,发觉地震时我建议立刻出门,而陈杨却不慌不忙的拿了钥匙锁上门才走,来到楼下感到整个花园都在抖动,游泳池里的水更是溅起了水花,跑到楼下的几乎都是年轻人,看到那些被年轻人舍弃的年迈老人,一个个哭泣着颤巍巍拄着拐杖下来,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陈杨赶忙上前搀扶老人们离开高大的建筑物。人性的高尚与卑劣在此刻真实体现,无须用语言更无须用华丽的辞藻来修饰。
    
    电讯通畅后,陈杨急促的电话问候灾区朋友的安危,第二天他开始在淘宝网订购帐篷,我知道他要前行灾区了,再三劝阻无效,在余震不断的情况下,他背起行囊到达了灾区。至于他是怎样救人的,我没看到无法描述,只知道几日后他疲惫不堪、衣衫脏臭回来时那种哀衰的模样,没有一声言语,坐在沙发上失声痛哭,无疑,他认为自己不是什么救灾的英雄凯旋归来,他在为自己无力救助更多的落难者而哀痛伤悲。
    
    帐篷来了,他到朝天门取了货回来,在网上看到都江堰人纷纷逃逸的险情,第二天他背上帐篷又奔赴了都江堰,一呆又是数日。
    
    大年将至,陈杨依然没有忘记灾区的灾民,组建了北川冬阳行动群,呼吁“我为灾区人民献爱心、我和灾区人民过大年”的关注民生活动。
    
    呼吁多时,在没有人响应去灾区后,大年三十那天,母亲思儿的呼唤,没能撼动得了他去看望灾民的决心,他舍弃了与家人的团聚,只身一人毅然前往灾区。到达汶川,不畏艰险翻山越岭走到死城,真实的体验了大自然愤怒席卷汶川、瞬间吞噬一个城池上万人生命过后的死寂与萧煞。大年初一他走乡串户走访灾区民众,亲身体察灾区百姓灾后第一个春节的真实状况。直到正月十五才回到重庆。
    
    09年4月份,陈杨参与了网友为都江堰灾区献爱心义演,用歌声表达他希翼全社会对灾民的关注与关爱。爱心疯子丛飞对他的影响,一直未从他的记忆中抹去,他要走完丛飞没有走完的路程。
    
    4月底我们在重庆碰面时,他拿出了他的义工T恤和帽子让我看,他万万想不到自己还未脱去爱心义工T恤的时候,却被重庆警方以查暂住证为由抓入大牢,我到拘留所给他送衣服的时候报上陈杨的名字,拘留所一个很和善的晏姓值班人员问我:“是不是穿爱心义工T恤的那个高个子大学生?”我说:“这里可以穿爱心义工的衣服?”宴说:“爱心义工T恤外面套着囚服。”
    
    多么具有讽刺意义令人尴尬的服装搭配……我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一个陈杨穿着爱心义工T恤、外套囚衣戴着手铐的身影,我想象不出他眼神中到底是迷惘不解还是愤怒抑或仇恨。
    
    陈杨是一个对穷人大方,对自己却很吝啬的人。当陈杨父亲接到陈杨的拘留通知书前来重庆看他时,看到儿子晾晒的衣服都是很简单便宜的衣服时心酸心痛不已,陈父可能还不知道,陈杨平时对自己节俭到什么程度,他平时吃饭只煮一锅白米粥外加豆腐乳,警察抓走他的时候,锅里还剩着陈杨没吃完的半锅稀饭和瓶里的一块豆腐乳。
    
    殷秀梅唱了二十多年的“亲爱的党啊,你用甘甜的乳汁把我抚养大……”真是羡慕活人,至今,每逢重大的文艺节目她还在唱,我们不能怪殷秀梅赞美乳汁的甘甜,因为她是品尝了乳汁的味道的人,因而她知道乳汁的甘甜。我们不能怪殷秀梅叫党妈妈,就如我们不能阻止被丛飞救助的183为学生叫丛飞爸爸一样,如果党妈妈也让老百姓都喝上她那甘甜的乳汁,殷秀梅的乳汁颂就不再是独唱,那应该是我们十几亿百姓一起高歌赞乳汁的大合唱了,丛飞也不至于因救助那183人而累死,陈杨也不会再步丛飞的后尘,他也是凡人,同样喜欢人间的美味,为了在贫困线上挣扎的没喝过乳汁的人,他现在只能忍嘴救人。
    
    插句题外话,殷秀梅二十多年一直歌唱是党妈甘甜的乳汁养育了她,可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时,温家宝总理在给部队的救援电话里却说:“是人民养育了你们,你们看着办!”
    
    到底是谁养育了谁?我现在越来越糊涂了。
    
    6月3号,重庆谢家湾派出所警察以查暂住证为由,强行把陈杨从自己的租屋拷走并殴打,又以莫须有的罪名把陈杨关入九龙坡区看守所刑事拘留。6月19号,又快速的不经任何司法程序将陈杨判处劳教一年。
    
    当我20号在江北人和新劳教转运中心看到他时,陈杨已被剃去尊贵的头发。
    
    古时的人们,尤其是汉族人,对头发是相当珍视的,《孝经》上说:“身体发肤,受诸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古人把保持头发的完整无缺提高到修身尽孝的高度,如果毛发受损,便是辱没先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也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是指公民的人身和行动由自己支配和控制,非经法定程序不受逮捕、拘禁、搜查和侵害的权利。而头发是人身的一部分,是由公民自己支配和控制的。稍微有些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任何法律和法规不得与其抵触。重庆市警方却公然侵害公民权利,剥夺公民人身自由。剃去陈杨的头发是对陈杨形象的摧残,精神的摧残,尊严的摧残,心灵的摧残与人格的侮辱!
    
    陈杨透露,他并没有妨碍警方所称的什么妨碍执行公务,他只是合法维权,警方的罪名一切都是在栽赃陷害,他还说,在九龙坡区拘留所一个牢房住40多个人,他被狱霸毒打,狱中躲猫猫现象依旧故伎重演,他被扇耳光敲脑壳,现在他右边太阳穴疼痛难忍,听觉严重下降。
    
    陈杨你从不缺少劳动,更不存在缺乏教养,你之被劳动教养是时代的悲哀。你在牢笼之中,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一个人也可以因为正直和善良而获罪!
    
    斯人而有斯劫也!我呼吁:重庆警方必须立即将陈杨无罪释放,并给陈杨赔礼道歉,做出相关的伤害赔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人和转运中心不许探视陈杨
  • 零宪章签署人陈杨未经司法判决劳教一年(后续详细消息)
  •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杨被处劳教一年
  • 维权人士陈杨仍被拘押 呼吁各界声援放人
  • 《零八宪章》签署人、维权人士陈杨被刑事拘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