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岂有文章倾社稷/张民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这是“三家村”廖沫沙在《挽邓拓诗》中写下的。文革过后,其诗句难掩不尽的悲愤。.
    
     人有口要说话,文章只是语言、思想的表达方式,是语言的文字记录。 (博讯 boxun.com)

    
    比如,孔子与学生等人的对话记录下来就成了文章,成了《论语》,否则,只凭口耳,必有出入,我们怎知道几千年前的事况。
    
    秦始皇一开始就有认识误区,认为文章能颠覆皇帝朝廷,坑杀了四百多知识分子(儒生)后,还没收了天下的兵器,铸了十二个铁人,上了双保险;没想到“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刘项指刘邦、项羽)揭竿而起的起义军一到,连阿房宫也保不住了,二世而亡。
    
    由此看来,貌似强大的秦家王朝的倾覆不是文章使然,而应是“苛政猛于虎”所为。可惜,当年金戈铁马的秦始皇没有科学发展观的认识,只知八方寻找长生不老之“仙丹”,或搞自己的陵墓等宏大“形象工程”,白忙一场,冤枉了那几百人。
    
    随后,中国历史上的二十多次改朝换代也都与文章无缘,与文弱书生无缘。
    
    书生文章只是让我们谦卑地回顾历史,让我们感慨苍生,让我们腹诽苛政,让我们对史实“道路以目”而已。
    
    历史是一面镜子,我们要经常照照,前车之鉴,不应忘记。
    
    最近,不断有知识分子获囹,比如刘晓波,比如郭泉……他们只因写文章,只因良心谏言。“涉嫌煽动颠覆政权罪”?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这个新时代,如此罗织罪名是否让我们匪夷所思?
    
    悲愤之余,“岂有文章倾社稷”,文革教训还在耳旁响,古人的记录也不远,何况我们的宪法大文章中第三十五条白纸黑字写着: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如果文章能颠覆什么,那东西岂不是一张薄纸?
    
    如果天下容不下几位文章书生,此天下岂不风雨飘摇?
    
    社会的进步,历史的镜子该更明白,怎么发展到今天反倒不正常了,图像扭曲,成了哈哈镜?
    
    毛泽东说过:“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改革后的胡耀邦总书记也说过:今后我们要广开言路,再不要搞“思想犯”了;
    
    至于1945年7月,毛泽东与黄炎培的谈话:“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个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更是执政党最后得天下的圭臬。
    
    宪法是国家大法,是国家法制的基石,是无数革命先烈和追求自由民主的人民几个世纪奋斗的成果,是人民民生民主的保障,它是真正的社稷保障。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应该有宪法保障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我们应该维护宪法,维护它的每一条,维护它赋予每一个人正当的权益,维护民主与法制。
    
    前不久,有人谈说电视“人间正道是沧桑”,我没看。我只想说在今天,“人间正道是宪政”。
    
    违反宪法,违反民主与法制的不法行为才该是涉嫌“颠覆”什么吧?否则,我们的良知几何?
    
    “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我们应当牢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杨佳审判的疑惑/张民昌
  • 关注杨佳 关注法制 /张民昌
  • 我看奥运会开幕式/张民昌
  • 家猪的觉悟/张民昌
  • 爱国,该爱怎样的国? /张民昌
  • 我看台湾的选举 /张民昌
  • 文革四十年,鲜血般的记忆……/张民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