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深圳“三分制”的行政改革比经济改革更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6日 转载)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经济改革特区深圳再度试水,准备以"三分制"的模式实施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行政三分制是决策、执行、监督三分的政府运行机制,目的是让政府各机构间相互制约且相互协调地高效运转。在有中国脑库之称的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担任副院长职务的郭万达博士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表示,行政三分制操作起来可能不会太顺畅。
     (博讯 boxun.com)

    德国之声: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前不久提出"腾笼换鸟"的地方经济调整产业结构新思路,您怎样看待"腾笼换鸟"的思路?
    
    巨幅画像:邓小平在深圳
    
    郭万达:"腾笼换鸟"是汪书记来之前广东就有这样的说法。广东在前25年主要通过发展劳动密集型的加工贸易产业,获得大量国外订单,进行生产和出口,经济是非常成功的。但是最近5年问题就凸现出来了。一是土地非常有限,二是劳动力成本上升了。随后有人提出是不是将一部分产业转移出去,再使得一部分高新技术产业进来,这样就产生了"腾笼换鸟"的说法。但是实际上刚刚要腾笼,金融危机发生了。另外一个说法是,还没有腾笼,很多企业就因为成本上升呆不住了。所以后来汪书记主政广东之后也提出,怎样平衡产业要升级、成本增加带来的压力以及金融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间的矛盾。其实对这个问题目前还在讨论。地方也担心,鸟飞走了,新的鸟又没进来该怎么办。
    
    德国之声:最近有报道说,深圳在政治改革方面要施行行政三分制,您认为,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是不是的确需要依政治改革作为依托才能让经济可以向更高一层发展?
    
    郭万达:这个事来源于最近国务院刚批准的深圳综合配套改革方案。天津、浦东等地区都有综合配套改革的方案,深圳虽然作为特区一直没有获得批准综合配套改革方案。这一次获得了批准,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内容提到行政体制改革,包括行政三分,也就是把决策、执行和监督在政府层面做出划分;另外就是减少行政管理的层级,比如原来是两级政府四级管理,是不是现在减少为一级政府三级管理,区一级政府是不是可以改革等;第三个内容就是大部制,就是如何加快职能划分。
    
    我的理解是,当然行政体制改革毫无疑问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一部分。目前的政治体制改革、行政体制改革还主要着眼于如何提高决策效率,如何加强监督,如何使得政府职能更适合市场经济的要求。我觉得这一点可能和西方社会理解的政治体制改革还是有不同的地方。
    
    德国之声:在此之前深圳也尝试进行过几次行政制度的改革,但是往往是越改机构越膨胀,效果并不好。您认为这一次像行政三分制这种很具体的改革方案有没有可能顺畅地执行?
    
    郭万达:我不是很乐观。几年前就提过行政三分的方案,曾经有过讨论,但实际上做起来比较难。比如说在政府层面怎样来划分,这一点我们可以向香港借鉴和学习。但是香港有自己的特定的传统。另外改革总是和法制有关系。能不能在法制上依法治市,在法律上对政府的职权范围做出界定和划分,而不是因人而异地发生变化。这些都是很重要的问题。我对这个改革不是那么乐观,我比较看好大部制,减少部门。当然更难的还是政府层级上的改革。所以我的结论就是,在行政改革、政治改革上可能会比经济改革体制改革更难,会碰到很多矛盾和问题。
    
    德国之声:作为智库成员您有没有这种感觉,提供好的点子也许不难,但是让政府采纳建议或者让政府按照建议者的设想进行操作可能会更困难?
    
    郭万达: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政府本身的改革有自身的动力。提出这样的改革不是因为智库去提,而是在政府。我从来是这样一个看法,决策者和智库之间的角色不一样。对于一个决策者来说要考虑一项改革的风险有多大,社会是否能承受;从智库的角度看,可能我们会更前瞻性一点,做一些议案性的东西。比如我们十几年来一直关注深圳和香港的合作问题。10年前可能我们太超前,但是现在看很多事已经变成现实。所以说,智库的作用就是要有超前性,要有议案。对政府对决策者来说,可能很多事不是马上就可以拍板。什么时候能够拍板和推动的确要根据整个环境、内部外部的变化来决定。我认为,社会赋予的政府、智库的角色应该是不同的,应该各司其职,才不会乱套。
    
    德国之声:中国社会现在给人这样一种印象,在很多问题上如果老百姓不上街,官方就不把问题当回事。例如几年前厦门市民抗议政府批准建设PX高污染化学项目,后来这个项目被叫了停。
    
    郭万达:可能这个现象确实存在。这也确实和我们现在整个经济体制和政府的管理方式有很大关系。但是,现在的透明度在加大。当老百姓提出这样的诉求,政府就有相应的回应。另外,老百姓表达自己不同意见的时候,上街是一种方式,另外还有很多渠道也开始展示。比如说网络。我观察到,现在很多新上任的领导很注意和网民进行对话,注意收集网络意见。这是一个网络社会,如果我们要建立公民社会,可能就是要通过媒体、网络,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反映大家的意见。当诉求得不到很好的反映时,可能就会采取其它的方式。以我来看,如果这些方式是合法的,合理的,我觉得应该都是支持的,这也是促进公民社会形成的一个很重要的元素。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克强憑甚麼主持行政改革/張華
  • 郭永丰:党内民主与行政改革是迷魂汤
  • 没有政治改革,行政改革不会成功
  • 李克强主持中央行政改革 拟行“大部委”制
  • 中国行政改革新举措:东北拟推「省直管县」(图)
  • 中共十七大布局将影响未来行政改革
  • 中共政改两大重心:党内民主和行政改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