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领导人谨慎给予人民的自由又部分收回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7日 转载)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民主派作家刘晓波被警方带走"监视居住"半年多以后,中国官方本周宣布正式逮捕刘晓波,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消息传来,德语媒体哗然。
     (博讯 boxun.com)

    《南德意志报》发表评论指出:"按照中国的镇压逻辑,这些罪名以后肯定还会出现在对刘晓波的判决中,就象电脑上点击一下'复制、粘贴'的指令就原样照搬一样。所以,本星期三是刘晓波的妻子刘霞悲惨的一天,也是所有希望看到自由中国的人悲惨的一天。对刘晓波的这些指责使人们担心,他将受到监禁多年的惩罚。
    
    而刘晓波既没有从事颠覆活动,也没有计划推翻政府。去年十二月他参与起草'零八宪章'并作为首批知识分子中的一员签名时,只不过使用了自己言论自由的权利。这份以哈维尔'七七宪章'为榜样的文件要求制定新宪法,给予人民真正自由的权利。303名首批签名者中的一大批人受到国安部门的讯问,但只有刘晓波一人被捕。中国就是这样来发挥威慑作用,民间称这样的做法是'杀鸡给猴看'。"
    
    《新苏黎世报》发表文章说,"在中国公开要求自由民主的人,显然会走入不能继续自由生活的现实危险境地":
    
    "'零八宪章'表达的内容在西方早已成为不言而喻的事实。在中国大陆,尽管官方把这一宣言清除出互联网,对公众也绝口不提,但据维护人权的人士说,仍然有八千多中国人签名。在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这并不是大数目,但看来已足以使中国的政界领导人陷入惊慌。
    
    现在,中国国家领导人无视国际上的无数抗议,在颠覆国家政权的借口下起诉中国笔会的创始人刘晓波。这表明,他们把民权运动视为对自己权力的威胁。中国取得了经济成就并成了保障国际稳定的因素,至少从外部看,现在中国政权正稳坐钓鱼台,但它似乎一遇到批评言论就会感受到威胁。
    
    过去一段时间以来,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的当今领导人到处加强控制,甚至前些年谨慎给予人民的自由又部分收回。天安门大屠杀二十周年之际,他们以一切手段禁止讨论当年镇压学生抗议活动的事件。
    
    7月1日起,电脑制造厂家必须在向中国出售的电脑上安装中国国家提供的软件,据说是为了保护青年,防止他们接触互联网中少儿不宜的信息。但许多人认为,这是国家再次试图控制和限制上网。另外,上个月二十名律师被吊销了行业执照,因为他们无视指令,接手'棘手'的案件,并要求直接选举律师行业公会的领导,而这一选举迄今一直受到党的操纵。"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解剖“自由中国论坛”这个麻雀的意义/老管
  • 昝爱宗:为刘晓波的自由而祈祷
  • 没有新闻自由 报纸无异于废纸/李炜光
  • 邓玉娇自由了 真相被驴霸了/严少雄
  • 学者谈“邓玉娇免刑罚回复自由”:程序欠公正
  • 从真相中获得自由:掩盖真相与颠覆现状
  • 欧洲议会选举 新自由主义被弃/陈伟信
  • 中共的新(不)自由主义也必失败/陈叶军
  • 西方自古以来就自由、平等、博爱吗?/姜芃
  • 你们的婚礼就是热爱自由的尼玛人民的胜利/William Schue
  • “六四”遗产:有繁荣但没自由(图)
  • 吾尔开希:经济自由是共产党和老百姓做的烂交易(图)
  • 袁红冰: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 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 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生命保障/郭老学徒
  • 以赴死的心,追求自由和尊严 /张目分
  • 零八宪章:自由,自由民,自由市和自由宪章
  • 不扩大自由,就无从扩大内需/周炯然
  • 言论自由与公共理性/韩水法
  • 王怡:为“秋雨之福教会”被取缔一案答自由亚洲电台问(图)
  • 凌沧洲:自由女神妮达—“声音”永不会黯哑
  • 昝爱宗:压根就没实现信仰自由
  • 凌沧洲:邓玉娇——迷离的真相,可疑的自由!
  • 西藏自由分子推动美国设驻华西藏事务部
  • 中国钳制网络自由
  • 小平头:黄琦11次进灾区救灾部分图片--黄琦失去自由周年纪念(图)
  • 售卖六四纪念物者曾遭软禁 深圳多名异见人士重获自由
  • 六四周年期间 多位民主人士被剥夺人身自由
  • 自由诗人鲁扬曾被威胁不离开浙江就抓起来
  • 中国自由诗人鲁扬被浙江国保请去“喝茶”,夫人受株连
  • 中国自由诗人鲁扬被浙江国保请去“喝茶”(图)
  • 自由亚洲电台执行总编亲自挥笔:六四,值得记住的日子
  • 网友六四博文遭删:我要自由(图)
  • 维权律师被当贼办 六四敏感期到失自由尊严何在
  • 浙江“六四”受害者发公开信 吴高兴失自由
  • 丁子霖楼外有便衣监守:还我们自由,还我们悼念的权利
  • 丁子霖:还我们自由,还我们悼念被害亲人的权利
  • 北京《零八宪章》签署人江天勇律师被限制人身自由并被国保警察威胁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维权活动人士齐志勇再次被当局限制行动自由/RFA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 全美学自联征集2006年度“自由精神奖”候选人提名
  • 广东雷州甘蔗買賣遭壟斷 百万农民渴望自由貿易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香港言论自由 下流艺人伤害民族感情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自由人民中国:民不畏死,何以死而惧之---推动反独裁斗争高潮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别吵了:所谓恐怖分子在伊斯兰人的角度看就是自由战士!
  • 自由人:知识分子为何无所作为
  • 苏扬:西方言论绝对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