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倘真如此,令人不寒而栗:湖北石首群体事件缘何由小拖大?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1日 转载)
    
    来源:华商报
     昨日,中新网援引湖北省石首市政府网站消息称,湖北荆州石首市一家酒店厨师日前被发现陈尸门前,由于对警方的初步调查结果表示质疑,当地街头19日发生群众设置路障围观起哄事件。据当地政府网消息称:有关处置工作正在进行中。 (博讯 boxun.com)

    
    这起被当地政府称为“围观起哄”的事件,在新媒体时代很容易产生多个信息传播源,比如网络上就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在很多贴吧、论坛和博客等网络空间里,事件发生地以外的网民可见“围观”者多得惊人、“起哄”情节也绝非小打小闹。而更为触目惊心的是,由于当地官方权威信息的缺失、官民互动渠道的匮乏,流言蜚语、小道消息,泥沙俱下、推陈出新,良莠难辨、真假难分,这至少在网络空间和相当的民众中形成了一种充满焦虑、显现暴力,乃至质疑当地政府的舆论倾向。
    
    这起群体事件的起因不过是一起简单的“刑事或自杀案件”,案件的发生也是17日的事情,耐人寻味的是,一起简单案件经过一两天的“发酵”,何以引发一连串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最终引发了一场群体性事件?在17日案发到19日群体事件发生的数十小时内,当地警方、政府的处警方式、应对措施何以一再失灵,听凭小案件拖成大事件?
    
    在具有标尺意义的“瓮安事件”后,如何应对和处置群体性事件成为政府全新而紧迫的重大政治课题,事实上,包括此后发生的多起震惊全国的群体性事件,其危机处置方式可谓殊途同归,几乎都能借鉴“瓮安事件”的教训和经验。对于“瓮安事件”的经验,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曾直言有三:一是坚持信息透明,第一时间把真实准确的信息全面地让媒体知道;二是启动舆论监督系统;三是启动问责制。而新华社记者刘子富根据深入调查思考阐述的“新群体事件观”,则以逻辑和学术特点兼有的形式将“瓮安事件”的经验教训进一步系统总结:一、地方政府负责任第一时间亲临现场;二、就事论事,不对群体事件作“过度政治化”解读;三、信息公开,尤其要在黄金24小时内不断公布准确、真实的信息,不给谣言传播的机会;四、政府要勇敢地反思与自责;五、迅速启动问责程序;六、慎用警力。
    
    如果以此思路审视石首市当地政府的危机处置,不难看出其中的失当与不足,正是有关措施的不足才导致小事拖大,成为群体事件。
    
    请看,17日发生了酒店厨师蹊跷坠楼亡事件;19日发生群体事件。中间的数十个小时,是决定事态发展的黄金时间,那么这期间有没有“新群体事件观” 指导下的密集动作?比如信息的公开,比如根据事态一把手靠前掌控,比如及时公开的新闻发布会。但是,在当地的政府网站上,包括石首市政府网和荆州市政府网 (石首市是荆州市下属的县级市),都看不到处置该事件所必须的新闻发布会、全面的信息公布、滚动的新闻发布。一个群体事件发生后,一般会形成两个重要的“ 场地”:当地民众和外界。当地的危机处置至少给外界造成的印象是“封闭”和“信息不透明”,这势必让公众在信息模糊状态下产生更多疑惑,使当地政府在舆论上造成过多被动。
    
    或许,“瓮安事件”还没有引起一些地方政府官员的足够重视,倘真如此,令人不寒而栗。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石首民众心齐不怕死,武警增援装甲车出动“平乱”
  • 八千武警进驻石首,实施清场行动
  • 死者生殖器没了:石首官员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 石首戒严难道是军事演习?民众呼吁外界声援(图)
  • 视频:石首市民抗暴現場實拍成功送上網
  • 图为证:石首永隆命案问题上,政府撒谎(图)
  • 石首戒严,市民抗命
  • 湖北石首今被证实数万民众上街 家人仍在保护尸体(图)
  • 湖北石首永隆大酒店离奇命案
  • 石首告急,大批武警进驻,官网称“消防演习”
  • 湖北石首永隆大酒店涂远高惨案暴动多图(图)
  • 中国湖北石首永隆大酒店死人事件
  • 湖北石首示威:公检法贩毒杀人灭口(含镇压视频)
  • 石首市人民政府:关于卫生院医闹事件的情况通报
  • 20日上午石首民众再次与武警激烈冲突
  • 石首事件背景介绍及最新消息
  • 湖北石首民众与武警大规模冲突,全市断网
  • 湖北石首警车撞倒老太后逃逸 致其被出租车碾死
  • 湖北各地民师调查:被电视台点名“爆光”的石首市民师
  • 石首离奇命案/郑存柱推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