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绿坝”风波:民意的胜利和政府的让步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8日 转载)
    最近北京当局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网络不健康内容危害"为由,要求所有新出售的个人电脑都必须安装一款网络过滤软件。该软件虽然有个很诗情画意的名字"绿坝花季护航",但是北京政府再次对网络自由的强行干涉却引发了众多民众的明确反对。甚至一些中国官方下属的报刊也撰文批评"绿坝"。16日,中国工信部一名官员对通讯社表示,电脑买主可以自己决定,是否安装和使用"绿坝"。德国之声记者就此连线了中国网络作家杨恒均。
    
     (博讯 boxun.com)

    德国之声:杨恒均先生,我们今天的话题围绕过滤软件"绿坝"。中国实行互联网管制也不是第一天了,您觉得,为什么这个时候出这个过滤软件,而且是针对个人电脑?
    
    杨恒均:(绿坝)刚出来时我就写过文章,但是这两天我发现一个问题,一个很大的问题,也是国内吵来吵去还没有说出来的。就是,中国的互联网已经被过滤了,有防火墙,对不对?在中国是不允许有类似黄色网站这些的,因为是违法的。但是国外可以。中国其实已经过滤一道了。可是他现在又要在个人电脑上再过滤一道。等于是双重过滤,是非常令人气愤,很过分的。
    
    德国之声:那您觉得为什么在现在这个时候再进行一次双重过滤,和现在的局势形势和一些敏感日子有没有关系呢?
    
    杨恒均:和敏感的日子没有关系。但是绝对和互联网在过去几年异军突起,在中国社会进步中扮演的角色有关。过去3年,如果大家注意的话,互联网可以说是无孔不入,在揭露腐败等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我想,有人害怕了。
    
    德国之声:这个软件,中国政府说是为了过滤"不健康的内容,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网络的危害"。这个说法站得住脚么?
    
    杨恒均:这个说法,我们一听上去,肯定站得住脚。很简单,全世界很多国家都在过滤。可是如果我们稍微追究一下,就像我刚才说的,他就完全站不住脚。第一,中国国内已经没有黄色网站了,黄色网站已经被防火墙"做"了。第二,他说,国外所有国家都是过滤黄色和暴力,可是我们这个加了一个"不健康内容"。什么叫"不健康内容"?就是他不喜欢你说的所有东西。包括批评某个地方的政府呀,都是"不健康内容"。
    
    德国之声:一些电脑用户试用了"绿坝",结果发现,连猪的照片,婴儿的照片也不能看,因为被算为"全裸",还有像"去北京"这样的字眼也搜索不到。"去北京"和保护未成年人有什么关系?
    
    杨恒均:当然是没关系了!这就是他们定义的"不健康",包括"去北京","天安门"这类内容都被过滤掉了。
    
    德国之声:这一次广大民意还是非常明确地反对"绿坝"这个软件,包括一些中国官方下属的报纸,比如德国媒体报道说,中国的《青年报》也撰文提出批评。您觉得,中国政府事先有没有料到这样的反应呢?
    
    杨恒均:我想,他没有料到。因为中国国内一直有防火墙,他感觉,大家已经麻木了。我之所以感觉强烈是因为我经常去国外,而在国内久了的人都完全不知道这个防火墙了,麻木了。所以中国政府想,他们(民众)已经麻木了,那我们再搞一次,他们可能也会接受。可是这次不同了,他不是把一座墙砌起来,而是把这座墙砌到我们的电脑里。那就是说,在中国境内的互相交流,比如我写文学作品,用了一个稍微情色一点的字眼,就不行了。还有医院做广告,什么"乳腺癌"呀,很可能就被过滤掉了。这到时候互联网上还有什么可看哪?
    
    德国之声:据16日通讯社报道,中国当局显然放弃了最初的决定。中国工信部的一名官员对媒体表示,电脑买主可以自己决定,是否安装这一软件。中国还有一个"反绿坝官网",已经有8000多人参与了签名进行反对。这是否说明,这一次民意是占了上风呢?
    
    杨恒均:是这样的,他们(中国政府)刚推出来这个东西,你也说不准他到底想怎么执行。而民意让他们大吃一惊。他们当时是说,美国,澳洲,英国都这样做,他打出这个招牌大家不知道就开始吵,结果大家一研究发现人家根本不是这样做的。他现在的退步是采用了一些国际标准,就是不强迫了,你可以自愿,爱装不装。
    
    德国之声: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我看到的数字是超过1亿,百度百科上写的是中国有固定网民1.1亿。互联网的影响力在这几年来也是越来越大。在现在这个网络时代,您觉得,中国的网络监管还能持续多久?
    
    杨恒均:你说的这个网民数字,我看到的是3亿,不过也可能不是固定网民,把偶尔上一次网的人也算进去了。网络对中国的作用非常大,政府如果不管制的话,他一定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所以我能感觉到,他还是会不停地管制的。因为不继续下去的话,互联网这样发展下去的话,如果他不管制了,他就要改革了。
    
    德国之声:可是现在有许多技术手段,可以让网民绕过管制。我们可以通过现在伊朗的局势看出,尽管伊朗政府禁止将信息传播出去,还暂时中断过手机信号等。但是我们每天还是能看到新的德黑兰示威的场面,听到新的消息。现在的技术手段可能会导致网络监管越来越困难。
    
    杨恒均:是这样的。还有就是管制在用户不多的情况下,管制是很有效的。你刚才说1.1亿网民,我估计会"翻墙"的只有几百万、几十万人,甚至更少。所以他的管制还有有用的。
    
    德国之声:这一次广大民众对"绿坝"是持明确反对态度的。您觉得,舆论的压力会不会对中国逐步放松对网络、新闻和言论自由的监管有一定好处呢?
    
    杨恒均: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这又涉及到这个政权的本质。因为他们(政府)也清楚,大家也清楚,放开这个就等于言论自由。而这个政权的本质和言论自由是格格不入的。如果他想改革的话,想从善如流的话,他会放开。如果他坚持这种一党体制,这种不民主的体制,他绝对不能放开。放开他就完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