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秋风:保障人权从国家赔偿开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5日 转载)
    提要:当然,人们也不能不设想这一国家赔偿制度可能导致的另外一种后果,那就是,为了逃避当事人可能的国家赔偿请求,公安、检察机关将会拼命将案件做死,并对法院施加压力,让法官把本来可以判为无罪的人判为有罪。在目前的政法制度框架内,出现这种局面的可能性是相当大的。
    
     6月22日,再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国家赔偿法修正案草案》提议,“对公民采取拘留、逮捕措施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受害人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博讯 boxun.com)

    
    本条草案的亮点在于,对按刑事诉讼法规定程序拘捕的人,事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也应给予国家赔偿。至于违法行使职权对没有犯罪事实和没有事实证明有犯罪重大嫌疑的人错误拘捕、错判的,现有法律已经规定当事人可以索取国家赔偿。
    
    这一规定是完全正确的,它合乎法治的三条基本原则:
    
    第一,无罪推定原则。依据法治原则,在现代社会,只有法院有权依据那些合乎法治精神之法律对一个人的自由、财产、乃至生命作出裁决。在法院作出终审判决之前,所有刑事案件的被告人、或被拘留者,都被推定为无罪的。即便全世界都看到了他的犯罪活动,且在正实施犯罪活动的时候被逮捕,他也仍然在法律上被推定为是无罪的——因为有的时候,警察或检察机关假造证据或刑讯逼供而导致证据被法庭拒绝承认,从而开释被告。
    
    既然如此,检察机关撤消案件、不起诉,或者即便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但法院经过审理之后判决被告无罪,那就由法律程序证明了,该被拘捕者在法律上是无罪的。由此反推,公安或检察机关的拘捕、逮捕,从一开始就是对一个自由人的自由和权利施加了不应有的限制,则政府必须对公安、检察机关的这种不当行为承担责任。
    
    第二,检察机关与刑事案件当事人平等的原则。现代的法治不是“法家”的依法而治(rule by law),而是法律的统治(rule of law)。法律是民众通过政府——比如立法机构——制定的,政府与民众同在法律之下。甚至可以说,作为一项政治原则,法律首先是人民用来约束政府、限制政府之强制性权力的一个工具。
    
    据此,任何一个政府机关,更不要说其官员,与民众是平等的,法律之下的平等。公务人员执行法律的活动本身也必须以此平等原则为基础,执法者并不享有豁免权。因为存在这种平等关系,所以,公安、检察机关拘留、逮捕嫌疑人,必须依照法律程序。任何越过法律程序的行为,都足以使公安、检察机关的执法活动丧失正当性。而任何通过不具有正当性的执法行为所获得的证据,都不应当被维护公正的法官所采信。
    
    第三,由上述平等原则可以引申出另一点:政府也要为自己的不当行为承担责任。如果甲公民侵害了乙公民,前者当然要向后者承担责任,这在很多时候就体现为赔偿损失。同理,如果某个政府机关侵害了某个公民的自由、权利或利益,那个政府机关或整个政府当然要承担责任,包括赔偿损失。公安、检察机关也不过是这样一个政府机关。如果从法律上推定它从一开始错误地拘留、逮捕了一位公民,则政府就必须为公安、检察机关的这一不当决策向该公民承担责任。政府与民众的平等原则必须通过这种赔偿的方式予以具体地体现。
    
    从现实的角度看,此一国家赔偿制度也可以对公安、检察机关的执法活动构成一定的制约。预计到不当的拘留、逮捕决策可能引起当事人的赔偿请求,公安、检察机关当会更为审慎地行使自己的强制权。这样既可保障当事人的自由、权利,也可规范公安、检察机关的行为,甚至可以说是减少政府的麻烦,重新塑造执法机关的形象。
    
    当然,人们也不能不设想这一国家赔偿制度可能导致的另外一种后果,那就是,为了逃避当事人可能的国家赔偿请求,公安、检察机关将会拼命将案件做死,并对法院施加压力,让法官把本来可以判为无罪的人判为有罪。在目前的政法制度框架内,出现这种局面的可能性是相当大的。
    
    因而,拟议中的保障公民自由和权利的法律条款要真正发挥预期的效果,需要较为细致的制度设计,激励公安、检察机关克制拘留、逮捕的冲动,而不会产生向司法的后期环节施加压力的冲动。
    
    不知道目前法律对于国家赔偿制度的索赔程序是如何规定的,我们可以设想一些基本原则,比如,不应当在国家赔偿请求与当时的公安、检察机关及具体办案人员的绩效之间建立什么关联。公安、检察机关还是照样办自己的案件,而由另外的部门大大方方地向当事人提供赔偿。
    
    按照这样的原理,应当由公安、检察机关之外的部门受理公民的此类请求,最好是由当事人直接向法院提出赔偿请求。检察机关撤消案件、或作出不起诉决定后,当事人即可到法院——比如行政法庭,启动国家赔偿程序。如果检察机关已经将当事人起诉到法院,法院在判决他无罪之后,即可应当事人之请求直接进入国家赔偿程序。一经法院裁决,即由国库直接支付这笔赔偿金。这样于当事人、于办案机关都较为方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孙文广:声援东明民众反污染争人权
  • 当处女膜成为司法人权的底线
  • 人权和主权:同源共生还是相互冲突/王晓升
  • 《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何时落实到民间?/毕和英.(图)
  • 怎样在中国实现人权和言论自由 (之三)
  • 刘进成:怎样在中国实现人权和言论自由 (之一)
  • “六四”造成了中国的道德灾难,人权灾难和环保灾难/杨建利
  • 冯正虎:不要忌讳别国对中国人权问题上的批评
  • 伍凡:中共做秀《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是空头文件
  • 有了这样的人权我该怎样感谢/盐巴
  • 评中共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芒戈
  • 陈维健: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 赵国莉向全世界公布真相:孙东东“精神门”事件祸害中国人权倒退!
  • 杨恒均: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 行动计划,人权?抓捕?/周莉
  • 请以人权的名义释放刘晓波/冉雲飛
  • 王希哲的人权理论
  • 温克坚:乐观和期待----我看《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 中共的良知到哪里去了(诗歌)/贵州人权捍卫者
  • 全国冤民大联盟致联合国及各国人权事务高级官员的公开信
  • 深思中国人权
  • 人权组织报告指中共用“软实力”破坏民主
  • 法国多家人权团体举行“六四”大型纪念晚会
  • 德国之声邀请杨恒均讨论互联网与中国人权
  • 刘正有强烈抗议自贡警察非法监控、软禁、侵犯人权
  • 前天安门学生领袖运动领袖将于6月2日在汤姆 ∙ 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上作证(图)
  • 中国政府再次承诺保护人权,民间应密切监督兑现
  • 贵州人权研讨会纪念六四公告
  • 《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全文)
  • 佩洛西这次到北京人权问题只字未提
  • 法国团结中国协会等人权团体开六四二十周年记者会
  • 知名的人权捍卫者佩洛西这次访华很低调
  • 方励之:从民主到人权
  • 凌沧洲等中国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 六四前夕访华佩洛西是否要谈人权
  •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困通告
  • 世界人权组织关注黄财漂一案
  • 中国连任人权理事会成员引发各界抗议
  • 中国公民向世界呼吁------我要人权
  • 深圳访民赵国莉难忘的“两会”人权灾难日
  • 深圳市民控告深圳市政府行政不作为违反宪法无人权迫害!
  • 人权组织呼吁中外记者一视同仁勿内外有别
  • 江苏大冈镇政府抢劫公民苏继兰人权、物权24年/李问
  • 用最后的生命燃烧人权事业 (李国宏绝笔)
  • 大赦国际纽约人权小组征召志愿者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严惩凶手,还我人权、产权——秀进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黄秀进
  •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续:受害家人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
  • 纪检干部丁怀书再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 毕节残疾人付继修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 毕节市聂光华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呼吁书
  • 呈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中国的司法部门切实履行职责/罗明理
  • 就严正学案致有关国家首脑、议员及人权组织的信
  •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 千古奇闻,自己的财产不自主,人权在哪里?法治在哪里?/刘桐林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以人为本”“尊重人权”在司法领域举步为艰
  • 加拿大安省人权委员会:判渥太华“老年会”歧视
  • 刑讯逼供,致人死命,天理何在,人权何有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人权灾难中的师涛、姚福信和肖云良
  • 陕北民营石油企业依法奋争私有产权和人权保障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拥着海的岸:九天九夜 (在人权最好时期被收容侮辱的经历)
  • 老笨牛:打一场维护普通中国人基本人权的人民战争!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越南妇女揭露美军暴行,"人权卫士"死不认账
  • 人权被践踏:最後的诀别 -- 悼念父亲
  • 从洛阳轴承厂女工的待遇,看中国的人权现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