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银河 “右”的很/黄纪苏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7日 转载)
    
    1、有一句话叫:世界是不断变化的,人的认识也是不断在变化的。李银河近来的思想就应了这句话。标志着她扭扭捏捏地肯定社会主义和有保留地否定资本主义的一篇博客文章是:《〈狗镇〉再思》[32]。这篇文章写于2009年4月,此时的国际国内经济政治背景,大家应该清楚:是再讲“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就是连美国的实际行动都不允许了(美国有一些金融机构已经在所谓的“次贷 ”后,被坚决地国有化了)。在这篇文章里,李银河终于不得不说:“个人问题还是体制问题。一个社会有人穷有人富,到底是个人的错还是体制的错?我上次多说了个人的错,是有偏颇的。……当然,这个个案不能证明贫穷都是个人努力不够造成的,纵观历史,横看当代,贫穷基本上应当说是体制造成的,是体制的不合理,不能怪个人。……社会主义好还是资本主义好。从社会正义的角度讲,还是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就是救济穷人,资本主义就是带来恶性的两极分化,富人愈富,穷人愈穷。所以像尼采哲学那样不同情穷人,不帮助穷人,是不正义的。社会主义就要大搞“杀富济贫”,当然是经济上的杀,不是肉体上的杀,就是要把从富人手里拿过来的钱为穷人搞福利,保障大家都有一个温饱体面的生活,不能“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中国的基尼系数从70年代的0.2飙升至0.5,从全世界最平等的社会成为贫富差异最大的社会……要自由还是要平等。人生而不平等,有人长得美,有人长得丑;有人聪明,有人愚笨;有人生在富人家,有人生在穷人家。如果只强调自由和公平标准,由于起点不同,社会就可能失去平等和正义。在这一点上自由主义与尼采有相通之处,都强调自由,忽略平等。这也是我以自由主义的立场会掉进尼采陷阱的原因。……”[33]当然,在这篇文章中,李银河虽然说了社会主义那么多好处,但她的态度是很扭扭捏捏的。不过,对一个几十年如一日的非毛反社会主义分子,有了这样客观和有良心的看法,我们这些拥毛的左派思潮者已经很知足了。  
     (博讯 boxun.com)

    2、标志着她一贯主张的“自由主义”思想,害得她自己也走进人生价值死胡同的二篇文章是:《To be or not to be?》、《大痛苦与小痛苦,大快乐与小快乐》[34]。比起《〈狗镇〉再思》,这篇文章虽然不是肯定毛泽东和社会主义的,但无疑却是一首埋葬“新自由主义”的挽歌。  
    
    这两篇文章让人们看到了:在一个彻头彻尾的“自由主义者”眼中,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从马克思、列宁到毛泽东,一切伟大的共产主义者都告诫人们:腐朽阶级的人物或为腐朽阶级服务的人物,他们的思想观念也是腐朽的(即病态的)。[35]这些腐朽病态的思想观念具体有哪些表现呢?马克思论述是:他们的哲学观是唯心主义的。用列宁的具体描述就是:百无聊赖的贵夫人、胖得流油的资本家、为反动阶级服务的阉文人,整天都无所事事,在他们心中,世界上唯一的两个很能 刺激他们神经的东西就是“性”和“利润”,劳动大众的奋争,他们是不关注的。[36]毛泽东对这些人的描述是:这些人,“并没有找到过光明”,“还有简直就是宣传悲观厌世的”。[37]大家拿李银河这两篇文章:《To be or not to be?》、《大痛苦与小痛苦,大快乐与小快乐》分析下看看,是不是完全符合马列毛的描述呢?我认为是符合的。下面具体分析之。  
    
    李银河是否符合马克思对腐朽人物的描述?完全符合。大家看:“以我的看法,只要想想这个大痛苦,抑郁症就好了一半;再想想那个大快乐,抑郁症就应当痊愈了。治疗抑郁症的行业可以取消,抑郁症医生应当全部改行了”——这样的思维,咱先不管它是否涉及幽默,首先一点可以肯定:这是一种唯心主义哲学观而非唯物主义哲学观。抑郁症属于一种肌体病理,也不是李氏幽一默就能治好的啊!要是李银河发一通思想大功,就能把抑郁症治好,就能够让“抑郁症医生应当全部改行”,那存在于人观念外部的客观世界也太容易改造了。于此可见,一切蔑视劳动大众的腐朽人物,都是不知道劳动大众在改造客观世界的艰苦过程和伟大作用的,从而,也必然导致他们的唯心主义哲学观,也必然导致他们对劳动者在改造世界中作用的贬低。在这种哲学观的指导下,他们必然害怕代表劳动大众的左派思潮:因为,左派思潮太健全了,太有力量了,左派思潮的到来就意味着他们那个思潮的被灭亡。  
    
    李银河是否符合列宁对腐朽人物的描述?我看符合。首先,我们回想李银河一生中的辩护:无非就是只要性、只要性、性是衡量一切的标准。《色戒》拍美化汉奸的主题,爱国人士一片棒喝声,她为之辩护说:好。[38]并且她的辩护理由是汤唯敢大胆露点来拍片——我一直在想,你李银河脑袋抽筋呵:露一下点,你就为美化汉奸的片子也叫好了?那让陈水扁演个A片给你看,你不是为分裂中国的陈水扁片子也叫好了?眼中只有“性”啊。再者,关于“艳照门事件”,李银河为陈冠希和张柏芝大声叫冤屈,理由是:他们的隐私权被侵犯了,他们才是受害者[39]。为此,李银河还豪声叫她的粉丝去同情陈冠希,并批判净化道德的大众。她不知道,在隐私权之外还有一个“公序良俗原则”、“监督权”、“公共利益原则”。按后几种原则,陈冠希这样的人,在西方早就被人家用法律制裁了,而一个法盲的李银河却在那里丢人现眼地大谈“隐私权”。呵呵,连我这个学法律的人都不敢给陈冠希叫好,都知道他该杀,李银河这个法盲却大声用法律术语给他叫好,真是“无知者无畏”。我想,李银河在这,之所以不厌其烦地为陈冠希辩护,无非是陈冠希满足了李银河一贯辩护的“性自由主义”标准而已矣,岂有他哉。其实,陈冠希出了这事后,在香港待也待不下去这个事实,就等于给了为之辩护的李银河一个耳光。对照一下,在李银河的世界里,是不是只有“性”才能刺激她的神经呢?她属不属于“无所事事”呢?[40]可以说:是的。  
    
    李银河是否符合毛泽东对腐朽人物的描述?完全符合。毛泽东说:这些人,“并没有找到过光明”,“还有简直就是宣传悲观厌世的”[41]。我们看李银河的一篇博客文章《To be or not to be?》[42]里的话:“终于到了没有什么工作需要做的时候……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内心中有一种怠惰,呼唤我去纯粹地享受人生,享受有生之年。本来人死去就是灰飞烟灭了无痕迹的,为什么不放弃虚妄的追求呢?……还是有一个最终的事实,是我心中的最痛,我总是不敢去想那个事实,它是我心中一块坚硬的巨石,我不敢去碰,也无法最终把它从我心中驱除。那就是生存的荒谬。……我现在的精神境界完全可以出家了。我不会在现实中出家。但是我可以在精神上出家。”  
    
    李银河的这些原话,不是印证了毛泽东对腐朽阶级人物或为腐朽阶级服务的人物“并没有找到过光明”、“还有简直就是宣传悲观厌世的”描述吗?我们总不能说毛泽东的这段文字是有预谋的:是预先就知道要出这样的一个人,才在65年前,特为此人写的吧?这只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无论古今中外,确实是腐朽阶级人物或为腐朽阶级服务的人物,他们的思想和情感必然是腐朽的,他们的思想和情感必然是病态的,是不健全的,如“自由主义者”或“新自由主义者”。  
    
    可见,所谓的新自由主义者,如李银河,已经连自己的思想和情感都走进“没有……光明……简直就是宣传悲观厌世”的死胡同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纪苏:这个时代的学术腐朽
  • 火烧楼垮,又到了想象未来的时候/黄纪苏
  • 黄纪苏:中国已经是个超大国
  • 贪官是一条价值观的丧家狗/黄纪苏
  • 阅读灾难,理解“天谴”/黄纪苏
  • 黄纪苏:就《冰点》事件答《南方都市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