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们能够为刘晓波做一些什么?/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4日 转载)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来稿
     我们能够为刘晓波做一些什么? (博讯 boxun.com)

    
    
    下面是给一些朋友的信。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刘晓波被逮捕。
    
    虽然现在已经明确了逮捕,下面提出的问题仍然存在:是中共不顾忌镇压的成本?还是中共认为镇压成本不会有多大?
    
    【已经过了半年多,晓波仍然不知道会如何处理。
    
    总不能就这么干等,但又不知道能做什么;
    
    就是因为一切都不确定,就是因为晓波仍然有很快出来的希望,所以也让人不愿意轻易行动。
    
    是否应该闹一点动静?给中共一点压力。
    
    大家都清楚,在大陆的中国人挑战共产党的独裁统治,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
    
    大家也清楚,在国内行动的不成文的规则。
    
    一个人的安全系数和他的行为对中共的威胁和他本人是否触动法律成为正比,和他的知名度成为分比。
    
    一直有一种说法,中共不敢,或轻易不会动刘晓波;是因为顾及镇压的成本。
    
    但这次中共对刘晓波动手了;如果我们不能有所回应,就是说,中共不再为抓人所付出的成本而顾忌;将来进一步的打压运动会更肆无忌惮。
    
    不能惯他们的毛病!
    
    抓刘晓波是杀猴给鸡看,中共公开叫板,刘晓波这样的人我们一样抓。想藉此威慑国内的反对者。
    
    中共过去忌讳的镇压成本中,很大的程度是国际压力。而今天的世界性的经济危机似乎是中共可以为所欲为而不必在意西方压力的时期。
    
    海外的人,是否有能力逼自己的所在国的政治人物表态?
    
    既然不能这么干等,是否可以组织一个海外的律师团,找海外知名的大律师,或台湾,香港的大律师给刘晓波做辩护。
    
    逼中共按照中共自己的法律解决刘晓波的问题,就是不算是胜利,至少是案件向解决的方向走了一步。
    
    中国政府应该是拒绝让律师入境;但律师团的组建,申请进入中国,中国的拒绝等一系列事件
    
    ,西方政府和民间应该会有反应,西方政府不能装聋作哑,不闻不问。
    
    而且就是这些律师不能出庭,也可以在海外建立虚拟法庭;在舆论上帮助刘晓波的官司。
    
    
    关键是否能够找到知名的律师和筹集到必要的钱。【说律师义务,但可能也难完全义务,只要是合适的律师,可以考虑付费】
    
    出面干这件事比较合适的是中国人权和中国独立笔会。
    
    用两个组织现在的钱;或中国人权为刘晓波申请一笔钱;或中国人权出面募集捐款。
    
    我准备出面联系一些人,只限于海外,只限于帮助晓波打官司;
    
    人当然越多越好,但不能包括一些人更关心政治炒作,而不是真的关心晓波的人;
    
    国内的人,如何配合,我不清楚,因为我不在国内。
    
    必须终止共产党无法无天的镇压民间的反对派,今天是刘晓波。每天就会是更多的人。
    
    不能惯他们的毛病。】
    
    张鹤慈 24。06。09  墨而本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看邓玉娇案件/张鹤慈
  • 赵紫阳的改革历程读后的问题/张鹤慈
  • 到底是谁在对柴玲采访断章取义?/张鹤慈
  • 胡锦涛的折腾/张鹤慈
  • 毛泽东的阴魂不散——胡锦涛,你走好/张鹤慈
  • 在独立的知识分子和御用文人之间错位的胡适/张鹤慈
  • 除了毛泽东,还有谁真正的知道张东荪案件?/张鹤慈
  • 张鹤慈:就【请向权力说真话--回应德国49名学人的公开信】的商榷
  • 张鹤慈:【改了三个错字】所谓民主人士中有多少人真正清楚什么是民主?二
  • 张鹤慈:所谓民主人士中有多少人真正清楚什么是民主?二
  • 张鹤慈:所谓民主人士中有多少人真正清楚什么是民主?
  • 毒奶粉事件中不能允许舍卒保车/张鹤慈
  • 张鹤慈:为什么主张数人头反对砍人头的人也会支持杨佳?
  • 中华人民共和国59年祭[下]/张鹤慈
  • 中华人民共和国59年祭【上】/张鹤慈
  • 张鹤慈:难道真的是为了司法公正? 附杨佳公诉人答辩的分析
  • 张鹤慈:杨佳为什么会被抄作的如此不理智?
  • 抵制奥运把张丹红这样的人也推到了对立面/张鹤慈
  • 体育大国澳大利亚和金牌大国中国/张鹤慈
  • 张鹤慈:今天中国人权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