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也谈文史大亨李敖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8日 转载)
    
    来源:中华网
     “谈恋爱是以自欺始,以欺人终;搞政治是以欺人始,以自欺终。”----李敖【题记】本篇不是评论李敖,他是华人世界赫赫有名的“大师级”文人,我评论不了。我只是在此说说对这位大师的一管之见,抛砖引玉,就教于网上方家,以期进一步探讨李敖何以会从民主自由理念的坚定鼓吹者堕落成为独裁专制政体的卫道士(我把它称为“李敖现象”),这便是写本文的初衷了。 (博讯 boxun.com)

    
    本人相当孤陋寡闻,出国前只是听说过台湾有个作家和史学家叫李敖,却无缘拜读他的大作,盖因当时在书店和图书馆里没见过李大师的书。兴许那时李敖和海外其他华人作家仍然被定性为“海外敌对势力”,他的书也被中宣部列为禁书吧。直到我出国后才有机会看到李敖等人的书,而且在我就读的大学的图书馆里就设有一个东亚图书部,陈列有非常丰富的中文图书,举凡知名的华人作家和政治家的书都有,其中包括李敖的。这为我阅读他们的著作提供了极好的条件。
    
    说实在话,我读过的李著不多,一是因为那几年学习很忙,空闲时间少;二是还有其他很多人的书吸引着我(比如胡适、钱穆、梁实秋、林语堂等等,还有陈独秀、张国焘等人的书,这些都是在国内看不到的)。从读过的李著中我有两点印象较深,其一是他针砭时弊时语言犀利、立论尖锐,尤其是抨击蒋介石父子时的尖刻和不留余地,甚至到了刻薄和挖苦的地步(例如他绘声绘色地描述的所谓“蒋介石捉奸”一篇便是一例)。其二是他的文章中用语的随意和粗俗令人吃惊,有时甚至达到非常肮脏和下流的程度。例如曾有人说:“李敖真能耐,让老婆把孩子生在美国,自动成为美国公民(大意)。”为此李敖写了篇文章,用了“李敖的鸡B能耐”的标题。类似的粗话脏话在李书中并不少见,李大师竟然把这种乡野村夫才说的粗鄙语言入书,难怪有人说他是“痞子文人”。
    
    对于李敖在文章中大骂国民党和蒋介石的话,我那时感到很过瘾。出国头些年我的思想就和现在的“愤青”一样,只要是反美、反蒋的,我都会拥护叫好。这不奇怪,我从幼儿园起就接受党和毛主席的教育嘛,套用现今流行的一句话说,我也是“喝毒奶粉长大的”。我的价值观后来逐渐发生了变化,除了来自于对西方实际社会生活的亲身体念外,也和读了那许多不同来源的书籍和文献有关。我可以不再听一面之词,可以涉猎丰富的文献资料,了解到不同的观点,因而可以通过自己的头脑客观公正地比较、判断和评价历史的人和事。扯远了,还是回到正题吧。总而言之,李敖那时在我心目中是一个追求民主自由和勇于反独裁的有骨气的独立知识分子形象。
    
    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对李敖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概从九十年代开始吧,李敖就背离了他早年坚持的民主自由理念,在政治倾向上逐渐走上了亲毛媚共之路。进入新世纪后,李敖媚共捧毛更是越来越起劲了。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李敖不遗余力地吹捧毛泽东,俨然成了毛的忠实信徒。例如李吹捧说毛是古今中外罕见的战略家,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英雄;毛泽东从不被浮云遮住望眼,从不贪图小利,从未有过“数小钱”的习惯等等,把一切溢美之词廉价地堆砌到这个大独裁者头上。更有甚者,李敖无视毛泽东搞乌托邦式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使国家遭到重创、给全国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和灾难的事实,采用狡辩和歪曲历史的手法,为“大跃进”的错误政策辩护,替毛泽东应负的主要责任开脱;高调赞美毛泽东“亲手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吹捧“毛泽东精神永放光芒……”,直至高喊“毛主席万岁”,简直到了肉麻的程度。李敖身处自由世界,没有任何政治压力,却如此这般竭力吹捧一个大暴君,这说明他已经堕落成为一个不可救药的奴才。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纠正人们对“五四”的错误认识/李敖
  • 李敖:我又被新加坡人骗了
  • 李敖:百年前中国简直就是性奴,西边几个几猛男,日本也没闲着
  • 余杰:不义之财赠不义之人——评中国富豪“台湾炒楼团”赠李敖三千万巨款之“佳话”
  • 李敖:大陆的文化人都微不足道!
  • 任诠:给李敖北大讲演一周年的公开信
  • 李敖大陆演讲的冲击力:显示被粉饰的真相/闲话
  •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郭知熠
  • 李敖:228台湾人屠杀外省人10天!(图)
  • 郭永丰:我只反过来听李敖演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