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久强:驳茅于轼穷人的出路的谈话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5日 转载)
    茅于轼更多文章请看茅于轼专栏
    
     茅于轼先生最近在精英卫视“国宝讲坛”节目就“刘汉黄案”事件出发发表了大篇谈话。“刘汉黄正是因为其穷,受不到教育,不懂法,有时就会去干一些违法的事。他杀死了养活他的老板,以后靠谁来养活呢?”老先生谈话的首先出发点就是资本家养活了工人,富人养活穷人。但是,从经济学上来讲,他又认为工人出卖劳动力是与资本家平等交换。既然是平等交换就不存在谁养活谁的问题。工人自己劳动平等交换的结果还成了被别人养活,逻辑上是说不通的。自己劳动获得的收入居然都成了被别人养活,这样不是荒谬之极吗?因此,刘汉黄是穷,但是也不是靠他人养活,是自己养活自己。既然刘汉黄如此,其他工人也是如此。 (博讯 boxun.com)

    
     “比如我,既拿外国人的钱,也拿资本家的钱。我不拿他的钱,我拿谁的钱?谁给我钱?”是的。资本家投资首先会用钱来支付工资。但是,资本家要是不能从你手中获得更多,他会给你钱吗?即使他可以容忍一两个月的不能从工人身上获得收入,但是,绝对不会长时间容忍。工人生产的商品在市场上卖出又收回了钱,还获得多余利润。可见资本家绝对不做亏本的买卖。因此,资本家不是给你钱,而是你自己劳动所得。因此,自己劳动交换来的,能说是别人给我钱吗?难道工人都是乞丐,要人给钱不劳而获?因此,说给钱,茅于轼不是在侮辱工人吗?
    
     “哦,资本家拒绝支付他的赔偿……,这个,我认为,如果资本家不给我们钱,肯定是我们自己做错了什么。”照茅于轼的说法,血汗工厂存在,也是工人自己做错了什么吗?资本家拒绝支付赔偿,不从资本家身上找原因,反而认为受害者有问题,就好比漂亮女的被强奸,是因为女的长得漂亮惹出的祸一样,简直是混账逻辑。难道这就是茅于轼老先生经常所提出的反求诸己?为什么资本家不反求诸己,反而要求受害者反求诸己?
    
     “客观地讲,刘汉黄生活在今天是很幸运的。穷人真正得解放的是改革后的这三十年。现在一个进城打工的农民一个月能挣一千块钱,能买三辆自行车或八百斤粮食。改革前辛苦一年的工分钱也未必能买一辆自行车。可惜人们至今还不觉悟,还以为49年是翻身得解放的一年。谎话说得多了也会变真理的。”打工断手了的刘汉黄居然很幸运。我无法想象。现在一千块钱的购买力未必比以前解放时的购买力强。要是解放时,没有资本主义工厂,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工人断手断脚,即使有,也不会给与不够的补偿。这些在茅于轼眼中居然看不见。还认为是刘汉黄生活在今天是很幸运。简直太难以置信了。
    
     “由于大众受马克思剥削理论的灌输,富人被认为是剥削者。经济学是一门伟大的科学,很可惜的是我们现在还不断地教的马克思理论,连很多简单的逻辑都讲不通:为什么用一头羊换一匹布,因为这包含着劳动相等,这很奇怪,既然劳动相等我为什么拿羊换布呢?我自己生产一匹布就行了嘛。” 用一头羊换一匹布这样的问题居然茅于轼都不懂。难道用一头羊换一匹布包含着劳动相等,是不是说每个人都要生产羊与布啊。毫无疑问,每个人不能生产自己需要的每样东西,而且每个人在更善于的领域生产更加具有优势,可以用更少的时间生产更多的东西。为什么因为是包含相同的劳动就不会有交换出现呢?其实马克思说了,一般人生产的商品交换也是等价交换,不也就出现了交换?也没有每个人生产自己需要的一切啊。我真不明白茅于轼的经济学是怎么学的。这一点都不明白。同时,照茅于轼说,既然工人劳动力与资本家给的工资是等价家换,资本家就不应该要雇用工人啊,资本家自己当工人就行了。等值的劳动力怎么要交换啊?
    
     “穷人容易受欺侮,受压迫。这大家都知道。但是如果我们问一问任何一位企业家,当企业家容易吗?他们要交纳各式各样的苛捐杂税,要对付不讲理的官员,给他们上贡,请吃饭,陪娱乐,说好话,低三下四地做人。中国的企业家是全世界最难当的,风险最大的,负担最重的。但他们作出了伟大的成绩。中国改革三十年,财富的创造增加了十倍之多。这主要是企业家的功劳。人们常说,工人农民创造财富。这固然不错,但更重要的是企业家创造财富。改革之前也有工人农民,为什么财富那么少?现在就多了一个企业家,财富就蓬蓬勃勃地创造出来了。”既然你知道穷人容易受欺侮,受压迫,请问是所说的欺辱与压迫,是政府官员还是富人老板造成的?还是两者。毫无疑问,两者都存在。你强调资本家的困难,什么低三下四总比工人死了,断手断脚强吧。资本家享受富裕的生活总比工人生活强吧。请问你为什么看不见富人包二奶、住豪宅、开好车等享受了呢?穷人的苦难为什么就看不见?而且,为什么说三十年来的社会财富主要是富人创造的?富人创造的财富是社会主流?你看看社会上的建筑、粮食等哪些主要是富人创造的?难道少数富人的劳动居然胜过绝大多数的人民?富人虽然都是脑力劳动,但是,也不至于说社会的财富主要由富人创造啊。人民,最广大的人民才是社会财富的主要创造者。
    
     “个别企业家难免有暗箱操作,做见不得人的事。但是这不能全怪他们,主要是制度环境造成的。可以说,企业家都得搞点桌下交易,你不同流合污事情就做不成,这叫做逼良为娼。所以,骂资本家不骂政府是愚蠢的。”个别企业家难免有暗箱操作是制度造成的。难道个别企业主资本家的责任就可以推脱,不个人负责了?照此逻辑个人犯法也是社会制度造成的,也不能怪个人,要怪社会制度?资本家个人的错,你决绝承认,认为是政府的错。找你的逻辑,所有的错都可以算是政府的错,因为政府在管理这个社会。事实上,资本家个人暗箱操作,就好比贩毒人员一样,自私追求利益的结果。同时,既然社会上暗箱操作的企业家是个别,那么说社会制度还是好的。不然怎么是少数个别企业家暗箱操作?而且,个别企业家难免暗箱操作,说明政府很到位。因为政府难免监督不到个别企业家,社会制度也难免对于个别企业家无效。因为,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照此推理,个别企业家难免有暗箱操作不应该是制度的问题,也不应该是政府的问题啊。难道,茅于轼先生的逻辑是这样混乱吗?
    
     至于你搞的小额贷款,其实你是在做资本家,做农村金融资本家。你雇佣工人给农民放贷,是不是有利润啊?这些利润也是剥削在你的小额贷款企业工人创造的。你本身就是剥削,你以为你是在做慈善吗?没有听说慈善还有经济利润这一回事。固然,小额贷款对于农民有帮助,人家也没有免费向你贷款,你们是交换,凭什么说你是帮助人家啊?即使你的行为是帮助,是慈善,历史那么多的慈善,比你慷慨的人多得是,但是,都不能消灭贫困,不能消灭穷人。美国有那么多搞慈善的,有那么多人比你还慷慨,请问美国没有穷人,没有贫困了吗?即使今天的农村金融像美国一样发达,也是像美国一样不能消灭贫困,穷人不能变富。可见,你说的穷人都会变成富人是你心中偶像的美国都不能做到的,中国更加不能。因此,你说的穷人变富是不可能实现的空话。即使未来历史发展,消灭了穷人,也绝对不是用你的资本主义方式。未来共产主义社会是必然到来的,消灭穷人也是必然到来的。共产主义社会人人都是富人,衣食无忧,这一点不用你来说。
    
     “至于刘汉黄及类似的穷人的脱贫问题,我认为还应该用涨房价、涨医疗费、涨学费、涨火车票、涨水电费以及涨一切生活资料的办法解决,这样穷人少消费或不费,富人多消费,举个例子,穷人家的房子可以不安电灯和自来水、不坐火车、不吃肉,然后再涨水电费。这可以防止富人搭穷人的便车,让富人多支出,国家再补贴给穷人。”看看你的主张。穷人没钱就应该少消费,没钱就不应该上学,少消费教育,穷人生病了,没钱也要少消费医疗,请问这时用什么替代?难道等死不成,这样就是少消费了?难道一切金钱绝对分配就是很合理?穷人家的房子可以不安电灯和自来水、不坐火车、不吃肉,然后再涨水电费,然后再涨水电费,让富人多支出。问题是富人每天个人用电、用水、吃肉都是很有刚性的。不是说,价钱便宜了,富人以前吃一斤肉一天,便宜了就一天吃十斤肉,这可能吗?富人怎么会多支出很多呢?可见,茅于轼的言论多么荒唐。再说,国家补贴穷人也是政府干预的,也会造成资源的政府分配啊。你不是反对政府干预吗?
    
     很多人骂你,我认为并没有骂错。你就是一肚子资产阶级经济学说,完全代表资产阶级的世界观,其实就是为富人说话。你的言论违反了广大人民群众所知道的基本常识与利益。因此,有人骂你并没有错。错在有的人骂的太极端,太难听,太不文明了。其实就是该骂,该文明的骂。最后我想说的是,仇富没有错。以往社会都是阶级社会,富人都是剥削者。因此,广大人民与剥削者是对立的,仇富不过是阶级对立的一种表现而已。为什么被剥削者不能仇视剥削者,难道要被剥削者心甘情愿被人剥削才对吗?被剥削了还不能表示一点态度吗?可见,仇富是有理的,造反也是有理的。无产阶级就是应该仇视资产阶级。广大穷人就是应该仇视资产阶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漫谈左右派、官民派与爱国者之间的关系/曹久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