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官场贪腐顺口溜: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宝森!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3日 转载)
    
      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宝森!
     (博讯 boxun.com)

      不查,都是马英九;一查,都是陈水扁!
    
      不查,问题都在前三排;一查,根子全在主席台。
    
      不查,个个人模狗样;一查,全都男盗女娼。
    
      不查,都是贞德;一查,都是婊子。
    
      不查,每人都戴三块普通表;一查,家里至少养着3个婊子。
    
      不查,学习心得个个发自肺腑;一查,原来全部来自百度。
    
      不查,处处鲜花;一查,原来都是豆腐渣。
    
      不查,都是平民奋斗成功史;一查,都是官员拐弯抹角的七大姑八大姨。
    
      不查,都在为革命辛勤站岗;一查,原来人家早已怀揣绿卡
    
      不查,都要为人民服务;一查,全都在被人民服务。
    
      不查,是天灾;一查,是人祸。
    
      不查,都是中国人;一查,都是外国籍。
    
      不查,都是代表;一查,全是领导。
    
      不查,多难兴邦;一查,多盖房子发家。
    
      不查,是三块表;一查,是三座山。
    
      不查,全是优越性;一查,都是性优越。
    
      不查,是野三关;一查,是黑风镇。
    
      不查,他是公仆;一查,原来他更喜欢女仆。
    
      不查,是人民的儿子;一查,是人民的罪犯。
    
      不查,是修脚刀;一查,就成了水果刀。
    
      不查,人人都学红宝书;一查,人人怀揣小绿卡。
    
      不查,人人都坚挺;一查,个个疲软。
    
      不查,都是领导的脑子,一查,全是秘书的稿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和《昆明官场现形记。踢开绊脚石》商榷/李英
  • 中国的官场,百姓的坟场!/五香豆
  • 从非法越权选派深圳市长看官场潜规则
  • 从选派深圳市长看官场潜规则/肖征
  • 中国官场上的“许宗衡们”:没有免疫力的权力结构
  • 许宗衡下台:中国官场换人头,更应换机制(图)
  • 治粤大计遇阻:广东官场地震,汪洋坐收渔利
  • 官场“贪流感” 赛过猪流感/程有元
  • 权力流氓化 官场黑金化
  • 官场新“八股” 罪源胡锦涛/孙香荣
  • 卢武铉的自杀启示:中国官场需要“知耻文化”(图)
  • 从官员荒诞死法看官场乱象!
  • 漫话官场“两面人”
  • 正视黑官场“潜规则”吧/詹国枢
  • 「潜规则」主导官场任人唯亲改也难
  • 党校校长出书:爆官场潜规则和腐败新招数
  • 削减官员副职:一个几千年的官场困扰/刘洪波
  • 中国官场“新八股”:说者不做、听者不信
  • 胡泽国:关于临汾官场危机给山西省委三点建议
  • 许宗衡落马与深圳官场
  • 令计划心腹长期霸占邓小平公务员之妻成为官场谈资
  • 许宗衡展中共官场双重人格 人前人后两嘴脸
  • 中共官场的“吃空饷”现象
  • 广东官场的大地震还会陆续来
  • 许宗衡招认并供出涉贪官员,深圳官场势大换班/明报
  • 哈尔滨铁路局新官场现形记
  • 洁不洁看过节:粽子披上黄金甲,官场腐败花样新
  • 中国官场问责制亲疏有别:三鹿案冤屈难伸
  • 阜阳女农行行长投案自首 将引发官场大地震
  • 出台首部问责法规,没监督制度,可以肃靖官场歪风?
  • 邓玉娇让我们审视湖北官场/草虾(图)
  • 中国官场腐败祸延教育:校门只为权贵开
  • 邓亚萍在中共官场从政一个月的感想
  • 新一轮的官场人事大调动,打散天津帮
  • 中共党校副校长写小说揭露官场潜规则
  • 广西钦州贿赂、欺诈、卖官等种种官场丑行/李瑞文
  • 新一轮官场执位拉序幕,首都“一哥”换将
  • 陈至立副委员长任大辞海主编,说明官场高度重视文化
  • 杭州市委恶意陷害举报人 官场有四类人不愿反腐败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一个转业军人被西安官场黑恶势力陷害的悲惨遭遇/田宝兰
  • 新官场现形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