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港人去哪里抽烟?政府立法改变18万烟民生活/林沛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3日 转载)
    
     香港政府将于下月开始落实在酒吧及夜总会等娱乐场所全面禁烟,一个自言是虔诚基督徒的友人对我说,政府此次做法令他十分反感,因为它企图扮演上帝,犯了睥睨神明(hubris)的大罪。
     (博讯 boxun.com)

     此言差矣,倘若政府真的要一试做上帝的滋味,便应该留有馀地,给烟民决定是否在娱乐场所吸烟的最终选择权。虽说神的旨意深不可测,但上帝明知人的软弱和不可信任,却坚拒剥夺他们的自由意志(free will),足见祂是个货真价实的自由主义者。诚然,整个伊甸园的设计和布局,就是要让亚当与夏娃有犯罪和堕落的机会。
    
     由此可见,人之所以为人,乃由于他拥有并无惧行使其自由意志。当然,自由意志的行使不可完全不受约束,否则社会的纪律和秩序势必荡然无存,这就是我们需要法律和道德的原因。然而在法律许可的情况下,民众自由选择的权利是不能让予和不能夺取的(inalienable),即使要这样做是为他们的健康著想,原因是选择的自由根本就包含了选择错误的自由。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管理学教授丹·艾瑞里(Dan Ariely)在《怪诞行为学》(Predictably Irrational)一书中便指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的决策往往是不理性,甚至自我惩罚性的(self-punishing)。一个只懂选择好,不懂选择坏的人,不过是一个按照预定步骤表现的「发条橙」(clockwork orange)而已。
    
     在一个重视个人权利的开放社会,反吸烟是一个烫手山芋,因为它不仅是一个关系公众健康问题(public health issue),也同时是一个关系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问题(lifestyle issue)。在尊重个人选择的西方社会,政府极不情愿以立法的方式介入其成员的生活,因为每一个成年人的生活方式,应交由他们自己去判断和选择。政府要出手干涉,不管是用行政还是立法手段,唯一的合理原因是避免其伤害别人。如果只是为了他的好处,不管是道德上的还是健康上的,都不构成干预的充分理由。
    
     吸入二手烟有损健康,是一个建基于确凿科学证据的事实。然而政府禁烟的全面和彻底,意图明显不只是要「避免吸烟者伤害别人」,而是要「避免吸烟者伤害自己」。否则,政府为何不让投资者决定旗下的娱乐场所实施全面禁烟或容许吸烟;然后再让消费者自行选择光顾哪一种娱乐场所?政府这次完全不相信市场的自动调节机能,因为它是要「从吸烟者的手中把他们拯救出来」(save smokers from themselves)。
    
     换言之,政府全面禁烟的真正目的,是要进行一项野心勃勃的社会工程(social engineering)----企图以立法手段,改变香港约逾八十万烟民的生活习惯甚至生活方式。当中涉及的不仅是与自由主义社会(liberalist society)的原则相衝突的问题,还有的是公平的问题﹕为何社会工程要针对的是吸烟人士,而非赌徒、嗜酒人士或者排放黑烟及有毒气体的驾驶者?针对吸烟人士的立法是一个武断的决定(arbitrary decision),还是小心计算过社会代价(social cost)后深思熟虑的决定?
    
     全面禁烟条例实施后会带来什麽非预期性的后果,是一个值得我们关心的问题。香港政府的如意算盘,是将吸烟这种有害行为的空间,由封闭的公共空间转移到空气流通的公共空间以及私人空间,使其社会代价减至最低。问题是在香港这个寸金尺土的弹丸之地,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从来不是壁垒分明。在香港,家庭是一个名不副实、充满张力的私人空间;却又是一处隐私(privacy)作为一种价值最受到强调的地方。
    
     香港很多家庭早已是正在滴塔作响的定时炸弹(ticking time bomb),这点从几乎无日无之的家庭暴力事件中已清晰可见。在这样的环境下,香港政府的高官可曾想过,有多少个家庭可以容纳一个一根接一根抽烟的家庭成员呢?为什麽连酒吧和卡拉OK这些让吸烟者可以释放压力的活塞(safety valve)都要拆掉呢?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虚假的道德优越感:港人愿为正义放弃利益吗?/林沛理
  • 我们假装没看见:金融制度早已千疮百孔/林沛理
  • 政治公关“大师”余秋雨:西方化妆师叹不如/林沛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