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鼠标能点出民主吗?------《民运政治论纲》(之9)/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4日 转载)
     2004年7月,我写作了《大字报与民主》一文,在《民主论坛》、《博讯》上发表后,大约一个多月的时间,被国内一位朋友贴在了《天益社区》。不几天出现几条跟帖,一个帖子道:“好!这一篇文章就当是你一张网络大字报啊!”另一个帖子批评:“现在到了网络时代,大字报已经过时了。”言下之意,未来民主运动没有大字报的份儿。
    
     跟帖中的话虽然是轻描淡写的,但却勾起了我对于此问题的进一步思考:网上的帖子和街头大字报到底有什么不同? (博讯 boxun.com)

    
    网上的文章享有一个虚拟的无限空间,这一点是街头大字报无法比拟的,写文章的人坐在电脑桌前写,看文章的人坐在家里、网吧、旅店看,而不问看客和写手处在世界上的哪一个地方——这一切是大字报是做不到的,但是,我们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是说事物之间的关系是错综复杂的,可以形成对比的关系太多,而其中每一个构成对比的关系都有一种相对独立的价值。
    
    网络上批评专制政府的帖子如果可以叫网上大字报的话,那么,和街面上的大字报对比起来,是不是就具有绝对优势?网上的空间是虚拟的,由此它是一种可以供人自由使用的无限大空间里的东西,但大字报是一种工具,使用它的人是有目的的,在民运人士看来它是用来造民主之势的,目的是动员人民参与民主的政治运动,那么网络虚拟空间的自由若是没有社会实在政治空间自由可以对应的话,网上大字报的能力就降低了一大半;街头的大字报就完全不一样了,它不出现则已,一旦贴出,就意味着它已经用“身体”在专制社会里开辟了一个自由的政治空间,而不论此空间的大于小。
    
    就写作过程而言,网上大字报和街头大字报好像没有多大的区别,但是,发表的行为却产生了很大的差异。前者,只要一点鼠标,就大功告成,而后者却需要做大量的张贴准备工作,要准备浆糊、刷子、凳子(梯子),若是多张,那么显然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需要若干人的合作,而此种合作恰恰是政治行为中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
    
    大字报不是任何地点都可以张贴的,在大字报产生的历史中,也就自然地形成了张贴大字报的场所——民主墙,可见,张贴于民主墙上的大字报其实是自由思想者进行思想交流的“自由市场”。就单纯地理论意义讲,大字报的价值可以单独的存在,可是,在现实政治生活中,它只有通过在“市场”上“交易”、交流才可以实现其价值,我强调一句,这是网上那种虚拟的市场不可以比拟的。
    
    大字报通常都由某一伙人或者某几个人去张贴,因此大字报出世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集体”的产物,读者们要看大字报,往往都集中到“民主墙”前,于是观看大字报的行为也带有“群体”性,这样一来,民主运动所需要的最基本的元素——政治人的组织就形成于其间了。
    
    在大字报高潮期间,民主运动也处于高潮就不是巧合了,此两者之间存在着共生的现象。中国具有32年大字报的历史(第一张大字报产生于1957年,见武振荣《大字报与民主》一文),但大字报与政治运动的关系却很少有人专门研究过,写大字报的行为是书写者故意要造就政治风潮,而看大字报的行为无意间造成了政治人的集合或集会。一场民主运动的雏形就已经孕育在大字报现象中了。和巨大的网上空间比较起来,张贴大字报的“民主墙”空间虽然显得如此之小,但是,这空间是实在的空间,而民主运动最终也是要在它之中发展和壮大的,而网上的民主空间也只有为它的扩大而服务时,才可以现实其最终价值。
    
    “6•4”后,中国“民主墙”被彻底推倒了,“法律”也严厉禁止张贴大字报的行为,于是中国民主生存的一丝希望就寄托于互联网了,特别是在近10多年互联网普及运动中,它甚至变成了中国民主的唯一存在方式,以至于我们都不敢假设,如果没有互联网,中国民主会是怎样存在的?
    
    上面的议论若是被读者们正确理解的话,那无异是说“6•4”之后,中国专制主义分子把中国社会里存在的民主要斩尽杀绝的行为,迫使民主逃到互联网上了。就这个意义讲,也可以说是“上天”给了中国民主一个可以逃避被“斩尽杀绝”的“生路”,中国民主的一线生机和互联网在中国的迅速发展是息息相关的。
    
    街头的“民主墙”被拆了,但是“网上的民主墙”又被建立起来了,而写作网上大字报被写作街头大字报要省事、省力得多,也简单得多,并且大字报的空间也大得多,民运人士、异议人士和各种各样不满现实的人在网上“贴”大字报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可是,我认为,正是对这个“习以为常”的现象我们却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就是说网上的“民主运动”仅仅是民主的一种演习,就如同军人们在沙盘上演习作战一样。但是网络这个新事物,不同于我们人类社会此前发明的任何新玩意,它往往把人会引导到如此地步,欲把自己生存努力的百分之百能量都用到网上去,以至于人在做了网络的奴隶时,却往往感觉到自己变成了网络的能人或高人。如果说人类生命之灯的油可以被耗干的话,那么网络是有此能力和功能的。因此网络带给人们的体验是它可以充实人的生命能量,也可以把它耗虚。人在认为自己成为网络超人的时候,他已经被掏空了。
    
    军人们在沙盘上进行作战演习,没有一个人认为这是在打仗,可是呢?我们民运人士在网上进行“民主的作业”,同样也是在演习,我们却很少感觉到它是演习,甚至认为这就是在搞民主。这样一来,工具在我们的运用过程中获得了目的性,这也同“6•4”后民主逃到网络具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为民主而工作的事情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我们为网络而工作,甚至我们到最后几乎感觉不到电脑外真实民主的存在了。
    
    民主逃到网上,是一种避难的行为,但是,民主在网上很容易就寻找到了一个“安乐窝”,它躺在里面不想动了。本文是要“拆”这个“安乐窝”的,以驱使民主在度过了危机后进入真实的中国社会,使虚拟空间里的民主变成为我们中国人政治生活中的一个事实。
    
    网络民主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民主类别,它是指民主依赖于网络的现象,如果说这期间也有一个民主的意义存在的话,它充其量是一个影子式的民主,看不到这一现象,以为有了网上的民主,就认为民主到位了,可以拿到手了,因此而松了气,那是非常错误的;可是这样的错误是网民最容易犯的,也是最难以防止的,由此也是最危险的。
    
    在网上世界里,你即使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办法办法坚挺“民运人士”的身份,因为网络世界的人物是自成一体的,新人物在眨眼间出生和在闭眼间消失,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现象,庶几,在新的人物还没有展现其新貌时,便已经成为“旧人物”,“各领风骚数百年”的事情变成了“各领风骚数十天”。“芙蓉姐姐”刚刚走红,就出现了“天仙妹妹”、“后舍男孩”、“非常真人”、“二月丫头”、“草食男”……等等,生活的变化多端和人物的闪电式兴衰,造成了一种现象,一个网络的新人名字刚刚叫响后,人已经被“干物”了,可见造成中国民运人士今天“寓居”的网络世界里,人物是如此杂乱。就网上的人物命运看,海外民运人士最要紧的是避免做“干物人”。
    
    互联网这个代表人类最新技术的东西,其性能不同于一般的技术,它有一种奇妙的人之蚕茧化功能,人一旦被网缠住了,就如同一只蚕一样自己吐丝作茧,把自己包裹在里边。特别是对于青少年人来说,由网民到网虫只有一步之遥。因此民运人士一旦变成了“网虫”,也最后也难逃被蚕茧化的命运。
    
    我这样一说,是不是就危言耸听,我承认,我说得有一点严重,目的是要提醒所有欲搞民主的人这样一个道理:不要以为鼠标点就可以民主。
    
    在前面我已经说过,在20年的时间里,互联网无意识地变成了中国民主的藏身之处,所以就理论而言,鼠标可以点出民主,但是民主这东西不仅仅是一种言论,它是一种用制度的方式组织公民政治行为的东西,是存在于真实政治社会里的真实事物,是哲学意义上的知行合一的事物,所以,我假设即使在正常民主国家的大选中,可以采用网络投票的方式,民主的最终行为也是要走出网络而走上街头的。在这里,政治如果属于人类最古老的那种事情之一,最新人类技术并没有使它改变性质,所以我进一步假设在未来20-30年的时间,因特网发展更快,也不可能把政治大选的事情变成为单纯的公民网上作业(事实上它可能最省力、省事、省钱)。
    
    你使用人肉搜索,可以在瞬间搜出你要的人和事,但是你绝对搜不出民主,你能够搜索出来的不过是异议言论或民主言论,却没有一个整体的民主。就民主言论而言,它是指此一类言论在具备某些条件的情况下可以组织民主的群体事件,不是民主本身。知道了这一点,民运人士应当怎样的推进民主,思路便可以整理出来。
    
    我个人把《08宪章》签名运动在网上进行看成是在近20年时间里网上民主的一个最有意义的事件,因此我以积极签名的方式表示支持,我认为,没有因特网就没有《08宪章》,但是有了《08宪章》,它只停留在网上,只是网上作业,那么它同网上时髦的事物一样,很快地就过了流行期。
    
    在我写作本文时,《08宪章》签名人数已超过7000人,不能说声势不大,可是就目前的情况看,它好像停住了脚步,我假设《08宪章》的策划者在一开始时,就有着“网上行”和“街上行”的两手准备,那么《08宪章》即使在街头聚集了70人,而这70人用“共车上书”的方式,把它递给人大(或在街头散发),也许会造成新一轮“维新运动”(此前有人说它就是“维新运动”,显然是言过其实),但是在这里打住了,它仅仅造成了一种民主的人气;在人气中,我们看到的也不过是民主运动的一个影子。
    
    这就是说,玩网上的民主,我们已经是高手了,但民主的迫切要求是它必须现身于中国城乡街头,所以,看一看近年的街头的运动,你就不难发现如下的线索:广州太石村运动——四川汉源“暴动”——广西博白“计生暴动”——贵州瓮安事件——山东东明事件——目前还没有结束的湖北石首事件,正在为中国民主运动的崛起准备铺路石,互不连接的各民主路段,在异常分散的情况下,被地方利益分割成为互不相干的片段,此时此刻,如果我们的“网上民主作业”有助于此一项铺路工作的话,那么一个又一个独立的地方性“维权运动”最终发展成为全国性的政治运动就不是纸上谈兵,可惜,我们对此却束手无策,这样一来,当“人”的手在做不了它时,“上天”之手就开始抛稻草了,一根又一根……,至于说哪一根是压垮中国专制主义堤坝的“最后一根稻草”,人们不得而知,但它已经存在于“上天”的计划之中了!
    
    2009-6-23《民主论坛》上载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句话/武振荣
  • 泰山与麦秸/武振荣
  • 论解放/武振荣
  • 论当前政治批判的错误倾向/武振荣
  • 坐在“金山”上的叫花子/武振荣
  • 武振荣:目前中国欠缺什么?
  • “6.4”精神解读/武振荣
  • 水泊梁山:一个理想的、兄弟般的第二社会——网上论《水浒》(四)/武振荣
  • 论《水浒》英雄——网上论《水浒》(三)/武振荣
  • 《水浒》:是“聚义”还是起义?——网上论《水浒》(二)/武振荣
  • 武振荣:揭去红皮说《水浒》
  • 武振荣:诗五首
  • 致胡锦涛的公开信/武振荣、邓韫璧
  • 真理三论(下)/武振荣
  • 武振荣:真理三论(中)
  • 武振荣:真理三论(上)
  • 武振荣:我说“朱坚强”
  • 夸父追日的三大步——纪念王若望诞辰90周年/武振荣
  • 官方网怎么说“六四”?/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