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治改革要摒弃清算思维/胡泊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3日 转载)
    
    专制政治向民主政治转型的过程,是各种新旧社会力量错综复杂的时期,人们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些问题处理得好,就会走出这个历史的峡谷,成功实现转型;处理得不好,就会使转型归于失败,使社会长期处于动荡和混乱之中。而这些问题处理得好坏,又取决于各种因素,比如国际的环境、社会的准备、民众的耐心等,其中政治家的信念、智慧和远见又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他们处在政治的第一线,是政治系统的神经中枢。
     (博讯 boxun.com)

    1975年,长达四十年的佛朗哥独裁政权结束后,西班牙面临着一个十字路口。此时登上王位的胡安?卡洛斯一世,“他可以往前走,把祖父阿方索十三世遗下的君主制,用佛朗哥留下的独裁余威充实起来,成为一个握有实权的君主”(本文引用部分均来自林达的《面对历史的难题》,《随笔》2007年第3期)。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要以他对社会的充分了解,以他所掌握的权力和威望,带领西班牙进行民主改革,并决心事成之后退出属于他自己的个人权力。西班牙共产党总书记卡利约,内战后被佛朗哥政权逐出西班牙,过了近四十年的流亡生活。他坚决反对佛朗哥独裁。1975年,当胡安?卡洛斯一世提出请西班牙共产党加入民主改革的时候,他也站在了十字路口。“作为境内最大地下反对党的流亡领导人,他可以借助民众长期对独裁的不满,乘虚而入,一举而起。……民主竞选,他多半得不到政权。”但他最后选择带领共产党参加竞选,“以自己在党内的威望,带领大家接受了第一次竞选失败的现实”。一个旧体制内的年轻高阶官员——苏雷亚兹,1975年他也同样站在了十字路口。按照旧体制的升迁逻辑,他有很好的政治前景,而“一旦启动政治改革,他先是断了自己的退路,万一改革失败,他可能里外不是人。即使改革成功,他也必须从零开始”。站在十字路口的,还不仅仅是这些政治领袖们,还有佛朗哥留下的旧西班牙国会。1976年,它对苏亚雷兹提交的政治改革法进行表决,结果四百二十五票赞成,十五票反对,十三票弃权。“议员们并非不知道,旧国会是在签下自己的死刑执行书。”
    
    民主政治就是要承认社会上不同利益集团的存在,它们要通过合法的途径进行利益上的博弈。为此,它们就要学会让步和妥协,而不是试图消灭异己,通吃一切社会资源。在民主政治下,各个利益集团得到的具有正当性、合法性,就不会被人所剥夺,因而是踏实的;在专制政治下,统治集团得到的不具有正当性、合法性,就会被人所觊觎,因而是不可靠的。在历史转折的关口,政治人物是否愿意与人平等享有掌握权力的机会,这就成了他们有没有民主诚意的试金石。如果他们有这样的胸怀和远见,就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大大加速政治转型的进程。否则,就会使这个进程被一再延误。
    
    在政治转型过程中,还有一件十分棘手但又必须处理好的事情,就是如何对待旧体制遗留下来的问题,如何消解历史的仇恨。“在西班牙的转变关头,可以说,左右双方都有旧账要算。佛朗哥独裁政府的政要中,就不用说了。……在愿意支持改革的旧体制上层,手上有血的官员绝非一个两个。……西班牙共产党在内战中参与掌控过马德里,一样血腥,不仅右翼无法生存,左翼之异端也无法生存。”但双方民众认识到,“自相残杀是一个历史悲剧,必须把这一页翻过去”。“能够退让和妥协,和政治人物在主导中不煽动斗争与仇恨有关。”胡安?卡洛斯一世认为,为了伸张正义而坚持清算,却陷入复仇和个人仇恨,这绝非是个好主意,这很容易进入内战后的仇恨氛围中。
    
    在独裁时代,存在着大量的社会悲剧。这些悲剧的产生,统治者自然首先难逃罪责,但都把账算到他们身上又显得过于简单化了。在独裁政权下,统治者和社会上对立力量的斗争是你死我活、充满仇恨的,有时也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这就给悲剧本身披上了一层复杂的色彩,岂是区区黑白二字便能区分得了。其次,从更为顺利地推进民主进程考量,也应该坚持和解而不是清算的立场。如果实行相互和解、让步,使旧体制的既得利益者有一个退路,就会大大减少民主改革的阻力,从而能够采取一种不流血、代价最小的方式;如果实行相互和解、让步,就会使历史上的仇恨得到化解,避免将来的“反攻倒算”,避免社会再次陷入动荡之中,使民主政治的成果得以巩固下来。
    
    列宁有一句名言:“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面对历史,我们教训是要记取的,真相是要揭露的,是非是要分清的,正义是要追求的,但所有这些都是为了使我们能够更好地前进,而不是要陷入冤冤相报的历史泥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