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薄瓜瓜 黑领瓜/魏俊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7日 转载)
    
     说起薄瓜瓜,人们几乎会不约而同地拿他的“家庭背景说事儿”。
     (博讯 boxun.com)

     因为,他的父亲是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他的爷爷薄一波曾任国家领导人。出身在这样一个门第显赫家庭的后代,其一举一动,毫无疑问会引起广大民众以及社会舆论的极大关注。这不,前一个时期(5月9日)薄瓜瓜被评为首届英国“十大杰出华人青年”,获大本钟奖的消息,从英国媒体传到国内后,即引发了一阵热议,既有对薄瓜瓜为中国人争光表示赞誉的,也有从他家庭背景引发想像的。当然,人们的议论,总体来说,还是对这个高官子孙的关注和关心。当然,个中也有一些猜想甚或“莫须有的东西”。
    
     一位年仅21岁的大学生在海外获此殊荣,作为薄一波的孙子、薄熙来的儿子,就读于牛津的薄瓜瓜到底什么样?为了探求事实真相,并给关注关心此事的人们一个回应,近日《青年周末》记者与薄瓜瓜在重庆进行一次面对面的交流(大河网6月16日)。
    
     面对记者,薄瓜瓜坦言:这个“大本钟奖”是个很“意外”的奖励,但有些报道因家庭背景而把自己“格式化”了,还引出一些莫须有的东西。既然被人“盯上” 了,就应该从人们模糊的印象中透明地走出来,如果能还原一点真实的信息,也算是尽一份社会责任吧。媒体也希望通过这次采访,为读者还原一个真实的薄瓜瓜。
    
     给记者的第一印象是,薄瓜瓜有一张阳光笑脸,隐隐透着稚气。说是薄瓜瓜的举止穿戴(记者没在他身上发现任何品牌的标志),让自己感到有些意外,似乎和想象中的“高干子弟”有些不同。记者问“你的衣服是什么牌子的?”薄瓜瓜答:“我从来不关心这些衣服的牌子,感觉适合我就好。”随后,他拿出一本小32开 300页左右的书《还有不同》送给记者。这是他16岁在国外出版的英文散文集,主题正是反对追求名牌、造星追星、沉迷电游等。
    
     如果说,不穿名牌使记者感到意外的话。那么,没有QQ,也没有MSN——唯一的即时通讯工具是Skype,“因为用它来打国际长途会比较便宜”,他和朋友交流大多还是依靠传统的电话和电子信箱,就使人感到惊奇。被国内某些媒体称为“时尚先生”的薄瓜瓜,不但一点儿不时尚,而且在薄瓜瓜看来如此理解是“对国外文化的误解”。
    
     说起在牛津这样的大学府念书还叫“瓜瓜”这个象五六岁小孩的名字,薄瓜瓜说是自然而然叫出来的。以至于直到现在,每次回国拿着护照递给安检人员时,对方也常常笑问:“这是你真的护照吗?”他爷爷曾经给他起了一个很大的名字叫“旷逸”,薄瓜瓜觉得自己还不配叫。一直叫“瓜瓜”,且是时至今日的唯一名字。
    
     其实,人们想知晓和薄瓜瓜想通过媒体告知大家的,就是他是真实独立的自我,是一个有着“从小特殊的奋斗经历和家庭教育”的与“一般猜测完全不同的薄瓜瓜”。他“希望被理解,享受被误解”。
    
     薄瓜瓜11岁那年去英国上学,自16岁开始,每年享受奖学金,说是“以自己的努力,支持了自己的学业”。且从哈罗到牛津,“不允许自己半途而废”。也许是文化差异,英国的传统观念看不起那些谈钱谈地位的人,不少人连“贵族”这个词都要回避。薄瓜瓜当初在哈罗上学时,学校的生活条件十分简陋,甚至连暖气都不开,就是要让学生吃些苦,磨练学生的心志。
    
     面对评选“十杰”的报道说其在英国给中国人创了好几个“第一”,薄瓜瓜说:“当然很高兴,证明自己多年的努力得到了认可”。并对介绍他的文字里没有提到他的家庭,感到“很高兴”。可见,对公众眼里罩在其身上的天然光环,薄瓜瓜不但“对此很不经意”,而且觉得自己“只是个学生,经历那么点儿事儿,算得上什么!”因为“在国外多年与人接触中,大家从不提家庭背景”。“学校里很少关注谁是什么家庭背景,彼此都是用学生的心态来交往的”。因此,他“很不理解‘某某人之子’可以给谁带来什么荣耀”。如果有人介绍时,“要拉扯上家庭背景”,他“就很不舒服”。他认为,自己“有资格做一个有独立人格的人”,绝不愿在父亲、爷爷的“影子下生活”。虽说家庭对他的教育有“极大的帮助”,但因为这个奖,有人就喜欢拿家庭背景来说事儿,让他感觉我们的社会心理中有一种“株连意识”。
    
     对于猜测或误解,薄瓜瓜觉得自己“没必要和社会误解去较劲”。因为“需要做的事很多,与其把心思放在为自己正名,消除猜疑上,不如把精力投放在更有益的事情上,多做一些建设性的工作。当然,大家能给我更多理解,我会更愉快,理解毕竟比误解要好。但在不被理解的情况下,我也愿意去承受误解。人家因为重视你才会误解你,而误解往往是理解的初级阶段和准备阶段。”他说:“人要彻底就要透明”,把该说的话说出来,“让人看清到底什么样”。无论如何,做人做事要光明磊落,“真实”最可贵。毕竟大多数人是善意的,你越坦白,大家也会越客观,这就是将心比心!
    
     我们说,一般情况下,第三方评价往往比较客观真实。Mel Mrowiec先生目前是哈罗公校的校长,在2001年至2004年间,他也是薄瓜瓜的“班主任”(House Master)。他回忆说:“瓜瓜是我们哈罗公校的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他和其他16个男孩一起进入我们Rendalls House,他是当中最聪明也最认真的孩子,而且所有功课都非常棒。可以说瓜瓜让我对中国学生的印象好极了,他改变了中国孩子在我心中的形象,他周围的同学也从他那里知道了更多关于中国的事情,他是我非常难忘的学生之一。”牛津报整版标题《50 Most Influential People In Oxford》(牛津最有影响力的50人),而列在第一序号下的便是薄瓜瓜。介绍中称:“他是个用原子能做的中国和西方之间的最佳桥梁”。校报的一篇文章还称:“就是这样一个中国学生,让我们多年来在牛津甚至更广的范围里,听到了被他搞得巨响的中国声音”。2008年在牛津商学院进修一年的中国学生曾箐说 “在国内的时候,我首先知道的是他是薄熙来的儿子,然后才是牛津的橄榄球明星,马术队队长,还是击剑冠军等等这些。牛津好像个小社会,也许是欧洲的教育方法与国内不同吧,他们都很注重独立的人格”。在牛津的所见所闻,她感到“薄瓜瓜在国内和国外的形象是不一样的,在国外更是一个独立的人物”。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秘书长刘俊彦这样评价薄瓜瓜:“他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青年。从他的所作所为里,你能感受到他对民族、对国家的一种萌动的责任意识,让人印象深刻。”
    
     谈起公众对高干子弟的关注,刘俊彦从青年研究者的视角谈道:“在中国,公众关注高干子弟很正常,但应更理性、更客观地做出评论。他们的成长也要靠自身的努力和奋斗,不论谁,都要通过竞争才能脱颖而出。要关注这一群体本身的素质和表现,给他们一个宽松的舆论环境,而不应过分关注他们的家庭背景,那样对他们来说也是不公平的,不利于客观地评价”
    
     英国BBC特邀评论员尼海伍在一篇文章中“英国媒体的的态度)称:“薄瓜瓜是网上偶尔出现的人物,翻看之后,发现我的中国同行和我们的视点角度大相径庭。他们聚焦在他家世、他的‘明星’外观等等偏重虚荣的方面。作为一个研究中国文化的英国人,很有兴趣从我们的理解介绍一个形象不同的薄瓜瓜。也许这样的故事传不到中国”。“薄瓜瓜在牛津不仅表现出极强的学习能力,更表现了他的超凡的组织才能。一个中国学生同时当选为全校学科PPE的主席和‘欧洲事务委员会’ 这种重要组织的执行主席,可见人们对他的认知度。他借这个职位,不失时机制造中国热,在繁忙学习的同时举办了一场难得见到的精彩的中国文化展示会”。“他到英国时还没学过英语,但第二年就在国家中学统考中成绩骄人,被英国名校录取后,在全国成绩统考中获得多达十多门的最高分,让许多英国人望尘莫及。再被牛津顶尖学院录取,又是令人瞠目结舌”。“作为老哈罗校友,很惊讶总能听到这个中国孩子的故事。他显然很招人喜欢,总是人群的中心。但难理解的是不知他用了什么妙方,使自己的英语水平超过了很多英国同学。在人们眼中,他还是位天生的中国小大使。他本人可能也有这种自我意识,在每个年龄段中,他都拼命汲取知识,但他在英国学习的目的表现得很明确,就是要对他的祖国有用。薄瓜瓜无疑过早承受了中国人习惯给人的家庭背景压力,有人提到这个问题时,他显示出自重的态度和静静的尊严……”。
    
     在英国等西方国家,人们不关注或根本就对人的家庭背景不感兴趣。所以,薄瓜瓜希望国人“不拿家庭背景说事儿”。他的愿望能实现吗?在我看来,至少目前还难以做到。正像专访他的媒体文章所说:“在中国,人们不可避免地认为他特殊,期待他特殊。在这个21岁小伙子未来的长途上,他从11岁起就想避讳的那些光环或者标准,还将不可避免地跟随着他,这是一种特有的国民心态。所以,做自己、证明自己可能是薄瓜瓜一辈子都要努力去做的事……”。
    
     事实上,目前情况下,干部子女作出成绩,可为为官的父母争光添彩。相反,出现问题,也会为父母脸上抹黑。这不,近日因一副县长的女儿邀人殴打侮辱同校女生,不但引发了人们对其为官母亲的质疑,而且强国博客(6月16日)在首页刊发了“拯救副县长们的下一代”的博文,足见国人以及媒体舆论对此类问题的重视程度非同一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魏俊兴:代表深感“愧对人民”,官员呢?
  • 山西省长说“哭不起了”/魏俊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