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泰山与麦秸/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0日 转载)
    
    泰山与麦秸
     民运政治论纲(之7) (博讯 boxun.com)

    武振荣
    
    叫你去背泰山,你说“背不动”,是真的;叫你去拿一杆麦秸,你也说“拿不动”,就不是真的了。
    
    今天,在中国民主的工作中,有一个如泰山一样重的东西,我们想拿,但拿不起,那就是中国传统的武装革命,组织“民军”(民主的人们军队),采取毛泽东、朱德当年“打游击”的方式,占领某一处“崇山峻岭,江河湖泊”,由小到大,“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最后“打到北京”,夺取共产党的政权——对不起,这一条路是百分之百的死胡同,根本就走不通!当年毛泽东、朱德可以做的事情,我们今天是做不得的。但是,叫你去组织民主的政治运动,你说你搞不了,那就是你不愿意搞。因为,从1957年到1989年,我们中国的政治运动一直没有间断过。
    
    关于第一个问题,你可以就形式逻辑的理由反对我:“朱、毛可以做的事情,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做?”可是,我回答的是:每一个时代都有它自己的逻辑。朱、毛生活时代的结束,也就同时意味着可以适应那个时代的逻辑也随之结束了。在今天,谁在中国倡导“朱毛道路”,我就批评谁。但是我的批评的理由同那些在中国提倡甘地主义的人不同,我不非但不“非”“朱毛道路”,而且肯定它的历史价值;我也没有从法律的观点上去否认中国人民有拿起武器推翻专制政府的权利,而是认为这样的权利在法理上即使是成立的,运用它所需要的条件已经远非现代普通人能力之所及。打一个比方,就法理而言,法律并不禁止人去背泰山,但是,你能够由此而去背泰山吗?
    
    为什么今天的中国民主运动不可以走“朱毛道路”的问题,事实上牵扯着我们对于中国共产党历史的理解程度,如果我们对于它的理解处于共产党人的水平上,那么,我们可以说,朱德、毛泽东可以干的事情,我们也可以干;但是,我们如果我们的理解超越了共产党人的水平,也就是说真正地理解了它,那么,我们看到的历史深层结构的那些构成元素并不都可以用朱德、毛泽东“英明”的方式去组织,而是被之重要一百倍的因素是民族国家的解体。民族国家解体的这一现象,给地方性质的武装力量提供了用军事手段争取国家政权的可能性,“英雄用武”之地是国家的不幸和灾难。
    
    与此相关的是,在一个已经建立起民族国家体制的社会里,是不可能成功的发生“朱毛道路”式的革命的。如果说政治学上也存在定理的话,那么,此可算是其中的一条。当年,切•格瓦拉在拉丁美洲的惨败,不是纯粹的“革命领袖”自身的原因,也不是“革命的集体”在政治和军事上无能,而是组建中的民族国家的空间在已经开拓后,事实上有能力窒息地方武装力量对于国家政权的觊觎。所以“朱毛道路”在60年代之后的世界中是一个“绝版的革命”,不要说在中国“绝版”,就是在世界上依然如此。
    
    反对我的意见的人可以拿出上一个世纪70年代红色高棉的例子,说“朱毛道路”为什么在柬埔寨就走通了呢?其实呢,这不是驳斥了我的观点,却是对我的观点一种补充,红色高棉其所以在柬埔寨得势,是因为此时的柬埔寨正处于又王朝国家向民族国家过渡的阶段,西哈努力克国王失去了控制国家的权力,国家陷入动乱,这恰恰是“朱毛道路”所需要的一张通行证,更不用说有中共在背后撑腰。此后红色高棉很快遭到了彻底的惨败,原因也在于它在掌权期间因其过分的运用专制统治方式,以至于稀释和破坏了它可以在柬埔寨建设民族国家的力量。
    
    因此,我奉劝中国民运人士,应该及早打消用“朱毛道路”的方式“推翻共产党”的想法和思想,做不了的事情就不要宣,就别想着去做;如果做了,也是纸上谈兵。在我们中国民运队伍里,“纸上谈兵”的事情已经发生在5年前,那时有一本很走红的书名叫《如何推翻中共》,其中,作者建议成立“民军”,到“崇山峻岭、江河湖泊”去打游击战争,面对这样的一本书,我的观点是,充分肯定作者的精神,但是我批评他的做法,并且断言,在3、5年的时间里,不要说可以建立起来“民军”一个营或者连,甚至连一个班都建立不起来(见武振荣 邓韫璧合作《评“如何推翻中共”一书》)。我的话说错误 了吗?没有,中国民运队伍到今天没有一杆枪。
    
    做不了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要吹呢?人家共产党在自己的时代里说要建立军队就建立了,只用了28年时间就夺取了大陆掌权,而我们民运之中鼓吹“武装革命”也有至少也有20年的历史了,可连个军队的影子都没有啊!
    
    如果我们中国人对于这个的问题认识不清楚,那么,我们可以把它移到同“中国国情”相当的朝鲜,去看以下“武装革命”的路子能否走通呢?谁认为推翻金正日政权的正确方式是朝鲜人民用毛泽东模式在朝鲜山沟里建立一个武装革命的根据地,积聚力量,然后打到平壤呢?如果在朝鲜问题上,有人如此主张,大家都会以为是开玩笑,可是,说到中国就有人认为可行,岂不怪哉?
    
    我是一个在政治上没有禁忌的人,我认为在我们中国民主化的道路上没有“朱毛道路”可走的原因不是因为朱、毛是共产党领袖,而是因为它根本就走不通。我问各位:前苏联是怎么解体的呢?是前苏联的“民主军队”打垮它的吗?东欧是怎样巨变的呢?是东欧各国中的人民用“武装革命”的形式“打”下的吗?蒙古走上民主的道路,也是使用了“枪杆子”的方式吗?罗马尼亚可能是一个例外,齐奥塞斯库在在失去对军队的控制权时,死在了逃跑的路上,但是罗马尼亚的民主力量在此之前并不是搞了一支民主的军队,而是在人民要求民主的政治运动的感召下,军队站到了人民一方。如果以上各国例子没有一个和“朱毛模式”沾边的,那么,中国搞民主的人为什么不无视于上述例子,在走向民主时,却鼓吹“朱毛道路”呢?
    
    议论至此,我的观点没有结束,只是陈述了一小部分,我在坚决否定“朱毛道路”时,和目前中国社会上那些竭力鼓吹甘地主义的非暴力主义者们不同,我虽然拒绝走常态的武装革命的道路,却对于中国历史上已经发生了的武装革命持着完全的敬意,也为我们中国人民在那个时间里运用武装革命的行为寻找到了“权利”的根据,是说在纯粹的法理学意义上,人民有使用武器的权利,这权利是天赋的,或者是与生俱来的——我没有深入研究,但是相信这是当时中国人民的一种最迫不得已的选择。我认为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存在于中国社会的话,此一选择就有可能被人民淘汰;但是它非但没有被淘汰,而是被国民党和共产党两个最有实力的大党选择,这就迫使我对“选择”的意义重新定义,如果认为此一种选择是现代“选举”上的那种“选择”,就必然曲解了它,事实上,它是我们现代中国人选择前的选择,是连带着传统的“天命观”的选择。
    
    正因为如此,上述选择是一个时间里的事件,也就是说当这个选择期时间过后,它就于传统的“天命”脱节了,于是,就获得了普通选择的性质,完全表现出了一种人为选择的特征。如果我们认为现代民族国家是一种人为的事物,那么,选择的任意性被消减到最低程度,几乎使武装革命的空间大大压缩,以至于最终为0。但同所有事物一样,我认为,在现代民族国家稳定建立的情况下,人民普通运用武装革命之权利已经消解的现象只是事情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在于国家的枪杆子是由军人们掌握的,所以当民族国家在受到专制主义捆绑时,手拿枪杆子的军人们却享有用武之地。无论如何,我可以说,中国任何统治者都不可能对军人们“关”上“武昌起义”、“南昌起义”的“大门”,于是,武装革命的权利事实上趋于消解的现象就使军人们处在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境地。也就是说,中国人民群众做不了的武装革命的事情,中国军人们却可以做,并且可以做成功。他们做的方式不是从头开始,在山沟里去组织“民主的军队”,而使他们立足的“人民军队”回归人民!
    
    所以我在拒绝“朱毛道路”的同时却竭力主张中国军人们走“武昌起义”、“南昌起义”的道路,在解民倒悬的关键时刻,希望中国军人们站在人民一边,与专制主义的党脱离关系。此处,有一点值得说明,我在以往写作和发表了的300多篇文章中,从来没有使用“共军”这样的概念,也反对别人使用它,其所以这样做,不光是因为我在军队混了19年,和它有着历史情感的关联,而且也因为我作为一个老兵,对于中国军队中的那一颗饱受压迫的“人民之心”的脉动摸得比谁都清。“军队是人民的”——这是中国军人们一个真切的观念,是扎根于心的东西,具有不可动摇的性质,而“共产党对军队实行绝对领导”的概念是一个强加于军队和军人们的东西,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军队和军人们抛弃,在可预见的情形中,一个晚上,甚至一个小时就有可能被抛弃。
    
    在这一篇文章的末尾,我要说明的是,我到今天都不明白,为什么发生于前苏联、前东欧和蒙古的民主变革都是以人民政治运动的方式推翻了专制政府的例子我们就看不见,非要把自己眼睛转向另外的一个方向去,在推翻共产党时却又看重共产党历史和路线,这不是走火入魔是什么呢?
    
    对于那些和“朱毛模式”藕断丝连的人,我可以说如下的话,当年朱德、毛泽东可以走通的路,你就是走不通,他们可以做的事情,你就是做不来,这里有一个命的问题,也有一个数的问题,命和数的结合就是历史,你本身是历史中的人,却对于自己所处的历史阶段一无所知,岂不是一个懵懂的人,而懵懂的人是干了民主的伟大事业的。
    
    毛泽东道路在中国的胜利,同时也意味着它的终结,这一点毛泽东看得倒是比我们之间的一些人要清楚些。他个人在晚年力排众议地干“文化大革命”——一个得罪共产党高层人物的“第二件事”——原因也在于他发现了自己所干的“第一件事”(武装革命)的价值已经完结,而使自己要不失去价值就必须搞“文化大革命”——这就意味着在毛的下意识中,他钟情的人民政治运动正在超越武装革命的意义,只是当毛的专制主义之手在做不了“两件事”合一之价值时,他才在失败中撒手人寰了。事实上,一个被毛生前放到了一边的东西,我们反过头去拣,值得吗?
    
    2009-6-19《民主论坛》上载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论解放/武振荣
  • 论当前政治批判的错误倾向/武振荣
  • 坐在“金山”上的叫花子/武振荣
  • 武振荣:目前中国欠缺什么?
  • “6.4”精神解读/武振荣
  • 水泊梁山:一个理想的、兄弟般的第二社会——网上论《水浒》(四)/武振荣
  • 论《水浒》英雄——网上论《水浒》(三)/武振荣
  • 《水浒》:是“聚义”还是起义?——网上论《水浒》(二)/武振荣
  • 武振荣:揭去红皮说《水浒》
  • 武振荣:诗五首
  • 致胡锦涛的公开信/武振荣、邓韫璧
  • 真理三论(下)/武振荣
  • 武振荣:真理三论(中)
  • 武振荣:真理三论(上)
  • 武振荣:我说“朱坚强”
  • 夸父追日的三大步——纪念王若望诞辰90周年/武振荣
  • 官方网怎么说“六四”?/武振荣
  • 论“文革”之哲学意义(下)/武振荣
  • 论“文革”之哲学意义(上)/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