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伊朗选举争执:新一代发动网络抗争/张翠容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8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伊朗大选结果现任总统内贾德胜出,反对派指选举涉及舞弊,走到街头抗争,加上佔六成人口的年轻人也不满强硬派长期高压政治,在网络上连结出动,终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大规模抗争。 (博讯 boxun.com)

    
     刚结束的伊朗大选所引发的争议,是史无前例的。代表强硬派的现任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获百分之六十二点六三选票成功连任,至于改革阵营的穆萨维(Mousavi)则只得百分之三十三点七五。穆萨维及其支持者不服,指选举舞弊,上街抗议,声势浩大的百万示威人潮,其中伊朗新一代突破官方封锁,发动网络抗争,以facebook及twitter来传达讯息,使示威像星星之火。
    
     内贾德形象并不讨好,国际媒体自当紧盯他在大选的表现,以及改革派能否取代他,为伊朗带来转变。伊朗的年轻人口佔六成,大家都关注年轻人的走向。今次的确有不少伊朗年轻人发出强烈的改革渴求,当穆萨维黯然落败的一刻,走上首都德黑兰革命广场上抗议的大部分为年轻人,其中有相当数目的漂亮女生。他们选用特定的颜色----绿色,来代表他们追求的价值。颜色革命是否即将降临在伊朗身上?
    
     说到革命,这意味著把现有的制度推翻,以另一制度取代之。其实,伊朗在一九七九年已发生过一场轰烈的伊斯兰革命,并为伊朗奠定了目前的制度,即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家。伊斯兰什叶派信仰是人民坚定的宗教信仰,有伊朗人甚至以伊朗能成为什叶派的大本营而骄傲。
    
     穆萨维在八一年至八九年任伊朗总理,出自伊斯兰革命的系统。即使前伊朗改革派总统哈塔米(M. Khatami),本身也是一位教士。从中可以看到,伊斯兰革命不仅为伊朗奠定牢不可破的基础,同时也塑造出一种道德伦理标准,深深根植于人民的思想中。
    
     一九七九年,伊朗人对当时执政的巴列维国王深恶痛绝。巴列维是美国扶植的傀儡政权,他企图把伊朗带上全速的现代化列车,可是,世俗化同时又迎来靡烂生活和道德标准下滑,贫富落差严重。当年,巴列维未能镇压庞大的抗议声音,落荒而逃,大学生迁怒于美国,引发出举世瞩目的劫持美国大使馆人质事件,一场浩浩荡荡的伊斯兰革命由此展开。
    
     当时,在巴黎流亡的伊朗精神领袖霍梅尼班师回朝,坚负洁淨伊朗的任务,革命水到渠成,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为伊斯兰共和国度身订造的新宪法出笼,专家委员会选举最高宗教领袖兼任国家最高领导人,他是政教合一的象徵。自一九八九年霍梅尼去世后,哈梅内伊继任至今。
    
     在哈梅内伊之下,就是民选总统和国会。伊朗所实行的是总统内阁制,总统是继宗教领袖后第二位国家最高领导人,由一人一票选举产生,任期四年,连任一届。至于民选国会,则由宪制监护委员会负责监察其决议是否合乎伊斯兰教义和宪法原则。
    
     在此,我们明白到,宗教信仰在伊朗的重要性,即使司法部门的领导人,亦是由最高宗教领袖任命。但在宪法里,行政、司法和立法部门之间又拥有相对的独立性。
    
     总之,除了伊斯兰宗教、体制、教规、共和制及最高领袖的权力不能动摇外,其馀都可按人民的选票决定。如有人欲改变伊斯兰革命建立的制度基础,均一律被视之为大逆不道。面对这个「紧箍咒」,自称为改革派的政治领袖亦不敢触碰,那外界如何能期待他们为伊朗带来另一场天翻地覆的革命,推倒神权制度?改革派领袖充其量只是在一个大框框里进行修补工作,例如穆萨维在其选举政纲中所提出的扩大人权范围、推动媒体私有化、稳定经济、改善对外关系等等。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