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前政治局委员陈良宇监狱享受“最后的特权”/严朝晨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7日 转载)
    
    两年前,前政治局委员陈良宇因涉贪腐,2008年4月被判刑18年;目前,被关押在有“高官监狱”之称的秦城监狱。陈良宇在秦城监狱的编号为:“0702”,在狱中,仍享受着“高官”待遇。当年,江青在秦城监狱“改造”,必须干一些体力劳动;如今“高官”,在秦城监狱享受“最后的特权”。
     (博讯 boxun.com)

     陈良宇囚室房门铁皮包木,墙壁与床都经特殊处理防自杀;囚室有三道岗哨,并有一个分队狱警负责贴身看守他;除了没有自由,陈可以看报纸,看内容受限制的电视,还可读书写作,写材料。他每日伙食费标准近两百元人民币,一日食四餐(包括晚上九点半的消夜)。
    
    服刑后,陈良宇曾提出用个人资金改善伙食,但遭拒绝。今年起陈良宇家属获准每月探监,给他带来生活必需品。报道说,服刑期间,陈良宇多数时间穿西装,不打领带,每天早上九至十点单独“放风”一小时。
    
    辩护律师证实,精神比以前更好。不少网民对此议论纷纷。有网民说:“在里面还享高级干部待遇,不是说平等法制吗?台湾前总统陈水扁知道了,一定要申请来大陆。”“他比阿扁待遇好多了,阿扁知道了非气死不可。”也有网民讽刺说:“穷百姓想入狱,通过什么渠道呢?”
    
    对于相关报道,陈良宇辩护律师高子程说,有关情况大致属实。他还说,不久前他与陈良宇家属探监,见陈两鬓已斑白,但精神比以前好,“我们目前还没有保释的想法。不过,他很关心外边的情况。”
    
    当年,江青在秦城监狱,就没有享受陈良宇的待遇。《江青全传》记载:
    
    一九九一年三月十五日,江青在北京酒仙桥的住处高烧不退,因而被送进公安医院。一周以后,彭真来到秦城监狱看望江青,她提出两个请求:一是要写回忆录;二是要面见邓小平和华国锋。
    
    彭真回答说:国务院会考虑的。他并告诉江青,必须干一些体力劳动。江青则希望逃避通常意义上的体力劳动,说自己很喜欢做布娃娃。彭真回答说:国务院不反对。据监狱方面的人说:“她三天就能做一个布娃娃,样子很好看。她一边缝布娃娃,一边哼曲子。她喜欢听收音机里的新闻广播,吃饭时还很有兴致地与女看守聊天。”
    
    “7604”是江青在秦城监狱的代号。江青在秦城监狱里,过着简单寂静的生活,她的监舍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不到20平方米的房子,一个只有马桶和一个面盆的卫生间;床就是放在地上的木板,像日本的“榻榻米”,有褥子、被子等。江青从监狱到医院,这中间就是这样来回转换的。江青,自1984年5月4日起,一直就是“保外就医”。
    
    省部级官员腐败案件的中国模式形成,具有五个方面的因素:
    
    一是,只要省部级高官有腐败行为发生,包括违反党纪、政纪、法纪,纪委都可以立案查处,譬如官员包二奶、赌博等。纪委的这个职能有点类似香港的廉政公署,对腐败行为的“零容忍”,而且中央在这方面的制度不仅很多,也很严厉。目前的主要问题是得不到严格执行,因此中纪委在反腐败工作中的空间还很大,就是老百姓说的“权力很大”。国家统计局原局长邱晓华,是第一个因涉嫌重婚罪被追究的省部级高官,中纪委立案查处“名正言顺”;
    
    二是,中纪委有比较严厉的调查措施和手段,一般公认的是“双规”。许多腐败官员最怕的是“双规”;
    
    三是,腐败高官在“双规”期间的交代和检举揭发已经被法院认为是自首和立功。这一条也很重要,可以促使腐败官员在“双规”期间主动交代问题和检举他人;
    
    四是,中纪委可以调动武装力量,主要是武警。全国人大代表童海保也提出,中国模式包含武警在内;
    
    五是,“双规”期间,最高检可以提前介入。也就是说,在查处高官腐败整个链条中,中纪委处于核心地位,而中纪委在反腐败中的突出表现又促使了中国反腐败模式的形成和发展。“一些腐败高官最怕中纪委叫去谈话,有的是‘一去不复返’而进了监狱,有的甚至掉了脑袋。一些高官,一听到中纪委几个字,表情就不自然,那是心中有鬼。”
    
    省部级腐败官员“最后的特权”惩处腐败,主要靠刑罚的威慑力。目前,对省部级腐败官员的刑罚执行方式也已经惯例化。如果是判处死刑,执行方式是注射。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原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分别在北京和济南被执行注射死刑。有评论认为,对高官注射死刑,而对一般判处死刑的人执行枪决,是执行方式的“不公平”。
    
    造成死刑执行方式“不公平”的原因主要是经济问题;一台执行车造价就得70万元,一个固定的注射死刑的刑场需100万元,因此“目前区县一级绝大多数还没有固定的注射执行死刑的刑场或流动执行车”,如果“国家能拿出专款建注射执行刑潮,注射死刑就可以全部替代枪决。
    
    对判处死缓、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的省部级腐败官员,执行刑罚的方式也很特殊,与一般的犯罪人执行刑罚不同。一般情况是就近执行,即在哪里判决的,就在哪里执行。而对省部级官员,不论在哪里判决的,都有集中到秦城监狱去执行刑罚。
    
    秦城监狱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附近,是中国最著名的监狱。隶属于公安部。按照公、检、法、司的分权规定,监狱应该隶属司法部,因此,秦城监狱是惟一一座不隶属司法部的监狱。
    
    省部级腐败官员“集中到秦城监狱执行刑罚”,虽没有明文规定,但已经形成惯例,具有制度性效力,甚至准法律上的效力,而且执行很到位。“不是谁都可以到秦城监狱去服刑的。”这也许是省部级腐败官员,享受的最后的“特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